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兩意相歡朝與暮
兩意相歡朝與暮 連載中

兩意相歡朝與暮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十月初曦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宮君暮 古代言情 蘇朝朝

醫學世家姜家被一夜滅族,姜家遺孤瞞天過海成為了當朝蘇丞相之女,後陰差陽錯嫁給痴傻三皇子為妻,婚後蘇朝朝發現三皇子好像不傻,不但不傻,還是個隱藏大佬,且看二人如何在陰謀詭計中一步步尋得真相,攜手一生
展開

《兩意相歡朝與暮》章節試讀:

第5章 二房探望


「姑母,聽說大房那邊剛生了對龍鳳胎呢,咱們不過去看看嗎?」

二房媳婦趙氏輕揉着趙老夫人的頭,手上戴着鎏金的大鐲子,和身上穿的帶有繁紋的橘色衣衫倒是有些相得益彰。

略有些姿色的臉上滿是嫉妒,哪怕是輕聲細語,也改變不了她那尖酸刻薄的嘴臉。

「咱們與大房那邊向來都只是表面功夫罷了,我已經派人去注意着那邊的一舉一動,一會兒你隨便拿點東西替我去看看就行了。」

趙老夫人說著微微抬手,身邊的人便都一一退下,趙婷趕忙伸手扶起趙老夫人。

趙老夫人看着她滿臉不服氣的樣子,不禁怒從心來。

「你既然這麼氣不過,便好好的爭一口氣,有本事也為我蘇家生個龍鳳胎出來,你只有璟羽一個孩子是遠遠不夠的。」

「要想把控整個丞相府,首先你得有那個本事」,趙老夫人凌厲的眼神一掃,黑着臉道。

「是,謹遵姑母教誨」,趙婷雙手不自覺的絞着帕子,聲音柔柔弱弱的,眼神卻是狠厲的。

「老夫人,丞相大人已經去上早朝了,剛才有位官差大人去了玉薇院,說了兩句話又走了。」

門外一身穿粗布麻衣的小廝躬身行禮道。

「知道了,退下吧」,趙老夫人皺着眉頭,緩緩起身,略顯臃腫的身體往前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轉過頭來,淡漠的眼神朝着趙婷瞥了一眼。

「你去我的庫房挑兩件東西送到大房那,順便打聽打聽發生了什麼事兒。」

趙婷雙手置於腹前,低眉順眼道:「是,姑母,我這就去。」

趙婷挑了東西,帶着一眾僕人,浩浩蕩蕩的去了玉薇院。

玉薇院。

清新雅緻的院子里,積雪被打掃的乾乾淨淨,冬日裏的綠意少得可憐,唯有一株紅梅樹傲立雪中,給這院子增添了一抹別樣的風采。

杏遙站在卧房門前跺了跺鞋子上的雪,身上的薄雪也因這一動作嘩嘩墜落。

圓潤的臉蛋因為天氣的原因而凍得通紅,兩隻手小心翼翼的呵護着剛摘下的紅梅。

為了防止把涼氣過給夫人和小姐少爺,杏遙在外間足足暖了一盞茶的時間才進去。

剛走到裡間,便看到夫人披着湛藍色衣衫,半散的頭髮直直落下,垂着眼瞼,靠着床沉思,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自從剛才那位官差大人傳過話,夫人便一直是這個狀態。

夫人剛生過孩子,不能太過憂慮,相爺也不在府中,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夫人,相爺種的梅花現在開得正好,我知道夫人最喜梅花,所以折了一支進來,夫人看看可還滿意。」

