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已長生修仙,亂殺短命之輩
我已長生修仙,亂殺短命之輩 連載中

我已長生修仙,亂殺短命之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佬永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佬永毅 奇幻玄幻 陸一

天道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
炎陽邊陲小鎮,天生封存七情六慾的少年與紅衣師姐長大 情感覺醒那天,永生之體現世 吾已長生,何人敢敵? 安數百年後,豈能再次狂吠?展開

《我已長生修仙,亂殺短命之輩》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林田鎮,師姐


炎陽王朝新曆163年。

冬天的到來仍是讓林田鎮添了幾分白意。

一個看似十二三歲的男孩子站在一跺厚厚的雪堆旁,看着裏面早已被凍斃的小乞丐。

小乞丐年齡明明和自己差不多,此時卻已陰陽兩隔。

陸一拍了拍身上單薄的衣褲,將細雪拍掉,緩緩蹲了下來。

「小乞丐,你怎麼不回家避避雪呢?」

陸一戳了戳小乞丐扭曲到誇張的小腿,他也並不知道這是小乞丐沒有完成乞丐頭子的任務,被打斷了雙腿,才死在這裡。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林田鎮的街上總是莫名其妙多出幾個一直沉睡的傢伙。

沒過多少天,那些傢伙就會消失,從此就再也無法在林田鎮見到他們。

陸一搖了搖腦袋,將繁瑣的思緒拋之腦後,重新站起,眼睛直直地盯着眼前的小乞丐。

「陸一~~~快回來啦,我們要回家啦。」

遠處,一個紅衣勝火的女子揮舞着雙手,大聲呼喊着。

他扭頭看到了自己的師姐,趕忙將小乞丐身上的雪堆撥開一些,隨後小碎步跑到了女子的身邊。

「師姐,今天我又看到了一個小乞丐睡在街邊呢,好奇怪,不管我怎樣呼喊,他都不理我。」

女子搖了搖頭,欲言又止,嘆了口氣,道:「小陸一,那個小乞丐可能是已經死掉了。」

「死掉了?...是什麼意思。」

陸一用手套捧着已經被凍得通紅的臉蛋,一臉天真無邪的問道。

「死啊,就是從此以後再也不能動了,也再也沒有人可以和他說說話,玩遊戲了。」

陸一恍然大悟,狠狠點了點頭,隨後說道。

「師姐,那我們約定好了,我們都不許死掉哦,我最想每天和師姐說話了。」

師姐寵溺地摸了摸陸一的小腦袋,明媚的大眼睛閃過一絲笑意,回應道:「那我們約好了喲,師姐永遠都不會離開小陸一的。」

陸一抬起腦袋,看着師姐甜甜的小梨渦,俏紅的小鼻尖,於是他又面無表情的拉起了師姐的手,一同往家的方向走去。

師姐看着陸一面無表情的臉,心中嘆了口氣。

自從五年前陸一拜入綠林宗,再到兩年前兩人逃命到林田鎮來,她從未見過陸一臉上有過什麼表情,哪怕基礎的情感表達,陸一都沒有顯現過。

林心,這是陸一師姐的名字,也是陸一心中記得最深的一個名字,自打他記事以來,對他最好的,除去早已饑荒餓死的爺爺,就只有自己的師姐了。

林心牽着陸一的手,在林田鎮走了小半個時辰,終於來到了住所。

一棟只有三四十平方的破舊屋子,沒有植株的可憐狹窄後院。

當然,即使有三三兩兩的綠色,也絕對無法活過這寒冷的冬天。

就這樣破舊的屋子,也是林心兩年前用僅存的五顆下級靈石買來的。

綠林宗的宗主原本是鍊氣期九層的高手,在整個林田鎮也是小有名氣的存在。

而林心也是一位頗為優秀的內門弟子,年僅二十多歲,就已經是鍊氣期二層了。

可惜,兩年前,綠林宗的死對頭黃青宗宗主突破到了築基期,帶領弟子將綠林宗殺了個乾淨,一點物資也沒留下。

若不是林心提前帶着陸一上山取葯,恐怕也隨着那天的浩劫一同被屠戮了吧。

林心用火鉗夾了幾塊用於取暖的煤進火爐中,寒冷的屋子充斥了一些溫暖。

陸一則坐在火爐旁,伸出紅紅的雙手,感受着那來之不易的溫暖。

縱使林心已經鍊氣期二層,可林田鎮中,一些修仙者也有着鍊氣期三四層的實力。

或許是為了不讓其他修仙者打自己與小陸一的歪主意,在外林心也會將自己的實力隱藏起來。

畢竟這裡不比宗門,一些為了修行資源瘋狂的修士會為了弱小者手裡那可憐的一兩顆靈石而大開殺戒。

所以林心帶着陸一,儘管在林田鎮過的貧困,卻也可以滿足基本的溫飽住行。

很快,林田鎮的春節就要到了,不少家庭都掛起了紅燈籠,幾戶大戶人家更是聘請不知哪裡來的文人為自己的門戶上寫了一副好看的聯子。

林田鎮上的孩子總是成群結隊的跑來跑去,一起玩耍。

而陸一則與那些孩子總是融入不到一塊,他常常盯着別人家的紅燈籠,一看就是一個下午。

大年三十,林心在卧室床下的布袋裡掏出了幾塊碎銀子遞給陸一,叫他去買一隻自己喜歡的大紅燈籠來。

除夕夜,守歲的林心與陸一就在院門口盯着那盞紅地發亮的燈籠一夜。

林心一直看着陸一的臉頰,希望可以看到一絲笑意。

而陸一則是看着紅衣如火,面若桃花的林心,希望自己可以永遠和師姐一起過這樣有紅燈籠的春節。

可惜,林心沒有在陸一臉上看到笑意,陸一也沒有再見過那樣紅艷的紅燈籠。

大年初三,林田鎮好像出了一支從隔壁鎮上來的官兵,好像要找兩個不知哪個宗門的人。

陸一併不關注這些,只是喜歡有事沒事就搬着小板凳在紅燈籠底下坐着。

而林心今天卻不知道在搞些什麼,以前常去工作的紡市也不去了,緊鎖着大門,好像在躲些什麼一樣,可是陸一併不能看懂。

正月初五,那支浩浩蕩蕩的官兵隊伍離開了林田鎮,師姐也重新回到了紡市工作。

陸一曾經去過師姐工作的紡市,幾十家賣布匹的店面,他總能一眼就看到人群中一襲紅衣的師姐。

而師姐每次看到陸一,也總能展現出令路人痴迷的笑容。

就這樣,兩人相互扶持生活了半年。

秋天來了,不知為何,今年林田鎮的收成似乎不怎麼樣,往年總是不見底的糧缸今年竟然罕見的空了。

林心坐在陸一常坐着的板凳上,也看了那盞早已不亮的紅燈籠一下午。

傍晚,林心將僅剩的一碗米遞給了陸一,將床下已經落灰的一本古書給了陸一,並再三囑咐讓陸一好好保管。

陸一看着盤子中一根沒有油水,只是清水煮過的蔬菜葉子,沒有說話,默默接過了那本古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