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有情人自不會分離
有情人自不會分離 連載中

有情人自不會分離

來源:2tuiwen 作者:夏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星 李賀 現代言情

我叫夏星,一個小酒館的老闆娘,就在剛剛,收到怨種閨蜜的求救消息,讓我去警局保她
沒錯!我的前男友李賀抓了她
前男友抓了前女友的閨蜜,這很難不讓人多想啊!但也不怪李賀,他的確該恨我,畢竟我是渣女,是騙子,是阻擋他大好前途的水泥板
...展開

《有情人自不會分離》章節試讀:

有情人自不會分離第2章  


剛才強忍的眼淚隨着他這一句話如開了閘的洪水,止不住。
他輕拍着我的背,笑着用開玩笑的語氣說:別吃回頭草了,實在不行咱倆單身狗湊合得了。
湊合個屁,就是因為他,我才被罵渣女……在院子里平復完情緒,重新回到警局大廳。
閨蜜已經從調解室出來了,她站在李賀身邊寫着什麼,杜依灝拉着我上前,可我卻彆扭地站在門口不肯動。
李賀剛才的態度讓我怕了,我不想上前討人嫌。
沒事,這裡交給我,你要是覺得尷尬,就先去車裡等着。
他把車鑰匙遞給我。
還突然親昵地湊近我耳邊小聲說:不準偷吸煙。
我對他突如其來的親昵舉動感到十分不適,身子條件反射往後退,但他手卻從背後腰間攬住,讓我跟他貼得更緊了。
你幹嗎……噓,別動,你前男友過來了。
我對上李賀的視線,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我現在已經被李賀肢解了。
他的臉比剛才更陰沉,眼神更刺骨,渾身像是散發著恐怖電影里的黑氣特效!
他走到我們面前,語氣極其不好地說:在警局注意一下你們的行為。
杜依灝一聽這話,摟我摟得更緊了,他陰陽怪氣地對李賀喊:怎麼,**的業務這麼廣泛了?
我和女朋友摟一下也要管?
聲音不大,但足夠吸引人,好奇的目光紛紛往這邊看來,還有幾個戴着銀手銬喝醉酒的男人在八卦談論。
一個說:好像那女的是那**的前女友。
一個答:都分手了那**還管!
又一個說:我要是那女的,我也跟那**分手,脾氣臭死了!
逮捕我的時候給摁地上疼死了。
又一個答:就是,我看還是現男友好,看着還有錢還溫柔。
……我好像看到李賀暴起的青筋了。
僵持不下時,閨蜜出聲打圓場:謝謝李賀,要不然我得跟那個流氓糾纏到凌晨。
李賀冷冰冰地回復:不用謝,我們也是按程序走的。
他從始至終再沒看我一眼,而是殺氣騰騰地緊盯着杜依灝。
被他盯着的杜依灝來勁了,他賤兮兮地附和:是得謝謝李警官。
還伸出手要跟李賀握手,說什麼:得謝謝你當時跟夏星分手,要不然我也不能小三上位。
我:?
一劍把我給殺了吧!
和李賀在警局重逢讓我失眠了,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着,第二天,頂着一個大黑眼圈去市場尋找新的供酒商。
正當我跟供酒商舌戰群儒的時候,接到了我爸的電話,他焦急地通知我:崽崽丟了!
丟了?
我也顧不得形象,對着手機破口大罵,什麼叫丟了!
安國營!
就把孩子交給你看一天!
你當時拿錢的時候怎麼不把錢給丟了!
他可是你親外孫!
你還是人嗎!
電話那邊的他哭着解釋:小星,我就買瓶水的工夫,一眨眼孩子可沒了。
呵呵,我再不了解他是什麼人嘛!
要是他光買瓶水,孩子怎麼可能會丟,一定是他又鑽進小賣部內的牌場了。
再說了,那五十萬我也是為你好才要的,李家那小子把你害得那麼慘,一輩子跳不成舞了,我要他五十萬多嗎,你不好意思要我替你要……他在電話那邊提起這件事,讓我一陣心煩,毫不猶豫掛斷電話開始查定位。
萬幸崽崽今天戴了我給他買的電話手錶。
定位顯示在距離我家不遠的商業區,我一刻也不敢耽誤,開着車往目的地趕。
找了一圈,終於在三樓德克士看見了穿着背帶褲的崽崽。
他就在靠窗的位置坐着,跟他坐在一起的是……穿着警服的李賀!
他就坐在崽崽身邊,小心翼翼地將一個漢堡的包裝撕開,然後耐心地喂崽崽一口一口吃。
這畫面在我腦海中幻想過無數次,此刻就在我眼前實現了。
我心裏有種說不出的滋味,不敢上前,不敢面對李賀,在通訊錄翻了一圈也沒找到合適的人,只能拉住一個正在發傳單的阿姨,對她說:我給你 200 塊錢,你去對面德克士把那個**身邊的小孩帶過來,你就說你是她奶奶。
她像看神經病似的看着我,你就算給我兩千我也不敢,那可是**,把我當人販子逮起來怎麼辦。
我是孩子的媽媽,這是我的身份證,這是我和孩子的合照。
我翻出手機的照片給她看,阿姨,其實,那個**是我前男友……前男友?
她一聽這話來勁了,豎起耳朵,一副吃瓜的表情,給我詳細講講。
我:……在我用二倍速語速給阿姨編了個我劈腿生了別人的孩子不敢面對前男友的狗血劇情後,她答應裝作孩子奶奶,將孩子帶給我。
那我見孩子該怎麼說?
孩子也不認識我,怎麼可能跟我走?
我想了想,說:那你就喊他的大名夏賀澄,並跟他對暗號賽羅奧特曼 7758521。
阿姨十分無語地前去了。
我看着她遠去的背影,心裏忐忑極了。
要知道孩子的奶奶可是李賀他媽啊……不知道他媽會不會認這個孫子,不會又要拿錢讓我去母留子吧。
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躲在柱子後面的我如熱鍋上的螞蟻,慌,忍無可忍探出頭看。
結果這一看,正好跟李賀的視線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