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綜影視之原來我這麼受歡迎
綜影視之原來我這麼受歡迎 連載中

綜影視之原來我這麼受歡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俞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一眾男配 現代言情 許若

綜影視 涉及到的世界有:卷一芳華 卷二左耳 卷三少年的你 卷四悲傷逆流成河 卷五南極之戀 女主是同一個人穿到不同角色,盡量邏輯通順,與原文不符的就當作者私設,結局HE
展開

《綜影視之原來我這麼受歡迎》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卷一:芳華1


成都的夏天,又悶又熱,光站着什麼也不幹就讓人一個勁兒的冒汗,更別提還要在沒有任何製冷設備的練習室里練舞了。

熱風裹挾着燥意一陣陣撲面而來,分隊長吹着口哨讓大家都停下歇一會兒「行了,練了這麼久,大家都休息下吧」說完走到櫃檯邊上,打開大瓷缸喝了一大口水。

寬敞的練習室里,一邊站着排練舞蹈的女演員們,另一邊站着演奏的樂隊。

蕭穗子放鬆了身子,用手擦了擦汗,紅色的背心已被汗浸濕,她有氣無力的說:「這天太熱了,等會兒回去可得好好洗洗」每天辛苦練功,最舒服的時候就是洗完澡聽着夏夜的蟬鳴,伴着微涼的風慢悠悠地走回寢室了。

「真的,出這麼多的汗可得好好洗洗,正好我家裡給我寄了一盒洗頭膏,還有些小零食給你們嘗嘗。」放下手裡的手風琴後,郝淑雯對同一個寢室的蕭穗子和林丁丁說道。身為幹部子弟,郝淑雯用的總是一些沒見過的舶來品,時髦極了。

「看來我們今天有口福了」林丁丁高興的微微瞪大眼睛。

文工團里的人來自五湖四海。林丁丁是上海人,新兵訓練中期加入文工團的,天生有副好嗓子,是獨唱演員,長相十分秀氣,笑起來還有甜甜的梨渦,嬌嬌軟軟的氣質很得團里那些男兵的喜愛,對她說話都細聲細氣的。

性格與之相反的就是寢室長郝淑雯,作為地地道道的北方姑娘,加上父親是空軍首長,有不少人對她獻殷勤,漸漸養成她張揚跋扈的性格。一米六九的個,打量起人來未免有居高臨下的意思,身材更是火辣,團里的女兵小到十七大到二十幾,沒有人比她更香艷性感,當然使喚起人來更是一點也不客氣。

其中被使喚次數最多的就是劉峰,前幾天坐火車去北京接受全國表彰大會了。說到劉峰這個人,那真是雷鋒轉世,有時大家開玩笑叫他「雷又鋒」因為快讀起來就是他的名字。在團里,有困難就找劉峰。什麼演出的幕布壞了,桌椅板凳缺胳膊少腿了,燈泡出點小毛病了,劉峰都包圓了,他這個人,既能幹木匠又能當鐵匠,偶爾還會客串起電工的角色來,年年大會上表彰他,次次標兵評選有他,一個熱心腸的大好人。

「下午還有班務會要開,咱們吃完晚飯就去吧」蕭穗子提議道。作為有一個在監獄裏的父親,是寢室里出身最不好的了,但靠自己出色的舞蹈功底當選團里舞蹈隊的主角,讓那些想看笑話的人啞口無言。除此之外,她跟寢室里的人相處的都不錯,日子也不算難過。

