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給白月光讓位後霸總揪着我不放
給白月光讓位後霸總揪着我不放 連載中

給白月光讓位後霸總揪着我不放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黑鴉幾里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傅知野 葉遲遲 霸道總裁

【先婚後愛 白月光 甜寵酸爽 追妻火葬場 帶球跑】   18歲那年,傅知野說:「葉遲遲,你已經成年了,我需要個結婚對象」   22歲那年,傅知野遞上一紙離婚協議,「葉遲遲,我們要離婚了,白羽之回國了
」   葉遲遲一直都知道,她只是一個擋箭牌,一個保護傘
  擋了傅知野的爛桃花,保護着他的白月光
  可傅知野給了葉遲遲一個家,他像一道光帶她離開泥濘的過往
  葉遲遲明明什麼都懂,但依然沉淪在名叫傅知野的囚籠里
  而如今,她知道,自己該讓位了
  很久以後,   傳聞京都權勢滔天的傅家大佬,天天蹲在一個小畫室前偷看女老闆
  傳聞這年輕帥氣又多金的傅家大佬謊稱被趕出來了,沒臉沒皮住進畫室的小閣樓
  傳聞畫室里的那個美的不可方物的小老闆娘是傅知野的小妻子
  散了散了,這就說的通了
  排雷:白月光=白蓮花!!前期男主狗都嫌
   古早味濃厚,女主溫柔堅韌善良,不是大女主!!    金手指就是霸總的偏愛!!    玻璃渣有,小甜餅更更更有!展開

《給白月光讓位後霸總揪着我不放》章節試讀:

