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之月行紀
原神之月行紀 連載中

原神之月行紀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冬至瑞雪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上官昭陽 遊戲動漫 羅莎莉亞

一場時空亂流,將四兄弟原本的安逸奪走
一場宇宙中都很罕見的意外,卻使得四兄弟來到這既熟悉又陌生的提瓦特大陸
本以為在這片大陸上會舉目無親,沒想到李白前輩居然也會到來(是的,就是那個會寫詩,愛飲酒,善舞劍的那位詩仙李白),他居然成為了月亮之神,為了追查月相紊亂的原因,而奉上界管理者(水藍星世界法則的至高神)的命令,一同穿過時空亂流,試圖追查到異變的真相
在與昭陽等人會面後,李白明確表示自己能幫助四兄弟回家,而且還以自身的名號發下毒誓,只要協助他一起為上界管理者打下提瓦特,讓他歸上界管轄,自己還能讓四兄弟和他一同成為上界的執行者,能自由穿梭時空,在上界管理者統治下的地球和提瓦特之間自由往返
在李白的協助下,上官昭陽以及其餘三位小夥伴開始了後七國時期的提瓦特探索,可此時這個世界早已危機重重,深淵和天理(天理維繫者和天理是一夥的,在本書上統稱天理)之間的矛盾似乎到了一個臨界點,只差一點小小的,類似於「薩拉熱窩事件」一樣的導火索,雙方的戰爭便會一觸即發
亂世將至,且看四兄弟如何在雙方的夾縫中殺出一條血路,成為提瓦特大戰的最後勝者,然後歸家
(如果我還能堅持到結局,那我就會開新書,繼續寫)展開

《原神之月行紀》章節試讀:

第七章 上界月仙


「呦!你……你們回來啦!」

一進圖書館大門,溫迪醉醺醺的迎了上來,手裡拎着一瓶白蘭地空瓶,似笑非笑的向眾人打着招呼。

「巴巴托斯,你又偷酒喝了吧!迪盧克那裡就算了,沒想到在這裡也偷喝,我們不像迪盧克,會被你喝窮的。而且這裡的每一瓶酒都是很珍貴的,喝完就沒了,我們又不會釀。」

「欸嘿!」

「巴巴托斯,你到底有沒有聽我們說話啊喂。」劉子忍不住上去給了溫迪一個暴栗,然後扯住了耳朵,生氣道。

「不聽不聽,下次還敢,欸嘿!」

說完,便醉的不省人事,倒在了地上。

「這傢伙,」眾人扶額,「還是一如既往地不讓人省心啊。」

「昭陽!他真的是巴托巴斯嗎?」羅莎莉亞眨眨已經變成明亮的妖異紅的血瞳,疑惑地開口問道。

「當然是你們不靠譜的風神,只要蒙德不毀滅,他絕對不出手。」老魚適時地開口,此時他已經完全適應了吸血鬼的身份,又恢復了往日的不安分,喜歡開玩笑的狀態——這具身體讓他徹底放飛自我了。

「可惡!要不是有東風航空,真想把他趕到風起地的樹上睡覺。」

「好了!就當養了一個大爺好了。特瓦林,把他帶回房間吧,八間房隨便挑一間,門口寫下溫迪的名字就行。」

「好的。」特瓦林默默扛起巴巴托斯,走到第一間房裡,在門口寫下巴巴托斯的名字後就關上了門。

「這下乾脆不裝了,不寫化名了……算了,不管了,咱也是有神罩着的人了。昭陽,現在我們該確認一下你到底能不能曬太陽,需不需要經常吸血,否則你和嫂子白天根本不能出來,也不能吃正常的食物。」老王目送特瓦林進房間之後,扭過頭來,嚴肅地看向昭陽三人。羅莎莉亞默默地退到了二樓的大型玻璃窗那裡,觀賞風景去了。

「我不知道。但……既然是吸血鬼,那應該不能曬太陽。原因應該和月亮有關。」昭陽無奈的搖搖頭,表示不確定。

「你們看窗外!」羅莎莉亞忽然大聲道,「風起地的大樹下好像有什麼東西,好像是一個身着白衣的神秘人影,我覺得不是什麼好事。」然後她三步並作兩步跑了上來,一眨眼就到了昭陽面前,輕聲問道:「要去看看嗎?我的——未婚夫?只有我們幾個是特殊體質,不怕被秒殺。去不去?」

