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陵源修仙筆記
武陵源修仙筆記 連載中

武陵源修仙筆記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白桃很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靈天 奇幻玄幻 季凡塵

【玄幻 修仙】乾坤袋忽然發出異彩,白仙宗心中大喜, 終於可以收徒了!一開始收了大徒弟葉靈天,日子還算安寧,自從天緣閣來了二徒弟杜思磊和小徒弟季凡塵,武陵源就熱鬧了~展開

《武陵源修仙筆記》章節試讀:

第四章 險逃一劫


翌日,天剛破曉,魚肚白的天空還鑲嵌着幾顆殘星。清心閣的大門都還沒開呢,身穿墨紫祥雲紋袍子和黑色短靴的杜富饒就帶一群家丁乘馬車抵達門口。

因為杜思磊打小就跟姨母親近,只要犯了錯誤就朝清心閣跑,每次在姨母的勸說之下杜思磊便乖乖回家。後面杜富饒也就對他一番批評作罷。如今找遍了武陵源大大小小的酒庄和商鋪也沒見他的蹤影,杜富饒猜他十有八九是來清心閣了,所以天剛亮就過來圍追堵截。

「鐺鐺鐺,鐺鐺鐺!」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吵醒了看門的弟子,弟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趕忙開了門,看到來人是長老的親戚,弟子必然是恭恭敬敬的,拱手作揖詢問道,「杜先生,來的好早呀!您是找我們長老有什麼事嗎?」

拓展一下,清心閣從長老到弟子都是女子,近百年來弟子無數,有關門弟子,出家弟子,還有學成離開的弟子,全部都是未婚女子。因為長老對收徒很嚴謹,不僅要聰明伶俐,還要溫順懂事,不僅要有天資還要有底子。所以不是誰都可以當她弟子的。

之所以收未婚女子作為弟子,一方面是這類人比較聽話好管理,二方面是年輕弟子學習法術比較認真,學的速度也比較快。

回到現在的話題,杜富饒白了她一眼,「你不是明知故問么?快點交代,杜思磊那混球在哪兒?」

因為杜思磊是半夜翻牆進的清心閣,所以看門弟子對這事一無所知,「杜先生,清幽沒有見到杜公子,清心閣一向很嚴謹,外人不會隨意進入的。要不然您還是去別處找找看吧。」

杜富饒怒了,「正因為別處都找過了,沒有見到他這個人,所以才來這裡找的。少廢話,趕緊把你們長老叫出來,就說我在門口恭候多時了。」

看門弟子行了一禮,「那好吧,杜先生請稍等,小的這就去通報。」

杜富饒沒回話,只是揮揮手示意她趕緊通報。

因為白夜長老晚上打坐修行,所以白天都起的很晚。看門弟子去她寢室門口吆喝好幾遍,「長老,外面有人找您!是杜富饒先生!」白夜才回了一句,「好,知道了。」

等到白夜長老穿戴整齊梳洗完畢出門,太陽已經冉冉升起了。

白夜長老往外走時遇見了洛傾城,僅一個眼神示意,洛傾城便猜到是杜先生來逮人了,忙行了一禮去杜思磊房間通風報信去了。

清心閣門外,一對石獅子威風凜凜。杜富饒負手而立於石獅前面等着,其他人在馬車旁邊整整齊齊站成兩排。

「不知妹婿到來,有失遠迎,失敬失敬!」未見其面先聞其聲,白夜長老的聲音很清亮,很動聽。

看到白夜長老莊嚴的走出大門,杜富饒忙笑着迎上去,「大姨子早安!我是個實在人,就開門見山了哈!」白夜長老慈祥一笑,頷首回應。

「不知道大姨子有沒有見過我家犬子?他都離家出走兩天了,我甚牽掛。」杜富饒微微眯了眯眼,試探的問道。

想起前一天對杜思磊的保證,白夜長老連連搖頭,「沒有。」

這時,杜富饒有些生氣了,語氣不悅的道,「大姨子,你可不能包庇那混球哈!他整日花天酒地,紙醉金迷,打打殺殺,渾渾噩噩的。若不是盼着他有所長進,有所作為,我也不會花重金給他交學費。」

