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撿來的殿夫人羸弱不可欺
撿來的殿夫人羸弱不可欺 連載中

撿來的殿夫人羸弱不可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掌林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音 顏陌玉

陰錯陽差下,白音借體還魂 借自己的體,還自己的魂 結果還沒等適應這具身體,就被二殿下顏陌玉給撿回天界里 大家興高采烈,總算來個好欺負的傢伙了 可緊接着大家就頭疼了 本是想好好欺負她一頓的,誰知道她竟是個烈火脾氣,惹不得罵不得說不得 何況二殿下無論怎樣都護着她 不妙啊,太不妙了展開

《撿來的殿夫人羸弱不可欺》章節試讀:

第二章 雍容華貴的二殿下


沒想到男子會說這樣的一句話,少女思緒片刻,忍不住道:「你為什麼這麼說?還有,你……認識我?」

男子呼吸一凝,神色不可見地變了變,「小阿音,你……」

「我叫白音?」少女指尖指着自己,眼珠骨碌轉了轉,「對哦,我好像叫白音來着……」

但好像還差點什麼。

男子道:「你想不起來了?」

白音揉了揉眉心道:「怎麼說呢,好像很多事能想起來,又想不起來,大概是腦子摔壞了吧……」

身後火光乍現,映在男子的臉上。

他眼中神色變化複雜,不知是喜是憂,但白音見着憂佔了更多,便笑嘻嘻地在他眼前揮了揮手,「我還沒問你呢,你叫什麼名字呀?」

男子眼中錯愕,糾結一番後輕聲道:「顏陌玉。」

「顏陌玉,顏陌玉……」白音念叨兩聲,總覺得名字很耳熟,在哪裡聽過,但一時片刻想不起來。

總不能讓倆人太尷尬,白音於是道:「陌上人如玉的陌玉,果真人如其名。」

話音剛落,白音便面露難色,一手捂在心口上痛苦嗚咽了一聲。

「怎麼了?」

顏陌玉立即上前握住她的手,掀起擋在她心口前的散發,竟是一道觸目驚心的豁口。

豁口很深,足以刺穿心臟,邊緣處呈黑紫色潰爛,所經之處的肋骨也有斷裂跡象。

顏陌玉眉頭緊蹙,「洗髓刀。」

洗髓刀的凶煞之氣可將近身十丈者心肺絞碎,而白音卻是被刺中要害。

但奇怪的是,洗髓刀在白音身上並未發揮功效,反倒有逐漸癒合之勢。

「顏陌玉?」

白音之所以叫他,是因為顏陌玉的臉色變得完全不對勁,似乎比方才火雨傾盆剿滅鬼厲還要不寒而慄。

「只是有點痛,但還能忍,不知怎麼搞的,不用擔心。」白音咧着嘴巴笑呵呵的寬慰道。

只是有點痛?

顏陌玉眸色一變,拾起她腰間的骨鈴看了看,摩挲半晌後漸露欣慰。

「果真如此……幸得此鈴庇護,不然白音性命恐……」顏陌玉言語間攜了絲顫音,似是他才是劫後餘生的那個人。

白音懵懵懂懂看着他,怎麼這人長的標誌,但性情如此乖張不定?

難不成是想讓她贈予這隻骨鈴當做謝禮?

「顏陌玉,你……」

「小阿音。」男子柔聲喚她,「一切都不重要了,你可願隨我回天界,遠離這片是非之地?」

是非之地指的是這裡嗎?那肯定要遠離的。

天界又是什麼地方?但聽上去遠比這裡好得多,而且再看顏陌玉這般盛情,應不會有問題。

「好哇。」白音滿口答應,「可我不會像你這樣……飛。」

「你還未恢復完全,我自然也不答應你御劍。」

顏陌玉再看一眼盤旋地幽谷上的白劍,白劍收了火勢來到二人身旁。

顏陌玉眼角攜了絲笑,起身之勢再將白音抱起。不過這次更是小心,雖抱得緊,但不會觸及她心口上的刀傷,一切妥帖後才御劍離去。

猩紅血綠的天逐漸淡了,二人身處一片繚繞白色雲霧之上,白音瑟瑟發抖地抓着顏陌玉的胸襟,嬌聲道:「慢點飛,慢點……」

「你若害怕,就將眼睛閉起來。」顏陌玉笑聲道。

白音聽話地將眼睛閉了起來,嗅了嗅顏陌玉身上的淡淡細不可聞的清冽之氣,果真享受在顏陌玉的懷裡才是最安穩的。

可不知不覺就睡著了,再醒來時,她已身處一片碧瓦朱檐中,金枕一側點着幾根燃了大半的帳中香,床褥柔軟舒適,所以她睡了很久。

她翻了個身,撐着身體坐起來,因睡了許久渾身麻木,坐起來時還是不自覺地「嘶」了一聲。

這一聲可驚醒了守在床榻邊打盹的小仙娥。

一仙娥圓着眼睛驚喜道:「醒了醒了!」隨即一路沖了出去嚷嚷道:「快去叫二殿下回來!」

另一位仙娥就顯得端莊多了,她端了杯熱水上來遞給白音,「仙友,您終於醒了,快先喝口水潤潤喉吧。」

「你們是誰?」白音虛弱到聲不可聞。

「我叫沉月,是守在龍羽殿的仙娥,聽二殿下差遣。」沉月又將熱水湊上前,「水要趁熱才有療效呢,您快嘗嘗。」

白音正好覺得口中苦澀,便打算低頭喝兩口熱水稍作緩解。

可當她靠近熱水時眼底升起一片豫色,抿了抿唇側開頭回絕道:「我還不渴,先拿走吧。」

沉月端着熱水不知所措,應了一聲把熱水拿開,圓話道:「這下好了,二殿下總算不再憂心牽掛了。」

白音尚不知沉月口中的「二殿下」是何高人,就見門口一人身着赤領金光的袖袍,疾步向她趕來。

「小阿音!醒啦?」顏陌玉明知故地上前扶住她,滿臉難掩的喜色,「感覺可還好嗎?」

白音聚了眼神落在他的身上。他明眸如星,眼含情韻,鬢間黑髮鬆散地束在腦後,一身金衣錦袍襯得他器宇不凡。

白音心中嘆道:「真是雍容華貴的少年郎……」

「我好多了,就是嘴巴有點苦。」白音手指在自己乾巴巴的嘴唇上點了點。

「方才我喂你喝了葯,所以才苦。良藥苦口利於病,有助你恢復。」說著,顏陌玉從袖兜中掏出幾粒四四方方的小塊,拆好了送到她的口中,「就怕你突然醒了喊苦,給你備着糖呢。」

顏陌玉又接過沉月手中端着的那碗熱水,垂眸看了看,才送到她嘴邊道:「再喝點水吧。」

「嗯。」白音接過熱水,放心地將一碗熱水全部喝乾。

「葯皇。」顏陌玉輕喚了一聲。

門口出現一個矮矮胖胖的白鬍子老頭兒,衝著顏陌玉畢恭畢敬地抱了抱手,「二殿下。」

「我不放心,煩請您再幫我看看吧。」

葯皇含笑點點頭,二話不說便上前給白音把了把脈,旋即用靈力一探,便胸有成竹道:「二殿下放心,白音姑娘身上的毒盡已消退,心口上的刀傷只需靜養即可。」

同樣的說辭,葯皇已說了八遍。

自打二殿下顏陌玉風風火火地帶了位姑娘回來,日日都要帶他來此一把脈,若這小姑娘不醒,葯皇怕是要住在龍羽殿內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