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祁總追着萌系男友求複合
重生,祁總追着萌系男友求複合 連載中

重生,祁總追着萌系男友求複合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柿子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明橙 現代言情 祁承

追妻火葬場,爹系霸總瘋狂求萌系男友複合的悲歡離合,1V1
明橙八年的暗戀,五年的相守,整整十三年所有的青春都在一個人身上,到頭來一場空,回頭再看自己只是個跳樑小丑,在祁承的心裏屁都不是
在看了一場愛了十三年的男人與白眼狼的深情對白後,明橙萬念俱灰,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回到八年前
重啟自己的幸福生活,遠離渣男,手撕白眼狼
祁承與自己的伴侶過了五年的陌路生活,最後一兩年才發現他的小橙子好像跟他印象里的不一樣,還挺可愛
當他想跟明橙好好生活時,明橙已經一氣之下回到了八年前,冷麵祁總心慌了,嚇得立馬追到了八年前
展開

《重生,祁總追着萌系男友求複合》章節試讀:

第8章 他會解題豬都能上樹


沈教授高挺的鼻樑上架着一副金絲眼鏡,修長的食指點在眼鏡中間,將鏡框向上推了推,看向在座的學生,「這道題請一位同學答一下,都是年輕人,別這麼拘束,有會的可以自薦一下。」

教室里立刻低垂下了一片,有些用手遮住了半張臉,有些豎起了書,拒絕與沈教授有眼神接觸。

明橙卻一點沒有避讓,因為沈教授不僅人長得好看,連聲音都好聽,講課很有邏輯,除了嚴厲了點兒,真的一點兒毛病都挑不出。

沈楠早就注意到了坐在中間的這個陌生男孩,嫩白的皮膚光感非常好,狐狸眼睛裏似乎盛着笑,一直盯着他講課,讓他不注意都難。

他抬了抬手,想要喊這位同學起來回答,那邊已經有人先出了聲,「教授,明洋同學會。」

沈楠側了側身,「哦,那就請明洋同學上來解答一下。」

明洋上台接過沈楠手中的粉筆,視線有意無意地隔空與明橙對視了一下,這才慢悠悠地轉身在黑板上寫下自己的答題思路。

沈楠站在一旁看着,面上並沒有什麼表情波動,跟別人形容的一樣,像一座冰冷的山。

明橙倒是看得入神,沈教授的側臉也很好看,而且沈教授看起來很年輕,明橙往三十里猜都覺得是猜高了。

但是,他已經是教授了哎,不至於三十都不到吧,這男人也太不顯年紀了。

明洋答完了,朝沈教授欠了欠身,頗有點得意地看向明橙的方向,然後才回到了座位。

幾個坐在明洋身邊的同學崇拜地看向明洋,那表情特巴結,好像跟着明洋以後什麼都不用愁了。

沈教授換了支紅色的粉筆,將明洋的答案圈出幾處,明洋心領神會,臉上稍稍有點兒掛不住。

但是隨即又想,有幾個小問題又怎麼樣,這整間教室,能答的也只有他,這種題已經算高難度的了。

沈楠將目光從明洋身上移開,這學生他是知道的,有點小聰明,人前很有禮貌,但是,少了些真誠。

沈楠不喜歡自作聰明的學生,尤其是在他們這種人面前賣弄的人。他在上學期間選修過心理學,讓他不喜歡的人,一般都是人品有些缺陷的,他的直覺一直都很准。

他挑了挑眉,目光再次落在中間那個男孩身上,男孩此刻正歪着腦袋,目光落在他身上。

「這位同學,你能上來解答一下嗎?」

沈楠這樣一說,教室里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明橙身上,周圍開始議論紛紛,明洋身邊認出明橙的甚至開始看好戲,「他會什麼呀,老師,他就是來湊熱鬧的。」

