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凡爭道
仙凡爭道 連載中

仙凡爭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棋霖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陳小凡 霓焰

世間皆知神仙好,坐享仙山不知曉
當所有的人都想成神成仙,世俗百姓的艱苦誰又能知道
但是總有人會為了那些世俗之人奮不顧身
展開

《仙凡爭道》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初聞修真


一道光華在天際划過,淡淡痕迹映入這個古老的城鎮人們的眼帘。除了看着新奇的孩童大人們早就習以為常了。孩童們歡呼着叫喊着神仙、神仙的話語好像自己真的見到了一樣。孩童們在城鎮的集市來回奔跑,整個集市裡熱鬧非凡,大人孩童商販各種聲音不絕於耳。集市只是城鎮的一個角落。整個城鎮頗有規模設施也很完備,錯落有致分佈明確和集市熱鬧不同的是這裡來往人少但是每個人看上去都氣質非凡。這裡也同樣有店鋪經營這些人出入在這些看着富麗堂皇的店鋪當中。而在往裡去就是城主府的所在地,周圍都是各路衙門和官員家屬居住之所。而在城主府的旁邊還有一處特殊的地方,離的近了就能聽到裏面傳出來孩童的讀書聲,但是如果在這裡多聽一會就會發現孩子雖然在讀書但是內容卻不是現在科舉考試的內容而是類似經文一樣的內容,這樣的內容孩童已經會讀寫了但是對於經文的理解卻沒有,隨着齊頌完畢就到了孩童們最喜歡的提問時刻,屋裡內坐着約二十多名五六歲左右的孩童,他們都帶着稚嫩面容但是穿着打扮卻是各有不同能清楚的分清家庭情況。而夫子則是一個留着鬍鬚的穿着袍子的長者,面對這些孩童嘰嘰喳喳的聲音沒有一點的不耐煩而是面露笑容捋着鬍鬚,很有高士風範。

這時一個錦衣孩童問道:「先生,天上飛的真是神仙嗎。」這是所有孩童最喜歡的問題,雖然問過了很多次但是以前夫子都只是簡單的回答了,這次又問了這個問題夫子想了想笑着說道:「神仙神仙都知道神仙好,你這孩子是不是也想當神仙啊。」夫子微笑着問道。「那是當然了,要是能當神仙我天天都在天上飛,想去哪玩就去哪玩。」孩童的回答讓其他孩子一起跟着笑了起來。夫子輕輕的點了點頭說道:「要說有沒有神仙,夫子還真不知道。但是能像你說的飛起來想去哪就去哪的人夫子倒是知道的。」那個提問的孩童聽到真的有這樣的人吵鬧着讓夫子快說。夫子壓了壓激動孩童讓他坐下緩緩的說道:「你們在此求學已有兩年了,有些事可以簡單的告訴你們。回家後可以告知你們的父母。」頓了頓夫子用孩童們能聽懂的話說道:「這個世界有一些修鍊之人,他們都叫做修真者。而修為到了高深之處就可以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了。」夫子的話剛落就有另一個孩童問道那他們可以長生不老嗎?又有的問道他們還吃飯嗎?他們睡覺嗎?他們上茅房嗎等等一大堆的問題。這時候的老夫子就是笑着並沒有給出什麼回答但是依然擋不住孩童們天真的提着各種問題。黃昏之下孩童們告別了夫子結伴回家依然興緻勃勃的談論着今天的事打算回家告訴自己的父母自己學到的新知識。

看着遠去孩童的身影,夫子則是仰望着被人們議論過的那片天空,良久沉默無語。孩童們四散而回但是回去的路卻是不一樣的幾個孩童出了門沒多遠就到家了,有的孩童則是出了城主府區域然後在一片高宅大院前被一些人領走了,這些都是大戶人家的孩子那些接他們的人都是看家護院之類的。最後有三個孩童則是走出很遠在那個熱鬧的平民區走了進去身影隨之消失在茫茫人海。這座看着繁華的城鎮給人一種朦朧的感覺,各個階層涇渭分明誰也不去打擾誰。在這一個城鎮里居然和平的共存。

