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真不是普通人啊!
我真不是普通人啊! 連載中

我真不是普通人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休與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休與戚 都市小說 陳琛

【無系統】【熱血】【異術超能】 一覺醒來,陳琛發現自己穿越了
他了解到這個世界非同一般,而自己似乎也並不平凡
直到他察覺到以『通緝犯』的身份存於世間,被迫又捲入了一場醞釀許久的風暴中時
「?」 「呵,原來,我真不是一個普通人
」 於是,陳琛在這條非常人能行的路上越走越遠,一去不回......展開

《我真不是普通人啊!》章節試讀:

第7章 煙杆子和大傻子


潮水般的黑暗褪去。

陳琛從木床上醒來。

環顧四周,這是一間用水泥磚石砌起的平房,牆上有一張醜陋的鐘馗畫像,屋內堆滿了各式各樣的雜物,格外顯得空間狹窄逼仄。

染血的外衣和匕首被擺放在一旁,手上的傷口被微微發黃的繃帶緊扎着。

被人救了。

他的潛意識是這麼想的。

摸了摸外衣口袋裡的錢,發現一分沒少。

又想到了訓練場內的記憶,陳琛連忙於心中呼喚《奇蹟之書》。

腦內,一陣光芒綻放,《奇蹟之書》於中浮現。

還在!

他連忙查看裡頭的變化。

【陳琛】

年齡:18

靈能:一階

身份:狡詐的詐騙犯

能力:初級詐騙師,基礎格鬥術

往後繼續翻動,竟出現了新的章節。

《基礎格鬥術》

你體驗了李宗順生死的格鬥,在一次一次的倒地中熟練掌握了基礎格鬥術,要知道,常人沒有大量時間精力便無法掌握這項格鬥術,請再接再厲,努力提升此術。

站起身來的陳琛,擺出了格鬥術的架勢。

甩了甩手腕,原地自然而然的空揮了出去。

很好,很熟練!

「嘶,好痛!」

右臂剛用力,便產生了一股腫脹般的疼痛。

看來是昨晚的代價還沒消失,左腿也有着這樣的感覺。

「嘎吱。」

房間的門被打開了,露出了一個理着平頭,憨態可掬的少年。

「你醒了?我去喊爺爺。」

少年轉身向著屋外走去。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

陳琛喊住了少年,迅速將匕首別在了腰間,又用衣服蓋上後,邁步跟上了他。

「是你們救了我?這是你們家嗎?」跟在少年後的陳琛四周看了看,發現附近擺放了很多祭香和紙錢。

聽到他的話,少年撓了撓頭,朝着他傻笑了一下並未應答。

什麼意思?