第4章 葉遲遲賣畫


傅知野將人送到了那套房子。

葉遲遲已經沒再哭,只是眼睛紅得厲害,她放下了手裡的畫,「你去上班吧,我自己能行。」

傅知野站着沒動,冷聲道:「缺錢了就跟我說,要添置什麼也可以告訴我,就算我們離婚了,你還是傅家的人。」

「好,謝謝。」

葉遲遲怔楞着,髮絲凌亂,鼻尖通紅,上面的小痣隨着呼吸輕輕顫動。

傅知野擰眉看了眼,轉身熟門熟路的在柜子里拿出醫藥箱,蹲在她身前給她處理手上的傷。

葉遲遲看着那柔軟的發頂,心中苦笑,為什麼呀,為什麼還要關心我,這樣我怎麼辦。

弄好後傅知野就起身離開了。

關門聲傳來,葉遲遲才將自己摔在沙發上,這裡很好,很乾凈,一眼看去什麼都不缺。

看來傅知野早就準備好了這個房子,早就準備好了讓她離開。

她坐了會兒,抱起了那幅畫放在餐桌上,慢慢打開。

包着紗布的指尖微微顫抖着,畫上的顏料被擠壓後更是亂成一團。

這幅畫原來叫《綻放》,是過幾日爺爺生日要送的禮物。

她花了那麼多那麼多的心血,可現在什麼都沒了啊。

木芙蓉像被揉皺了,就像她的心一樣,皺成了一團。

車裡,傅知野接起了電話。

「阿野,你安慰好葉小姐了么,好了的話能不能來看看我,我才回國,也沒有朋友,一個人住在醫院有點擔心。」

柔弱的聲音從聽筒傳出,傅知野只皺了皺眉。

「打電話讓你母親陪你,我要去公司。」

「好,那我不打擾你了,下了班你再來看我吧。」

「嗯,」電話被掛斷,傅知野冷冷地將手機扔在副駕駛上。

*

「哎喲,之之,寶貝女兒,這是怎麼了?誰把你弄傷了?」白羽之的母親到了醫院,一陣哭天搶地。

「媽,都是阿野之前帶回家的那個女人,哼,現在可是眼睛長在頭頂上了,我不就是弄壞了她一幅畫,就把我弄傷了。」

白羽之跟自己母親抱怨着,眼裡露出狠毒的神色。

「該死的臭丫頭,媽媽跟你說啊,你現在可是要想辦法把傅知野的心抓住了,不要花時間管那臭丫頭,不然你這不是白白回國了。」

白母將肥胖的身子坐在病床邊,嘴裏一句接着一句。

白羽之心裏煩躁,打斷她媽的嘮叨,「知道了知道了,畢竟當年傅知野一直覺得是他害了我,等我成了傅家的女主人,看那女的還有什麼用。」

兩人又嘀嘀咕咕的埋頭說了會兒。

*

葉遲遲想了很多辦法,都沒把那幅畫修好,第二日她去傅宅將其他的畫都運了出來,連帶着還有那張照片。

這次她學聰明了,特意先打電話給雲姨,確認傅知野不在家才回去。

畫直接被運到了一個畫廊,司機將那些畫搬到了路邊,葉遲遲謝過司機。

這家畫廊叫水雲間,名字很文藝,卻是京都最大的一家畫廊。

重要的是他們很欣賞葉遲遲的畫,早前有兩幅畫都是從水雲間賣出的,價格也很好。

她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喂,江遇?」

「遲遲?怎麼有時間給我打電話了。」

「嗯,我有幾幅畫,想放在畫廊里賣,我現在在水雲間門口,你在這邊么。」

正在水雲間里的江遇露出一個笑,「在在在,我這就出來,你等着啊。」

還未等葉遲遲回答,電話已經被掛斷。

不多時,門口就走出來一個身材欣長的人。

比起傅知野的冷峻,江遇多了幾分少年氣,清雋的劍眉下是細長的桃花眼,嘴角總是掛着一點壞笑。

水雲間是江遇家開的,現在一直是由江遇負責。

他很年輕,眼光卻是極好,很多名家畫師都喜歡將畫放在水雲間展示或者售賣。

江遇遠遠看到了葉遲遲,揮了揮手,幾步跨下台階,186的大個子跑起來像只可愛的金毛,葉遲遲難得露出點笑意。

走到近前,江遇看了眼地上被包的嚴實的畫,「怎麼突然想賣畫了,之前不是說想好好保存的么?」

「嗯,只是覺得放着也沒什麼意義了,可以放在你的畫廊里么,展示着要是有人買,你就幫我賣了吧。」

葉遲遲輕聲道,言語間帶着微不可聞的失落。

但江遇是誰,在畫廊里見慣了形形**的人,一看就知道葉遲遲遇上了什麼事。

「遲遲,你是不是需要錢,我可以……」

「不是,沒有,就是真的不想要了。」

葉遲遲拒絕三連,她也的確不是因為缺錢,之前賣的兩幅畫,那筆錢已經很多了,她沒亂買東西的嗜好。

當時那些錢只給傅知野和爺爺買過禮物,因為她覺得,既然是禮物,自然是用自己的錢買的才算心意。

現在只是單純不要這些畫了,這些畫上畫的都是跟傅宅有關的東西。

江遇皺眉看着眼前的女孩,她明明很單純,卻把自己包裹的很緊。

他沒有窺探別人**的意思,笑道:「那好,要是有什麼事可以找我幫忙。」

讓人來把畫帶回畫廊後,江遇說:「我送你吧。」

葉遲遲躊躇了一下,答應了,她的確有件事情想找江遇幫忙。

兩人坐上了車子,葉遲遲手指輕擰,江遇轉身問她:「是有什麼想問么?」

「嗯……那個,你知道,如果給爺爺送生日禮物,送什麼好呢?」

江遇一笑,原來就是這麼一件小事,「唔,其實你的畫就很好呀。」

「呃……這個以前送過了。」葉遲遲撒了個謊。

「那老人一般比較喜歡貼心的禮物,我給爺爺送的,比如按摩儀,冬天快來了,保暖的衣服都可以,其實心意到了就好。」

葉遲遲眼神一亮,小巧精緻的臉上像是瞬間綻出了光芒,對呀,可以給爺爺送一套保暖的東西。

難過了幾天的心情算是好了幾分,解決了心中的難題,葉遲遲終於露出了笑顏。

車子停在樓下,葉遲遲彎腰跟人告別,轉身朝着大門走去。

卻直直對上了一雙冷冽的眼睛,那人似乎已經在那裡站了很久。

此時那雙冰冷的眼睛裏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