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夏日眠花糖
夏日眠花糖 連載中

夏日眠花糖

來源:知推文 作者:竹林深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披 庄焰 現代言情

前男友會夢遊,三更半夜進我房間……展開

《夏日眠花糖》章節試讀:

第 8 節 聘禮是個好東西


」你和庄焰早晚是要結婚的,我這不是得提前拉攏一下客源嗎?」
蔡筱邊插花邊說:」回頭你們婚禮的布置,花束啊,花台啊,捧花啊,花架啊……肥水不流外人田。
庄焰現在是肥鴨子,我也敢不奢望吃肉啃爪,賞我根絨毛毛不過分吧?」
蔡筱越說越遠,越扯越過分,我只能自己把話題拉回正軌:」筱筱,咱能聊點實際的話題嗎?」
」也可以啊,」蔡筱插完了花心的黃菊花,開始插外圍的白菊花,」你現在無債一身輕,接下來打算做什麼?
繼續送外賣?」
這把我問住了,我想了一會兒,說:」應該會繼續送吧……」說完,我低頭撫了撫花朵:」除了送外賣,我也不知道該做什麼。」
」你可真是不會享福,」蔡筱嘲笑我,」都這個時候,居然還要干老本行。」
拿着長花枝,對我上下比劃:」你看你現在,氣色好,狀態也不差,好日子才正要開始,就非得給自己和庄焰找不痛快?
庄焰為什麼給你還債?
他是不希望你壓力負擔那麼大!
我不是說送外賣不好,但你仔細想想,你的身體還受得住嗎?
工作不分高低,但人要有自知之明,你再病病歪歪一回,就純粹是浪費庄焰的苦心。
他要是知道你還起早貪黑,日晒風吹,不得心疼死。」
說得很對。
我無從反駁。」
送外賣你就別想了,」蔡筱踢開空了的花桶,隨口道,」那邊的魚尾葉給我拿過來,再拿一桶白菊……對,就是那個,拿過來……我剛說哪了?
……對,你死了送外賣這條心吧,找個別的工作,輕鬆點的,不受苦不受累,不費力氣就能賺錢的。」
」世界上還有這種工作?」
我眨眼問。」
世界上什麼沒有?」
蔡筱哼了哼,」要真是找不到,乾脆全職主婦吧,老老實實在家裡,讓庄焰上交工資,你給他按月發零花錢……」庄焰已經交了工資卡,但我好像沒給他零花錢。
但是——當全職主婦……我不太願意。
我在蔡筱店裡幫着忙了半天,快到中午的時候,蔡筱接了個電話。
一開始不知道是誰,細聲細氣地說你好這裡是花田鮮花店……」錢峻?
!」
驀然拔高的聲音嚇我一跳,我聽見錢峻的名字,把削了一半的花泥扔下,跑到蔡筱身邊,急急忙忙問:」是錢峻打來的?」
」夏眠!」
電話那邊的聲音也大了起來:」是不是夏眠?
是夏眠嗎!」
」是我!」
我對着電話喊,」你在哪?
你回國了嗎?」
」我回國了!」
錢峻也喊,」你和蔡筱在哪?
我去找你們!」
」你們兩個夠了,」蔡筱瞪我一眼,沒好氣道,」隔着我的手機,亂叫喚什麼!」
瞪完我,對電話那邊的錢峻道:」你別過來了,我這兒地方小,沒空招待你,中午一起吃飯,『幽玄』,你請客。」
」我請客我請客,」錢峻一連答應,」你們現在就出門,幽玄不見不散!」
掛斷了電話,蔡筱哼哼道:」這貨居然也知道回來。」
錢峻是我們三個里唯一出國的人,按照他早就規劃好的人生,按部就班地活得精彩張揚。
幽玄是一家日料店,人均沖四位數,規矩多到就差沒把」趕客」兩個字掛在招牌上了。
憑着食材高檔新鮮,做法正宗純粹,竟然也成了十年老店。
我和蔡筱被引到一個包間門口,紙門拉開,錢峻就跟熊似的撲抱上來。」
鬆手!」
蔡筱捶他,」我脖子要折了!」
我也咳嗽兩聲:」你輕點,我喘不過氣來。」
」父老鄉親們,我想死你們了!」
錢峻的激動之情溢於言表,就差沒抱着我和蔡筱原地蹦高高。
還是幽玄的店員清了清嗓子,提醒店規,對過度喧嘩的錢峻發出趕客預警。
錢峻把我們拉進包間,一臉感慨地看向我們:」為什麼我眼中常含淚水,因為我想你們想得深沉啊!
八年了,你們知道我這八年是怎麼過的嗎?
