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七零,老婆原來溫婉可人
重生七零,老婆原來溫婉可人 連載中

重生七零,老婆原來溫婉可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風以念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俊 都市小說 風以念

前世,秦俊被助理換了葯,簽了資金委託書,當夜去世
助理不知道他早就委託了律師,財產全部捐出去
若有來世,他不再拋妻棄子,商業大佬又如何,還是老婆孩子熱炕頭,最重要展開

《重生七零,老婆原來溫婉可人》章節試讀:

1.被害後重生


上京,坐落在郊外私家醫院,佔地特別大,很多棟別墅組成的。

「秦老,來,該吃藥了,吃完葯,還有文件需要簽」,

一個穿着休閑唐裝的眼鏡男,拿着救心丸給床上的病人吃。

床上的老者,如往常一般張嘴把葯吞下去,並沒有發現身邊人,眼底一閃而過的陰鷙。

「秦老,這文件我幫你看過了,就是一個小案子,你來簽一下吧。」

中年男子恭敬地把文件拿過去給老者簽。

「小趙,我說過了,我養病期間,所有的案子都全權由你代理,就不用再給我簽了。我非常信任你,在我心裏,你跟我兒子是一樣的。」

床上的病人,微微側身,拿着筆簽下了這份暗藏玄機的委託書。

當然,最近尿毒症兼心臟病病發頻繁的老者,已經沒能力辨別案子的真偽了。他迷迷糊糊本能地就簽了。

「你先出去,我有點累了,休息一會兒。待會兒醫生還要安排透析。」

說完,秦俊感覺呼吸愈發困難,整個人都很疲倦。

「可能今天就不用透析了,」

眼鏡男聲音很輕地說著,仔細聽下來,還有一絲急切和興奮。

「什麼?」

秦俊覺得自己意識越來越模糊。

「呵呵,王老,你不覺得自己呼吸越來越困難了嗎?因為剛才我給你吃的只是普通維生素片,你最近每天都要吃的救心丸,已經被我換了。所以你熬不過今天,也沒必要再去透析受罪了。」

秦俊聽完瞪着眼睛,但是身體已經慢慢不受控制了。 秦俊並不怕死,他早就立了遺囑,孤獨的半生,讓他本來沒什麼活下去的歡喜。只是還沒來得及跟父母和孩子們好好告個別。

「什麼?你想說我怎麼會?怎麼敢?我辛辛苦苦跟你打拚二十年,你呢,資產十幾億,大手一揮就想都捐出去,有沒有想過跟你一起打拚的人?區區兩百萬就想打發我?你太天真了。

你為了保護你那鄉下的幾個孩子,集團的事兒都不讓他們知道,平時看着他們一個月三四千的工資,只能夠基本溫飽,只敢想辦法用別人的戶頭轉幾千塊錢。是怕你的對手報復對吧?你早早就改了身份籍貫,沒有人知道你老家在哪裡。

你防的可真嚴啊。要不是我看到你孫女給你發的短訊,我還不知道你還有兒孫呢。

放心吧,你走了以後,我不會難為他們,你已經把財產委託書都給我了,我會慢慢圖謀,自然放過他們。

你自詡為天才,還有玄門的父母作為你的後盾,年紀大了就慢慢掉以輕心了。

真是天助我也,你父母被派去執行任務了。要不是你覺得自己認識玄門中人,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怕因果反噬,不敢招惹你,你會信任我嗎?還會把我當你兒子看待嗎?不會吧?