杏遙一邊歡歡喜喜的說著話,一邊仔細觀察着自家夫人的神情。

只見蘇夫人伸出芊芊玉指,把紅梅給接了過來。

冬日裏的花花草草都盡數枯萎,只有這盛開的梅花賦予了這皚皚白雪一抹生機,她最是喜紅梅的美而不妖。

蘇玉銘為了她在丞相府也能看到紅梅,於是便在院子里親手種上一株紅梅。

她目不轉睛的盯着紅梅看了好一會兒,眉目溫柔,眼含笑意,彷彿昔日情景就在眼前。

「把它養起來吧。」

杏遙鬆了一口氣,伸手接過。

只要夫人笑了就好。

杏遙剛找到花瓶,還沒插上,便聽見嬰兒的啼哭聲,緊接着就看見羅衣抱着孩子疾步走來。

「夫人,小姐不知為何,突然大哭不止,奶水也不肯吃,奶娘怎麼也哄不住。」

羅衣來回走着,輕輕拍打包裹着小朝朝的棉被,試圖把她哄睡着,可小朝朝依舊哭鬧不止。

稚嫩的嗓音漸漸變得沙啞,聽得蘇夫人心疼不已。

「快把孩子給我抱。」

「杏遙,你趕快去請個大夫來看看」,蘇夫人一邊接過小朝朝,一邊吩咐道,眉眼間滿是焦急。

「是,夫人,我這就去」,杏遙飛快行禮,轉身便跑去找大夫。

在院門口遇到了二房夫人趙氏,但眼下杏遙也顧不上那麼多了,行了個禮便快步朝府外走去。

趙婷看着她慌慌張張的背影,陷入沉思。

「這大夫人身邊的丫鬟也太不知禮數了些,等下見了大夫人定要好好告她一狀」,趙婷身邊的大丫鬟綠綺忿忿道。

「行了,趕快走吧」,趙婷緊了緊披風,冷冷道。

剛走進院里,便聽到嬰兒微弱的哭聲。

「叩叩叩」,卧室的房門被敲響。

「夫人,二夫人求見,說是來看看您和兩位小姐少爺」,門口的小廝傳話道。

「羅衣,你出去跟趙婷說,就說現在不方便,讓她改天再來。」

蘇夫人美目瞥了門口一眼,語氣滿是不耐。

羅衣道了聲『是』,便出門傳話。

「見過二夫人」,羅衣屈身行禮。

「不好意思二夫人,我家夫人正在哄小姐睡覺,現在怕是不方便見二夫人,夫人讓我替她謝過您,還請您改日再來。」

趙婷捏了捏手中的帕子,堆滿笑意的臉上略顯僵硬。

「不礙事,孩子要緊,這是姑母她精心挑選的禮物,你代你家夫人收下吧」,說罷便招了招手。

趙婷身後的丫鬟趕忙將禮物交給了羅衣。

羅衣接過禮物,朝着趙婷福了福身,「二夫人慢走。」

趙婷轉過身子朝院外走去,一改之前笑意盈盈的樣子,整張臉陰沉的可怕,死死的絞着手中的帕子。

羅衣收了禮物,又烤了烤身子,轉身走到裡間。

「夫人,這些東西如何處置」,羅衣小聲詢問道。

蘇夫人冷哼一聲:「想來她們也不會送多好的東西,你檢查一下,沒問題的話就先放庫房吧。」

接着又看向懷裡仍舊哭鬧不止的小朝朝心疼道:「杏遙怎麼還不回來。」

永安街,一抹粉色身影正在極力奔跑,突然被一紫衣女子攔了下來。

杏遙看着眼前突然出現的一女一男,急忙道:「我還有事,煩請姑娘讓下路。」

但眼前的女子依舊一動不動。

就在杏遙想要破口大罵的時候,紫衣女子開口說話了。

「前面便是康壽堂,看你跑那麼急,你是要去康壽堂請大夫嗎?」溫柔的嗓音似有一種安撫人心的魔力。

「我也是大夫,興許可以幫到你。」

不等對方回答,紫衣女子緊接着又道。

「從這裡跑到康壽堂起碼還要一刻鐘,時間不等人,你可要想好了。」

「你真的是大夫?」杏遙半信半疑道。

「如假包換。」

杏遙想到夫人剛生了孩子,找個男大夫確實不便,且對方並沒有什麼惡意,咬了咬牙,「那你快跟我走。」

男子看着身旁的人,清冷的眉目帶着疼惜。

明明是因為擔心自己的小侄女,所以才冒着寒風,一直悄悄躲在丞相府外。

剛才看到有人慌慌張張的跑出來,自己放心不下,非要跟過來看看。

現在案子還沒破,說不定敵人就等着他們自投羅網呢。

哎,罷了罷了,就算是有危險,我也一定會擋在你前面。

男子看着紫衣女子的背影,暗暗道。

隨後略展輕功,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