「他會?他會的話豬都能上樹!哈哈!」

明橙在懷疑聲中站起了身,只見沈楠抬手壓了壓,「安靜。」

教室內瞬間靜音,明橙看見沈楠微微勾了勾嘴角,那似有若無的笑容像是在鼓勵。

他上前挑了支白色的粉筆,落下第一個字的時候沈楠唇上淡淡的笑便深了一點,明橙字體構架圓潤,端正而不失鋒芒,是個潛心練過字的孩子。

這男孩他沒見過,今天第一次過來旁聽,他也沒指望真能將這道難題答出來。只是這學生的目光太純粹,太直白,他就是想看看他到底會多少,然後將他不會的講給他聽。

僅此而已,卻在男孩越寫越快的解答里慢慢凝了眉,唇邊的笑也淡了下去。

直到,明橙將粉筆放進收納盒,微笑着沖他點頭,「教授,我答完了。」

沈楠的目光這才完完全全落在他身上,不是剛才逗貓弄狗一樣的輕飄,是真正的專註,「你叫什麼名字?」

「明橙,教授,我以後能經常來聽您的課嗎?」

「如果以後我的課都能在中間這個位置看見你,我將會很開心。」

明橙於是就笑了,帶着點羞澀,長長的睫毛低垂着掩住了歡快,「謝謝教授。」

議論聲又起,「這什麼意思,難道明橙答的是對的?!」

「我,我也看不太懂啊,對不對啊,沈教授沒指出來問題,那就是對的?」

「這個小混混怎麼會答對題呀?!這世界怎麼這麼瘋狂?!」

「不知道,你不覺得他跟往常不一樣嗎?他這樣看起來好可愛哦,好想摸摸他的臉。」

明洋的眼神微微眯了起來,他身邊坐着一個長臉的男生,見明橙回到了座位,舉手說道:「教授,他可不能常來,他連學校的學生守則都不遵守,他就是個不安分子。」

「劉加,」沈楠的聲音沉了下來,「注意你的言辭。」

劉加梗着腦袋,扭向明橙,「真的,不信你讓他把帽子摘了,他的頭髮是染的,紅色,大紅色!」

「是大紅色,上上個月是海王綠,教授,他經常染頭髮!」

「對,我可以作證,全校的學生都能作證。」

沈楠的目光掃視了全場,威壓即現,嘰嘰喳喳一片的學生立刻閉了嘴。

明橙有點緊張,他又想起了扔掉的那件外套,當時他想跟祁承解釋,可是祁承一句話也沒聽。

他想說,他不是故意跟侍應生凶的,他只是擔心衣服洗不掉,他只有那一件祁承送的衣服。

明橙不想在祁承面前表現得這麼差,他明明想讓祁承看到他的好,可是他把什麼都搞砸了。他們的婚姻維持了五年,明橙可悲地發現,五年後,他們還是最陌生的人,誰也沒能走進誰的生活,更別說心裏。

現在,明橙已經做好了摘帽子的準備,手已經放在了帽子上,他聽見沈楠說,「明橙同學,你有自己獨特的個性這很好,但是學校有規定,咱們在一個環境里還是應該遵守這個環境的遊戲規則,這樣大家都好辦事。」

他說著已經走到了明橙面前,一隻乾淨而溫暖的手心覆在明橙的手背上,熱意隨着手背傳到心間。

沈楠輕輕放下他準備摘帽子的手,極快地沖他眨了下眼。

沈教授是在保護他的尊嚴,明橙心裏一下子就軟了下來,伸出去的刺全部縮了回來。

「嗯,我非常喜歡我的大學生活,只是不知道我的頭髮到底哪裡惹到你們了?」說著,明橙在眾人驚訝聲中摘下了帽子,「我明明很喜歡它們,難道你們覺得這個顏色不好嗎?」

那一頭烏黑的短髮光澤柔軟,哪裡是別人口中的大紅色,幾個說話的同學臉都漲紅了,「明明,它昨天明明還是紅的!」

明橙無辜地一攤手,「可它們現在是黑的,我覺得我們還是應該把精力都花在學習上,畢竟咱們是來上課的……亦或者,是來回答問題的,把發言的機會用在我的頭髮上,倒不如舉手答個題,你們說呢?」

沈楠輕輕笑了,這次明橙離得近,那笑聲很好聽,像山泉般清冽純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