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我在恐怖直播里用沙雕金手指封神
我在恐怖直播里用沙雕金手指封神 連載中

我在恐怖直播里用沙雕金手指封神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曬青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葉映 秦深 穿越重生

【微驚悚 直播 女強 劇情向】穿越後的葉映本想混吃等死,鹹魚度日
誰知新身份竟是個窮苦大學生,不僅食不果腹,還早早跳了樓,成了死人
為了掙錢,她在自己頭七當天開始直播
用滿級大佬的實力,物理驅鬼,吸引粉絲無數
一舉爆紅
綁定的直播系統也慷慨相助,贈與眾多金手指
只是這些金手指怎麼看都有點不正常
【帶頭行動】:可把頭取下,變成流星錘遠程攻擊敵人
【字幕組】:竊聽時眼前出現會字幕,可在一定範圍內顯示他人的說話內容
【8848】:敵我分離十米,自動爆炸
水友1:「這是何等風騷的操作!媽媽問我為什麼跪着看直播
」 水友2:「反派們,相信我,別去,會被活活玩死的!」 神鬼莫測的人心,不可名狀的恐怖…… 當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你——於是葉映將深淵暴揍了一頓
展開

《我在恐怖直播里用沙雕金手指封神》章節試讀:

第2章 物理驅鬼


李同塵隱隱覺得哪裡不對,凝神想要思考,但頭腦一片混沌,像裹了一層薄膜,暈暈乎乎。

他死死盯着那張凄慘恐怖的鬼臉,想要看清一切,但越是努力,視野就越是模糊,如同信號不好的電視,不時會跳出雪花,毫無徵兆地閃爍。

但女鬼可不會給他時間釐清這些,一切就緒後,手中漆黑的短匕冷光一閃,毫不留情地再度刺來。

「噗嗤」一聲,血肉裂開。

李同塵應景地發出一聲慘叫,準備為自己短暫的一生畫下句點。

但沒想到,竟有人比他嚎得還要高亢。

幾乎是同一時間,一道凄厲怨毒的叫聲從他背後拔地而起,直衝雲天,刀劍般劈開了一切迷霧。

彷彿大夢驚醒,眼前迷障瞬間碎裂散開,一切都真切起來。

李同塵深吸一口涼氣,循聲回頭。

那把刀並未刺在他身上,反而掠過他的肩膀,洞穿了一隻巨大的黃色獨眼,將一團蒼白詭異的瘦長人影生生釘在了樹榦上。

紅唇墨發糾纏混雜,不斷扭曲變換,組成噁心骯髒的色塊,分生出長長的觸手,蛇一般劇烈扭動掙扎,其中還有一條拖出細細的長尾,延伸沒入他背後。

這玩意兒竟是和他連在一起的!

李同塵登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原來他就是這麼被控制住的!

