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開局:太上給我一塊仙界殘片
開局:太上給我一塊仙界殘片 連載中

開局:太上給我一塊仙界殘片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桶罐裝冰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太上道祖 奇幻玄幻 李玄

夢境中,李玄得到一塊太上道祖給的仙界殘片
從此開啟了諸天萬界的旅行
沒有系統,沒有任務,沒有目的
漫遊時空長河,見一見那些波瀾壯闊的歷史大事
踏足十方幽冥,救一救那些自身喜愛的英雄人物
【任家鎮茶樓】 李玄:「初次見面,這顆野草就當見面禮吧」 九叔:「你家管仙草叫野草??」 李玄:「啊~漫山遍野的不就是野草嗎!」 九叔倒吸一口冷氣:「嘶~」 【虎牢關外】 李玄:「不是我說你們,格局太小了!」 十八路諸侯:「???」 李玄:「別打架了,來看看這副世界地圖,我教你們修仙
」 十八路諸侯倒吸一口冷氣:「嘶~」 無數個元會後,全球變暖 李玄撓撓頭道:「這跟我沒關係吧(๑• . •๑)」展開

《開局:太上給我一塊仙界殘片》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太上傳法與我神方


任家鎮外十里坡。

馬踏春泥半是花。

李玄摸了摸腳下土地,泥土的濕潤印入指紋,指尖輕搓時的顆粒感,訴說著這個世界的存在。

「真的來到這個世界了啊。」李玄喃喃道,隨後開始回想前幾天在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

這一切要從李玄做的一個夢境說起。

李玄本是地球上一個道系青年,父母年輕時打拚,開了幾家服裝店,也算薄有資產,所以李玄這二十多年活得也算不錯。

大學畢業忙着各種考證,但都沒有什麼結果,這也就導致了李玄二十四歲的年紀還在家中無所事事。

平時無聊的時候喜歡看一些古代書籍,其中道德經是李玄的最愛,那天晚上入睡時還捧着道德經......

「別追了!」

夢境中李玄正被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追殺,腳步踉蹌,簡直像個無頭蒼蠅到處亂竄。

情急之中大喊:「太上老君教我殺鬼!與我神方!與我神方!」

眾怪:「???」

李玄:「看我收了你們(╬▔皿▔)╯。」

迴轉身形,掐訣念咒,向前一指!

結果卻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空氣中透露出半分寧靜......

眾怪:「切~(~ ̄▽ ̄)~。」

然後李玄便又開始了逃亡之路~

「小子,回頭。」

李玄聽到聲音下意識回頭一看,您猜怎麼著?

只見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憑虛御空,面部皺紋溝壑縱橫,身着陰陽二色法袍,腳踏十方雲履,腰裹玉帶,紫氣氤氳,霞光萬丈。

李玄當時目瞪狗呆:「(⊙o⊙)」

老者舉手揮袍,眾多夢魘如潮水般散去,緊接着天地倒轉,一抹綠色開始從虛空中蔓延。

初極緩慢,隨着時空的變幻,迅速擴張,一瞬間竟有如鯨吞大海之勢,直至天地交界之處方才散去。

過程雖長,但其實也只發生在一瞬間。

李玄回過神來,打量着這一番天地,目中驚駭久久無法散去。

蝴蝶打着彎飛舞在草叢之間,草葉上的露珠似乎還沒有消失,垂在葉尖上搖搖欲墜,倒映出李玄驚慌無措的臉龐。

在李玄身前五米,一處草亭安然靜落,老者正端坐在草亭中煮着沸茶,一臉慈祥的的看着李玄,招了招手道。

「還站在那兒幹嘛,過來坐,這茶快煮好了。」說罷,又用木棍攪了攪茶湯。

李玄定了定心神,走入亭中,在老者的下方就座。

要說李玄的性格,從小到大都有一個好處,遇事處變不驚,而不是像他人一樣驚慌失措,他認為只有在冷靜的情況下,才能正確處理好即將面對的危機或機遇。

「您是?」李玄試探着開口。

「哦?你剛才不還叫我來着嗎。」老者輕撫鬍鬚笑盈盈的看着李玄。

李玄一愣:「我剛才?」

開始回憶剛才發生的夢境,李玄猛然站立!

