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黔盤鎮十年詭異七件事
黔盤鎮十年詭異七件事 連載中

黔盤鎮十年詭異七件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寒風霜雪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沈宇凡 駱凱南

神秘事件,頻頻發生,扣人心弦,人心惶惶,一座小鎮,一個房間,離奇驚魂,黔盤駱家
為何街尾,會有一座古怪廟宇,銘碑上的字有什麼秘密,和駱家之間會不會有聯繫,為何他們一個個精神不正常
展開

《黔盤鎮十年詭異七件事》章節試讀:

第2章 我的房間很神奇


還記得那個房間嗎?我給你們說過的,就在我奶奶隔壁,你說如果你的房間大白天沒有一點光。

你怕不怕。

進入那個房間的前一晚,我剛躺下床不久,奶奶突然把我搖醒,像這種事情,以前從沒有發生過。

當時我已經睡著了,然後迷迷糊糊睜開眼,我記得還用手搓了下眼睛。

這件事讓我印象深刻,每當回憶起,總有一股冷風侵入骨頭,你知道我看到了什麼嗎?

從我記事起我從來沒有看過我奶奶抽煙,她就這樣拿着我公的遺物一根煙斗。

我不知道你們清不清楚,我想表達的是什麼,如果你是農村的,你可能見過。

就是老人抽葉子煙,他會用一根煙桿長長的,就是那一種。

原諒我說了這一句廢話,只怪我想把意思表達明確,在說好這件事之前我想先說一下奶奶的床。

奶奶的床看起來很老了,我不知道是什麼木頭做的,它上面刷了一層黑漆,看樣式應該是出自清朝!

這個床我是聽我去世的公說過,床是他奶奶傳給媽媽,我公當初娶我奶奶的時候,他媽媽給打發了這嫁妝,還有那幾個柜子。

我不知道你們那邊怎麼喊你爺爺的媽媽是怎麼稱呼?但是我很榮幸,我見過我奶奶的媽媽這個我們以後再講

我九歲時奶奶帶我去了湘西老家,我看見了那種神秘的苗族儀式!

靠,怎麼又扯遠了。

我們繼續說床,床全身都是黑不溜秋的和棺材那顏色一樣。

這個床很大睡三個人一點都不擠,床頭上還雕着花,床腿也有,我也不了解這方面,誰知道這是什麼?

我不知道奶奶為什麼她會用全身黑的蚊帳,我躺在那裡的時候,總感覺有一種說不上的壓抑。

還有那個枕頭,不得不說上面都包漿了,奶奶一直還在睡,百年前的枕頭是古董嗎?

我看過一個清朝紀錄片形態和奶奶的枕頭差不多,長方形兩邊都有刺繡白。

這枕頭我也睡過,一點都不舒服。

這個枕頭我一直在猜想,白鶴不是代表有人去世嗎?

我公說過,這個枕頭是她奶奶,媽媽的,難道我祖先在清朝去世的時候,這個枕頭當初沒有進棺材,竟然一代一代傳到了我這裡。

這其中一定有什麼秘密?

不然這麼晦氣的東西,當傳家寶留着幹嘛,等那天奶奶入土了,我得把它拆開看看。

我記起來了,我是不是瘋了?

明明跟你們說房間的事,又扯到S人枕頭。

對不起啊,抱歉。

我剛才不是說我睜開眼睛看到奶奶在抽煙嗎,她當時就坐在床上,她的腿蓋着一條洗得淺白的花被子。

上面還可以,隱約看得出一些的神秘圖案。

和奶奶睡那麼多年,一直都是蓋這被子,真是奇了怪了,但是又感覺不到臭。

一定有特別保養的方法古人傳下來的!

幾句話墨跡了半天都說不明白,看來我是真的瘋了,那天晚上我被奶奶叫醒,看到她在抽煙,然後她輕輕拍了幾下我的額頭,對我說今晚好好睡。

我真是無語,我睡得好好的,被你弄醒就說了一句廢話,不過從那晚以後,我再也沒有見過我奶奶抽煙。

為了讓你們更加了解哪天的事情,接下來我採用兩人對話的方式,給你們還原當時的場景。

事情發生在我奶奶抽煙的後一天,是一個星期六剛吃好晚飯,我剛剛放下碗筷準備去玩的時候,奶奶突然把我給叫住。

我看見奶奶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拿着一袋稻草,那個袋子就是蛇皮口袋,你們知道農村很常見的。

然後接下來就由我先提問,有了對話。

婆,你拿這個稻草做哪樣?

