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道皇路
仙道皇路 連載中

仙道皇路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吃口冰鎮西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吃口冰鎮西瓜 奇幻玄幻 徐炎

「神」 這個被世人遺忘的稱呼,真的有人見到過嗎? 在漆黑無邊的宇宙之中,天驕雲集,人傑爭雄
如果讓你從來一次,又會作何選擇,是踏足天驕的血骨一路高歌,在歷史的長河中留下一筆
還是只為求道,尋找那虛無縹緲的「神」... 一顆死寂的星球,靈氣再次復蘇,過去的輝煌是否從顯
這個被封閉的宇宙究竟發生了什麼,影藏在古今歲月的幕後之人是誰?那些被遺忘的記憶會是什麼,那些被掩埋的過去又有怎樣的真相
尋神求道,路在何方......展開

《仙道皇路》章節試讀:

第3章 收留


車道上,麵包車行駛,在經過一個多小時的長途跋涉後終於在黃昏日落前抵達了城市。

城市的之中高樓大廈聳立,萬家燈火照明,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充斥着綿綿不絕的交談聲,很是熱鬧。

這座城市雖說比較繁華,但在有些地方卻保留了一些古風韻味。

徐月瑤兩女把車停靠好後,就進入了一座人聲鼎沸的古城。

也可能是因為環境緣故,這裡的人大多數都穿着古代服裝,現代的裝容倒並不是很流行。

「哎~終於回家了!!」

徐雪剛下車就深深地嘆了口氣,望着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她內心百感交集,難以平靜。

「回來了,終於回來了。」徐月瑤此時抱着小嬰兒激動的看着這一幕,絕美的臉龐上第一次有了動容。

一晃三年,如今回家卻發現已經有好多地方都物是人非,曾經的人和物改變了太多,年少的時光也不再復返。

當年她們高中畢業後,好多同學都在這裡分道揚鑣,去往了各自報考的大學,從此再也沒有聯繫。

二人還依稀記得當初眾人分開時的場景....

那個寂靜的夜晚,她們在古橋上許下願望,點燃了手中那盞屬於自己的孔明燈,隨風而起,飄向遠方,消失在眼前。

此時此刻兩人苦澀一笑,難免有些觸景傷情了。

「月瑤...你說曾經的點點滴滴就真的不能改變嗎?」徐雪仰頭注視着即將到來的夜晚,神情複雜。

「逝去的青春終將是逝去了,儘管如今只剩下遺憾與惋惜也只能試着去接受,無法改變。」

徐月瑤語氣帶着傷感,顯然即使是她也存在遺憾的過去。

「切~無法改變這四個字只針對凡人而已。只要你強大到連規則都無法束縛的地步,還有什麼是無法更改的。」

嬰兒剛睡醒就聽見了二人的交談聲,心中不屑。

在他所生存的世界,就有人強大到了無法想像,可一念跳脫輪迴,穿越萬古,永恆不滅,翻手間便能使星辰隕滅,宇宙炸裂。甚至還有能人逆流時光之河,更改逝去的遺憾。

那些都是真實存在過的無上帝者,強到不可想像,難以觸及。

不過他也有自信,若不發生亂天戰爭自己必然有一天也會踏入那個領域,照耀萬古,在歲月的長河中留下自己的痕迹,長存不朽。

但現在說什麼也只是空談無果,即使有萬般不甘,千般不願也無可奈何,可敗了就是敗了,一切又都回到了原點,他成為一個殘魂在漆黑無邊的宇宙中漂泊,遊盪只為有朝一日能夠再次重活歸來,殺回宇宙,改寫結局......

