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女巫隱於市
女巫隱於市 連載中

女巫隱於市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把搖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芍 藍棲

身為女巫要學習很多課程,但是不包括怎麼和自己失散多年的家人怎麼相處啊!書上沒說怎麼和他們相處啊!嚴格按照巫書隱藏在普通人里生活的白芍卻被自家不平凡的家人提溜出來了
展開

《女巫隱於市》章節試讀:

第4章 小藍被綁


正因為秦家的魔物血脈錯綜複雜,幾乎所有家庭成員都是三個種族以上的混血,所以秦家的血脈覺醒通常都很困難,他們會通過一種特殊手段來覺醒種族。

白芍的覺醒以及被觀察局錄入檔案幾乎是一種奇蹟,魔物混血要覺醒比純血或者魔物和人類混血要難得多,很多時候兩種魔物種族的生物特性是相悖的,例如血族和天族,兩者若是相戀,繁衍就會極其困難。生下來的混血也很難存活,覺醒血脈的過程也會非常痛苦。

對於白芍來說,覺醒血脈就是一瞬間的事情,也就像是杯子倒了扶起來一樣自然。生活的苦和難壓在身上才讓人感覺痛苦。

帝都的天陰沉沉的,衢市也在刮颱風下暴雨,白芍坐在窗邊聽着雨珠敲打玻璃,創作靈感爆發,碼字速度快得驚人。

「站在懸崖邊的覃音挾持着皇后,與御林軍對峙她的目光也未退縮半分。

已經成為皇帝的小乞丐走出人群:「阿音,過來好不好。」

覃音看着身着繁重的龍袍導致行動不便的皇帝,自嘲的笑了笑,抵住皇后脖頸的刀又用力了幾分,她看着驚慌的皇帝:「距離我們第一次見面已經過去三十多年了,我也未曾想到一個小乞丐也能成為皇帝穿上龍袍,三十年真的好長,長到我都不記得這無歸崖的樣子了。」

正當壯年的皇帝鬢邊已經有了些許白髮,渾濁的眼珠透露出幾分乞求:「阿音,我們沒必要走到這步,只要你回來,我們還能……」

「不能了,從你殺死小七的時候,我們就已經不一樣了,已經回不到過去了。」

「不是這樣的……」皇帝急於解釋,「當年我不是……」

覃音用另一隻手丟了一個東西過去,臉上的神情毫無當年的溫情:「我看見了。」

皇帝解釋的聲音一滯,覃音接著說:「我那時候中途醒過來了,我看見你逼她喝毒湯了,我也看見你將罪證藏在她身上了。他們沒從她身上搜出來的罪證,其實都在我身上被我帶着。這麼多年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你要殺了她,也不明白為什麼你要假惺惺地護着我。」

講着自己最憎惡的事情,覃音的手不自覺的收緊,皇后喘不上氣來,止不住的咳嗽,眼淚鼻涕流的滿臉都是,毫無往日驕傲的模樣。

夕陽時分的陽光就像金子,灑在眾人的臉上身上,皇帝的龍袍更是被曬得耀眼,一身金光恨不得比目日暉。

「阿音乖,你過來,不要鬧了好不好。」皇帝有些心急,看着覃音和皇后危險的位置,她們只要往後一步就再也不能回頭了。

覃音看着早已物是人非的皇帝,又看向被自己挾持着早已無往日威風的皇后,只有無歸崖還幾十年如一日的盛放着蘭花。

她的語氣恢復了往日的溫和:「阿誠阿誠,你既不願誠實,又為什麼取這樣一個名字,真是可笑至極。」

皇帝憂心她們的處境,完全不反駁她的話:「你說的對,是我不誠信,是我做錯了,你過來好不好,那裡危險。」

她聽着皇帝的乞求,臉上掛着最初見時的溫柔:「你殺了我的小七,害我失去了家人,我痛苦了這二十幾年,無時無刻不後悔當初救你的性命,如今我也要讓你嘗嘗痛苦悔恨的滋味!」

皇后驚恐地辯駁:「他根本不愛我!!你放過我吧!他從來沒有對我動過心!只是想要利用我!!!」

覃音低頭對着皇后耳邊說了句什麼,皇后驚恐的神情都愣住了,而覃音也鬆開了她,向身後的無底懸崖躍下。

「覃音!!!」皇帝瞪大了眼睛,甚至看得清眼白的每一根紅血絲。」

白芍碼字正起勁,突然作響的手機打斷了她的思緒,白芍有些氣惱,發現是男朋友的來電:「寶寶,怎麼了?」

另一邊,被人綁在椅子上嘴角還有挫傷的藍棲語速飛快:「關緊門窗,不要開門,不要出去,外面有人想要對你……唔……」很明顯的一聲悶響,顯然是被狠狠揍了一拳。

白芍被嚇了一跳:「寶寶你沒事吧!喂!你在哪?!我現在來找你!」

「別過來……」藍棲的聲音有氣無力。

電話那頭出現了另一個聲音:「不要報警,地址我發到你的手機上,明天中午十二點之前要是看不到你人,呵呵呵……你懂的。嘟嘟嘟嘟。」電話被掛斷了。

白芍從藍棲說讓她不要出門的時候就察覺不對勁,早早的錄了音。聽到後面她怕的手機都拿不穩。

她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事情,就算小說里寫跳崖跳江綁架撕票也都是胡謅的。但是寫了這麼多狗血小說,白芍也明白現在最不應該自亂陣腳。

反覆深呼吸之後她也算冷靜了一點,她只是一個普通人,沒錢沒權,長相還不錯,但是綁匪也不可能是為了這個綁架。她最不普通的就是魔物身份,那些人只怕是盯上的這個。既然跟魔物沾邊那就真的不能輕易報警了,白芍還記得有魔物觀察局一說,便想辦法和觀察局那邊取得聯繫。

白芍給校長打了個電話,老校長知道後嚇得心臟病要犯了。

雖然白芍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是現在校方、觀察局和秦家都知道她其實是秦家的血脈,只是此事剛被揭開,秦家也不想給白芍太大的刺激,也想慢慢來理清這些事情,而且當年換走白芍的幕後黑手還沒找到,大家也不想打草驚蛇,可是現在顯然蛇已經驚動了!

老校長連忙聯繫觀察局幫忙找人,一邊也通知秦家,請秦家的力出手。

「小白老師你千萬別衝動啊,觀察局的人已經出動了,你男朋友肯定會平安無事的。」平安無事個鬼!我都聽見他被揍了!白芍心急但也感謝了校長的幫助,掛了電話。

冷靜過後,白芍還是止不住的害怕和憤怒,她迅速收拾東西,將自己之前做好的陣法、符紙以及巫術都帶上,直接開了時空裂縫到達綁匪所說的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