給你鋪床布

你要趕我走

你想走哪裡去,你不跟我,你去哪裡。

說這句話奶奶對我咆哮,聲量提高了一倍多。

我當時被嚇住了,說不出話接着奶奶降低語氣又說。

我17歲嫁人,18歲有了你爸,你現在13歲,你還和我稅像話嗎?

這句話當時說的時候是用苗語說的,可能你們聽不懂我就用普通話吧,好理解。

昨天晚上你睡覺的時候,你公叫我了,從今晚開始你就睡在我隔壁的那個房間。

我公不是S了嗎?

奶奶還是自顧自的說,你公昨天給我說他想抽煙了,他問你怎麼睡在這裡。

我給她解釋了,說你還小你媽跑了,你後媽對你不好,你爸爸也不當家,現在又有了一個新娃娃。

凱南到哪裡飯都吃不飽,所以就跟着我了。

你公給我說叫你今晚一個人睡,你十三歲我感覺也可以了。

凱南,你還有哪樣問題沒?

婆,我聽你的

像這個事情,我到現在一直搞不明白,我唯一的解釋可能就是託夢吧!

就這樣我看着奶奶拿出鑰匙打開了那個房間,那裏面有種味道,之後你們也知道了是幾個死老鼠。

那裏面沒有通電半個小時後,我四叔來了,給我接了一個五瓦的燈泡。

我給你們說過,四叔到省會讀書,他剛畢業給他分配工作,他不滿意然後就回來了,為了這個事,奶奶說了他好久。

說他讀書讀到P眼上去了,家裡以前賣米賣糠供他上學,現在天天回來釣魚,養了一個釣魚郎,這是我奶奶的原話,我四叔的事,以後再說。

房間裏面有一台老式的收音機,還有一些磁帶,和30多本小說我當時就問這是誰的,奶奶說是後面這個釣魚郎的。

我問過奶奶,四叔回來了怎麼不睡這裡?奶奶回答說他還有臉睡這個房間。

之後四叔一言不發就走了。

奶奶給我鋪好了床,又找了一個花被單然後跟我說了一句話,你到這裡睡的時候。

你的手不要放在胸口。

天黑了奶奶睡了,我知道木屋是50年代建的,不知道這種房間誰設計的?

裏面不開燈,外面就是開太陽,真的一點光都沒有,那時候我對這些無所謂,可能是不知者不怕吧。

其實第一晚上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躺下就天亮了,然後不久,一天晚上怪事就發生了。

我渾身動彈不得,但是腦袋是清醒的,就像一點力氣都沒有那種感覺,有一種名詞叫做。

G壓床

我來說一下我的經歷,那種感覺就在剎那間,不知道什麼東西壓到你身上會感覺很重,然後你的全身開始慢慢的麻,你的意識是模糊的,但你又感覺腦袋清醒,想說話你說不了,但是你想醒你也醒不過來。

當那東西壓在你身上的時候,如果你不動,你的全身會開始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加快速度,那種感覺麻會蔓延越來越厲害,你稍微動一下,那種感覺會慢慢消失一點。

就這樣陸陸續續,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種體會,反正我就是只有手指的這個地方可以動。

經歷了這一次之後,我在那個房間經常會遇到這樣的事情,我已經習慣了,不感覺怎麼害怕。

這一段劇情不是杜撰瞎編的,是作者真實發生經歷過的事情,還有我說的那個房間沒有一點光,也是真的,我當時就是睡的那種房間!

不知道有沒有讀者朋友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但是我就遇到了。

我說下這個房間的格局,在農村特別是那種木屋都會建一個堂屋。

我的房間就是在堂屋的後面,前面掛着一塊匾,還有一些香,香爐,泥菩薩這些物件。

最後還有張我公的遺像照。

我每晚睡覺的時候,我的頭是朝着照片下方,就隔了一塊木板,我都懷疑是不是我每天睡覺?

我公都在看着我,他很無聊要和我做遊戲?

這種感覺真的很神奇,我奶奶的床住在我的隔壁,我在那裡睡了幾年都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我一睡這個房間之後就接二連三會出現這樣的事。

我也想過,是不是什麼心理暗示,但是我以前根本都沒有接觸到這方面的東西,不存在什麼心理暗示。

我的房間很神奇,晚上做遊戲不怎麼嚇人,你知道嗎?還有更嚇人的,我會以後慢慢給大家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