「太太太太上道祖!!」

但很快李玄感覺有些失禮,便馬上安坐下來,面目希夷的看向老者。

太上道祖面露微笑看向李玄:「然也。」

李玄拍了拍臉頰,喃喃自語的說道:「這夢做的離奇哈,太上道祖都讓我夢到了。」

說罷還端起面前的茶湯喝了一口。

茶湯入口,李玄身體一怔,只見眉頭緊鎖,雙拳緊握,額頭開始冒汗,彷彿他的精神世界受到不可名狀的侵襲。

但很快,李玄眉頭舒展開來,嘴角微微上揚,雙手拄向身後,無比放鬆。

不一會李玄懶散的睜開雙眼,半開的眼角似有神光流轉。

睜開眼後的李玄開始無意識的亂瞟。

突然!李玄看到自己身前的太上道祖!

「這...」

很明顯李玄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異常,首先身體由於常年熬夜,已經進入亞健康狀態,現在李玄自信哪怕一頭牛衝過來!

他也能以飄逸的走位閃開~(~ ̄▽ ̄)~

然而變化最明顯的還當屬李玄的「腦子」。

從出生到現在所有發生的事情,都能回憶的一清二楚,哪怕是幾歲和鄰居家小姑娘玩過家家時候的細節都歷歷在目。

想到這李玄罕見的紅了下臉。

然後李玄看向太上道祖,一臉認真的問道:「您真是太上道祖?」

「不然呢,你也可以叫我太上老君,或者太清道德天尊,亦或者李耳?」太上道祖大笑道,似乎對於李玄認真的樣子很是喜歡。

「那我剛才喝的是什麼?是仙藥嗎!」李玄聽後激動的說道。

太上道祖聽到李玄的話語,面色突然有些奇怪的道:「按照你們的說法,確實算是仙藥,畢竟是悟道茶,不過你喝的是我洗茶的剩水...」

「聖水?對!確實是聖水啊!」李玄耳中只聽到了聖水,完全沒有聽到前面還有兩個字的前綴,此時正喜不自禁呢,要不是太上道祖還在他面前坐着,怕早就起來手舞足蹈了。

太上道祖見狀也沒戳破,不過還好李玄喝的是洗茶後的茶水,泡製時間不久,只是過了一道茶葉,茶水中神性物質不多,另外還有道祖暗中照拂。

不然,哪怕是悟道茶本身與其他天材地寶不同,沒有太多神性物質。主要功效是幫人頓悟,消除天人隔閡,能更好觸達天地至理,但好歹人家也是天上下來的,哪有這凡人喝的命。

要不是太上道祖在旁邊,估計李玄早就可以等十八年後再做一條好漢了。

等過了一會李玄冷靜了下來,恭敬俯身道:「不知道祖屈尊降臨,有什麼事小子能幫上忙的,能力範圍之內,必然赴湯蹈火。」

李玄並沒有情緒失控,失去理智的大包大攬,拍着胸脯說什麼事都能辦成。

從小李玄便明白一個道理,自己沒有信心做成的事情,就不要亂下承諾,傷人也傷己。

只見太上道祖笑吟吟的說道:「本是無事,偶然聽到有人頌吾名號,便過來看看。」

李玄一聽面露囧色,畢竟這麼中二的事情讓人聽到,實在是太令玄羞愧了。

不!

不光是聽到,還看到了!(/ω\)

也就是李玄現在盤腿坐着,要是站着,說不定當時就能給道祖表演個絕活,腳趾摳出個三室一廳來。

「咳咳」

李玄尷尬的咳嗽了兩聲。

見狀,太上道祖大笑:「見是見到了,看你小子不錯,賜你樁機緣如何?」

李玄聞言,頓時不知所措道:「這這這,這麼草率嗎?」

「不是你剛剛大喊,太上老君與我神方的嗎?」太上道祖笑着回道。

李玄聽到太上道祖這麼說,臉噌的一下,又布滿了火燒雲,不過李玄乃是何等人物,冷靜玄本玄啊,長城夠厚了吧!

