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反派:誅滅聖地,爐鼎還在娘胎里
反派:誅滅聖地,爐鼎還在娘胎里 連載中

反派:誅滅聖地,爐鼎還在娘胎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杯中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信 杯中劍

【陰險】 【曹賊】 【魔道】 【虐愛】 一念通天,神魔無懼!意外猝死的小主播,重生玄幻世界,成為了大魔頭? 【黑暗形態,別人的恐懼就是你的力量】 【光明形態,裝逼就能升級?】 帥就完了,莽就完了
我,就是太陽!展開

《反派:誅滅聖地,爐鼎還在娘胎里》章節試讀:

第2章 合道爐鼎,不在人世


李信母胎單身了二十年,哪裡禁得住誘惑。

感受着涼颼颼的風,他突然有點害怕,此刻的他還有人性約束着。

短短三個時辰,單單柳如月母女倆,就給他提供了2000點恐懼。

那我關起來慢慢磨,豈不是細水長流,守株待兔?

【宿主想屁吃!一個人的恐懼是有限的,她已經感覺到了你的外強中乾,對你不再恐懼,只有恨意和厭惡】

「…我…」他本想懟系統幾句,但眼前一黑,頭昏眼花。

李信慌了,他確實覺得腿有些軟。

看着昏迷的美婦,他心生愛意,不管怎麼說,她都是他兩世為人的第一個女人。

啵啵~

他背着搶來的媳婦兒,溜回了魔教。

也不怪他好色心軟,要知道,他前世連女朋友都沒有。

有句話說得好,食髓知味,一日夫妻百日恩,撿來的老婆就得好好珍惜。

他一直不理解有些小說裏面,為什麼要虐待女主,這有意思嗎?

大家在一起了,甜甜蜜蜜不行嗎?

回到屠天魔教,大山已在日暮里。

「恭迎老祖歸位,千秋萬代!一統江湖!」

李信笑着笑着,突然品出一絲不對勁,那些小子的笑容,似乎有些猥瑣…

「咳!看什麼看,柳如月罪大惡極,本尊要親自拷問,好好算賬…散散散!」

回答他的,是一群魔教畜牲們,懂的都懂的眼神。

李信人都麻了,他就是個社恐宅男,不然也不會打遊戲猝死了。

「蘇左使!隨本座回宮。」

「是!」

少女激動萬分,她苦苦凝鍊的陰魔元氣,終於有機會給心愛的老祖大人品嘗啦!

李信當然不知道,他的手下會對自己圖謀不軌。

此刻他滿頭大汗,左顧右盼,眼下四下無人,立馬鑽進了老巢。

玄玉大床,骷髏檯燈,人皮座椅,骨架座椅…

看着身體主人的品味,他臉都綠了。

這種地方怎麼養家糊口,老婆不嚇得流產才怪!

「老祖,碧蓮求見!」

清越中帶着顫音,蘇碧蓮大膽的走了進來,根本不管老祖有沒有答應。

「卧槽…不是…咳咳,蘇左使,麻煩你個事情。」

李信板著臉,一本正經的開口了。

「我時刻準備着為老祖獻出所有!」

少女突然爆發,神色癲狂,抱着李信的狗頭一陣猛親。

「別別別…今天算了吃不消!」

李信封鎖了蘇碧蓮的金丹,這才把這可愛的八爪魚,從臉上揪了下去。

【獲得蘇碧蓮恐懼200點】

「嗯?我咋了?」

「你不要我,就要這種老女人…嗚嗚嗚~」蘇碧蓮當場石化,哭得稀里嘩啦。

「什麼老女人,本座這是效仿一位大帝,此乃魏武大道,妙趣無窮。」

李信呵呵一笑,揉了揉她的腦袋。

蘇碧蓮果然不哭了,眼巴巴的看着他。

「你去找一套凡間的被褥來,順便把這些玩意兒全撤了,好好安頓一下。」

「是!尊主!」

少女生龍活虎的蹦了起來,為老祖大人安排日常生活,這是莫大的幸福!

看着雞娃一般的女孩飛了出去,李信摸了摸鼻子,哭笑不得。

咳咳咳…

急促的咳嗽聲傳來,他連忙扭頭一看。

魔瞳對上了一雙迷茫純凈的眸子,他不禁微微失神。

好美的眼珠子。

柳如月顫抖着,從冰冷的玄玉大床上坐起身子,第一時間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小傢伙通靈似的,踢了踢媽媽的手掌。

嗚嗚嗚…兩百多歲的美婦,哭的像個無助的小女孩。

她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也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孩子。

她連自己的未來都把握不住。

「柳如月姐姐,別哭了,我對不起…」李信頭大如斗,自己把人家害得這麼慘,屬實是有點畜牲,於是他伸出了手。

【獲得柳如月恐懼值20點】

「走開呀!別碰我…我恨你!」

婦人突然暴躁,狠狠的抽了小夥子十幾個大逼兜。

李信不知如何是好,也不敢打她,萬一一屍兩命了,心裏過意不去。

柳如月回過神來,又抱着肚子,像一隻可愛的袋鼠,氣鼓鼓的盯着魔頭。

她後悔莫及了,剛才自己急火攻心,才做出這麼不理智的行為。

柳如月啊…你真是個蠢貨,要是他生氣了,寶寶該怎麼辦呢…

「如月,別動氣,我再也不會那樣子了。」李信小心的把手按在美婦的腳上,對方眼底閃過一絲慌亂,隨即不再反抗。

「你我已經發生了這樣的事,我只求你一件事…不要傷害寶寶…好嗎?」

女人勉強擠出一絲媚笑,她內心幾乎作嘔。為了保住瑤光聖地最後的希望,她不惜淪為徹頭徹尾的奴隸。

希望這個色魔會被自己迷住…等以後孩子長大了,我就自絕,還一個清白…

發現女人似乎不會過激後,李信長出了一口氣,他溫柔的摸了摸柳如月的大肚子,敲了敲裏面小傢伙的腦袋,不禁升起一股奇異的溫馨感覺。

這就是嬰兒嗎…生命如此美好…

【廢物宿主!你才剛剛黑化,這就速通洗白了是吧!蠢驢,你一個接盤的還幫人舔盤子啊!】

「糟糕!」李信幡然醒悟,對啊,他可是要成為黑夜的男人,怎麼可以溫柔!

妖婦誤我!

直接把她殺了!

【請宿主保持理智,瑤光乃是通往靈界的鑰匙,融合了她的光明本源,你才能一念神魔,去擊敗宿命的無常,飛升上界!】

李信嘴角一歪,真刺激。

真正的曹賊,絕不止步於妻…

柳如月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只要惡魔微微一按,小嬰兒勢必會被抹殺,她也沒臉下地獄找丈夫去了。

「魔主大人,您喜歡孩子的話,我給您也生猴子。」

女人急中生智,握住了李信的手臂。

「哼!吾輩曹賊,志在四方,區區女色…區區…」

李信魔氣滾滾,身體卻很誠實。

「呵呵…魔主大人又來這套,您是閉關千年都沒盡興了吧…」

柳如月嘲諷般的伸出蹄子,踢了踢李信,她一不做二不休。

更何況這個老怪物儀錶堂堂,俊朗妖異,卻帶着一股子成熟男人的滄桑。

信子哥本就是絕世美男,再加上精神分裂的兩種魅力,時而瀟洒華麗陽光男孩,時而邪魅狂野霸道總裁。

我這,該死的,無處安放的魅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