眼瞅着休息了大約五六分鐘,分隊長從椅子上直起腰,對着一幫休息說話的女兵擺了擺手示意她們該起來了。

蕭穗子她們心裏叫苦不迭,但還是利索的起來排練。這是一支新舞,曲風昂揚歡快,充滿欣欣向榮的精氣神,是下次參加慰問演出的劇目。

排練的時候,時間好像過得飛快,等到第二天訓練的時候蕭穗子她們已經差不多把舞蹈動作順下來了,就差再練幾遍熟悉感覺。

如果說昨天還是艷陽高照晴空萬里的話,那今天就是電閃雷鳴傾盆大雨,豆大的雨點打在窗戶上,像是一陣密集的鼓點,屋裡的排練正如火如荼地進行着。

與此同時,劉峰帶着受分隊長囑託接回來的新兵何小萍正在回來的路上。雨下的太大,劉峰看着她被雨水打濕後單薄的衣衫,說什麼都要把唯一的一件雨衣給她穿。

「快穿上吧,別還沒到文工團,身子就先病倒了」劉峰擔心地望着何小萍有些蒼白的臉,催促道。

何小萍看着劉峰一副她不答應就不走了的神情,笑着接了過去,真誠的對他說:「謝謝你,劉峰。」

兩人一路走到文工團後,何小萍就把雨衣還給了他,沿着走廊來到舞蹈室門口,一前一後的進去了。

分隊長又吹起脖子上戴的口哨「注意精氣神兒,收緊,抬腿」一首《草原女兵》排練完。突然不知是誰說劉峰迴來了,大家紛紛地向門口看去,所有人都想看看從北京接受表彰回來的活雷鋒。

劉峰拎着行李,受到大家的熱烈歡迎,郝淑雯往他那邊走「歡迎我們全軍的學雷鋒標兵凱旋歸來啊」

林丁丁笑着和他握手,歡迎你凱旋歸來。

卓瑪也走過來握手,大家都想沾沾喜氣。

劉峰看着周圍的人說「家在北京的,你們爹媽都托我帶了些好吃的,一會兒排練完過來拿啊」

「劉峰,你可回來了,坐了那麼久的火車累了吧」分隊長走過去拍拍劉峰被雨打濕的肩膀,笑的眼角的魚尾紋又多出幾條。

劉峰沖她笑了笑,搖搖頭,穿在身上的軍裝顯得格外挺括,胸口上還別著一枚紅色的標章,分隊長就喜歡他身上的生氣和活力。更別提劉峰還幫過他不少忙呢。

「對了劉峰,我托你接的人呢?」分隊長心心念念何小萍的到來,在選拔的時候她就給自己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何小萍的舞蹈功底十分紮實,長相啊身體條件啊在團也是數一數二的,這樣的好苗子,可不得盼望她早點來嗎。

「在這兒呢」門口站着一個扎着兩個麻花辮的女孩,穿着一身黑色衣衫,身形苗條,她抿着嘴,笑吟吟地瞅着自己,皮膚雪白,一雙漆黑的大眼睛都好像會說話。

何小萍其實不是真的何小萍,她其實叫許若,作為一名常年穿梭在影視劇打工人,她主要的工作就是幫生前的悲慘的角色彌補遺憾。

而在芳華這部電影里,何小萍的人生簡直可以用一個慘字來形容,溫柔慈愛的父親成了被打壓的勞改犯,在監獄裏一蹲就是幾十年,不知什麼時候能出來,母親則帶着拖油瓶的她改嫁到上海一位姓何的人家,還生了弟弟妹妹,何小萍從那個家裡無時無刻不在忍受來自繼父,弟弟妹妹,甚至是保姆的欺辱,養成了極度自卑的性格。

所以何小萍拚命想逃出來,不想再過看別人眼色的日子了。憑藉優秀的舞蹈天賦來到文工團以為能開始新的生活,結果又因為內向不合群的性格被孤立排擠,可以說是從一個火坑跳出來又一腳踏進深淵。這些灰暗的日子裏始終有一束光照亮她,溫暖她,那束光就是劉峰。

劉峰是唯一一個對她釋放善意的人她。在一次舞蹈排練時所有男兵都嫌棄她身上的味道,而不願做她的搭檔,只有劉峰了出來。他無法想像他在她心裏有多麼偉大,當她快被那些惡意的嘲笑壓斷脊樑的時候,他就像以前父親講的神話故事裏的救人於水火的英雄一樣。那一刻,淚水氤氳了她的視線,夢裡英雄有了臉。

她知道他們是兩道偶爾離得近卻永遠不會相交的平行線。直到那件事的發生,改變了過去的一切。

原來劉峰一直喜歡林丁丁,在一個兩人獨處的午後,劉峰情不自禁地向林丁丁表達了愛意,並且擁抱了她。

一心想通過找個有錢人嫁了的林丁丁當然不能接受,她可以跟內科醫生談戀愛,也願意和攝影幹事**,唯獨不想劉峰這樣的什麼也沒有的人對她表白。劉峰在她心中的形象幻滅了。

誰知兩人的舉動被過路的人看到了,告到了政委那裡,說林丁丁腐蝕活雷峰。最後的結果就是劉峰下放到伐木連,在戰鬥中失去了一條胳膊,從而不得不轉業退伍,開啟了今後幾十年貧困潦倒的生活。

何小萍的遺憾就是想讓劉峰能夠幸福快樂,自己能活出不一樣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