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超級庇護所
末世超級庇護所 連載中

末世超級庇護所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池疏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池疏雨 路淮寧

一個人玩轉末世的生存之路
喪屍:呃啊…… 路淮寧:大家都是鄰居,為什麼要如此暴躁呢? 一刀揮去,空間基數 1
這是加到力量上,還是速度上呢? 半山別墅區,路淮寧生活的地方,無數的倖存者蜂擁而來,尋求庇護……展開

《末世超級庇護所》章節試讀:

第1章 序章


二零一二年,某天。

天空很藍。

波西市兒童福利院。

「寧寧,你好啊,我叫席文澤,以後就跟着我吧。」一位身材微胖的圓臉中年人,微笑着看着面前的孩子,眼神儘是溫柔。

旁邊福利院的阿姨也笑着輕撫孩子的頭:「寧寧啊,以後這位就是你的家人了。」

孩子清澈的眼眸盯着面前的中年人,他還有什麼選擇么?

小小的少年被中年人拉着走向遠方,。

孩童三步一回頭,有些可憐兮兮的看着後面還擺着手的福利院阿姨。

那女子始終保持着溫和的笑容,直到他們走遠,再也看不見。

……

「路淮寧,我姓席,以後,你得跟着我的姓……」

「我不,如果改了姓,以後媽媽就找不到我了。」

「他們能夠遺棄你這麼多年,想必也不會再來找你。孩子,你身體不好,他們才狠心離開你,而我,能夠救你。」

孩子也不過七歲,性子卻執拗一些,對於姓,卻是不願意改變的。

然而,被餓了幾天,也就順其自然,你愛怎麼稱呼就怎麼稱呼吧。

席文澤在半年後,為孩子移植了心臟,此後,孩子就跟着他,上學之餘,學習武功以及刺殺的本領。

……

半山別墅區,A13棟。

這是一棟佔地面積約1200平米的三層獨棟別墅。

前後院的院子,就有近800平。

屋子裡,中年人面目沒有了那和煦的笑容,倒有些肅殺之氣。

「你再不好好練習,我可不會客氣。」

席文澤不打他,也不怎麼罵他,只是會餓着他。

年幼的少年只是點頭。

「快!」

「再快點。」

「這個動作,出肘的時候,要猛然發力!」

路淮寧小臉上,汗水連連……

一個月後。

這裡來了一個女孩。

兩個月後。

又來了一個男孩。

半年之後!

路淮寧已經很少挨餓了。

……

時間飛快,今天已是十二年後!

……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五日。

下午三點十五分,院子里的路淮寧看着左手腕處的那個手鐲狀的符文,疑惑道:「哎哎,你什麼意思?」

砰!砰!砰!

「快開門,他們來了。」女人是隔壁的,總是過來借點這借點那的。

路淮寧開了門,「你怎麼了?啊,誰來了?嗯~你被咬了嗎?」

他四處看,外面胡亂跑的人,「別這樣,你撲到我身上了。你不要這樣!」

接着,啊……

慘叫聲,是路淮寧發出的。

毫無防備之下,這個鄰家的美麗少婦就將路淮寧壓在了身子下面,她的力量極大,讓他一時間難以掙脫,隨即她的嘴巴就咬上了路淮寧的肩頭。

那牙齒可真是鋒利,女人一甩頭,一口血肉就被她撕下。

路淮寧吃疼,他想要掙脫女人,可是,女人此刻更是爆發出極強的力量……

路淮寧一時掙脫不掉,而對方接下來,她的一隻手竟然**他的胸膛,隨即掏出他的內臟……

好鋒利的手。

好疼。

劇烈的疼痛衝擊他的大腦,擊垮他的意識。

他親眼看着這個還向他表露過心跡的女人,在他還有意識的情況下,瘋狂的啃食他的血肉,啃食他的內臟……

不!

不……

女人身下的男人,發出微弱的聲音,不甘又怎樣?

他的意識漸漸模糊。

無神的雙眼,盯着女人那鮮艷的血盆大口……

大意啦。

失手啦。

……

「哎哎,你什麼意思?」

路淮寧仍然緊盯着左手腕那個手鐲狀的符文。

這,這讓他有些懵逼,明明被隔壁那個少婦活活吃掉了。

這怎麼回事?

看了看手機,今天是二零二四年八月三十一日。

這個日子,他記得很清楚,明天就要上學了。

而十五日,是周末,他在家。

那個女人是什麼鬼?

這符文是空間?

他試了試好幾次,終於摸到門道,桌子上的一本書進去了。

那杯水也進去了。

這是真的。

神念進入空間,眼前顯示一個面板。

【姓名:路淮寧。】

【力量:18.(標準10)】

【速度:12(標準10)】

【點數:0(擊殺喪屍怪物可獲贈點數,點數可用以提升力量、速度。)】

而那個女人?就是喪屍怪物嗎?

看了看時間,晚上八點,好吧,他決定去看看那個女人。

敲門。

女人開的門。

「你好啊,王姐,一個人在家?」他問。

女人微笑道:「稀客,來,請進來。」

這個女人,長的很美,至於叫什麼,路淮寧忘記了。只記得好像姓王。

「王姐,你還記得你咬過我嗎?」

女人笑了,很嫵媚,「我倒是想,你願意嗎?」說著,閃光的大眼睛瞄向路淮寧大腿位置。然後,紅潤的舌頭尖,還在下嘴唇輕掃了一下。

路淮寧裝作沒看到,他接着試探道:「一個月後?十月十五日?」

「什麼?你那天是……生日?姐姐記下這個日子了。」

路淮寧暗暗嘆息,看來,只是自己一個人回來了。

沒有在女人家多呆,他在女人挽留的聲音中,匆匆離開了。

路上,他又想起女人的紅艷的血盆大口。

想起這,不由又一陣激靈。

不管怎麼樣,自己有這個空間,空間很大,一眼望不到頭那種,這裏面能存很多很多的物資,距離那天,還有四十多天,這段時間,是不是要建造一個堅固的堡壘?

就像網絡上某些末世準備者那樣,建造一個能防止各種意外發生的堅固的堡壘?

只是,一個人苟着活下去,那將是多麼的孤獨?

還好,有狗子閃電。

它很聽話。

叫過這隻狗齡三年的田園犬,撫摸着他的後背,腦子裡,卻在想着接下來的計劃。

囤物是必然的。自己還有一千多萬的存款。不要奇怪,這是他做任務的酬金。

堡壘?建造在這裡的話,那就繞不開席文澤啊。

對於老爹席文澤,路淮寧也說不清自己對他的感情。

這棟院子,就是席文澤的。

暑假裏,他被叫回到這裡暫時居住,而前幾天,他帶着小情人出門了。

原來是讓自己幫着看家。

希望他不要回來這麼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