三個孩童在街口分開各自回了家,兩個男孩和一個女孩都是平民區里的孩子,其中一個身穿布衣滿眼童氣的孩子回到了家中的院子。這個時候房間里傳出來女人的聲音道:「凡兒回來啦。」孩童剛踏入家門就看着母親已經做好了飯菜,父親也已經坐着等着開飯了。孩童笑呵呵的稚聲說道:「嗯,我回來了,爹娘。」說完在門口的盆盂里洗了洗手然後坐到桌前。這是一個三口之家,雖然住在平民區中但是屋裡收拾的乾淨,雖然沒有名貴的物品裝飾但是看着很溫馨。這個孩童的父親名叫陳德旺,長相中等現在在一戶商鋪當掌柜,雖然住在平民區但是收入在這一片算是上等,母親叫李香琳現在叫陳李氏。陳李氏一副慈祥面容。越看越耐看的那種,很多鄰居都在背後說這麼個女子怎麼就嫁給一個看門掌柜的了。雖然父母都是平民打扮但是在這平民區里氣質是很出眾的。而他們的孩子叫陳小凡,現在在縣學私塾通仙苑裡讀書,而自己的孩子能進通仙苑讓自己一個平民家的孩子進去學習這個陳德旺一直也想不明白,不過孩子能進入通仙苑讀書這樣自己的家庭在這個平民區中威望一下子提高了很多,出門那些認識不認識的都誇自己生了個好兒子。因為所有人都知道被那個私塾招進去的孩童最後都是厲害人物就是當地官府都管不了他們,在平民區里傳說這些孩子將來很多都是飛天遁地人大人物。

陳小凡坐下後幾人開始吃飯,雖然是平民家庭但是書香門第的規矩還都懂些,吃飯的時候都沒有說話。很快幾人吃完,陳李氏收拾碗筷而陳德旺和陳小凡則是坐下聊了起來。陳德旺給自己倒了杯茶水,雖然喝不起名貴的茶也沒有奢侈的茶具但是陳德旺依然很享受這樣的時刻。陳德旺問道:「小凡啊,今天夫子都教了什麼啊,有什麼不懂的啊。」雖然陳德旺自己書讀的不多也沒有什麼功名但是教個孩子自己感覺還是可以的。陳小凡將今天先生教內容大致背誦了一遍雖然有多處錯誤但是陳德旺已經聽不出來了,因為他覺得自己的孩子再學學自己就聽不懂了。不過陳德旺沒有表示出來,這時候李香琳走了出來說道:「別老是問孩子學業,夫子還能教不好嗎?凡兒在私塾有沒有別人欺負你啊,有沒有什麼趣事啊。」母親的關注和父親不一樣,陳小凡拉着母親的手講述私塾里的趣事,陳母聽着孩童的趣事也跟着笑着。陳父則是一邊聽着孩子和母愛講故事一邊喝着茶。陳母聽着學堂里的富家子弟居然也都乖乖的聽話感覺不可思議,在他的印象中那些錦衣玉食的富家子弟可不好對付,雖然沒聽說什麼惡劣的事情。但是淘氣是必然的。沒想到這個夫子還是有本事的,居然能讓那些頑劣富家子弟乖乖聽話。

這時候陳小凡又講道:「夫子說,真的有人可以飛天遁地長生不老的,說是叫做修真者,母親這是真的嗎?夫子說你們大人都知道的。」父親和母親深深的互相對望了一眼,然後母親說道:「沒想到你們夫子這麼早告訴你們,是因為白天的那道光影嗎?」 「是的母親,白天的時候私塾里都看到了那道光影,所以大家才讓無所不知的夫子講講。」陳小凡說道。母親溫柔的摸着小凡的腦袋說道:「夫子說的是真的,不過我們知道的也不多。好好跟夫子學以後才會有機會的。」陳小凡母親溫柔的說著,在陳小凡無限的遐想中陳小凡睡著了。夢中陳小凡也許會仗劍飛行在天際吧,看着熟睡中陳小凡露出的微笑。陳小凡母親對着呆坐的陳父說道:「孩他爹,夫子這是準備開始教孩子們修行了嗎?」陳母有些激動的顫聲問道。不怪陳母激動,能進入這通仙苑讀書已經很難得了,至今都還在左鄰右舍親朋好友的羨慕中。如果再能真的修行那麼,陳母不得不激動。陳德旺輕輕拍了拍笑着說道:「孩他娘,放心吧咱們家小凡一定會成為修真者的,咱們就瞧好吧。」陳母看着眼前的漢子,這是她第一次聽到自己的夫君如此的肯定一件事情,突然自己激動的心情安靜了下來,和夫君為伴看着天空的點點繁星。