「卧槽!」他爆喝一聲,下意識想要跳起,甩開那坨東西,卻被一隻蒼白的手按住肩膀。

「別動。」一道女聲制止了他。

李同塵聞聲回頭,入目卻是一片炫目的陽光,光影重疊間,勾勒出一個熟悉的輪廓。

還不等他看清對方的長相,那道人影迅速閃到他背後,對準他的屁股就是一腳,乾淨利落地將他向外踹開。

「哎呦!」李同塵還來不及反應,就被迫表演了一出用臉剎車。

等他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來,一回頭,就看見一團東西朝他而來。

那怪物頗有幾分壯士斷腕的氣魄,見掙脫不了,便毫不猶豫地捨棄了半邊身體,拖曳着殘軀,順着那條與他相連的尾巴,蛇一般游弋過來。

這場面既噁心又嚇人,李同塵忍不住打了個冷顫,急忙向後退。

但那東西卻迅速無比,幾個呼吸間,就竄到了他腳邊,然後撕扯延展,化成一張巨大且五彩斑斕的薄膜,宛如張開的巨口,散發著冰冷的腥臭味,迅雷般朝他鋪蓋下來。

生死一瞬間,一條腿橫掃而過,帶着凜然烈風,卷向那張詭異的怪物。

一道又驚又怒的短促尖叫後,怪物「啪嘰」一聲砸在不遠處的地上,翻滾兩圈後,又重新變成一灘油光斑斕的粘稠樣東西,扯出幾條觸手,拚命往外蠕動逃跑。

然而卻有一隻腳從天而降,重重踩踏下來,釘子般將那怪物死死釘在地上,再難掙脫。

「真是越看越噁心。」腳的主人嫌棄地「嘖」了一聲,從口袋裡又摸出一把通體雪白的短匕,冷光一閃,那鼻涕般的東西便被貫穿。

這把其貌不揚的匕首似是暗藏強大的力量,鼻涕怪陡然慘叫起來,全身沸騰似的鼓起水泡,隱約有熟悉的臉浮現其中,神情痛苦而掙扎。

李同塵驀然一驚,那張臉竟然是他的同桌。

而這個救了他一命的恩人,反而是一直追殺他的葉映。

葉映神情漠然,手中短匕一次次揚起,又一次次落下,帶起一聲聲慘嚎。

親眼目睹如此慘烈的一幕,李同塵不禁對這個同桌生出了些許同情之心。

被人踩在腳下活活戳到魂飛魄散,屬實太慘了。

最後一刀落下,這個花里胡哨的東西發出一聲微弱的呼救,泡沫般閃過最後一道斑斕色彩,砰然破滅。

是的,好端端一個怪物就這麼被活活……捅死了。

李同塵望着眼前這個神情淡漠的葉映,心緒複雜,太多問題在頭腦中簇擁堆積,一時竟不知該優先考慮哪個。

他還在出神時,葉映已經站了起來,轉身從背後樹榦上拔出黑色短匕,在手中掂量一下,低聲抱怨:「太短了,使着不順手。」

「啊?」李同塵茫然抬頭,被她握在手裡的是兩把樣式類似的刀,一黑一白,在除怪過程中立下了汗馬功勞。

方才他命懸一線,沒有留神,以為她用的是什麼了不得的神器,如今細看,才發現那不過是最常見的水果刀。

敢情那怪物是被水果刀給生生弄死的。

李同塵再次忍不住為他的同桌感到憋屈。

「你……你真的是葉映?」他拍拍屁股從地上爬起來,挑了個自認安全的位置,擺好逃跑的姿勢,狐疑又戒備地盯着對方。

眼前的女孩身材瘦削,四肢修長,清秀的臉上笑意淺淺,但眼神卻冷醒透徹。當她半垂着眼,漫不經心地望過來的時候,有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

李同塵認識這張臉,毫無疑問,這是跳樓而死的葉映的臉。

但和記憶中的葉映相比,似乎有哪裡不一樣了。

「你不是……不是死了嗎?」被那雙眼睛盯着,李同塵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不自覺結巴起來。

「哦?」少女有些意外地挑眉,饒有興趣地打量着他:「你還記得什麼?」

「我記得你明明……」李同塵陡然一頓,瞳孔猛縮。

她的話就像鋼針,毫無預兆地在他腦子裡刺了一下,有關跳樓的記憶瞬間模糊起來,黑白遺照中的臉突然一花,竟慢慢變成了另一個人。

沒有了怪物影響,被篡改的記憶自動修復糾正,李同塵豁然開朗。

原來跳樓的並非葉映,而是他的同桌。

不知為何,從樓頂一躍而下後,同桌並沒有選擇去地府報到,反而搖身一變,成了怪物,扭頭纏上了他,試圖引誘他對付葉映。

「你和她到底什麼仇什麼怨?她人都死了還惦記着你!竟然還拉我下水!」明白前因後果的李同塵立刻憤怒起來,大聲抗議。

「那誰知道呢?大概是嫉妒我長得好看吧。」葉映似是對他失去了興趣,用衣袖隨意抹了一把黑白水果刀,收回懷裡,然後敷衍了一句,轉身就走。

「哎,你別走啊。」李同塵跟在她身後跳腳:「你到底是什麼人?你會法術嗎?我剛才被那東西控制了,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啊?」

「還有,那東西到底是什麼?是鬼嗎?」

他恨不得用這些疑問砸開她的腦子,直接看到答案。

「封建迷信要不得,要相信科學,好好學習,少看亂七八糟的東西。」葉映腳下不停,毫無誠意地扯淡。

她話中的槽點太多,李同塵一時不知該從何吐起。

眼看葉映即將走遠,他急忙小跑跟上,喋喋不休地追問:「那怪物為什麼不自己找你報仇,反而拖上我?」

「大概是看你長得好看吧。」葉映瞥了他一眼。

她眼神平靜淡然,猶如深山老泉,看似澄透清澈,實則冰冷透骨。

李同塵像被某種尖銳之物刺了一下,猛地向外跳開兩步,臉色微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