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模擬:開局一劍獨尊
模擬:開局一劍獨尊 連載中

模擬:開局一劍獨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別又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別又怨 吳鑫 奇幻玄幻

穿越到天玄大陸的吳鑫,在滿仙樓被毒害
這一切本來已成定局
開啟模擬系統的他,跟帝上搶親,殺太子,殺帝上,殺三十世老祖…… 這一刻,開啟無敵之路
展開

《模擬:開局一劍獨尊》章節試讀:

第3章 劍指欽帝


【十日後。

在傳授吳鑫絕學之後,師傅壽終正寢,把師傅安葬後,在她墳前,吳鑫磕頭道:

「師傅大恩大德,徒兒無以回報。

你放心,在徒兒回來之時,一定不負師傅所託,帶回懷安。」

回到家裡,父親來到吳鑫身邊,滿臉不舍道:「要走了嗎?」

只看兒子一眼,父親便有這個直覺。

「恩!」點了點頭,吳鑫強忍淚水,因為他不知道,此去還能不能回來。

畢竟,對方可是當朝萬人之上的太子。

「是去京城嗎?」父親確認道。

「恩!」吳鑫再次應了一聲。

這時,母親牽着一匹良馬走來,對吳鑫道:「在你收到信那天,你父親就知道你遲早會去京城!

在那時就購買了這匹馬。

行囊里的盤纏和食物也早給你準備好,害怕不新鮮,你父親還天天給你換。

不過,這一切他都沒給你說過。」

父親呵斥道:「就你多嘴。」

吳鑫強忍淚水,跨上馬的他,穩住顫抖的聲音道:「走了!」

馬匹才跑出不過數十丈,吳鑫雙眼淚水止不住流淌。

突然,他勒住馬,想對父親說一聲保重,不過到嘴的話始終也說不出口。

這時,傳來父親的呼聲:「走吧,累了就回來,這個家永遠是你最溫暖的港灣。」

「駕!」

吳鑫開始駕馬離去。

很快,消失在視線之中。

母親看着父親還在原地翹首以盼,喝聲道:「行了,孩子都走了,你還看什麼啊?」

父親嘴硬道:「我是看孩子嗎?我是看夕陽好不啦!」

父親轉過身,眼淚順着眼角流下來,不過很快被他給抹去。

來到門口,他再度轉過身,看向兒子離去的方向,嘴翕動了一下,最後什麼也沒說,轉身回到屋裡。

經過半月奔行,吳鑫來到上元京。

這是他第一次來到如此繁華之地。

一路上的見聞讓他感覺既新奇又新穎,不過這都比不上他要見懷安的激動的心。

在長街上,無數士兵護衛一輛華蓋穿行而過。

沿途無數百姓紛紛跪下。

突然,在華蓋之中,幕簾被掀起,露出那張很是熟悉的臉。

是懷安。

真是懷安。

他心心念念的人,竟然近在眼前。

當下,他追上華蓋,激動道:「懷安,懷安。」

懷安看到是吳鑫,臉上閃過一抹驚喜隨後是驚慌,還不待她轉頭看向華蓋內的另一名男子。

這時,這名男子從懷安旁邊探頭而出,他對懷安道:「這是你朋友嗎?」

吳鑫看向男子,只見他戴有寶石相綴的冕旒,面龐稜角分明,顯得十分俊郎。

不過面若冰霜,給人很強的壓迫感。

周圍護衛對吳鑫呵斥道:「見到太子還不跪下,你是找死嗎?」

說著,開始拔劍。

太子揮了揮手,淡笑道:「懷安的朋友,而且鄉野之人,一看就不懂規矩,這次就作罷了。

不過,下不為例。」

鄉野之人嗎?

感覺內心被刀刺的吳鑫拳頭緊握。

這就是兩人來自根本之上的差距嗎?

太子饒有興緻的看向懷安,顯然是在等待對方的回答。

懷安幾次欲言又止,最後嘆一口氣的她,紅了雙眼,點頭道:「對,朋友!」

「那走吧!」說著,太子回過頭,停滯的隊伍再次徐徐前行。

吳鑫呆立在原地。

對此,他不能接受,他跋山涉水來到這裡,結果懷安只說他是對方朋友!