嗯...比長城薄一點點吧~(✿◡‿◡)

臉色恢復後,李玄鄭重的向太上道祖施了一禮道:「無功不受祿,道祖百忙之中能蒞臨在下夢中,已經不勝感激,怎能受此恩德。」

太上道祖聞言更喜:「不錯不錯,進退有據,不貪不燥,當為人子矣。」

只見太上道祖抬手一指,點在李玄眉中,靈光一霎,似有仙宇樓閣閃爍其中,又有白鶴飛舞,異獸奔走,仙樂環繞,萬千氣象不斷變換其中。

單此一瞬,不禁令人對仙庭產生心馳神往之念。

這一點,李玄感覺如同剛才天地變換一般,彷彿過了無數紀元,天地枯竭,又好像只過了一瞬,轉瞬即逝,當是應景。

李玄睜開眼,目光複雜的望向道祖,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這一樁機緣賜下,便開始和道祖有了牽扯。

當然,也可能從道祖出現的時候便有了吧。

但無論如何,目前看來,道祖對自己沒有惡意,趨吉避凶是人的本能,生命中突然出現這一尊龐然大物,也不知是好是壞。

事已至此,李玄也想通了許多,也沒有說讓道祖收回去的話,畢竟這一樁機緣,不知要羨煞多少旁人,自己又幹嘛往出推脫呢,又不是陰謀論看多了,庸人自擾。

李玄再次躬身一禮:「多謝道祖,賜機緣之恩德。」

太上道祖見狀抬手虛扶,道:「你可知剛才那是何物。」沒等李玄回應,道祖繼續說道。

「此乃遠古天庭一殘片,雖說荒蕪許久,裏面也無甚機緣,但其中奇花異草對於凡人,乃至諸天萬界都是了不得的寶貝啊,畢竟能讓那兩位種在天宮中的,可沒有一般凡品。當然,老道我也不是小氣的人,也給你留了一些小玩意,沒事自己可以進去看看。」

「哦,對了,遠古天庭知道吧,我看你們的小說上有過提及,漬漬。」太上道祖說完,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漬漬了兩聲,彷彿在感嘆今年悟道茶樹結出來的茶葉不行。

殊不知李玄心中早已波濤洶湧,彷彿世界觀受到一定的衝擊。

「諸天萬界,遠古天庭,還有東皇帝俊都是真的?!」

「那不都是小說虛構的嗎?」

太上道祖放下茶杯道:「諸天萬界肯定是有的,不然我住哪,你家隔壁嗎?至於其他的事情,暫時你還是不知道為好。」

李玄戚戚然的道了一聲諾。

「好了,老人家我也出來半天了,該回大赤天補覺咯~」

太上道祖站起身來抻了抻懶腰,可能是年紀大久坐,血液流通不暢了吧。

只見太上道祖起身剛要離去,突然拍了下腦門說道。

「年紀大了,年紀大了,把最重要的事忘了。」

「進入天庭的方法,你的精神和靈魂資質已經被悟道茶所增強,將注意力集中至眉心,尋找到一個光點,進去就行了。」

「還有,天庭的時空錨點,我已經和諸天萬界建立聯繫了,時間和空間線上你自己可以選,你也別在地球獃著了,收拾收拾,三天之內就出發去旅遊吧~」

李玄頓時懵了:「啊???」

「我咋還需要出去旅遊呢,我家就我一個娃啊,我媽看不見我,那不得高興..那不得哭死 啊!」

「再說了,道祖爺爺,我這人身安全也沒有保障啊,這要是去個洪荒,一個兔子都能給我吃了吧o(≧口≦)o。」

太上道祖定了定神,安撫道:「放心孩子,旅遊是跑不了了,你家人我給你幻化個假身,他們感覺不出異樣,至於安全方面嘛,解決方法我給你留在仙庭里了。」

太上道祖看着李玄還是很不情願的樣子,摸了摸李玄的頭說道:「你要是真捨不得你父母,就更應該出去了,你要知道人啊,最終逃不過兩個字。」

李玄抬起頭疑惑道:「哪兩個?」

「壽數!」

聞言李玄眼神一縮,是啊,生老病死乃天地循環,自己可能受道祖青睞,但自己的家人呢。

定了定神,李玄道:「那外界可有長生法?」

太上道祖給了李玄一個肯定的眼神,令李玄下定了決心。

「好!我這就去!」

不過一年之後,李玄不得不肯定自己當年的愚蠢,完全是讓道祖這老頭忽悠了,有什麼問題不是一顆仙丹解決的!

一顆不行就兩顆!我當糖豆磕!(╬▔皿▔)╯

「好了,好了,我們下次見,記得別去洪荒這些高級世界哈,你這小身板遭不住的~」

話音剛落,太上道祖身影轉身消失不見。

「喔~喔~嘔~~」

三更呼皓月,五鼓喚晨曦。

天亮了,李玄,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