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魍林宮闕
魍林宮闕 連載中

魍林宮闕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焱言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蘭鳶卿 古代言情 察哈爾伯顏

亂世天下,兒女情長,國讎家恨
她是宮主,也是亂世皇權的象徵,傳聞,得宮主者得天下,卻從未有人知曉魍林宮闕真正的秘密
展開

《魍林宮闕》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歸來晚,笛聲吹徹,九萬里塵埃


空曠的山谷傳來幽幽笛聲,那樹上的吹笛婦人不安地看了看四周,輕輕一躍安然落地,牽起兩個歲數相仿的小姑娘,疾步在山間小道穿行。

夜風呼呼入林,陰雲緩慢掩蓋了清涼月色,寂靜山嶺只聽得三人急促的喘息。

粉衣扎着長長緞帶的小姑娘抬起頭,一張白玉凝脂的小臉精緻可人,她眨着似是會說話的眼睛巴巴地望着婦人輕聲問:「阿娘,我們要去哪裡?我想回家......」

「兮兒,我們穿過這座山就能回家,再堅持一下。」婦人警惕地望向叢林深處,卻也不忘溫聲地安撫孩童。

其實,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還能不能回到家,但是她唯一知道的就是手裡的生命,必須要安然無恙。這亂世,這天下,誰要誰取了去便是。

忽然間狂風捲起一地落葉,沙沙又落在枝葉之間,雨滴隨之沾濕她們的衣袖,泥濘的山路更為難走。

婦人兩手緊緊牽着她們,險步難行,山道路窄,兩個小姑娘步子急邁也趕不上婦人的速度,一不小心向兩旁滑落。情急之間,婦人下意識鬆開了藍衫女童的手快速接住粉衣小姑娘,轉身想再去拉藍衫女童的手,卻已是心力不足。女童滾落矮坡,為了不被撞到身子,用手擋住了身前的岩石,流了不少血。

婦人心疼地奔下土坡將藍衫女童抱起,從手中拿出白色錦帕將傷口包紮了起來,她內疚地望向女童:「卿兒,對不起,阿娘不是故意放開你的手的。」

藍衫女童抬起稚嫩的小手輕輕撫了撫婦人因風雨而凌亂的髮絲:「沒關係阿娘,卿兒看見了,霧兮那邊是高坡,卿兒這裡是矮坡,阿娘先抱霧兮卿兒又怎會怪罪。」

婦人胸中一熱,看着面前的女童,哽咽地說不出話來。

突然間她的眼神變得凌厲,眼角瞥向身後,那黝黑的叢林後,隱藏的危險正向三人逼近。

婦人顧不得此刻心緒,敏捷地向身後扔了幾枚藥石,瞬間林霧繚繞不見身影,她迅速拉起孩童往前奔跑。

只聽得身後樹枝斷裂,一個身着暗紋紫衫的男子在這寥寥白霧中緩慢行走,手中劍光凜凜,頭上的黑紗笠隱藏了他冰冷的笑意。

他追的漫不經心,也不在乎她們的蹤跡。似是看着纏在蛛網上的蝴蝶那般,享受着獵物最後掙扎的樂趣,既已是盤中餐何須拼盡全力。

三人步履不停地跑到了崖邊空地,路的盡頭,前方是無盡的高山懸崖。雨絲隨風細細落着,婦人絕望地看着萬丈懸崖。身旁的兩個孩童不知所措,粉衣小童見狀哭了起來,「阿娘,兮兒要回家,兮兒要回家!」

婦人一時間被這風雨撩起了思緒,萬千的過往在腦中飛快地旋轉。

「鸞鳳,以後拜託你了。」回憶中那個女子流着淚牢牢抓住自己的手懇求着。

如今這兩個孩子怎麼辦?聽着霧兮的哭泣,想到家園的湮滅,她拿起掛在腰間的玉笛,撫摸着繁複的鳳紋,輕輕嘆了一口氣,似是下定了什麼決心,轉身拉起霧兮,柔聲說:「兮兒不哭,阿娘帶你回家,阿娘馬上帶你回家。」

本就風情的美人被這山風凌亂了一身綠妝,她把那玉笛插在藍衫女童衣間,鳳眼淚滴,她撫摸着女童的臉:「卿兒,想跟阿娘一起回家嗎?」

卿兒點點頭,只見婦人攤開手心,兩顆紅色的藥丸在朦朧月色下觸目驚心。

「來,把這葯吃了,吃了傷口就不疼了。」婦人拉着女童受傷的手,輕聲喃到,女童聽話吞下了藥丸,看了看霧兮又看了看婦人:「阿娘,這裡那麼黑,阿姊又害怕,我們趕緊回家吧。」

話音剛落,女童頓覺使不上力氣,臉上開始麻癢,癱軟在了婦人懷裡。婦人流着淚將她藏在了不遠的樹叢中,緩緩說道:「很快你會失去意識,同時氣息全無,這樣內力再深厚的人也探尋不到你的蹤跡。這葯的效力明天就會過去所以不要害怕,卿兒,阿娘只希望你好好活下去。」婦人哽咽着。

