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靈泉空間:福運農妻有點甜
靈泉空間:福運農妻有點甜 連載中

靈泉空間:福運農妻有點甜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夜星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喬引娣 古代言情 吳文禮

上輩子,爸媽一口氣生了七個閨女,她是老小,從小到大是姐姐們羨慕嫉妒的
好吃的,爸媽留給她;好看的,爸媽留給她;祖傳的,爸媽也留給她
孩提時,爸媽寵着;嫁人了,丈夫寵着;老了,兒女爭氣,孝順着…… 壽終正寢,一睜眼她成了被迫遠走他鄉,逃荒的農家長女,下面一長串兒的妹妹!展開

《靈泉空間:福運農妻有點甜》章節試讀:

第3章 鄰家哥哥


這十多天裡頭,喬引娣一家,甚至可以說是整個梧桐村,大東山這邊的,都沒有好好的坐下來歇一下。

八月初的一天,喬引娣在大青山外圍的一個山坡上發現了金錢草、石菖蒲,海風藤,後面又陸續發現了黃芪和枸杞……

金錢草,石菖蒲和海風藤,價錢不高,黃芪和枸杞價錢高一些,但是需要用特殊手法炮製。

喬引娣將在大青山腳,發現藥材的事情告訴吳村長,吳村長與族老們商議之後,整個吳氏一族以及劃分給吳氏一族的難民們,全部上山採摘草藥……

半個月時間,大東山這邊,每家每戶多則掙了一二兩,少的也掙了五六百文,一個個村民們,面上都是笑容。

喬引娣和幾個妹妹,一開始是和吳氏族人們,一起上山挖草藥,後面就是收購村民們挖回來的枸杞和黃芪,炮製加工……

截止八月十四,喬引娣手裡頭,已經有了2兩銀子了!

「娘,這是今日去縣城送枸杞,黃芪,在縣城看到順路買的,簪子和鐲子你明兒個戴着出嫁,耳墜子和頭花給妹妹們……」

八月十五,是吳氏一族商討之後,定下來的成親的日子。

楚氏將手上縫製的深紅色喜服,最後一針收尾,抬頭望向喬引娣,「娘這把年紀了,又是再嫁,戴什麼簪子、鐲子,你自個兒留着。」

「或者……給盼娣和望娣。」

自家大女兒,漂亮又能幹,怎麼就沒有村裡頭的小伙喜歡呢?下頭的盼娣望娣,都有人瞧上了,只待她嫁給吳寅,就上門提親了。

「娘,這是給你買的,盼娣和望娣的,我會給她們準備的。」

梧桐村不是沒有年輕小伙喜歡她,是她不喜歡,不想為老不尊……

畢竟她身體里的靈魂,可是六七十歲的老太太,突然的讓她和十八九歲的年輕小伙來一場「忘年戀」。

臣妾做不到!

次日,鑼鼓喧天,嗩吶齊響,吳氏一族,十對新人同日成親,熱熱鬧鬧的。

相比之下,之前佟氏一族那邊,偶爾的小打小鬧,根本不夠看……

楚氏今日是第一次見吳寅,三十左右的模樣,身材欣長,濃眉大眼的,不是那種一見就讓人驚艷,也不是泯於大眾,就很普通耐看的一個人。

祠堂拜過祖先,拜過天地之後,從此楚氏就不再是喬楚氏,而是吳楚氏了!

沒有花轎,沒有馬車,也沒有紅蓋頭,楚氏由着村裡一個媳婦扶着,一步一步跟在吳寅身後,朝着吳寅家而去……

吳寅的新家,是臨時緊趕慢趕搭建起來的茅草房,三間正房,東西各有兩間,竹籬笆圍成的小院。

新房裡頭,吳寅和楚氏面面相覷,許久後吳寅僵硬着道:「我去外面陪客人,桌上有點心,你若是餓了,就先吃點。明兒個……」

「明兒個去見過爹娘之後,咱們就去接引娣她們過來。」

語畢,吳寅不等楚氏回話,便逃也似的出了屋子。

楚氏笑了笑,嘴角噙着一抹淺笑。這個男人,相貌雖不是最好的,但品性不錯。

以後的日子,會越過越好的!

