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實力頂流也塌房
實力頂流也塌房 連載中

實力頂流也塌房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東八區的郭先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施展 現代言情 穆小莉

這是一個實力派頂樓大咖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故事,現實無所指,純屬虛構虛構虛構! 塌房千千萬電視沒得看!展開

《實力頂流也塌房》章節試讀:

第14章 支棱開了


一早,李根頂着雞窩頭,搓着肚皮,勉強睜着一隻眼睛走出卧室,瞬間日光刺的他低下了頭,適應了好一會兒。

這個點兒,這個家能灑進陽光,只有勤勞的汪琪在家才會這樣,只有她喜歡從雞叫開始沐浴陽光的味道。

可屋裡靜悄悄,沒有洗衣服拖地擦桌子洗碗的動靜,屋裡自然也沒有白粥榨菜的香氣。

施展的房門大開,全屋窗帘拉成了汪琪生活時的模樣,人沒了。

「木有人。」

李根一邊張望一邊嘀咕,「他不是最痛恨這個行為么,這才隔了夜就染上了惡習,甚是討厭。」

摩挲着下巴,麻溜的收拾收拾去小劇場。

能這麼早起的施展,一定沒啥好脾氣,曾經四年的上鋪感受過施展的起床氣。

一睜眼已是九點,「那個小劇場昨天的德行,早上還不一定幾點開門呢。」

穆小莉一遍刷着牙,一邊刷着小劇場招聘信息。

草草了事,拖沓着走到門口,推門的一瞬間,好像進錯了劇組。

那副牌還在桌上攤着呢,可每個人忽然換了靈魂一樣忙到飛起。

施展依然癱着在椅子上,手裡依然拿着撲克牌,神情嚴肅,雙眉緊鎖,透露出些許不耐煩。幾個人低着頭站那兒圍着他,雖然居高臨下,卻像是受訓的小學生。

只聽得到施展的「那個~~下一個~~好,下一個~~」聲音。

聲音不大甚至聽不着關鍵詞,只是毫無情感,彷彿是不需要思考,每輸出一口氣,等着站着的人發言,再接上下一口氣。

躡手躡腳,有着昨天同樣的動作和忐忑的心裏,看到大高個兒必是李根,低着頭倆手垂在前面,左右手相互捏着,乖巧。

穆小莉悄悄挪到李根身邊,胳膊肘抵了一下他,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在幹嘛呢」。

這邊氣氛緊張,李根也不敢出大氣,只點了點頭,繼續聽着。

這現場,起碼看着就比昨天安心多了,能讓穆小莉心裏不犯嘀咕了。

早上踏進劇場的前一腳,她接着電話:「明天上午有空。」

這是她約的另一個劇團面試,本來想安排在今天下午,由於昨晚修燈泡的事兒,也不好意思現在就跑路,那就多留一天,剛好有空看看其他劇團的信息吧。

而這一腳踏進門,她今天就再也沒消停過,這一周她都沒消停過。約的幾場面試,也由於「根兒展哥人太好了」而不好意思去了。

還有一個主要原因:小劇場太慘了。

她再離開,這個團是不是都得解散了啊?

真的太慘了。

雖估摸到汪琪又提分手了,但這次的癥狀似乎嚴重多了,李根甚是慌張,如何安慰這個受傷的夥計成了他這幾天的心病。

躲!是他還沒想出招兒來的第一個動作。

他真怕自己這幾天哪個馬虎眼不着調就惹了他,可他展哥這幾天連損他的心情都沒有。

每次演出結束,李根騎着小電驢,強行順路載穆穆小莉回去,還會稍微安撫一下:「展哥這倆天事兒挺多,其實展哥人挺好的」。

第一天還能記得隻字不提人家私事,可耐不穆小莉打個擦邊:

「小劇場和第一天氛圍好像不一樣」、

「是這幾天氣氛不對還是就我來的那天不對」、

「施展怎麼一天到晚耷拉着臉」、

「他是不是小肚雞腸,一個失誤反覆提」、

「他一來你們怎麼就都耷拉着臉」、

「他~~」

~~

李根剛觸及到核心,立刻以一句「這人家私事,不能說,但是~~」

三四天下來,穆小莉大致能猜出:

「他展哥談了多年女友又鬧分手了。」

「這次是徹底沒戲了。」

~~

按理來說李根和施展大學時就上下鋪,小跟班六七年了,可他好像也只知道這幾個字:「又分手了。」讓他往細了講他還真不知道。

當然還有原因,為了「沒出路」分手,據說他展哥「不求上進」,「小劇場會餓死人」的現實。

但這是好哥們兒的自尊了。

李根為了能在外面多待會兒,一個嘴笨的人到了小莉跟前小嘴兒可甜了。

李根從施展的跟班,第二天成了穆小莉跟班。

天天繞着場喊:

「小莉姐,真棒」、

「姐,對么」、

「姐,你看行么」、

「姐,這個好吃」、

「姐,我等會兒你」、

~~~

李根膩歪了三個多月。

施展也從心如刀割中神奇自愈,誰也想不起來他是什麼時候哪一刻恢復了人樣。

這仨月,大家躲着他。

李根的幾個「但是」拼接出完整信息後,穆小莉看着一桌的剩菜,忽然想起了誰,問:「施展吃飯么?別放冰箱了吧,給他打包,怪可憐的,你都在我這躲了快一個多月了咱才想起他。」

怪可憐的從吃剩菜到開飯前先分出他的一份。

這幾天,施展自己把握了火候,摸清了菜譜,到點會催人回家了。

吃的正香的李根急了:「哥你自己就不能多走幾步么?」

施展嬉皮笑臉道:

「這不是不好意思么,快回來吧根兒」、

「哥挺餓的,你早上把那半個饅頭都吃了我都沒說你,快紙都拿不動了,寫不了字了,快回吧,再晚點我飯該涼了」、

「我想吃小炒肉了,再給我端碗湯,就昨天的那個就成」、

~~~

昨天喝的是烏雞湯,鍋底都給他帶過去了,早沒了。

他是幾句話把自己的需求提完了,李根早過了同情他的階段。

在電話那頭喊:「那饅頭是我昨晚吃剩的還沾我口水呢。」

穆小莉漸漸摸清了他倆的套路,把準備好的餐盒遞給李根:「去吧,別給人餓着,那可是我們團的老寶貝兒啊。」

「姐,我先給你碗刷了」,麻溜地幹完活,提上垃圾袋和打包盒,到樓下招了招手,騎上小摩托一溜煙兒沒了。

小莉住的地方離地鐵公交比較遠,好在房租便宜,離小劇場和他倆住的地方也挺近。

而施展吃了人家好幾個月的飯,愣是沒和小莉說過謝謝。

倒是通過李根提了很多需求:

「有湯么」、

「有肉么」、

「有湯有肉么」、

「昨天就是這道菜」、

「今天沒素的么」、

「想吃清淡的」、

「怎麼這麼淡」、

~~~

越來越難伺候。

穆小莉基本掌握了他的飲食習慣:頓頓有葷有素有湯,鹹淡搭配,不吃西蘭花青菜,豆製品要辣口,愛吃牛肉酸湯口,羊肉辣口,一星期的飯菜不重樣。

得嘞,男人!

劇場一直挺鬧騰,穆小莉進團以後,李根圍着她更鬧騰了。

有了穆小莉調節氣氛,大家逐漸將施展的脾氣不當回事兒了。

他大概是真過了心如刀割的失戀期,還是沒人在乎他自覺沒意思了?

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