失魂落魄的吳鑫,在酒館裏,一壇接一壇的飲着烈酒。

周圍的食客,開始熱火朝天的討論。

「你們知道嗎?據說懷安一直有心儀的男子,不過因為廉親王被誣陷造反,為了保全廉親王,懷安才不得不同意嫁給太子。」

「可不,之前在廉親王府的僕人就說過,懷安閨房裡,滿是那個男子的畫像!

因為要跟太子成婚,因此廉親王妃下令燒毀,為此懷安差點絕食而亡。」

聽到這些,吳鑫酒意醒了幾分,他沒想到,懷安竟然為自個做了這麼多!

他有什麼理由在這裡自甘墮落。

現在,他就差一個契機,只要懷安再堅定一點,他就敢殺入皇宮,搶回懷安。

踉踉蹌蹌的回到住處,吳鑫發現門口放有一張婚帖。

打開一看,裏面內容是:我一直喜歡的人都是你,我在大婚之日那天等你。

落款人懷安。

上面還有她身上熟悉的香味。

深呼吸一口氣,他抬起頭,看向滿是星辰的天空,篤定道:「這天是要變了啊!」

第二日。

上元京滿是張燈結綵,普天同慶的景象!

來到宮門,吳鑫給出請柬,侍衛解釋因為過了進入的時辰,太子婚期舉行中,因此禁止入內。

頓時,他一劍揮出!

如彎月的劍氣落在高聳的城牆之上,頓時上下錯位,而後轟然倒塌!

一瞬間,警鐘響起,無數侍衛朝這裡趕。

一躍而起的他,來到廣場**。

無數文武百官、宮女、侍衛、儀衛陣列兩邊。

在最中間,身穿婚服的太子和鳳冠霞帔的懷安,牽着繡球正往御道上走。

懷安一步三回頭,顯然在等誰。

太子見狀,冷笑道:「別等了,他不會來了,要知道這可是皇宮,他來了只能是有去無回。」

有些絕望的懷安,回過頭看到吳鑫站立在後方,頓時她雙眼通紅,眼淚更是順着眼角流了下來。

吳鑫劍指太子,最後勸告道:「要麼懷安跟我走,要麼你死!

你自己選。」

頓時,全場鴉雀無聲。

隨後,喧嘩聲不絕於耳。

「這男子是誰?」

「他這是什麼意思?他是要搶婚嗎?」

「我看他是活膩了,竟然連太子的女人都敢搶。」

「噠噠噠!」

頓時,十分密集的腳步聲紛至沓來!

數萬名侍衛將太子圍在身後,他們陣列在前,盡數面向吳鑫。

這竟然全都是修史司的侍衛。

而修史司更是相當於明朝的錦衣衛。

修史司司長潘強來到最前方,拔出劍的他,對吳鑫道:「我知道你,天元國第一劍仙孫穎的徒弟。

不過,你也只學了劍仙九牛一毛的能力,試問你能有什麼能力在這裡叫囂。

我看你連送死的資格都沒有。

如果是你師傅來,也許我還會忌憚一二,不過不幸的是,你師傅已經歸西了,試問你拿什麼跟我斗?」

潘強的修為在三品武師,已經是修史司的最強者。

而吳鑫僅僅只是一個劍修,都沒跨入修鍊者行列,光是憑藉這一點,他的贏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

修鍊體系由低到高,分別為:武小、武中、武大、武士、武師、武宗、武王、武皇、武帝、無上武帝,各分九品。

「龍象劍法!」潘強直接選擇使出自個最強一擊。

這天是太子的大婚之日。

他要用凌厲的手段鎮壓吳鑫,以博得太子的好感。

其餘,修史司的侍衛見狀。

內心那叫一個惋惜,因為對付吳鑫,他們任何一個人都行。

何必讓司長出手!

