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他的人間
他的人間 連載中

他的人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為了拿回筆名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為了拿回筆名 其他小說 葉無鋒

他少年時參軍,為了結束戰爭 他深入敵穴,九死一生刺殺發動叛亂的王爺,本以為可以結束戰爭,不料卻因此捲入了深不見底的漩渦之中…… 這是一部比較傳統的小說,網文氣息可能不夠濃烈,想換換口味的可以試試
當然,如果大家有意見可以在評論區告訴我,因為我是新手,有很多地方應該會考慮不周,希望大家多包涵
老實說我看傳統的古典小說比較多,創作也受古典小說影響較大,對網文還不大適應
但我會努力改進,讓自己的作品能獲得大家的喜歡! 謝謝!展開

《他的人間》章節試讀:

第2章 待援


信王高興的宮殿所在的龍首峰,是坐落在京都南方的大山蟠龍山的主峰。

整座蟠龍山遠遠望去,如同一條盤坐欲飛的巨龍一般,其主峰龍首峰更是惟妙惟肖的衝天而飛的龍頭模樣,龍頭的下方有一座百丈方圓的飛龍潭。

葛丹成給葉無鋒等人擬定的計劃,是從自龍首峰背面潛入山峰內部溶洞,最終的出口卻在龍首峰正面山腰的龍喉位置。

由於龍首峰正面的出口太小,葉無鋒他們當時只縋下了三條繩索,上面留了一個叫馮京的軍士和沒有作戰能力的老嚮導看守在那裡。

葉無鋒接過羅子成遞過來斷繩時,發現三條繩索的斷口平整,還都有明顯的刀砍痕迹。

「上面只怕是出什麼事了。」羅子成拿着一根繩索指了指上方的山洞,「剛才我們發現的時候,好像隱約聽見上面有人在叫喊,但聽不清楚說的是什麼。」

葉無鋒抬頭仰望,龍首峰高達兩三百丈。他們縋下繩子的洞口雖然已經盡量靠下了,但離地面也有十幾丈的距離。即使是在安靜的時候,要聽到那裡發出的聲音,都十分困難,在如今這種到處都有人喊叫的嘈雜環境中,更加不太可能聽的清那裡的人在喊什麼。

不過葉無鋒和這些兄弟隨着這幾根繩子縋下來的時候,就已經抱了必死之志,沒有想過要從這裡撤退。

而且如果真的突襲信王失敗,他們想指望這三條繩索逃生,也是毫無可能的。

畢竟這石崖有十幾丈高,在被人發現的情況下順着繩子往上爬,幾乎就跟給敵人的弓箭手當練箭的活靶子一樣。

葉無鋒當初之所以留着這三條繩索,只是因為一些輜重箭矢還要靠它們縋下來,輜重箭矢縋下來之後,葉無鋒就忽略了它們的而已。

可是如今箭矢輜重都已經完全縋了下來了,突襲行動進行的也十分順利,這幾根繩子怎麼會突然被砍斷了?難道是留在上面的馮京和老嚮導起了衝突?還是說他們見下面開戰之後,誤以為葉無鋒他們失利了,所以砍斷繩子自保?

葉無鋒拿着繩子翻來覆去的想了好一會,卻始終想不出什麼頭緒。

他回頭看了一眼羅子成,見羅子成也是一臉的疑惑,於是便安慰羅子成道:「如今叛軍領袖信王高興已經被殺了。咱們只需要在飛龍潭那兒固守一個時辰,丞相的大軍就會從山下包圍叛軍大營。這幾條繩子本來留着也沒什麼用了,斷了就斷了吧!不過,這事兒你做的也對,這畢竟不是什麼好事兒,你先不要告訴其他人,你我知道就行了了。」

羅子成聽了葉無鋒的話眉頭一皺,似乎還想說點什麼,但最後還是點了點頭拱手道:「是!屯尉!」

葉無鋒知道他心裏還是有些放心不下,便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羅兄儘管放心!咱們出發的時候軍師說過,丞相的大軍會提前好進攻的準備,只要他們看到咱們這邊點起的火光,埋伏在山下的大軍就會立刻進攻叛軍的大營!這會兒天色已近卯時(5-7點),最遲不過辰時(7-9點)咱們就能配合丞相的大軍一起從正門殺將出去了!」

「屯尉說的是!」羅子成聽了葉無鋒的話,也有些興奮了起來,笑着道,「屯尉這次手刃叛王高興,立下的可謂是不世奇功!以後必定名動天下,前途不可限量啊!咱兄弟們跟着你,想來也能撈個青史留名,也算不枉此生了!」

葉無鋒嘿了一聲,也笑着說道:「這都是兄弟們肯拚命,再加上軍師算無遺策,咱們才能成功斬殺信王。我能取他的首級,不過是運氣好罷了。不過現在我們還是得趕緊穩住陣腳。雖然信王死了,叛軍軍心大亂,但是飛龍潭對面畢竟還有幾萬叛軍呢,就咱們這點人,他們要真狗急跳牆的話連給他們塞牙縫都不夠!能守到丞相的大軍來援,咱們才能算是成功啊!」

羅子成也知道葉無鋒並不是危言聳聽。現在的他們雖然猝不及防的斬首了信王,但自己也身陷百倍於己方的叛軍重重包圍之中。這一場仗叛軍雖然輸定了,但葉無鋒他們的死活卻還不一定呢!