「月瑤,我們現在去哪!直接去孤兒院?」

兩人回過神來後,開始打算如何處理這個小傢伙,畢竟她們這次回來還有事要去做,總不可能一直將小嬰兒帶在身邊。

「嗯,走吧!我記得走過前面那條街,就有一所孤兒院,我與那的院長倒是見過幾次面。」徐月瑤帶着些許回憶道。

在她很小的時候因為貪玩迷路了,還是那位院長將她送回去的,並且他本人也和藹可親,很喜歡小孩。

兩人打定主意也不再猶豫,帶着嬰兒準備先前往孤兒院,將其安頓下來再說。

半晌後。

兩女來到院門前,給護工說明情況後,就被帶進了院長辦公室。

剛進門,二人就瞧見一個皮膚蠟黃,身材健碩的中年男子,他面容和善慈祥地望着窗外打鬧玩耍的孩童,陣陣出神。

「墨院長!!?」

突然,後方護工一聲清脆的將他從思緒中拉了回來,轉頭望去,面帶疑惑。

「你們是?」墨院長開口,聲音很溫和。

很難想像他這樣一個五大三粗的男子說話聲竟如此柔和。

「墨院長你不記得我了?我是月瑤!」徐月瑤回道。

她想起了數年前的過往,會心一笑,如百花盛開,美艷動人,再加上那身白裙遮體更是勾人心魂。

「你是...月瑤?多年不見長這麼大了?」墨院長聽聞此話像是想起了什麼,驚呼出聲。

他緩步上前,仔細打量着身前艷美而又陌生的女子,驚異道:「三年不見,長得這般漂亮,以後你怕是要去走明星路線吧!」

「院長,說笑了。」徐月瑤紅唇輕動,彎彎的眉毛引人注目,肌膚潔白無瑕,光滑剔透。

「你多久回來的?怎麼都不跟我說一聲...還有你抱着的孩子是你的?」

墨院長見到故人欣喜萬分,但當目光掃過對方懷中的嬰兒時,心中卻思疑不解,下意識的詢問。

「這孩子是我們在半道上撿到的。我...我還沒結婚呢!」

徐月瑤臉頰微紅,低下頭害羞道。隨即她便將這一路走來所遇見的事全都說了出來。

聽完對方敘述後,墨院長眉頭緊皺,右手握拳,猛然向著後方牆壁砸下,絲絲灰塵被震得緩緩飄落。

「豈有此理,為人父母居然把一個不過兩個月大點的嬰兒遺棄在車道上,真的鐵石心腸!!」

聽完這些話即使是墨院長這般態度溫和的人此時也都極為憤怒,雖說他長得很粗壯,可對於小孩他是真心喜愛,不然也不會放着大好前程不要,來這座三線城市創立孤兒院了。

可隨即他又失落無比,眼中飽含無奈,只能輕嘆一口氣,帶着傷感道:「抱歉了小月,對於這個嬰兒的遭遇我也很是同情,但我們真的無法收留他。」

「為什麼?」

徐雪疑惑,她一直在關注着墨院長,不管是對方看待小孩的目光,還是聽見嬰兒遭遇所表現出的情緒,那些都不是裝的,他是真的關心小孩。

「哎~不是我們不想收留他...而是我們院中現在資金嚴重緊缺,已經不能再收留任何小孩了。」墨院長搖頭嘆息,臉上滿是無可奈何。

他清楚知道收留一個嬰兒會需要怎樣的一筆費用,如果在以前他會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因為他不想看見任何一個孩子的無家可歸。可現在他們院真的進入到了前所未有的經濟危機中,已經無力在撫養任何小孩了。

「好吧!墨院長今日打擾了。」

兩女苦笑的對視一眼,也沒強求。在院中轉了幾圈後,便徑直離開了。

她們是明事理的人,如今孤兒院什麼情況,她們一眼就看得出來,連用電都在特定的時間段才能使用,確實像墨院長說的那般,資金嚴重緊缺。

「月瑤。咋辦!孤兒院沒法收留這小傢伙,我們不會真的一直帶着他吧!」徐雪有些不知所措。

「除此之外你還有更好的辦法嗎?你去看哪個人會平白收留一個陌生的嬰兒。這小傢伙這段時間只能跟着我們了。」

徐月瑤撫摸着懷中的小傢伙,眼中盡顯溺愛與心疼之情。

「你發燒了,平時你對其他嬰兒可從沒露出這幅模樣。」

看着今日這行為古怪的閨蜜,徐雪不停地搖頭揉眼以為自己看錯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因為同病相憐吧!」

徐月瑤回憶,想起了一些傷心事,她從小也是被自己父母拋棄,一直在世間流浪,能夠體會那種無家可歸,孤獨的感覺。

「額...別想這麼多了。這段時間就讓這小傢伙跟着我們吧。直到找到願意收養他的人為止。」徐雪見氣氛逐漸不對,連忙出聲調解。

她是為數不多知道徐月瑤身世的人,後者的遭遇讓她都很是心疼。

兩人就這樣徑直離開,準備回家,沒有再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