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塌房了?那不可能!
我塌房了?那不可能! 連載中

我塌房了?那不可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正是爛漫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趙絮絮 路行風

新人小演員趙絮絮喜歡路行風十年了,但一直秉持着絕不接觸偶像本人的原則
直到小叔通知她去簽約,趙絮絮見到了路行風
見路行風的第一面:他在摸男助理的大腿! 見路行風的第二面:趕活動的他困在堵車的車流中,進退不得! 騎着小電驢的趙絮絮路過,借車嗎親?路行風:借! 見路行風的第三面:他對男助理上下其手! 趙絮絮幻滅了,是幫他保守秘密呢,還是保守秘密呢? 趙絮絮:我塌房了?那不能夠!理解!祝福! 許久之後,趙絮絮跟路行風一個組,看着被暴力鎮壓的小助理,語重心長地對路行風說:強扭的瓜不甜,前途重要! 路行風:你不願意讓我扭嗎?我咋沒發現呢?展開

《我塌房了?那不可能!》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簽被「算計」的約


「林直,你算什麼東西?你當鼎天你家開的?麻溜滾蛋!」一個尖銳的女聲從辦公室傳出,同時出來的還有蔫頭耷腦的林直。

趙絮絮看着進門前還是一絲不苟職場精英打扮的人,如今西裝都皺皺巴巴貼在身上。

「您不是打包票嗎?怎麼讓人給轟出來了?」趙絮絮叉着腰仰着頭看着被人轟出來的林直,高馬尾也隨之搖晃着。

「急什麼?我有招兒,走!」林直一把彈開趙絮絮的腦袋,提溜住她背帶褲的帶子,離開掛着「經紀部總監」門牌的辦公室門口。

趙絮絮只能被動地跟着林直的步伐走,手腳不斷撲騰。

「啪!」

林直把合同扔在辦公桌上,解開襯衫上端的扣子,舒了口氣。扭頭看見扒着窗戶往下看的趙絮絮,又是氣不打一處來。

「我說狗侄女兒,我為誰啊?我為誰挨呲去了?你倒是一點兒不急!」

趙絮絮把眼睛從樓下俯瞰的景色**,轉頭看向林直。

「你自己強人所難,活該挨呲」,趙絮絮順着窗戶滑到旁邊沙發上,「再說了,我讓你去為難人家的?你要死要活非要給我搞兩年制的合同,不就是想讓我混不出來趕緊滾回老家嗎?」

林直嘆了口氣,「我為你好!」,他做經紀人這麼多年,見過太多曇花一現悲劇收場的年輕花骨朵了,趙絮絮又死犟。

趙絮絮專心地玩身上牛仔背帶褲的扣子,一臉不以為然。

兩人之間這樣的談話進行過很多次,每次都沒有任何結果,兩人互不相讓,最後林直和趙絮絮做了一個約定。

林直幫趙絮絮簽一個兩年制的短期合約,兩年出真章。

林絮絮知道林直在為難自己,給她一個最快最直接回老家的理由,兩年出頭的演員在娛樂圈,是看命的。但她還是應了,因為她不甘心還沒有努力過就放棄。

「你憑什麼覺得我堅持不下去?憑什麼就覺得我出不來?」趙絮絮突然出聲。

林直又恢復了之前那副弔兒郎當的樣子,「我慧眼如炬啊!」

「切」,趙絮絮翻了個白眼,「那您怎麼就沒發現你爸媽不是好東西啊?」

「嘖,不是不提這事兒嗎?再說我翻臉了啊——」林直爸媽是對極品,這事是林直心裏的痛處。

林直父母對待林直可以說完全不像父母,林直從小就挨揍,弟弟妹妹闖了什麼禍挨揍的都是他。

他成績優異,考上重點高中那年,父母不願意繳納學費,是剛轉業的趙絮絮老爸回家掃墓偶然得知林直的事情,拿了一部分轉業費給林直繳納學費和生活費,甚至後來林直大部分假期時間吃飯也在趙絮絮家,搞得年幼的趙絮絮一直以為林直是自己親叔叔,因為這件事還和林直的親妹妹打了一架,就為爭林直是誰家的。