摸不清少年反應的陳琛感到了疑惑。

出了門口,只看到了隔壁的一間小房後便是正對大門的大廳。

一個頭髮稀疏的老頭正打着盹兒,他坐在一張安樂椅上來回搖動,時不時擺動一下手上的鐵煙桿。

大廳角落橫七豎八的壘着四五口棺材和棺蓋,十幾件發黃的壽衣斜掛在架子上,花圈層層疊起數不清數量,以及各式各樣的殯葬用品雜亂無章的堆砌着。

正大門上掛着一個簡陋的木牌,上面寫着歪歪扭扭的三個字:安樂詳

這是一家喪事鋪子。

少年跑到老頭身旁,搖醒了老頭。

「哎喲,我的傻孫子誒,讓爺爺眯一會啊」

他擺了擺手,示意少年一邊玩去。

看見老頭沒反應,少年又搖了搖他。

這回老頭看見了一旁的陳琛,轉了轉椅子問道。

「你醒了」

「剛醒。請問怎麼稱呼?」陳琛問道。

老頭拿煙杆子的煙鍋嘴敲了敲安樂椅的扶手,敲出了許多煙灰。

「你可以叫我老煙桿,這傢伙是我孫子,小時候壞了腦子,只有七八歲的智商,名字嘛叫李修德,但是你可以叫他大傻子。」

指了指少年的老頭緩緩說道。

怪不得,剛才他搞不懂少年的意思。

「你們可以叫我陳……凡」

說到這,陳琛垂下了眼睛。

好險!差點說漏了嘴,忘了自己還是個通緝犯了。

「你們是怎麼救的我?」

愣了愣的陳琛接着問道。

「哦,昨晚估摸着是大傻子在外面玩時,把你背回來的」

老煙桿掏出了把煙絲,放到煙鍋嘴處吹了吹,「你這傢伙渾身是血,是殺了什麼人?」

說到這裡,陳琛的心感覺被人猛地攥在手裡,壓迫的幾乎說不了話。

他只能哈哈一笑,摸了摸藏在衣擺下方的匕首,答道,「怎麼可能,那…那是殺了雞灑的血。」企圖掩飾內心的緊張。

說完,看着老煙桿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陳琛就知道了,這種蹩腳的謊言騙不了任何人。

「別緊張。」老煙桿吸了一口被點燃的煙槍,「你是殺人也好,放火也罷都跟我無關。」

「你們就不怕我是歹人?」

陳琛疑惑的問道。

一口煙圈從老煙桿嘴裏吐出。

「怎麼,你是嗎?」

一聲大笑又傳了過來,老煙桿露出了黃的發黑的牙齒。

「難道你還希望我報警把你抓走?你還不如答謝我們給點小錢呢。」

「也對,還不如給你點錢作為答覆呢。」陳琛不再繼續糾纏這個問題,打了個哈哈後,掏出了一千尼爾遞給了老煙槍。

「多了,多了,就拿過期的繃帶扎了一下。」

老煙槍搖了搖頭道,他沒有接。

「不多,誰知道樹林里有沒有什麼野獸呢,拿着吧!」

萬一真的遇見個野狼什麼的就危險了,野豬也夠自己喝一壺的。

陳琛直接塞進了老煙桿空閑的一隻手上。

「行吧,那也不白拿你的東西,你有去處嗎?沒有就在這留宿個幾天吧。」

見狀,老煙桿收起了那一千尼爾。

也好,這幾天也不知道該去哪裡,就住在這打聽打聽情況吧。

陳琛同意了下來。

一旁的少年嘴裏不停喊着「陳大哥,陳大哥。」拉着他往外走去。

「別忘了晚上回來吃飯!」老煙桿對着他們喊道。

少年嘴裏應了一聲,拉着陳琛走了幾里路,走到了一處小河邊。

「陳大哥,你捉過螃蟹沒有?我帶你捉螃蟹!」

少年一臉純真的望着陳琛。

在藍星,陳琛也只是在城裡出生,在城裡長大,在城裡上學,從未去過鄉間,更沒下過河捉過螃蟹。

此時,陳琛玩心大發,忙的脫下鞋子,同少年跳進了小溪中。

「修德,我沒捉過螃蟹,你教我吧。」

「陳大哥,你喊誰?」

少年疑惑的看了看四周,發現並沒有別人。

「我喊你啊,你看什麼?」

陳琛弓着腰翻找着螃蟹。

「可是我叫大傻啊。」

少年茫然地說著。

「你名字不是叫李修德嗎?我為什麼要叫你大傻。」陳琛看到一隻螃蟹,伸手去抓,卻被狠狠夾了一下叫道,「哎喲卧槽,好痛。」

「可是他們都這麼叫……」

「他們是他們,我是我。」

「可是……」

少年依舊糾結着這個問題。

陳琛一把攬過少年的肩膀,雙手抓住他的臉讓他平視着自己。

「別可是了,大傻多難聽,趕緊教我捉螃蟹,是吧,修德!」

一抹微風拂過,少年的心彷彿被什麼東西塞滿了。

暖暖的,又甜甜的。

「好的,陳大哥,抓螃蟹應該先抓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