「既然你都說了,那我們沒有不去的道理。更何況,如果真的是個禍害,那就更加不能放任其在咱們家門口遊盪,是吧,我的——媳婦兒。」

「嗯!」羅莎莉亞臉色稍微紅了一下,然後立刻恢復了正經的模樣,「走吧!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然後話鋒一轉,對老魚說道:「老魚你們仨就留下吧,這個家總得有人守着吧。外面我們應付就好。」

說罷,拉起昭陽的手就往外走去。

出門,走了幾步,便到了風起地的大樹下,樹葉隨風沙沙響,但在血月籠罩之下,顯得那麼的寂靜,那麼的恐怖——那是一種令人窒息的恐懼。

樹下,那白色的身影背對着他們,靜靜地看着大樹粗壯的枝幹,雙手背在背後,彷彿在等待着什麼人的到來。

當羅莎莉亞和昭陽走到他身後大約十米的位置時,白色身影轉過身來,那是一個劍眉星目的男子,身着華夏古代的飄逸常服,腰間配着一柄雕鳳長劍和一個環形龍魚玉佩。

「你們來了啊。不枉我在此地等你們這麼久。還有幾個呢?」那男子隨意打量了兩人之後,緩緩地開口道。

「你是何人?」羅莎莉亞冷冰冰的開口道,「在搞清楚你的意圖前,我真不放心把人全部叫出來。」

「莎莎,讓我和他談談。」上官昭陽淡淡的開口道,一雙溫暖的大手(有華夏血脈護佑和前輩法力加持的昭陽和他的同類只會受到較小的副作用和極大的增幅,如不強制性吸血,不嗜殺,斷肢秒回復,感染加快等)輕輕握住了羅莎莉亞的手,儘管隔着手套,羅莎莉亞也能清晰地感受到眼前之人的溫暖,就像久違的太陽一樣。她不由自主的握緊了他的手,感受着他的心意,好像一個無助的小女孩,只能緊緊地抓着屬於他的溫暖,才能讓她感到安心。

「嗯。」她紅着臉,默默地退到了昭陽的後面,然後緊緊地順勢抱住了昭陽的右臂,少女的淡淡體香鑽入了他的鼻子,專屬於她的柔軟也貼上了他的手臂,讓他大腦當場宕機三秒。單身這麼久,第一次感受到女孩子的柔軟胸襟,讓他心猿意馬,臉頰通紅。

「哈哈哈,有趣有趣!本仙今日卻也吃上了一車狗糧,這是爾等送吾的見面禮嗎?」那白衣男子的爽朗笑聲傳入了二人的耳中,羅莎莉亞聽到之後臉更紅了,更加緊緊地抱住了昭陽的手臂,昭陽也才意識到自己的失禮,於是稍微正了正色,裝作平靜的開口,聲音中還是帶着一絲不平靜,不知道是剛才莎莎的大膽舉動讓他心跳加速,還是對眼前自稱仙人的未知實力男子的敬畏:「敢問先生尊姓大名?」不知為何,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是他的直覺告訴他,眼前之人沒有惡意,可以相信。

「吾乃劍仙——李太白!」那男子笑着說道,「小友難道不懷疑我?」

「李白前輩是被後世稱為詩仙的傳奇人物,在下為何要怕?」

「你聽說過我?」李白饒有興緻的問道。

「當然,我可是你的詩歌和劍術愛好者,一句『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可是讓我熱血沸騰啊。」