「明日蘇醒就下山,天大地大總有你的容身之處。卿兒,你知道嗎阿娘最擔心的就是你,你聰明膽大,天賦極高,但是太過於心軟,太容易相信別人。」她嘆了一口氣摟着鳶卿接著說道。

「外面不比魍林宮闕,處處人心險惡,你又從未涉世,以後的路一定會很難走。阿娘只希望你在這亂世做一個普通的姑娘,尋一個對你好的夫君平平凡凡安穩地度過一生。阿娘教你的曲子你還記得嗎,那是屬於我們兩個的秘密。」

「笛子阿娘留給你,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吹那首曲子,因為阿娘不希望你和魍林宮闕再有任何關係,也不希望他們找到你。切記,離開了就別再回來,這裡已經沒有家了。」

卿兒掙扎着想要站起來,可是卻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看着阿娘牽着霧兮走到山緣,風撩起兩人輕薄紗衣,背影蕭瑟決絕。

沒過多久,那紫衫男子從樹林深處踱步而出,手中的利刃寒意四射。

「鸞鳳,江湖上大名鼎鼎妙手回春的隱醫竟躲在這層巒疊嶂之中,怪不得世人遍尋無果,想想這裡世外桃源,也難怪你不願再出世。」

「你們究竟是怎麼進來的,魍林宮闕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闖入的?」鸞鳳將霧兮拉在身後護好,厲聲詢問。

「你現在知道這些又有何用,我們的目的你是再清楚不過了的,自然會想盡一切辦法找到你們的宮殿。其實我也不想讓隱醫就這麼了無聲息的死去,若你識相,將小宮主交出來並歸於我方門下,權力與地位唾手可得,這天下也會是我們的。」

鸞鳳冷笑一聲,「臨患不忘本,豈因禍福避趨之。我斷不會將小宮主交給你們,天下紛爭關這孩子何事。世人多愚昧,真是可笑,將天下寄託於孩子身上。」

話音未落,紫衫男子已移步在她跟前,帶着黑色皮革手套的手掐着她纖細的脖子。

鸞鳳驚異於來人的武功,慶幸着若不是逃跑之前帶着藥石拖延了他的追蹤,此刻她們三人早已是刀下亡魂。

「那叢林中的迷霧有劇毒,將你引來這裡,我早已想好與你同歸於盡。」

那人微微一笑,手卻未鬆開半分,「你那迷霧與我們進入魍林時遇到的大同小異,我們能過那一關,這一關又有何難。世人只知你是華佗在世,殊不知在我們那裡,還有一名鬼醫,醫術不在你之下。」他冷冷地看着鸞鳳。

「想着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醫婦拖着個孩子又能走多遠,所以我是故意慢慢,慢慢讓你們走的。」說完他彎下腰對着鸞鳳身後流着淚的霧兮笑了起來,風過掀起他紗笠的一角,霧兮看到了那張布滿刀疤的臉,驚愕地喊不出一絲聲音。

鸞鳳將霧兮死死護着,那人似是想起了什麼。

「哦!我想起來了,魍林宮闕中有一個族人特別明事理,還是他告知我隱醫有個孩子,總是穿着藍色衣衫,逃跑的時候好像把她也帶走了,那,那孩子呢?」說完他放開了手,紗笠後的雙眼如鷹隼看穿了鸞鳳的慌張。

他張狂地笑着用劍氣割斷了四周的草木,她大喊一聲:「住手,求你,住手,我把小宮主交給你,只求你放過我的孩子!」說完她不顧霧兮的哭鬧將她從身後拉出。

那人輕蔑地笑了一聲預備將霧兮帶到身邊,突然鸞鳳袖中伸出斷刃直指那人的腹部,只見他輕輕一掠鸞鳳撲了空,可那人的劍卻毫無遲疑從霧兮的身旁擦過,不偏不倚刺進了鸞鳳的背後,紅熱的血四濺在霧兮的臉上衣衫上,粉色的輕紗似是點綴了紅梅,有着妖異的美。

她愣愣地看着鸞鳳撲倒在地上,腦袋一片空白。

那人用腳踢了鸞鳳的腰側,似是可惜地感嘆了一聲:「難為美人一世,竟死的如此凄涼。我替你把你女兒也送去,黃泉路上也好做伴。」

說罷轉身閉眼靜聽周圍的聲音,想通過氣息去搜尋卿兒的蹤跡,不料就在他尋覓時霧兮卻被不知從何處出現的黑衣男子劫去,那男子輕功了得,在他的狩獵範圍出現竟悄無聲息,毫無察覺。

他顧不得尋人,立馬飛身往那人離開的方向追去。

躲在樹叢中的卿兒,不可置信地看着這一切發生,臉上麻癢得難受,卻沒有力氣抓撓。

阿娘還躺在那裡,不行,不能留在這裡,要去找阿娘。她的淚大滴大滴落在草葉上,她的阿娘,躺在冰冷的地上,被這山風吹着一定很冷。

她流了那麼多血一定很痛,要帶阿娘回家,一定要帶阿娘回家......再無力氣的她緩緩閉上了眼,山風呼嘯而過,吹散了月光,吹停了落雨,也吹開了這亂世天下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