白夜長老臉色平靜,溫聲細語的道,「既然是盼着侄兒有長進,為何不送到我這裡學習法術呢?」

杜富饒不好直接說看不上她清心閣的法術,顧左右而言她,「那個,親里親戚的按說你這邊更合適,可是,你這邊不是只收女弟子嘛,所以我就,我就給他去白仙尊那邊報名了。」

「呵呵,妹婿就是看不上我這邊的法術和功夫吧?也無妨,白仙尊仙術無邊,去那邊也是不錯的選擇。」白夜長老笑着回應。

杜富饒連連擺手,「沒,沒看不上。只是男子學這法術沒得用處,不如學習或者修仙。倘若我家犬子能修鍊成仙,還能免費傳授我一些經驗什麼的。到時候路人見了我也得稱呼一句杜仙尊呢!呵呵呵!」

白夜撇了他一眼,嗔道,「妹婿是不是還沒睡醒啊?都開始說夢話了。」

杜富饒尷尬一笑,「說笑呢,說笑呢。那個,犬子到底在不在這裡啊?」

白夜長老微微一笑,「不是跟你說了嘛,不在。你還是去別處找找看。」

「那好吧,後會有期!」杜富饒回應。接着,杜富饒就率領自己的人乘車離開了。白夜長老則佇立在門口目送一行人離開。

清心閣,東南角陳設簡單的卧房裡。

杜思磊正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做着春秋大夢呢,一邊傻笑,一邊淌着哈喇子。

看到杜思磊這副德行,洛傾城覺得挺噁心的,遠遠吆喝他,「喂,狗子,快醒醒!你爹來逮你了。」

然而杜思磊睡得正香呢,壓根沒聽到洛傾城的話。要看叫不醒他,洛傾城便湊近一點吆喝,「狗子快走,你爹來逮你了!」

杜思磊依舊睡得五迷三道的,壓根沒聽見洛傾城的提醒。

無奈之下,洛傾城隨手從地上撿起來一根草桿撓他腳心,怕痒痒的杜思磊笑着醒來,「呵呵呵,洛傾城,別貧!」

洛傾城把草桿一扔,一臉嚴肅的叮囑,「狗子,你爹來了,要把你帶回去呢!你還不快離開這裡?」

「哦哦!」杜思磊一聽老頭來了,嚇得困意都沒了,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跳下來,「那我走了啊,拜拜!下次別叫我小名了哈!」

洛傾城白了他一眼,「行,快走吧!」

接着杜思磊從窗戶跳出去,然後又跑了幾步翻牆離開了。洛傾城則躺在了杜思磊的床上,蒙上被子閉上眼睛,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好巧不巧的,一刻鐘後杜富饒推門進來了,看到床上有人休息,他還以為是杜思磊呢,便快步走到床邊呵斥道,「杜思磊!你小子居然躲在這裡清閑,讓我好找啊!快跟我回去!好好的閉門思過幾日!」

