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帶着師父去修仙
帶着師父去修仙 連載中

帶着師父去修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諸判官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丁大壯 諸判官 都市小說

涅槃之後,遇到一個迂腐的師父
我要除魔衛道
我要還這個世界一個清平
我要閱盡這世間美女
師父:乖徒弟,不要亂了道心呀
展開

《帶着師父去修仙》章節試讀:

師父的本事


西裝男從小嬌生慣養,第一次被人打,躺在地上,眼睛裏露出驚恐之色。

「喂,我師父給你唱了好長一段的歌,你是不是賞兩個?」丁大壯問道。

西裝男這才明白,眼前二人,竟然是為了要錢。

「多,多少?」

丁大壯看了看師父,隨後伸出兩根手指頭,在空中晃了晃。

凌虛子之前討飯要錢,要到的一般都是塊兒八毛的。

但是這次要錢不同,老人家那是展示了才藝的,要兩塊,應該合情合理。

西裝男立刻從褲兜里,掏出兩千塊來,塞進丁大壯的手裡,「得罪了,得罪了。」

說完,他急匆匆地跑進了旁邊的壽衣店裡。

十三年來,丁大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錢。

雖然之前他是鰲里奪尊的仙界大能,莫說這普通的鈔票,即便是像山一般金銀珠玉,在他的眼裡,也不過是糞土一樣。

但是,自從這一次涅槃人間以來,跟着凌虛子凈吃苦受窮了,陡然乍富,內心還是泛起一絲波瀾的。

「老頭,看到了沒有?」丁大壯把錢塞進了他的手裡,「所謂勞有所得,就是這個意思,你展示才藝,就能多拿錢,下次見了有錢人,直接上才藝。」

「你這是搶劫!」凌虛子氣得鬍子老高,指着丁大壯的腦門,「剛一下山,你的道心就亂了,這還了得!」

「我靈虛宗還指望你能光耀門楣呢,你你你,你太令我失望了!」

「錢乃俗物,能亂人心性,亂人心性!」

丁大壯翻了個白眼,無奈地吐出兩個字來,「迂腐!」

「你現在就給我回山,現在就去!」凌虛子指着來時的路,暴跳如雷地叫喊着。

他還衝自己嚷嚷!

這還能忍?

「老子不想當你的徒弟了,愛咋滴咋滴!」丁大壯眼睛一瞪。

頓時,凌虛子氣短了半截,他撇了撇嘴,眨巴了幾下眼睛,語氣柔和地說道,「乖徒弟,師父錯了,不應該沖你發火。」

「這樣,你消消氣,別動不動就說背叛師門的氣話。」

「咱們修道之人,理應將這些俗世之物視如糞土,只有這樣,才不會亂了道心。」

「吃肉也是一頓,吃饅頭也是一頓,只要能填飽肚子,沒有區別嘛,我們要一心向道,要追求更高的道法……。」

丁大壯臉色一沉,「我想吃肉,不想吃饅頭。」

頓時,凌虛子啞口無言。

正在這時,西裝男拎着一袋壽衣,匆匆出門,打開車門,啟動了汽車。

凌虛子一拍腦門,頓時回過神來,自己剛剛還唱,他們家老人有福氣呢。

沒想到,他家竟然死了人的。

怪不得剛剛人家要揍自己呢。

想到這裡,他立刻追了上去,拍了拍車門。

車玻璃緩緩落下,「先生,您剛剛給我們的錢……。」

他的話還沒說完,西裝男眉毛一擰,「咋地,嫌少?」

「你們兩個王八蛋,也太貪得無厭了吧,兩千塊還嫌少,你們還摔了我個大背跨,我還沒找你們算賬呢。」

說完,他一腳油門下去,汽車絕塵而去。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你的錢給多了。」凌虛子撒丫子就追。

「我是還你錢的,你不要走呀。」

丁大壯徹底無語了。

自己這師父,簡直把自己的臉都丟盡了,兩千塊而已,就把他嚇成了這樣!

凌虛子雖然不輕易展現自己的本領,但這一次不同。

他必須把錢還給西裝男,否則,自己豈不成了訛詐的小人了?

豈不是亂了自己的道心?

西裝男瞥了一眼後視鏡,發現凌虛子竟然追了上來。

再看看自己車內的儀錶盤,已經到了六十邁,心中不禁一陣惶然。

這是白天遇到鬼了嗎?

他腳下的油門,不禁加重了幾分,汽車低吼一聲,再次躥了出去。

眼看汽車已經飆飛到了一百邁,而凌虛子依舊跟在他的車屁股後面,那兩條小短腿玩命倒騰,由於摩擦力的緣故,褲襠蹭蹭冒着火星子。

我靠!

這傢伙,是在褲襠里安裝了發動機嗎?

正在心中疑惑的時候,忽然電話響了。

掏出手機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妹妹打過來的。

「喂,妹妹,父親的病情怎麼樣了?」西裝男問道。

「哥,您趕緊回來吧,父親他,他已經不行了。」講完這話,電話那頭的楚天晴便嗚嗚地哭了起來。

聞聽此言,西裝男心如刀絞一般,他強作鎮定,「妹妹,我這就到家了。」

原本打算開車兜幾圈,遛遛後面這老頭,看他究竟能跑多快呢,此刻頓時全無心情,汽車轉了一把方向盤,朝着一個別墅區里開去。

汽車停下,西裝男拎着剛剛買的壽衣,便走進了家門之中。

凌虛子噗通一下坐在地上,拍了拍自己冒煙的褲襠,呼哧呼哧喘着粗氣,心中甚是喜悅,「哼,還想把貧道甩掉,姥姥!」

略一調整氣息,他站起身來,打算進門的時候,忽然想到,自己只顧得追西裝男呢,卻把那寶貝徒弟給丟了!

我靠!

凌虛子重重地給了自己一個大嘴巴。

那寶貝徒弟,可是重振靈虛宗的希望!

況且,那小子始終懷着一顆叛離師門的心,如今他不見了,這可如何是好?

正在他捶胸頓足,欲哭無淚,後悔不已的時候,忽然肩膀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

茫然轉過頭來,竟然見到丁大壯這小子,一臉壞笑地看着自己呢。

「師父,您又是抽自己耳光,又是捶胸脯躲腳後跟的,這是幹嘛呀?」

凌虛子不敢置信地看着丁大壯,隨後驢拉磨一般,繞着他轉了好幾圈,「你竟然能追得上我?」

「追上你,很難嗎?」丁大壯反問。

輕輕搖了搖頭,凌虛子沒說話,但是內心的震驚,已經無法言表了。

自己三百年的道行,才追的上汽車,他僅僅十三年,就追上來了!

天縱奇才!

靈虛宗復興有望了!

正在這個時候,忽然聽到院子里,傳來了一陣哭天搶地的聲音。

「師父,您來活兒了。」丁大壯提醒道,「您負責才藝展示,我負責收錢,完事兒之後,咱們五五開。」

「開個屁!」凌虛子立刻罵道,「我告訴你小子,錢財是俗物,能讓你亂了道心!」

「道心,乃是修仙之根本,乃是……。」

丁大壯不耐煩地兩眼一翻,「那你進還是不進去呀?」

「進!」凌虛子鏗鏘有力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