後來林直考上了京工大,林直父母彷彿就沒有這個兒子一樣,壓根也沒提學費的事情,林直也沒有跟家裡開口,自己用三個月的假期賺到了學費和部分生活費,剩下不夠的,趙絮絮老爸幫忙補足了。

林直也沒有假清高,權當借的錢,這麼多年連本帶利也還清了。但是林直一直記得趙家的恩情,趙絮絮考到京市後,沒少照應她。

林絮絮自知失言也閉嘴了。

翻臉吧!一天翻八百多遍!

「那我走了啊?」事情明顯沒辦成,趙絮絮想回學校收拾行李了。

「先別走,我說了我有招兒,再等會兒!」林直細長的眼睛划過一絲玩味,小樣的,我搞不定你了?

趙絮絮一看他這副嘴臉,就知道他又要坑人了,她從小到大被林直坑過三千多回,自己還記吃不記打!

又開了兩把王者,趙絮絮被對面的老夫子鉤到懷疑人生的時候,林直的辦公室電話響了。

「林直,過來一趟!」電話中的女聲在強壓着怒氣。

林直又扣上之前解開的扣子,人模狗樣地出門了,「等叔的好消息!」

伴着林直聲音的遠去,門也關上了。

但是沒過半小時,林直就微信呼喚趙絮絮了。

來到之前總監的辦公室,屋裡不少人,三男兩女,都面色陰沉,林直也皺着眉頭,不過據趙絮絮對他的了解,他裝的!

中間坐着的女人看了一眼站在門口的趙絮絮,打量得很仔細,趙絮絮感覺在她的眼神之下如同裸奔,沒有任何能藏得住的東西。

「林直,做好你答應的!」女人說罷接過林直手裡的資料夾。

「那是當然,一個小時左右對方就會發澄清文案。」

「你們都出去吧,林直留下。小姑娘走近些。」女人一改之前的陰鬱神色,變得溫柔可親,「叫我芳姐就行。」

芳姐,大名薛近芳。人如其名,是個很漂亮的職業女性,棕色捲髮盤在腦後,兩側劉海自然別在耳朵上,面帶微笑,看起來溫柔無害。

但她在整個娛樂圈都是數得上名號的特級經紀人,帶出了路行風、凌些然、李易等超一線大腕,後來公司重金推出的第一批男團水花不大,公司折損了不少錢,薛近芳接手了其中一個,三個月積累粉絲千萬,到現在都是公司的搖錢樹。

這些資歷讓薛近芳擠走了當時的經紀部總監坐穩了這個位置。

「喲,這就是你那侄女,底子很好啊,畢業了嗎?」薛近芳態度很和緩。

「上個月剛答完辯。」趙絮絮老實回答。

薛近芳笑着問林直,「林直,你這事兒做的不地道啊,這麼好的苗子,你不早帶過來,早兩年帶過來現在怎麼也得是個二線,還至於現在出來從頭打拚啊?」

其實趙絮絮的長相不屬於第一眼就給人視覺衝擊的濃顏系大美人長相,她的長相更為古典,鵝蛋臉,杏核眼,眉尾還有一顆紅痣,更多添一絲風情,屬於老人說的有福氣的長相。

林直臉上聞言也露出熟稔的笑容,「嗨,芳姐您這話說的,這孩子天賦一般,我說安心在學校多學兩年,要不然提早帶出來丟我的臉事小,那不得給您丟人嗎?回頭那些眼紅的又得說了,大標題寫着『薛近芳近簽新人竟是草包,神之眼光已成過去!』那多不合適!」

林直的油嘴滑舌很有效果,逗得薛近芳笑聲連連。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什麼意思,」,薛近芳在資料夾上籤上名字,「林直,我這是看你的面子,算是破例,你出去打聽打聽,哪有新人簽兩年還待遇這麼好的。」

「那是那是,芳姐的大恩大德,小弟沒齒難忘!」林直雙手正準備接過合同,薛近芳的手又猛得收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