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我是狼與羊
我是狼與羊 連載中

我是狼與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季宇嬰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季宇嬰 我(無名)

原本是一隻灰狼,在被獵人槍決後重生成了山羊,開始了尋找親人,尋找夢想的路程
裏面多重暗示了社會現實,有利於更加了解世界展開

《我是狼與羊》章節試讀:

第5章 第五章


我全身炸毛,咬緊牙關,口中斷斷續續啞着咕嚕。雙目的瞳孔縮小,縮小,利如刀片般,直射兩壯大的身影。割出千萬條血痕,撕碎血肉之軀。

憤恨,絕望,殺戮,一併升起,衝破了大腦,掀翻了頭骨。不顧一切低下腦袋,頂着尖角,比風還快呀——

「噗呲!」

熱流噴涌飛躍了空天,灑下道道紅花。一陣翻滾動,「嘭!」撞上了樹榦。

復仇,復仇,與痛苦本該在這一瞬間了結。我那尖銳的犄角將穿透兇手的胸膛,灑濺飛血的是手持槍刀的之人,一瞬間,化為飛煙。

兩個獵人雙雙回頭,卻只見地上的紅艷。

「我好像聽見了什麼。」

「不會是有人發現我們在偷獵吧?」

一個獵人使勁兒按另一個獵人的腦袋,粗暴的朝他揮舞一拳頭,憤憤而小心翼翼,低聲痛罵:

「說什麼鬼話,我要是被抓了,你也跑不了!」

我趴在樹叢中軟弱無力,扶着樹榦微眯雙眼。目不轉睛盯着他們兩個狼狽為奸的兒戲。

妹妹坐在身邊,內疚垂下了腦袋。低聲道歉:

「對不起,我剛才太着急了,但是…」

她抬起頭,滿臉淚痕。

「如果我不阻攔你,那後果絕不是我們所擔得起的!」

閉上雙眼,張開嘴,深呼一口氣,接着重重吐出來。暈倒下去,面色憔悴。

我努力站起身,睜開眼睛,透過葉間望去。

那兩兇手已經走到我們的這片樹林,緩緩去到深處。我搖了搖身邊的妹妹,在她耳邊小聲呼喊:

「起來,跟上他們。」

妹妹踩踩地面,搖搖尾巴,張嘴,剛想說什麼,一眼看到嚴厲目光,只好搖着小耳朵同我快步追上,悄無聲息跟在其後。

「大哥,雖說我把你咬傷了,但也不至於用這種眼光看我吧?」

她試探性湊過腦袋,見沒什麼反應,無趣的垂下。我撇了一眼沒說話,沒想到那姑娘依然不依不撓。用尾巴拍打的後背好似悠閑自言自語:

「哎,咱們為什麼要跟着他們啊?」

宛然一笑,伸出腦袋上的小角戳了一下她的後背。

「真是服了你了。」

低下頭,輕聲:

「你不是說他們抓走了姐姐嗎?我想姐姐應該就在他們身邊,如果跟着他們就有可能找到姐姐了,即使,可能,找到她時,就已經…」

不自覺狠狠眨了一下眼睛,吸吸鼻子,不語了了(liao)。

幽深的樹林外,陽光揮灑,大地一片金黃。心頭的痛苦與凄涼盡在離開的那一刻減少了許多。好似壓着塊大石頭落了一半。

這是在我成為羊後的第一次輕鬆,不知不覺,加快腳步。

遠遠的望見了山坡上的一戶人家,牆外圍起一圈高高的羊圈圈,內滿是熟悉而陌生的面孔。

其中一張狼皮高高的,在牆面掛起,他好像預示着什麼。好似宣告着什麼,那灰色的皮毛,白色的利爪,被割去的肉…

在午陽的金黃中閃爍,在夏季的微風中飛揚,時起時落。

這真是巨大,殘忍的恥辱!!!

我的全身充滿夢想與希望,他的一切都被碾碎的同時,竟還不忘糟蹋一帆!

我呆住了,目光隨着飛馳的方向飄動。

妹妹抬頭,小心翼翼注視着那張平淡的臉,見雪白的毛絨下滾落一顆珍珠,透明隨着毛髮往下分裂。從大珍珠到小珍珠,最後濺起白花,垂下頭。靜靜的站在林外的山坡,同我一起觀望,那陽光下,小山坡上的人家,牆外忽高忽低的——狼皮。

這是中午,林中的尖聲蟬鳴打破了我的思緒。恰似一張蛛網,在彈起一根白絲,那便全網維之驚動。

打那了個機靈,淚痕似有似無掛在眼角,抹了一把,黏黏濕濕的。

忽的想起了什麼,猛搖身邊的妹妹,她緩緩睜開眼睛,舔舔嘴角,砸吧砸吧嘴,咕嚕咽下一口,慢慢站起,抖抖厚絨,伸出前爪,拉直緊繃,利爪全被凸了出來,形成四個小絨圓,低聲嚷嚷:

「啊——呼(打哈欠)…怎麼了?」

「那兩個人呢?」

她抬起一張眼皮。

「房子里,你的好妹妹,我可一直觀察着呢。」

「走,跟上去!」

快步前行的同時,瞬間一陣極其凄涼的狼嘯撕碎了天際——是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