就在整個城鎮都進入夢鄉的時候,平時德高望重的夫子此時正在城主府里對着一個年輕人彙報着什麼。此時的城主府里,一個年輕男子身穿布衣,腰懸玉珏整體看着雖然樸素但是給人以飄逸的感覺。旁邊的茶桌上放着一把劍,劍柄有一團雪花紋劍鞘呈淡藍色。茶座的另一側一位微胖的身着官員常服男子端着茶杯在坐,這時通仙苑的夫子則是在下座起身對着年輕人說道:「樊城通仙苑夫子孫守道見過仙師。」後又轉身對着微胖男子說道:「見過城主大人。」「 「先生不用客氣坐吧。」城主客氣的說道。年輕男子也說道:「夫子坐吧,你先我入宗門而且我也只是一個跑腿弟子而已,不用太客氣了。」夫子也順勢坐下但還是拱手說道:「我雖早仙師入門,但是築基不成只能徒留下院。所謂達者為先,無計年齡大小,仙師先我築基那麼就是前輩。」年輕的仙師和城主對望一眼也是無奈,這是夫子的執着也是夫子的遺憾。年輕男子沒有再繼續這個問題,都隨夫子了而在修真界也確實是修為為主,達者為師。年輕的仙師問道:「夫子,這次準備入門的種子們可都還好。:」「稟仙師,這次共二十一名孩童。而且都是本城人士,城中這幾年有修鍊資質的都在這了,相較上一次增加了五人。」 「好,夫子果然是辦事得力,這次的資質都怎麼樣。」年輕人接着問道。「這次的種子,都是我暗中觀察和測試過的最低應該都是靈根級。我這神識探查有限高的等級看不出來。」夫子說道。「這就很好了,這些里到時候能出一個仙種級別的你我都有想不到的好處,哪怕出一兩個能進入內門也是功勞。」年輕人開心的說道,又和夫子繼續討論下這些孩子的家庭,性格環境等等都要了解下。就在這城主府里,關於這些孩童的未來就都已經被兩人劃定了,而旁邊的城主則是靜靜的喝着茶看着這一切。

翌日,陳小凡吃了早飯告別父母背着書箱前往學堂。剛走出平民區居住地就碰到了同為平民區的一男一女兩個孩童,小凡跑上前去說道:「張林、小花你們都到了啊。」「是啊,剛到。」「恩」張林回道。而小花則是低頭蚊蠅的回了句。小花才五歲名叫葉小花平民家的孩子名字都比較簡單好記,來學堂這些時日一直這樣不敢說話因為三人都是住在平民區所以走的還算近些。而張林家是鐵匠,所以這麼小的年紀長的卻很大,小凡和張林邊走邊說小花就跟在後面靜靜的聽着。不一會三人就到了學堂,這時候學堂的學生快到齊了。因為除了他們三個孩子是平民區的其他孩子都是離學堂很近的官宦富豪的住地。三個孩子坐下後夫子也跟着進來了,夫子坐好後眾學童起身問夫子安。重新落座後夫子笑着說道:「爾回家後,父母如何說的啊。」看着又要哄鬧的學堂說道:「不要急一個個說。」這下才安靜下來,看着這些學童們夫子點了坐在前排的一個孩童說道:「姚恭聖你說說吧,都知道了些什麼。」一個身穿士子服的孩童站了起來,雖然和陳小凡一樣都是乳白色的士子服,但是明顯能看的出質量不同,要說一樣除了是相同款式就是乾淨了。

