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系統讓我成了大佬心尖寵
重生系統讓我成了大佬心尖寵 連載中

重生系統讓我成了大佬心尖寵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長安玲瓏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司嶼 現代言情 黎初落

【甜文 團寵 1V1 系統 爽文打臉】 唐欣本是個絕症女孩,卻重生獲得了富家千金的身份,成了黎家二小姐黎初落
系統:「宿主需在五年內積累1萬善事積分,否則命還是要被收回
」 黎初落:「什麼?!這是什麼狗系統!」 於是,手劈渣男,生捉禽獸,挽救兒童,好事做盡
【叮——任務完成,獎勵霸道總裁一位】 【叮——系統升級為高階版,獎勵萌娃一隻,開啟宿主金手指道路】 黎初落:讓我啃一下看是不是真金!展開

《重生系統讓我成了大佬心尖寵》章節試讀:

第8章 閨女受騙了?


沒轍了,這下只能孤孤單單凄凄慘慘睡客廳沙發了。

高級乳白色的皮質沙發,觸手皆是冰冷,花紋精緻的大理石地板,折射着不帶溫度的水晶吊燈光澤。

碩大的房子里,纖塵不染,廚房的鍋灶嶄新發亮,絲毫沒有煙火氣。

雖然窗外燈火通明,卻還是讓人感覺到徹骨的寒冷,和孤獨。

奇怪了,他的家人呢?

怎麼一點生活痕迹都沒看到。

手機鈴聲打斷了黎初落的思緒,跳動的「黎老爹」三個字讓黎初落眉心一跳。

糟了,忘了給老爺子打招呼了,怕是要承接他的無盡怒火了。

按了接聽,黎初落連忙把手機舉的遠遠的。

「黎!初!落!」

果然話筒里傳來了平地一聲驚雷般的吼聲,黎初落已經想像得到黎景東那吹鬍子瞪眼的樣子了。

自從黎芊彤出了未婚先育的事情。

連帶着黎初落的自由也受到了限制。

什麼?大學生可以住校?

想都不用想的,黎家離M大的距離,就像葉司嶼家離鈞瀾的距離一樣。

黎初落等於是在門口上了個大學,俗稱走讀式大學。

和她情況一樣的,還有蕭凌。兩個青梅竹馬,臭味相投的二世祖。

「爸,爸,別生氣別生氣,我正要跟你打電話呢。」

「你在哪?我讓人去接你。」

「不用不用爸,我今晚不回去了。」

「什麼?!」

黎初落聽到了對面炮仗一樣的吼聲。

如果現在黎景東在她面前,肯定已經一腳踹她屁股上了,膽子肥了居然敢夜不歸宿?

「我在和鈞瀾的人談合同呢,爸你相信我,這個月底我就能拿到他們的訂單了。」

電話對面的黎景東一頓。

這個小女兒,真的去替黎氏傢具想辦法了?

鈞瀾?鈞瀾那麼多合作商排着隊都搶不上,每次火爆到連招標都是搖號的,能拿下他們的訂單?

「傻丫頭,鈞瀾的訂單爸不是沒有努力過,只是他們商務部的各個人精,合作夥伴多如牛毛,我們怎麼競爭的過。

等等,你在和誰談?該不是哪裡來的騙子吧,你可千萬別被人蒙了眼啊。」

一個黎芊彤已經夠讓他嘔心吐血了,再來一個還怎麼活啊。

生女兒,就是操心的命啊!