我吃不飽,穿不暖,隔着汪洋大海,天天哭着唱《天路》!」
蔡筱沒明白:」為什麼唱《天路》?」
」因為想回家。」
錢峻重重點頭。
蔡筱地鐵老人表情包,呵呵兩聲,表達鄙視。
我看向錢峻,高定西裝,寶石袖扣,百萬名表,托尼髮型,唇紅齒白,意氣風發……」你對吃不飽,穿不暖,是有什麼錯誤理解嗎?」
」夏眠!」
錢峻沉沉看我,」有些事你不能光看表面。
吃不飽,是心靈的飢餓。
穿不暖,是精神的苦寒——再說這都什麼年代了,有幾個人真吃不飽穿不暖啊,掃大街的環衛都發棉襖呢!」
我笑了笑,心想就在幾個月前,我還真處在吃不飽穿不暖的境地呢。」
少廢話。」
蔡筱扯過菜單,」我餓了,夏眠也餓了,趕緊點菜……幽玄這些年都弄了些什麼玩意兒……帝王蟹你們吃嗎?
夏眠不能吃刺身吧?
來一隻打火鍋。
我要吃和牛,和牛配松茸……再來三份糖心干鮑……」」你點你點,你隨便點,愛吃啥吃啥,」錢峻大手一揮,」要不是這家不讓打包,我給你們把明天後天大後天的飯都包了。」
」看把你給能耐的。」
蔡筱吐槽,」你怎麼不把這家店買了?」
」我現在的事業是室內設計,又不是大廚伙夫。」
錢峻說完,得意洋洋地問,」我跟你們說,我前年在國外開了工作室,今年上了正軌,生意還不錯。
經濟一獨立,我馬上就跟家裡翻臉了!
我爸飛到國外想捶我,我掉頭就跑回國了,這波極限拉扯就問你漂亮不漂亮?」
」漂亮漂亮,」蔡筱敷衍,問我,」給你點杯梅子酒?
你能喝酒嗎?」
」怎麼不能!」
錢峻咋呼道,」小看咱夏爸爸是吧!
以前都是對瓶吹的!」
」你也說了是以前,」我隨口道,」我現在養生。
筱筱,幫我點個果汁。」
」怎麼著?」
錢峻笑嘻嘻看我,」佛系了?
不至於吧,天塌下來哥們幫你頂着,你就放開了吃,放開了喝。」
」還你幫她頂着,」蔡筱合上賬單,哼了一聲,」你給她找麻煩倒是真的。」
」我給夏眠找麻煩?」
錢峻有點不解,」我給她找什麼麻煩了。」
隔着桌子,我輕輕捏了捏蔡筱腰側,笑着看錢峻:」你給我找的最大麻煩,就是失聯八年,知道的你在國外留學,不知道還以為你以身殉道了。」
」也差不多吧,」錢峻意興闌珊道,」咱們念書的時候,寒假暑假也沒少去國外遊學,可留學和遊學完全不是一個東西。
我要真是個遊手好閒的敗家子,最起碼還能放飛自我,整天飆車酒吧美女干架……可誰叫我偏偏是個學霸呢,又有錢又好學,勤奮刻苦,天天向上,真愁人啊~」說完,又眼巴巴看我:」我不是失聯,是真聯繫不上你們。
到了國外,一開始忙着學習,還得抽空和家裡作對,給你們打電話你們號碼全空了,發消息你們也不回。
要不是我翻到了蔡筱家二十年前的座機號碼,打過去居然有人接,到現在我還聯繫不上你們呢……」我和蔡筱都沒說話,有些事不是我們能決定的。
那段時間為了湊錢,除了賣器官,什麼不能賣!
特殊連號的手機號碼有多值錢,錢峻估計也不知道。」
你們現在在做什麼?」
錢峻看向我和蔡筱。」
開花店,」蔡筱皮笑肉不笑地對錢峻道,」有好生意記得介紹,婚禮生日會表白趴,葬禮殯儀分手現場我都行。」
」你還真開花店了,」錢峻嘖了一聲,又望向我,」你該不會開了書店吧?」
以前混在一起的時候也聊過,將來要做什麼事。
蔡筱說要開花店,我說要開書店。
錢峻嘲笑我們是小資情懷,還說他要開個咖啡店或者民宿。
大家湊一起,過無欲無求,每天拍照加濾鏡的神仙日子。
我搖搖頭,說:」我不久前在送外賣……」」送外賣?
!」
錢峻聽傻眼,」你?
你夏眠?
送外賣?」
」對啊,」我說,」我送了七年呢。」
錢峻跟被雷劈了一樣,嘴唇開開合合:」七年……我走了八年,你送了七年外賣……為什麼啊?
你家的官司不是早就結了嗎!」
家裡的窟窿太大,就算賣光了資產也還不上。
公對公動輒千萬上億,我盡了最大的努力,能賣的都賣了,就連纏着我爸買的那間位於我和庄焰學校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