而立之年的漢子,初嘗情事,一時孟浪了些,楚氏一早便想到會是這般情形,索性就與之瘋狂了一宿。

第二日,楚氏與吳寅,先去拜見了父母,與妯娌叔伯們見了面,然後二人到祠堂,接了喬引娣姐妹,去了新家……

喬引娣她們的東西不多,不過是一些換洗的衣服被子,鍋碗瓢盆,以及炮製藥材的工具。

「引娣,我與你們吳叔商量過了,正房西間,西廂房給你們姐妹住,東廂房一間用來做廚房,另一間給你做炮製藥材用……」

因吳寅是繼父,喬引娣姐妹幾人也大了,所以要避嫌,故而吳寅在搬完東西之後,便去了大東山腳砍柴。

喬引娣點頭,心裏盤算着,她們姐妹十四人,三間屋子如何分配,如何添置木床。

暮色降臨,梧桐村陷入寂靜之中,吳寅家堂屋裡頭,一盞豆油燈亮着。

喬引娣斟酌一番,抬頭望向吳寅和楚氏,「吳叔,村裡頭有人會做木床嗎?我想做幾架木床。」

「另外,之前炮製藥材,屬於小打小鬧,現在咱們既然成了一家人,那麼炮製藥材這門生意,得做起來。晾曬藥材的架子,各種工具,都要準備起來,家裡的柴火,水缸里的水,都要備好……」

前世,她的兒女就是靠藥材起家的,收購炮製批發,她耳濡目染的也學會了不少。

「村裡頭,隔房的九堂叔會做一些木匠活,只是不怎麼精通。木床和晾曬藥材的木架子,若是要求不高,可以九堂叔來做……」

頓了頓,吳寅繼續道,「柴火,咱們去山上砍來便是,家裡頭的水缸一共有三個,每天早上我去挑滿。」

引娣這個繼女是個有本事的,村長和族老們都滿口稱讚,如今他娶了楚氏,就是引娣她們的爹。

能做的,他會盡量去做!

「勞煩吳叔轉告九堂爺爺,木床做成那種大通鋪靠牆放的,床頭做個可以活動,放零碎物件的小柜子。一共做三個房間的。」

「晾曬藥材的架子,做成六尺高,分六層,暫時先做十個。訂金先給1兩,不夠的後面再補上。」

想了想,喬引娣繼續道,「我手裡頭還有2兩銀子,吳叔明兒個拿500文請兩個人,搭兩個晾曬藥材的棚子。」

「娘,明兒個有村民送藥材來,你和望娣稱了秤做好登記,我下午回來結錢,另外村裡人明兒個送藥材來,你透露消息給她們,咱們家需要大量的木柴,還需要一個挑水的長工……」

家裡太小了,她既然要做藥材生意,那就得擴大場地,先搭兩個草棚子,看今年藥材生意行情如何。

另外,炮製藥材,家裡頭柴火需求量大,水的需求量也大,不能只靠吳叔一人,所以請工人是必須的。

吳寅急忙道,「砍柴和挑水,我來做就是了,費不了多少力氣……」

這年頭,銀錢不好掙,費那個錢買柴火,請人挑水幹啥呢?

「吳叔,你先搭草棚子,明日之後,會有你的活計的。」

人是活的,物是死的。

那東西,雖然難得,但是眼下正是用錢之際……

次日一早,喬引娣將之前炮製的幾斤藥材裝上,背着一個背簍去了縣城。

「喬姑娘,你去縣城送藥材嗎?」

路上遇着一個十七八左右的少年,少年眉眼精緻,膚色是健康的小麥色,望向喬引娣的目光,如沐春風般。

喬引娣一頓,「你是……」

「喬姑娘,我是你們家隔壁的,我叫喬文禮,今年十八歲,尚未娶妻,按族裡頭的關係,我算是你剛出了五服的堂哥。」

「當然,喬姑娘若是不嫌棄,可以喚我文禮哥哥,我喚你一聲引娣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