於是羅子成答了一聲是,又急匆匆跑到前面組織防禦去了。

羅子成走後,葉無鋒又撿起一條繩索看了看,抬頭望了望懸崖上方。只見黑乎乎的峭壁上濃煙水汽,映着火光如幽魂般的扭曲飄動,讓人心中隱隱覺得不安。

看了一會兒,葉無鋒雖然始終覺得心裏有些不安,卻又想不出什麼頭緒,只好先扔下這事兒不管,去宮殿那邊看看了。

在觀察這座奇怪的宮殿時,葉無鋒明顯看得出來,信王高興為造這座宮殿顯然花了不少心思。

之所以說它奇怪,是因為這座宮殿的底部,竟是以精鐵打造而成,然後再嵌入土中,精鐵底座上方是用數尺長的條石壘起牆壁,可宮殿的房頂卻又全是木製的。

而且整座宮殿的裝修布置也是十分詭異複雜,**的大殿中堂掛着一塊牌匾,上書「甘泉宮」三個大字,但是四周的牆壁上卻是以鮮紅的顏料,滿滿地刻畫出來的一些看起來非常邪異的符號。

種種怪異的現象加在一起,讓人覺得身處這座宮殿時,有種說不出來的沉悶和壓抑。

然而現場的種種跡象卻表明,這個沉悶壓抑的地方,很可能就是信王高興日常居住的地方。

雖然這裡的氛圍讓人頗為不適,但由於這裡燈火通明,又有不少能用得上的物品,負責善後的羅子成還是把傷重的兄弟先安置在了這裡。

葉無鋒等人這一次的突襲雖然非常成功,但信王高興的衛隊畢竟都是精銳中的精銳,所以他們好不容從山洞裏熬出來的一百多人里,此刻被信王的衛士們打成重傷,只能躺在大殿里的都有二三十個。

葉無鋒經過這裡的時候,先是簡單的安慰了一下這裡的傷兵,然後才穿過大殿往宮殿前面的浮橋。

此時前隊首領沈南丘正帶人往浮橋上扔木頭雜物,想儘可能的堵住浮橋,而蘇淳安則帶着弓弩手緊張的盯着橋面,將任何試圖往大殿方向靠近的人射倒。

「屯尉,情況似乎有不對勁啊!」身高六尺,身材卻壯碩如牛的前隊隊率沈南丘,看到葉無鋒之後,跑來瓮聲瓮氣的道,「對面的叛軍不知道是不是瘋了!他們居然在放箭射這裡跑出去的自己人!」

葉無鋒藉著火光朝浮橋上看去,只見左彎右曲的浮橋中間果然有幾個人影在徘徊。

他們的前方是被射死同伴,後方是蘇淳安等人的弓箭;所謂「進退兩難」正是他們的現狀。

「不知道對面是誰帶的兵,」中隊首領蘇淳安貼了過來,有些憂慮的道,「這些被我們趕出去的人剛過去沒幾個,他就下令放箭逼回來了!這麼一來,我們的箭又浪費了不少。」

「這個王八犢子!」脾氣直率的沈南丘罵道,「簡直是不把人命當回事兒啊!」

那幾個好不容易從甘泉宮逃出去的信王衛士,現在正處在浮橋的**,既不敢往前走,也不敢往後退,他們中甚至有人已經絕望的跪地大哭了起來,場景之凄慘讓同為軍士的葉無鋒等人,都難免心生兔死狐悲的感覺。