玄門中人不能參與世俗因果,等你父母執行任務回來,一切已經定局了。

什麼?我不怕因果嗎?我怕,但是我管不了這麼多了。這筆錢我一定要拿到。」

「你別……得意……我早就……寫了遺囑……你騙我……簽了合同……也……無用」,

秦俊艱難的吐出這句話,可惜眼鏡男正得意,沒聽清楚。

在得意的笑聲中,秦俊走了。

他留下了悔恨的淚水。

他年少輕狂,為了養父母不讓他接班做鄉鎮醫生,兄弟姐妹們都有吃商品糧的工作,唯獨他沒有,就意氣用事,把家裡的一袋糧賣了,出來打拚。

剛開始幾年會偶爾回去看看。

後來生意越做越大,競爭對手多了,還有親生父母找過來,說了自己的身世。也就很少回去,就偶爾給兒子寄點錢回去。

原來自己是玄門之後,但是算到自己命弱,要寄養到窮苦人家糙養,所以就把自己養到兩歲送走了。

但是為了保護自己,他們還讓門下的一個弟子,常年在離村不遠的鎮上,遠遠守護自己,直到成年。

想到手下遞過來的資料,長歪的長子,被婆家虐待致死的長女,其他三個女兒也活的艱難。

還有那個在小女兒一出生,就改嫁的農村老婆,秦俊萬分悔恨。

自己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如今走了也好,只是愧對父母,愧對孩子,還有給自己生兒育女卻心狠如斯的女人。

直到閉上了眼睛,享年76歲。

「秦俊,秦俊,趕緊醒醒,你媳婦兒快生了」,旁邊的堂弟拍着秦俊的臉,

「秦俊,你都當爹的人了,怎麼幹活還在偷懶,還不趕緊干。你媳婦這個時候生孩子,還能多分兩筐紅薯呢,都說懶人有懶福,這話在你身上,還挺準的。」旁邊的堂哥調侃着。

秦俊悠悠睜開眼,看着眼前年輕的面龐,他認得,這是堂弟秦海,因為父母在災荒年餓死了,他就來我們家生活了。

剛才的堂哥,是他們家鄰居,就住在隔壁,他們都是一個宗族的人,村裡稱一門的人,他排行老三,所以王俊就叫他三哥。幹活也是分在一起乾的。

秦海前世沒少給兒子使絆子,有次偷偷放違禁的東西在兒子家廁所,差點讓兒子坐牢。

秦俊看王海目光一寒。這一世,一定不讓海子生出壞心思。

「發什麼楞啊,趕緊幹活,今天早點回去,說不定你還能第一個抱着你兒子,你媳婦剛才發動,已經送回家去了,你娘不是也回家了嗎,哎,急什麼,你……」

秦俊聽到這,反應過來自己已經重生了,重生在大兒子出生的那一年,70年,秋,現在正是秋收的時候。

那時候是附近幾個村子一個生產隊,大家一起勞作,平均分配。王俊他們村比較小,有五百多口人,仔細算來也就六七十戶。

想到那個後來因為思念去世的養父,哭太多,哭瞎了雙眼的養母,往事歷歷在目。還好養父母還在,母親眼睛還好好的。

自己還能報多年的疼愛和養育之恩。他記得父親是半夜出診回來,出了意外,那時候大兒子才幾歲,希望自己重生一回,能讓父親躲過一劫。

一路小跑回到家,因為他們家住在村後,幹活的田在村前那邊,一路小跑回去還是用了十分鐘。

這個時候還沒生出來。

「哎,秦俊,你怎麼回來了?你媳婦還要等會兒」,

產婆聽到有人跑過來,從屋裡出來,養母就在屋裡陪着媳婦。她是個極溫和心善的母親。

幾個兄弟姊妹被她教育的特別好。幾個兄弟姐妹,一輩子為人正直善良,直到他被害了,都還健在。

「我,我就着急,回來看看,」

秦俊雙手有點顫抖,聲音也有點沙啞。

「俊哥兒,你回來啦!你別擔心,我在陪着你媳婦兒,保准一會就讓你抱上你兒子。你看你媳婦肚子尖尖,平時還喜歡吃酸,一準兒是個小子」。

娘的聲音還是一如既往地溫和,王俊不禁紅了眼眶。村裡生孩子是不準男人進屋的,是怕不小心衝撞到了孩子。

「哎,娘,我知道是小子,我就在這等着,看他第一眼,我就回地里幹活,掙工分兒」,旁邊產婆聽着,

「你看這小子,這麼想要兒子呀,」

產婆是隔壁村的,基本都認識,四十歲出頭,十里八村生孩子都叫她,很出名。

俊哥兒笑笑沒有出聲。

不是他重男輕女,這胎真的是兒子。他老早就是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