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神醫毒妃不好惹邪王纏上身免費閱讀
神醫毒妃不好惹邪王纏上身免費閱讀 連載中

神醫毒妃不好惹邪王纏上身免費閱讀

來源:2tuiwen 作者:蕭令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戰北寒 現代言情 蕭令月

襄王驚恐臉:「不不不」這麼多兄弟裏面,就屬翊王的戰鬥力最變態,武功最高手段最狠
甭管誰被他盯上,最後總是要被他摁在地上暴打,不打成親娘都不認識的豬頭臉,絕不善罷甘休!襄王拔腿就跑
「給我回來!」戰北寒一把抓着他的衣領,把他拖回來
...展開

《神醫毒妃不好惹邪王纏上身免費閱讀》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神醫毒妃不好惹邪王纏上身免費閱讀第10章  


襄王驚恐臉:「不不不」這麼多兄弟裏面,就屬翊王的戰鬥力最變態,武功最高手段最狠。
甭管誰被他盯上,最後總是要被他摁在地上暴打,不打成親娘都不認識的豬頭臉,絕不善罷甘休!
襄王拔腿就跑。
「給我回來!」
戰北寒一把抓着他的衣領,把他拖回來。
「大哥!
大哥救命啊!」
襄王嚇得花容失色。
太子慢悠悠地喝了口茶,溫和道:「救不了,等死吧。」
襄王:「」襄王:「五弟!
救我!」
成王低頭喝茶,假裝沒聽見。
他也不是三哥的對手,二哥你自求多福吧「別啊!
大哥大哥你救救我,別打臉!
我什麼都答應你,大哥!」
襄王眼看戰北寒拎起拳頭,朝着自己人見人愛的臉蛋揍來,頓時嚇得口不擇言。
太子滿意地笑了:「你說的,什麼都答應本宮。」
戰北寒也停手了,冷蔑地看了一眼嚇軟了的襄王,拎着他往座椅上一丟,轉身坐下。
一連串動作行雲流水,襄王都愣住了。
這個時候他要是還不知道被兄弟聯手耍了,他就白當了這麼多年的皇子。
「南陽侯府的二小姐沈玉婷,聽聞最近跟你親密不已,今日去侯府祝壽,本宮順便替父皇看看,若是還不錯,本宮便上報父皇給你們指婚。」
太子微笑着,說出了真實目的。
這特么是逼婚啊!
襄王一口血悶在嗓子眼:「我不」同意!
太子微笑打斷:「賜婚,或者跟北寒去練手,你自己選。」
翻譯一下,要麼娶媳婦。
要麼被打成豬頭。
你選吧。
襄王:「」他今天就不該出門!
南陽侯府坐落在京城正北方,長街兩側都是是高門府邸,深院巍峨。
北秦國的京城格局講究「南尊北貴」。
正南方是清一色的親王、郡王府邸,北邊則是一大堆勛貴朝臣聚集,但凡身份稍微差一點,連南街北街的門檻都擠不進去,只能在東邊和普通百姓混居。
今日的北街大道上鋪滿紅毯,爆竹聲聲,滿是喜氣洋洋。
南陽老侯爺六十歲大壽,陛下親自問詢,聽聞還派了太子殿下及幾位王爺前來賀壽。
勛貴朝臣們的耳目向來敏銳,紛紛聞風而動,即使心裏早就看不上日漸沒落的南陽侯府,依然提着厚厚壽禮,笑臉盈盈的上門祝壽。
南陽侯府門前車馬繁忙,負責接客的幾位管家笑得臉都僵了,依然不敢懈怠。
侯府正廳,高朋滿座。
老侯爺一身喜慶衣裳,杵着拐杖,笑呵呵地坐在主位上。
周圍數不清的賓客上前拜壽,又奉上賀禮,各種恭維敬仰、妙語連珠,逗得滿堂哈哈大笑。
「咦,怎麼不見侯爺?」
有人笑着問道。