如此難得的表現機會,結果讓司長搶了風頭,甚是可惜。

隨着潘強一劍斬出。

一條由武氣凝練而成的龍遨遊而出。

與此同時,體型碩大的巨象,邁着地動山搖的步法。

朝着吳鑫橫衝直撞而去。

龍象帶起的勁風,盡數席捲在吳鑫身上,讓得他衣衫獵獵。

「也不過如此吧!」

吳鑫冷笑一聲,而後一劍斬出,狂猛的劍氣,直接如同一線天一般飛掠而出。

一瞬間,光華一閃。

龍象往前的腳步凝滯一直,隨即開始上下錯位,最後一分為二。

隨即消失不見。

潘強臉上的驚訝之色,還沒消散,只見一抹光華湧來。

「啊……」

一瞬間,慘叫聲不斷。

等眾人回過神的時候,發現數萬修史司侍浮屍在地。

其餘人見狀,內心閃過一抹驚懼,紛紛開始不自覺後退。

他們更是見鬼一樣的看向吳鑫,這都是什麼逆天實力。

修史司司長竟然在吳鑫手裡走不過一個回合。

太子怒不可遏,他指向吳鑫,喝聲道:「你想好了,你今天所作所為會付出什麼代價嗎?

你有為你父母、親戚、朋友考慮過嗎?

因為你今天莽撞之舉,他們會面臨滅頂之災。」

拳頭緊握的吳鑫,閃身來到太子身邊,伸出手的他,扼住對方喉嚨,將對方給提起,冷聲道:

「聒噪!你也就命好,一出生就是皇子,不然你屁都不是。」

當下,吳鑫將太子甩出。

「嘭!」

太子狠狠落在地面之上,頓時身處一個巨坑之中。

太子艱難爬起,十分陰狠的看向吳鑫,喝聲道:「氣運之龍!」

百官見狀,很是驚詫。

「什麼,太子什麼時候修鍊出氣運之龍?要知道,在同階之內,氣運之龍無敵,哪怕越階,也能戰鬥。」

「也正是因為有氣運之龍,所以皇室才能千秋萬代的統治天元國。」

「這下吳鑫死定了,哪怕他再厲害,也敵不過氣運之龍。」

「吼!」

隨着一聲怒吼,金色的巨龍盤踞在太子上空,而後身體移動,朝着吳鑫奔涌而去。

「天下歸一:風捲殘雲。」

吳鑫一劍揮出,頓時金龍身體一滯,剎那間龍身上滿是如同蜘蛛網一般的裂紋。

隨後,裂成碎塊,消失在風中。

對此,太子不能接受,一瞬間癱軟在地,他沒想到,他最強一擊,竟然被如此輕易給破解。

對方到底是何等天賦!

是何等妖孽!

竟然這麼逆天!

隨後,一陣風席捲在此地,半空中滿是隨風飄蕩的落葉。

「誰?竟然敢在朕的皇宮內撒野!」頓時,一道洪亮、極具穿透力的聲音響徹在此地。

無數人聞聲,紛紛跪下道:「恭迎皇上,皇上萬歲萬萬歲!」

一道虹光划過天空,隨即顯現出一個人影,赫然是身着龍袍的欽帝。

欽帝龍目掃視間,看向太子,不屑道:「廢物一個,竟然輸給區區一個鄉野的凡夫俗子,你這樣如何繼承朕的大統。」

轉過頭,看向吳鑫,欽帝道:「你就此離去,朕當這件事沒發生。」

看向吳鑫,一瞬間欽帝心生惜才之心。

如果,吳鑫能為大元國效力,定是大元國的福祉。

吳鑫劍指欽帝,詢問道:「這裡,是不是你說了算?」

欽帝愣神一下,而後大笑道:「是朕說了算!」

「我只給你一個選擇,要麼懷安跟我走,要麼你隕落在這裡。」吳鑫給欽帝選擇一下。

其餘百官臉色變幻不定,他們更是見鬼的看向吳鑫,試問對方哪裡來的底氣,竟然敢跟欽帝這麼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