但葉無鋒心裏卻也清楚,這幾個知道信王高興死了,已經徹底的喪失了鬥志。

而對方的主將之所不讓他們過去,十有八九是怕他們把這個消息帶到對岸,造成無法收拾的混亂,所以才下令射箭逼住他們的。

只要他們過不去,信王已死的消息就不會傳播的那麼快,對岸的主將就多一些反應的時間。

猜到了這些,葉無鋒就更加擔憂蘇淳安提到的箭矢問題了。

他們的特遣隊在出發的時候,不算嚮導共一百零八個人。

由於軍師葛丹成早就知道,那山腹溶洞中曲折難走,他們必須攜帶大量的水和食物,所以弓弩手大多都只帶了三十支箭。在發動突襲的一輪衝殺中,他們的箭都用了不少。

如今對岸的叛軍沒有出現預料中的大亂,一旦他們組織攻勢反攻過來,葉無鋒他如果沒有足夠的箭矢,根本不可能撐到援軍到來。

「蘇隊率,你們現在還剩下多少支箭?」

葉無鋒看着對岸鐵桶般的軍陣,心情不由得沉重了起來,那可是數萬人的大軍!而己方才不過區區幾十人,就算是有險可守也撐不了多久。

「這個還沒來得及計算。」蘇淳安也明白葉無鋒擔憂,回頭撥了一下自己的箭袋,又掃視了一圈自己屬下的弓弩手,繼續道,「我自己現在還剩十八支,兄弟們估計也都跟我差不多,十支以上,但不會超過二十支。」

葉無鋒聞言眉頭一皺。

三十多個人,一個人不到二十支箭,對岸一輪衝鋒就完了!靠弓弩防守他們絕對撐不到援軍到來!

「沈隊率,你們的人能不能把這座浮橋給毀掉?」葉無鋒向沈南丘問道。

「不行!」沈南丘面色沉重的道,「我們試過了,這鬼橋非石非木,用火點不着不說,刀砍上去還一溜火星!根本毀不掉!」

葉無鋒聞言走到橋邊,用手撫摸了一下,只覺得那浮橋的材質上手溫潤光滑,手感竟似玉似骨一般,的確有些邪門。

「沈隊率!讓兄弟們從宮殿里拆木頭過來,扔到浮橋上再搞點火油!」葉無鋒回頭看了一眼宮殿,咬牙道,「我一會兒讓羅隊率派人搜集一下還能用的箭矢,咱們只需要撐到辰時天亮,丞相的大軍就到了!」

沈南丘和蘇淳安眼神堅定的對望一眼,異口同聲地道:「是!屯尉!」

葉無鋒又回到大殿,找到羅子成,讓他派人去拆木材收拾箭矢之後,才找個地方坐了下來,叫來了自己的護兵劉明,讓他幫自己處理傷口。

信王在葉無鋒肩膀上刺的那一劍深可見骨,如果不是葉無鋒及時用衣襟緊緊裹住了傷口,這麼大的傷口流血就足以讓他昏厥了。

而且剛才拚命的時候疼痛還不明顯,如今精神稍有鬆懈,整個肩膀就鑽心般的疼了起來。

劉明小心翼翼用刀割開了葉無鋒先前纏繞的衣襟,只見傷口洞穿了他的肩膀,鮮血仍在不斷流出。

葉無鋒咬牙從懷裡里掏出一個木盒,掀開捻起一根銀針,從肩膀乘風穴開始一針針扎去,只見七根針過後,流血立止。

劉明一邊灑上金瘡葯,一邊說道:「屯尉這醫術,也算是絕了!比咱們的軍醫還神!可惜不能出去懸壺濟世,不然肯定能成一方名醫!」

「一方名醫?嘿!」葉無鋒苦笑一聲,把盒子蓋上收回懷裡,卻沒有再說話。

葉無鋒的父親葉天心是一代名醫,生前救人無數,他的醫術也都是從跟着父親小耳濡目染學來的。

葉天心只顧治病救人,不管是朝廷的人還是信王軍的人,受了重傷找他都會得到醫治。結果朝廷的軍士不滿他為信王救治傷兵,而信王軍也恨他救治敵人,最終慘死於信王的亂軍之手。

葉無鋒的母親臨死前含淚叮囑他一定要棄醫從軍,亂世之中千萬不要再做郎中了,治病救人這種事情,在亂世中容易兩頭不討好。

葉無鋒聽從母親的遺言,埋葬雙親以後投奔丞相高拜的新軍,因為識字又讀過兵書,又是自備軍馬器械,所以一開始就被任命為騎兵伍長,這些年一步一步積功升為統兵百人的屯尉。

只不過在葉無鋒的內心來講,畢竟治病救人的父母言傳身教多年,他更想做的還是一個救人的郎中,而不是殺人的軍官。

「呼~」葉無鋒長吁了一口氣,緩緩拔下肩膀上的銀針,任由劉明重新替他包紮傷口,而他自己則把銀針放在火上燒了燒準備收起來。

然而就在此時,羅子成快速從殿外走了過來,低聲說道:「屯尉!對岸情況不太對勁兒,叛軍可能要打過來了!」

葉無鋒聞言心裏一驚;叛軍沒了首領,反應居然還能這麼快!

雖然葉無鋒的心裏十分震驚,但臉上卻不得不強作鎮定,不動聲色的劉明包紮好傷口之後,才緩緩起身道:「一群無頭蒼蠅,能翻起多大的浪?走!我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