廳外很快響起笑聲。
「侯爺帶夫人,以及諸位小姐來給老爺子拜壽了!」
話音剛落,紅光滿面的南陽侯,攜着身邊嫵媚風韻的華姨娘,以及三位年芳正好的姑娘家一起走了進來。
眾人竊笑不已。
南陽侯府是出了名的陰盛陽衰。
也不知道走了哪門子的邪運,南陽侯姬妾眾多,卻偏偏只生閨女。
滿後院的女人一口氣給南陽侯生了七個女兒,除了三小姐沈晚是原配嫡出以外,其他都是庶出,硬生生湊成了一個「七仙女」,就是生不齣兒子。
如今,最大的閨女都已經出嫁當娘了,最小的閨女還不滿十歲。
現在跟着一起來祝壽的,就是二小姐,四小姐和五小姐,年歲都差不多,正是要定親出閣的年紀。
本來祝壽應該由男丁出面,南陽侯府實在沒有,只好把女兒拉出來湊數了。
「兒子祝願父親福如東海長流水,壽比南山不老松!」
南陽侯跪在軟墊上,給老侯爺磕了三個頭。
「祝老爺子長壽安康!」
華姨娘也領着一眾閨女磕頭拜壽。
老侯爺心情大好:「知道你們孝心,快起來吧。」
一家子被攙扶起身。
老侯爺看了一眼幾個孫女,問道:「怎麼不見三丫頭?
不是已經派人去接她了,怎麼還沒到?」
三小姐沈晚畢竟是唯一的嫡女,又與鎮北侯府有婚約,雖然從小八字不好,不能養在府里,但看在婚約的份上,老侯爺還是比較重視的,在大壽之前,特意叮囑南陽侯去鄉下把她接回來。
要不是老爺子提起,南陽侯這個親爹早就忘了他還有個嫡女被扔在鄉下,已經十幾年了。
華姨娘笑容微僵,暗地裡掐了南陽侯一下。
南陽侯急忙解釋道:「爹,兒子半個月前就派人去接她了,可能是路上耽誤,她現在還沒到京城呢。」
「耽誤這麼久?」
老爺子擰眉不悅。
華姨娘立刻添油加醋的說道:「老爺子見諒,沈晚從小養在鄉下,難免性子野一些,對咱們侯府也沒什麼感情,這突然要接她回來,她自己也不願意!
妾身聽下人傳話過來,沈晚在鄉下自由自在慣了,不想回侯府拘束,老爺派人接她,她還偷偷逃跑了,花了不少功夫才找回來,所以才耽誤了」老爺子越聽臉色越黑:「果真如此?
太不像話了!」
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家,八字不好養在鄉下,就該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乖乖待着,養得乖巧貞靜才對。
府里派人去接她,她竟還敢跑,真是在鄉下養出一身野丫頭的脾性了!
二小姐沈玉婷笑吟吟地道:「祖父別生氣,三妹她不聽話,接回來好好管教就是了,您還有我呀,孫女對您一腔濡慕敬仰,只願您長壽安康,歡歡喜喜的過壽呢。」
一番甜言蜜語,配合上乖巧甜美的模樣。
哄得老爺子眉開眼笑,滿意地點頭道:「這才是我沈家女兒該有的樣子。」
隨即,老爺子又叮囑:「等沈晚回來,你們多費心,好好管教一下!
別讓她把鄉下野丫頭的毛病帶回府里,教壞了其他姐妹。」
「兒子知道!」
南陽侯頓時鬆了口氣。
華姨娘嘴上笑應着,心裏猖狂又得意,沈晚那賤丫頭應該已經死無全屍了吧?
管教?
等她到閻王殿,讓她短命的親娘管教她吧!
「不好了老爺!」
下人慌慌張張的跑進來。
南陽侯把臉一板:「慌張什麼?」
「三、三小姐她拖着個死人闖進來了!」
下人撲通跪在地上,失聲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