原本杜富饒聽了白夜長老的話離開了,可手下一個叫彭彪的護院提醒,「不能被白夜騙了,要好好找找才行。」便命馬夫將車點頭,再次來到清心閣找人。

看到面前的人矇著被子不理人,杜富饒更覺得是自己不孝子了,於是三步並作兩步走到床邊一邊掀起被子,一邊吆喝道,「臭小子!跟我回家!」

然而映入眼帘的人卻是年輕漂亮的洛姑娘,杜富饒尷尬的連忙賠不起,「抱歉啊洛姑娘,是我認錯人了。」

洛傾城趕忙起身行了一禮,打招呼,「杜先生好!」

杜富饒笑着點頭,「好。不知洛姑娘有沒有見着我家犬子?」

洛傾城眨了眨眼,一臉無辜的回應道,「傾城昨天有點頭疼,早早就去睡了。不曾見到過杜公子。」

「那好。我便不多打擾了。洛姑娘休息吧。」洛傾城都說沒見過,杜富饒也只好笑着離開了。

洛傾城恭敬行了一禮,然後繼續裝睡。

杜富饒和手下大清早就在清心閣搜人,還沒經過白夜長老的批准,弄的整個法閣的弟子都怨聲一片,白夜自然不會輕易讓他們離開的。

清心閣的大院里,

白夜長老怒目圓睜面對杜富饒一行人,杜富饒還敢直面她,其他人則嚇得低頭不說話,生怕被白夜長老責罰。

「杜富饒,儘管咱們是親戚關係,但是閣有閣法,家有家規,你這樣偷偷摸摸帶人過來搜索不合適吧?」白夜長老一改往日的溫和,嚴厲的質問道。

杜富饒不服氣的辯解道,「我也是一時着急嘛,再說杜思磊也是你侄子嘛,我來找他是天經地義的,有啥錯不錯的。」

白夜長老卻不是這麼認為的,「我這裡的弟子可都是未嫁人女子,你們隨隨便便進入房間合適嗎?」

「我們錯了還不成嗎?下次不會了。」杜富饒一臉敷衍的回應道。

「一句錯了就得了?」白夜長老不滿的質問道。

「我都賠禮道歉了?你還想怎樣?!白夜,你別不識抬舉哈!」杜富饒指着白夜長老叫囂。

白夜長老面不改色的回應,「既然觸犯了我清心閣的規矩,那就要接受我清心閣的懲戒!」

杜富饒有些慌張了,「什麼懲罰?」

「仗則二十,還有影子法陣!」白夜長老一邊回復,一邊轉身囑咐弟子們動手。

隨後,杜富饒一行人被打的哎呀咧嘴的,他們剛被打完還沒反應過來,清心閣的弟子們就手持寬大的清心鏡在日光下布陣,眾人陷入了影子陣中。杜富饒發現自己居然有了三道影子,而且越看越暈,越看越迷糊。杜富饒的手下就更慘了,有人直呼,「靠,居然有五道影子!」還有人驚呼,「老天爺!我這是活見鬼了么?居然有七道影子!」

不到一盞茶的時間,杜富饒一行人就接二連三的倒在地上了。

白夜長老得意一笑,「眾弟子聽令!將他們抬出清心閣!」

「遵命!」隨即弟子們齊心合力像是抬死豬一樣,把這群人抬出去扔在門外。

白夜之所以這樣做,一方面是為了服眾,給弟子們一個交代。另一方面是讓杜富饒見識一下清心閣法術的厲害,省的他不拿豆包當乾糧,不拿清心閣當回事。

天門山下的河邊,葉靈天把水桶和扁擔扔在一邊,挽起褲角準備下河摸魚。不是他不肯幹活,而是天緣閣條件太艱苦了,連口熱乎飯都沒有,自己只能跟着仙鶴飢一頓飽一頓的,這幾天着實受犒了。受犒是土話,意思就是吃的不好。

葉靈天雖不是大富大貴人家的孩子,可也沒下河捉過魚,這是他生平第一次下河摸魚,事情也沒想像中那麼順利,儘管河裡魚兒挺多的,但每次他剛逮到魚,魚兒便一打挺溜走了。

葉靈天不覺得自己笨,只覺得魚兒太狡猾了,忍不住痛罵,「這魚怎麼這麼狡黠呢?明明都到手了,又跑了!真氣人!」

「哎呦喂!有人在幹活期間摸魚!這事要不要彙報給白仙尊呢?」仙鶴煽動翅膀冷嘲熱諷道。

葉靈天回頭看了一眼仙鶴,好言好語的哀求,「鶴鶴,求你不要打小報告哈。等我抓到魚了,分你一條吃!」

仙鶴側首並投以鄙夷的目光,「切!就你?能抓到魚?等吃到你捉的魚,估計我都餓過去了。」

葉靈天被數落的漲紅了臉,「誰也不是一出生就會捉魚的。我這不是第一次嘛,總得找到門路才能捉到魚吧。鶴鶴就別挖苦我了,我臉皮特別薄的。」

仙鶴也不想繼續開玩笑了,「好吧。不說你了。你先去找根粗樹枝把一頭削尖了,回來我教你捉魚。」

「嗯,好的。」葉靈天答應着就去準備了。仙鶴就在不遠處靜靜的看着他。

不到一刻鐘時間,葉靈天就扛回來一個帶尖的木棍。

「鶴鶴,接下來該怎麼辦?」葉靈天一臉認真的請教。

仙鶴回應,「扛着傢伙式下河就行了,看到魚兒直接叉過去,注意穩准狠。」

「哦!」葉靈天答應着,就飛快跑去河裡行動了。有了順手的工具和實用的方法,很快葉靈天就捉到魚了。

隨即,葉靈天在河**興奮的招呼仙鶴,「鶴鶴!我捉到魚了!謝謝你的指教,快來吃魚啊!」

仙鶴則傲慢的飛到河裡,神速的捉到一條魚銜去岸邊食用了。

「我去!你居然還有這本事呢!不早說!」葉靈天感嘆道。

仙鶴優雅的吃完一條魚後,一本正經的解釋道,「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有了方法,你可以隨時捉到魚,不比白領的魚好啊?」

葉靈天點點頭,「也對啊!多謝鶴鶴!有你在身邊,我覺得修仙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呢。」

仙鶴笑了笑,「你啊,還沒踏進修仙之門呢,慢慢來吧。」葉靈天還沒領悟過來,仙鶴已經煽動翅膀飛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