「哦?酒後胡言罷了,暫且按下不表。其實吾乃上界月仙,掌管各個平行世界的月亮,順便站在月亮的角度,欣賞月光照耀下的世界。一旦有月亮出現了時空異動和世界干涉後,我便會第一時間到場處理。在爾等原來生存的世界的1000多年前,那個時候世界法則運行比較穩定,沒有什麼事情需要吾處理,所以吾選中了爾等的世界,以李白之名在大唐遊歷人間,從碎葉城一路東行,瀟洒自由,那皇帝老兒也不過是區區螻蟻罷了,光是壽命就連我的零頭都比不上,還敢妄想統治宇宙。笑話!愚不可及。還好世間還有明白人的,知道吾輩是不凡之人,還送 『謫仙』之稱,不錯不錯,吾對爾等的世界總體來說很滿意,於是就多多關照了爾等的世界了。而且吾輩能找到這裡來也是因為吾及時關注到了時空動向,於是吾輩便出手保下了爾等。只是吾輩的力量被這方世界的一位類似獨裁者的人造的虛假天空壓制。在權衡利弊之後,吾選擇保下年輕力壯又有默契的爾等,年輕人的精力旺盛,接受能力強,並且爾等手機上的遊戲貌似與這方世界相似,因此爾等便是最好的人選。」

「額,李白前輩,既然你來了,想必是來處理這方世界的異常的吧。」

「那是自然!只是我來得晚了點,讓你變成了這副模樣,於是我只能盡量的削減汝的缺點,增加汝的優點。汝不會在陽光下灰飛煙滅,只會頭暈,難以視物,不怕任何你們那邊西方傳說中對吸血鬼的任何克制,並且能更快地感染他人,總而言之,就是除了不喜歡太陽,你完全符合鬼舞辻無慘對完美生物的定義,這樣一來,你或許可以很快地擁有自己的勢力吧。」

「不,可能是擁有更多老婆。」昭陽作死地回答道。下一刻,他便感覺腰子被捏住了,「媳……媳婦兒,冷靜,冷靜,嗷……疼疼疼,別……別噶我腰子。嗷!」

見此,李白微微一笑,「初次見面,我還是給你帶來了禮物和一個對你們來說很重要的消息,就是——」他說到這裡頓了頓,便接着開口道,「禮物是一個酒葫蘆和全套的酒類釀製配方,如桂花釀,桃花液等。酒葫蘆的用法暫且按下不表,那個消息是——吾輩想和汝等及汝等眷屬和伴侶綁定,這樣爾等就能向吾交換一些異世界的物品,可以更好地對抗這方勢力的存在,吾的目標很簡單,就是消滅這方所有敵對勢力,把這個世界和爾等原來的世界合併,這樣爾等就可以自由穿梭於兩個世界了。放心,吾相信汝一定會答應的,因為……天上的那位之前找過爾等了,只是被吾擊退了,但是她一定會捲土重來,吾沒有義務下次也保護爾等。所以……」

「前輩,請您移步寒舍,小酌兩杯可好,讓我等商量商量。可好?」

「可,小友帶路吧。」李白微微一笑,變出了一個酒葫蘆和一本書。這葫蘆通體銀白,上雕刻有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獸,酒葫蘆的塞子是貔貅狀,此外,酒葫蘆身上還刻有「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四字,在月光下毫不掩飾自己的光輝,銀光閃閃,甚是亮眼。

「小友,這是吾許汝應許之物,名曰『霜白之酒蘆』,此葫蘆可與汝之血液完美適應,祓除汝血液中的不詳之氣,只保留最精粹的部分,如斷肢再生甚至起死回生,汝之優點會完美保留,但是你的力量需要用介質保留下來,介質就是酒。根據汝放入的酒的品質和品種,效果不一,好酒如杜康,甚至可以修復對於靈魂的創傷,或許,用爾等的話來講,叫做磨損,亦可以修復。給,小友,現在吾將此物給予汝,想必汝不會拒絕吧。使用方法很簡單,就是將汝之血與酒混合裝入此葫蘆,在月光下祈福凈化即可,時間大概一個時辰。但是只有每月十五十六兩天才有此等效果,其餘時候時間會變長,如果是月初時節,那麼一晚上都不會有結果也是正常。出來的酒會根據顏色有不同的效果,紅色是力氣,藍色是精神,紫色是修復,純色是全屬性提升和暫時全身鬼化以提高作戰能力。至於書上的內容也跟你透露了一點,就不明說了。」

「李白前輩,既然如此,那恭敬不如從命,小子就收下啦。」昭陽興奮地接過葫蘆和書,挽着莎莎,「李白前輩,請隨小子來。」

說罷,便朝圖書館的家走去。

李白見此,微微一笑,也踱步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