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解鎖物資空間後,我在農家養弟妹
解鎖物資空間後,我在農家養弟妹 連載中

解鎖物資空間後,我在農家養弟妹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香菇肉醬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初一 錢來也

林初一被准天道選中,強行拉到古代做任務,為了活着,每天勤勤懇懇做任務,學技能,賺經驗值
開鏢局、火鍋店、開學堂,成全國首富,當神醫,當俠士,當大廚,披馬甲不亦樂乎
最終功成身退,開啟人生新篇章
展開

《解鎖物資空間後,我在農家養弟妹》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穿越


林初一是被餓醒的,坐起身子睜眼就驚呆了,這是一間破舊的泥草屋,屋子有兩扇破窗和一個木門,角落旁堆着各種雜七雜八的東西。

這究竟是哪裡?她為什麼會在這裡?還有她這身子是怎麼回事,身量大概是8、9歲的樣子,整個人瘦骨嶙峋,身上衣服不合身不說還打了好幾個補丁。

額頭一抽一抽的疼,肚子也是難受得緊,這大概就是餓久了的表現吧,可問題是這些情況都不應該出現在她身上。

林初一記得很清楚,昨天和往常一樣並沒有什麼不同,她是個生活很規律的人,每天準時準點起來洗漱吃飯,其它時間就窩在房間里玩遊戲。

她喜歡玩各種模擬經營類遊戲,同時玩好幾個,錯開時間她能玩一整天。

昨天也和往常一樣,收完最後一波菜,到10點準時睡覺。

每天早睡早起她並不覺得自己有猝死的可能,所以現在難道是在做夢?剛想到這,林初一的腦子就疼得更厲害了,腦子裡像放電影一樣以高倍速放完這副身子短暫的一生。

原身叫林四丫,是老林家二房的二女兒,上頭還有個大她三歲的姐姐林三丫,她下面還有小她三歲的妹妹林六丫和弟弟林小寶。

林六丫和林小寶是雙胞胎,她娘生他們的時候難產死了,在林四丫7歲的時候她爹去鎮上上工回村的時候被山上滾落的石頭砸死了。

老林家人都覺得二房晦氣,接連生了三個賠錢貨,唯一的男丁還是個克父克母的,林家男丁多,不差這一個,自然不稀罕林小寶。

林老爺子是個要面子的人,心裏又瞧不上二房的幾個孩子,卻也不能幹出老二剛走就把孩子趕出家門的事。

只是以前有老二掙工錢,現在兒子沒了還要養一群半大孩子,怎麼想怎麼虧,到底沒給好臉色。

底下的孫輩都是會看臉色的人,知道爺爺不喜二房的人,欺負起二房的孩子心裏毫無負擔,大人也是以她們都是家裡吃白食的為借口,指示她們干各種家務。

按說老林家在村裡也算過的不錯的,老大林有財在鎮上酒樓當賬房,老二林有旺在鎮上糧店當夥計,老三林有福在家裡打理田地,老四林春花嫁給鎮上的殺豬匠,家裡也蓋了村裡唯二的青磚瓦房,另一家是里正家,可以說老林家在村裡過的是頂好的了。

可就是生在這樣的人家裏面,林家姐幾個每天都吃不飽穿不暖睡柴房還要洗衣服做飯,日子過的苦哈哈。

林三丫11歲的時候,被林老爺子送到地主家當丫鬟去了,每個月的月錢都被林老爺子收走了,根本到不了她們姐妹手裡。

林三丫平時是住地主家,偶爾放假了才會回家把省下來的口糧給下面的弟弟妹妹吃,而自從林三丫走後,家裡活計就落在了林四丫的手裡。

林四丫沒辦法只能不停做活,不然她們幾個就沒飯吃,就這樣又過了一年。

開春的時候林老爺子突發惡疾,沒幾天人就去了。

全家人把老爺子下葬後,那些銀錢也全交給老太太保管了,老太太不像林老爺子那麼摳門,對林四丫他們幾個不喜,卻也不會苛待她們。

他們第三年過得還算不錯,偏偏今年老太太去鎮上找大兒子的時候被一輛牛車撞了,老人家身子骨本就不好,被這麼一撞,一口氣沒提上來人就沒了。

兩個兒子兒媳張羅着把喪事辦了,就開始分家,原本分家大兒子要贍養老人,所以家產要佔大頭,可現在兩個老人都沒了,所以商量過後就決定五五分,一點也不給二房留。

非但如此,他們還請族長和里正做見證,開祠堂,把二房一支逐出了族譜,理由是二房的孩子尤其是那對雙胞胎是剋星,幾年時間接連剋死了親爹娘親爺奶,若是留在族中沒準兒將來就會輪到其它族人。

這時候的人都是十分迷信的,克親的說法很多人都信的,於是在大房和三房人的攛掇下,二房被凈身出戶,林四丫和弟弟妹妹就這樣被趕出了家門。

青山村有七十幾戶人家,有三大姓,分別是劉、林、李,現在的里正姓劉,叫劉守人。

他雖然也有些相信克親的說法,但人家姓林,就算克族人也可不到他頭上,也就沒那麼多顧慮,在加上看這群骨瘦如柴的孩子和所謂親人的做法,到底是於心不忍,把他們安置在現在的這間破敗的屋子裡。

房子是幾十年前的老房子了,早些年主家因為親戚家發達了就舉家過去投奔,將家產全部變賣了,田產散賣給了周圍鄰居。

房子雖然破,但是地方大,要價十兩銀子,一時間找不到好買家,就把屋子裡值錢的玩意全賣了,只剩下空屋子。

里正見他們實在着急就商量着用五兩銀子村裡收着,主家也同意了,成交後房契、地契就到了里正手裡。

但是這間房子比較舊,而且地方比較偏,村民們都不願意要,他們比較樂意買空地建房子,所以時間長了,這個房子沒人氣,也就漸漸破敗了。

這個房子有一間堂屋兩間卧房一個灶房一個柴房,雖然時間比較久了,但到底是個安身之所,收拾收拾還勉強能住人,暫時借給他們住着。

目前還是夏天,也不用擔心會受涼,還讓自家老婆子給她們送了些乾糧,夠他們吃上幾頓的了。

農戶人家,家家都不富裕,他能做的也就這些了,以後如何只能看他們的造化了。

村裡人也不乏有好心人給他們送了一些家裡種的蔬菜瓜果、陶瓷瓦罐、衣服鞋襪之類的東西,東西都是用過的,但好歹能解燃眉之急。

而林四丫本人在這種家庭環境下變得唯唯諾諾很是自卑,姐妹三個就這樣被掃地出門更是惶恐不安。

昨天白天有里正照拂,里正說什麼她就做什麼,到了晚上,越想越心慌,竟然發起高燒了。

都是小孩子,睡的沉竟是沒有一個人發現她的異樣。常年營養不良精神不振再加上這場突如其來的高燒,一下子就要了她的命。

再之後林初一就莫名其妙的來到這個身體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