「爸你放心,我是直接找的葉司嶼。」

電話那頭又沉默了,正當黎初落以為老爺子被驚到的時候,只聽傳來了一聲嘆息。

「哎,就說你年齡小容易受騙,葉司嶼那樣的人物,怎麼是你一個小丫頭能接觸的到的,老爸我摸爬滾打這麼些年,也只遠遠的見過他一兩面,連個話都搭不上。

閨女,你肯定是給人騙了,快回來吧,老爸讓人這就去接你。」

黎初落被電話那頭的人搞沒轍了。

這空口無憑,黎老爺子怎麼能信呢。

這時,葉司嶼的房間門打開了,懷裡抱了一床新換的被子和枕頭,隨手放在了沙發上。

正準備回卧室,被一個小小的人影一把攔下。

又是卧室門口,又是一隻胳膊攔路,只是這次兩人角色反轉了。

黎初落把手機打開了外放,做出哀求狀。

「爸,你不信的話,葉總就在我旁邊,我讓他和你說。」

葉司嶼挑眉,目光從手機轉到了面前正擠眉弄眼着急跺腳的女孩臉上。

「黎總您好,令千金確實在我這裡,在談鈞瀾和黎氏的合作。」

電話另一頭的黎景東,聽到這個峰會上新聞里經常聽到的男人聲音,頓時,被驚的說不出話來。

太像了,這也和葉司嶼的聲音太像了。

「和黎氏的合作我會考慮,令千金也開出了一些不錯的條件,只是我們商業夥伴眾多,具體還需權衡利弊,就算調換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不過相關內容我已經發給許志研究了。」

許志就是黎景東平時能對接到的最高層了,商業部的老大。

看對方這麼精準的說出這些信息,黎景東終於是相信自己的小女兒和葉司嶼,搭上邊了。

饒是他平時再怎麼威嚴火爆,此時也不禁低下聲來軟言道。

「葉總,實在很抱歉這麼晚還打擾您,小女如果有做的不妥的地方還請您千萬海涵,如果鈞瀾有合作意向,我們的條件還可以再商洽的,一定不會讓您失望。」

「好的黎總,希望合作愉快。」

「是,是,葉總,期待您的好消息。」

葉司嶼商業而客套的一番寒暄結束,挑眉示意。

面前的女孩非常識趣的移開了手。

於是又是關門,反鎖的聲音。

???

嗯,不生氣,氣出病來無人替。

黎初落把外放關掉,又窩回到了沙發上。

「老爸你都聽到啦,都說了我不會亂來的,你就放心吧。」

「閨女啊,跟爸說實話,這葉司嶼你到底是什麼時候結識的啊,他不會是圖你什麼吧?」

生意是生意,親情是親情。

就算是他葉司嶼,要是敢動他閨女分毫,他也絕不答應。

「這你就別管啦,總之對我的人身安全放一百個心吧!」

畢竟這大佬一言不合,都把他自己反鎖起來了。

「對了老爸,黎芊彤快出院了,我想你能和媽一起去接她回家。上次去醫院,看她病床旁邊孤零零的,**祁又做出那檔子混事,她也挺需要家人安慰的。」

黎景東以為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

不是吧,這向來水火不容的兩姐妹,和好了?

只是黎芊彤做的那些事情,實在讓他氣不打一出來。

為了那麼個混蛋玩意,把自己糟蹋成什麼樣子了都。

「老子不想管她,她不鐵了心要跟那混賬過么,由她去好了!」

「哎呀爸,你看你,總是嘴硬心軟,她都這副樣子了你真忍心不管她死活了?她都是被那**祁豬油蒙了心,也挺可憐的不是。」

「哼,她那都是自作自受。」

黎景東鼻子里哼了一聲,但是手裡已經在翻日曆了,好像就是後天出院吧。

「好了好了,她都已經受到懲罰了,爸你最寬宏大量了,大人不記小人過嘛。」

黎初落一番話既給了老黎台階下,又讓老黎心軟下來,哪有當爹的不疼孩子。

只不過,芊彤這孩子自從杜靜語進了家門,就沒給過他一天的好臉色。

讓他這麼要面子的人,一口氣卡在喉嚨吐不出咽不下的。

哎,罷了,如今總不能真放着不管她吧。

「對了爸,還有個事情需要你幫忙,有大用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