小男孩站起來說道:「稟夫子,昨日回家和家父提起了修仙之事。父親告訴我,世上真的有修真者。他們真的可以飛天遁地無所不能,讓我跟夫子好好學習,說是咱們通仙苑是培養修行之人的。」孩童一片驚呼聲雖然對於修真還很陌生,但是卻都充滿嚮往這可比背誦經文考取功名好玩多了。夫子擺了擺手讓孩童都安靜了下來。「孩子們不要着急,你們還小先認知這些已經可以了。如果真的想以後和那些修真者一樣在天地間縱橫那就好好的學習吧,現在開始這兩年的時間會讓你們了解修行之路的。」所有的孩子們都非常高興這時候一個稚嫩的聲音說道:「夫子您是修真者嗎?」這聲音正是陳小凡問的,所有的孩童都看像了夫子。夫子摸着鬍鬚並沒有說話,只是隨手一揮憑空出現一陣而陳小凡桌前自己寫的作業已經翩然的飛到了夫子的手中。這時候孩童都睜大了眼睛,片刻後孩童們都激動的叫了起來。甚至有些孩童自己也在哪裡揮動這手臂,好像自己也能發出什麼似得。這時候夫子沒有管瘋鬧的孩子,而是打開書冊看着陳小凡的作業。夫子頻頻點頭然後在學童們的目光中夫子隨手一拋書冊就飛到陳小凡眼前。陳小凡看着眼前飄着的自己的書冊激動的拿手接住,就在陳小凡接住的瞬間陳小凡感覺好像一股力量消失了,陳小凡獃獃的看着自己的書冊。這時夫子敲了敲戒尺那些還在鬧騰的學童都安靜了下來,但是眼中興奮的神色依然可見。夫子對着陳小凡說道:「陳小凡,看你功課寫的很好。那麼你可理解你寫的那些涵義。」陳小凡起身說道:「稟夫子,字都認識只是不知道這些所說的意義,問過父親他說和他學的不一樣。」夫子擺手讓陳小凡坐下然後說道:「這些可以說是經文,也是修行前的基礎。和外面教的意義那是完全不同的。現在我就給你們講這些經意。」說完所有的學童都認真的聽夫子在講,雖然他們依然不懂但是夫子的任務就是啟蒙這些有資質的孩童修行的基礎。

在這群孩子啟蒙修行之路的時候,遙遠的一座大城上空當初在樊城划過的那道光影來道了這裡。而這座繁華的城裡的人們卻是見怪不怪的無人理會。光華很快來到了城主府,這時一個爽朗的聲音在城主府內想起,「上宗來人了啊,不知道是哪位仙師蒞臨啊。」光華在城主府前停下,門口的護衛看像這邊。這時一位飄逸的男子出現,而那道光華則化為一柄劍飛入男子背後的劍鞘內。劍鞘血紅,劍柄處是一朵血色雲團。身着淡藍色長袍腰懸一塊資金令牌掛在玉帶上。頭盤着一個蛇型發簪,整個人有種說不出的氣質。男子整了整衣服拱手對着門裡說道:「玄霖宗奉劍閣弟子紅業拜見城主。」話音剛落城主府里就走出幾人,為首的是一個身着大紅官服,頭戴官帽的中年男子說道:「原來是上宗奉劍閣弟子,失敬失敬啊。」隨着笑了起來。紅業也連說不敢,這時城主身後一位身着白色金邊的長衫,腰間玉帶上一樣帶着一塊令牌。不過不是紫金而是木質令牌。頭上扎着一把木質的發簪,手裡拿着一把摺扇握在手裡並沒有打開說道:「原來是紅業師弟親自前來了,看來宗門中對這次的入宗子弟非常重視啊,不然也不會讓你這年輕一輩的翹楚紅葉來主持了。」說完已經走到了紅葉眼前,紅葉則是拱手說道:「師兄說笑了,有白宇師兄坐鎮元州這次入宗儀式必然穩妥,我就來打個下手。」城主笑着說道:「兩位都是上宗俊傑就都不要謙虛了,走進殿內在說。」白宇和紅業止住話頭和城主反身走入府內。而跟在城主身邊的一個儒士和一個黑衣人自始至終都沒有說話只是跟在城主身後。幾人進入城主府後大門緩緩你關閉。夕陽也落幕到這個繁華的元洲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