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留洋格格在大宋
留洋格格在大宋 連載中

留洋格格在大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陳未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艾存青 趙夔

清末留洋歸來的格格本以為可以拯救愛新覺羅家族,等來的卻是清廷的覆滅
絕望之際,她竟然來到了九百年前的大宋
處於封建與進步交替之際的她,既羨慕大宋從前的繁華,又憂心自己的親人和家庭
而擺在她面前更嚴重的問題,是如何平衡對宋代皇帝趙夔的心動與後宮之中風雲詭譎的沉浮
【宋代背景,趙夔原型是宋仁宗趙禎,但因為存在較大改動所以設置了原創角色,時代背景可以參考仁宗】展開

《留洋格格在大宋》章節試讀:

第1章 留洋歸來


大船靠岸,存青提着皮包下船,四處尋找來接她的人。

等了半個時辰,碼頭上的人已經散去,還是沒有熟人的身影。存青皺皺眉,打算自己回去。剛邁出步子,就見一個小廝匆匆忙忙地跑來。

「格格,對不住對不住,讓您久等了。」小廝哈着腰,趕忙接過存青手中的行李。

「你是——八斤?!」存青幾乎認不出來,幾年不見,八斤怎麼瘦成這樣了。

「誒,誒,是我格格。」八斤應承着,攔下路上的一輛黃包車。等存青上了車,他拿着行李先往王府中去。

一路上,存青看着自己的家鄉,熟悉又陌生——好像有什麼地方不一樣了,大街上,許多男人已經不再留着辮子,披着頭髮或光頭。小報童背着包在大街上跑,口中喊的是「三民主義」。

存青請車夫停下,喊小報童賣一份報紙給她。她接過報紙,幾個大字赫然入眼——「驅除韃虜,恢復中華,推翻清**,創立民國」。

黃包車拉着她回了家,昔日恢弘的王府此時顯得無比破敗。她以為,她回來的這天,阿瑪、阿哥和蓉額娘會帶着全府的丫鬟僕從來迎接自己,門口要高高掛上燈籠,還要熱熱鬧鬧地放上幾掛鞭炮。

可是現在,只有蓉額娘攙扶着阿瑪,身後是八斤和零星幾個下人。阿瑪好像老了二十歲,滿頭的白髮訴說著他已經是風燭殘年。

「阿瑪……」存青有些不忍開口,「阿瑪,阿哥呢?」

老王爺眼中泛出淚光,張嘴想說些什麼,最終只是搖了搖頭。蓉福晉在一旁,邊拿帕子拭淚邊道:「青兒,你阿哥他……不在了。」

「什麼?」存青一時愣住,「為什麼?!」

蓉福晉邊抽泣邊道:「他們,他們闖進北京城的時候,頎兒去攔,被他們一槍……」

後面的話,蓉福晉說不下去也無須再說。他們?存青想到報紙上的內容,她拿着報紙問老王爺:「阿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王爺嘆了口氣:「你大老遠回來,咱先進屋,吃了飯再說。」

存青點點頭,跟着眾人進屋。

接風的飯菜很簡陋,沒有清蒸八寶豬,也沒有江米釀鴨子。老王爺費勁兒湊了一桌珍珠米並六個菜,存青知道,他們已經儘力了。

吃罷飯,屋中一時安靜,沉默讓人覺得有些恐怖。良久,存青開口想要說話,八斤卻突然闖進來,說那些人又來了。

「誰來了?八斤,你說明白些。」

存青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八斤就湊過來:「格格,您先回屋去吧。」

眾人都明白,只有存青一頭霧水。她輕輕推開八斤,厲聲道:「任是誰來,我也沒有躲的道理。」

八斤面露難色:「格格,我的好格格,您就先進屋吧。」

存青又要說什麼,老王爺先一步開口:「青兒,聽話,先進屋去。」

存青尚未來得及回應,不速之客已然闖了進來。他們穿着軍裝,朝老王爺敬了個禮:「老先生,您是滿清王爺,還請您以身作則,趕快剪掉辮子。」

平心而論,存青並不討厭他們。她留洋學習了先進知識,明白大清朝已經是強弩之末,革命才是正確的道路。可是,她不能讓他們傷害自己的家人。

存青擋在老王爺身前,老王爺拍着桌子:「我們愛新覺羅家的人,寧死也不剪辮子!」

「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帶頭的人從口袋裡拿出一把剪刀,向著老王爺過來。八斤和其他幾個小廝去攔,卻根本不是這幾個官兵的對手。

眼看那人已經到了跟前,存青死死護着老王爺。

「這位姑娘,請您讓開,我們並不是要傷害他。」

存青知道,在東洋上學的時候她就想,一定要幫助中國擺脫封建,走向進步。可她沒想到,這些代表着進步的人,會傷害到自己最在意的阿哥和阿瑪。

辮子是阿瑪作為滿人的驕傲,是愛新覺羅家族的尊嚴。若是將他的這一點尊嚴都毀掉,已經被喪子之痛擊垮的阿瑪還要怎麼活下去?

存青寸步不讓,無奈身量比對方矮了太多。對方想越過存青去剪辮子,存青卻拉住他的手。對方用力想要掙脫,失手之間,尖利的剪刀戳破了存青白皙的脖頸。

鮮血汩汩流出,眾人皆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老王爺第一時間衝上來,喊八斤趕快去叫郎中。那些官兵也愣住了,傷人者最先反應過來,趕忙去找醫生。

周圍比方才還要亂,存青卻覺得世界忽然安靜下來。她握着父親的手,蓉福晉也過來抱住她。存青沒覺得很疼,只是感覺縹縹緲緲,沒有一絲力氣。

她看到八斤扯着郎中趕來,可是她好睏,父母的懷抱好溫暖。這一天發生了太多事,她措手不及,驚慌之後是巨大的疲憊。她好累,她想睡一會兒。

沉沉而眠。

**

她醒在一張硬木板床上。

摸摸脖頸,傷口已經被包紮好了。存青慢慢坐起來,觀察着這個丈余見方的小屋子。

屋子很小,也沒什麼裝飾。身下的床很硬,木板上只有一層薄薄的棉布。床邊小小的梳妝台上,勉強放着兩盒老式胭脂。

家中已經到如此地步了么?

存青轉念一想,又覺不對。不說以王府的家底,不至於落魄至此,即使真到了如此時候,全家也會把最好的房間、最軟的被褥留給自己,斷不會委屈了自己。如今這般……不會是阿瑪和蓉額娘也出事了吧?!

思及此,存青無比慌張,也不顧自己的傷,立即起身下床,卻因太急摔倒在地。焦急之時,一聲嬌呼傳來。

「姑娘,姑娘您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