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流落荒島的美女大學生
流落荒島的美女大學生 連載中

流落荒島的美女大學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騎上毛驢找毛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蓁蓁 王旭峰 都市小說

本想去國外看脫衣舞表演,結果旭峰憑藉自己開光的嘴,如願以償從萬米高空墜落海島,脫衣舞肯定看不成了,但是可以在海島上玩沙子
這倆活寶一個大學主修英語,一個主修生物,但均是學藝不精
你不是學生物的?你不知道這個蘑菇有毒? 你不是學英語的?你聽不懂外國人講英語? 兩個大學生究竟是強強聯合還是糗事不斷? 四肢不勤五穀不分還能發貨高材生的優勢? 從善如登,從惡如崩,生性良善的旭峰能否在滿是罪惡的蠻荒之地保持本性? 與惡人為伍,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旭峰能否出淤泥而不染? 且看涉世未深的大學生如何荒島求生,絕處逢生!展開

《流落荒島的美女大學生》章節試讀:

第7章 發現救生艇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海面上起了濃霧,四周頓時灰濛濛一片。

超過一米的距離就什麼都看不清了,剛才還清晰可見的機身,現在也被籠罩在一片濃霧之中。

兩人的手依舊緊緊牽着,唯恐在濃霧中失散。

忽然,蓁蓁指着濃霧中叫喊道:

「大哥,看那一坨黃黃的東西是什麼?看着還不小,朝咱們游過來了!」

蓁蓁比旭峰小几歲,眼神明顯比旭峰好使多了。

「在哪裡?我怎麼看不見?不會是鯊魚吧?」

旭峰頓時緊張起來,汗毛倒豎,下半身都僵硬起來。

畢竟看不見的恐懼才是真正的可怕。

黃色的不知名物體越來越近,原來是一個黃色的大包裹,看清楚後旭峰不由鬆了口氣……

「不是我說,蓁蓁啊,咱能不能不這麼嚇人,這哪兒是游過來的?這是漂過來的好不好?」

旭峰揉了揉心臟繼續說道:

「大哥年紀大了,心臟不好,你這一字之差,險些把大哥送走……」

「人家這不是沒看清嗎?」

蓁蓁嘟囔道。

兩人圍着黃色的包裹轉了半天,也沒弄明白是個什麼品種。

「大哥,你看這兒有根拉繩!」

眼尖的蓁蓁總能給旭峰帶來驚喜。

蓁蓁順手一拉拉繩,一陣嗤嗤嗤的充氣聲傳來,黃色包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起來。

居然變成了一艘小船模樣。

「原來是充氣式救生艇!」

旭峰驚喜地說道。

蓁蓁更是激動的不能自已,大聲叫道:

「大哥,有船了,我們得救了!」

這就好比在溺水的邊緣給你扔了個救生圈,快砍頭的時候赦免的聖旨到了……

「大哥,這麼高怎麼爬上去呀?」

旭峰強忍着激動的心,繞着救生艇遊了半圈,便找到了繩梯所在。

眼看勝利在望,旭峰也不着急先上,而是先協助蓁蓁往救生艇上爬。

救生艇外壁足足有近半米高,而且比較光滑,旭峰托着蓁蓁的屁股,費了不少力氣才把蓁蓁託了上去。

之後,旭峰自覺也爬了進來。

上去之後旭峰才發現,這個救生艇面積不小,足足能容納幾十人。

背靠在救生艇內側上,兩人才算真正放下心來。

畢竟在海水裡泡着,雖然有救生衣不至於沉下去,可是冰冷的海水會慢慢帶走兩人的體溫,到時候免不了失溫而死。

況且下半截身體一直在水裡泡着也不是回事,心裏一直提心弔膽的,擔心什麼時候竄出一條鯊魚來,冷不丁咬一口也受不了不是?

所以救生艇真是解決了燃眉之急,兩人終於可以遠離海面了。

解決了後顧之憂,蓁蓁開始瞪着眼睛看向海面。

「蓁蓁,你看什麼呢?」旭峰奇怪道。

「我看看有沒有倖存者,咱們好救上來。」

旭峰不由大為感動,心裏暗想蓁蓁真是一個善良的女孩。

雖然知道倖存希望渺茫,但旭峰也開始瞪大眼睛,盯着機艙所在海面,希望有一兩個乘客倖存下來,浮出海面。

可是幾分鐘過去了,海面上除了依舊濃厚的大霧,周圍靜悄悄的,哪兒有半個生命出現的跡象?

看來奇蹟並沒有發生。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旭峰動了動因長時間一個姿勢而酸痛的脖子,嘆了口氣,說道:

「有半個小時了吧?看來不會有倖存者了。」

說完旭峰換了個舒服的姿勢,躺在了救生艇里。

蓁蓁仍不想放棄,盯着海面又等了許久,才回過頭來。

看着本能容納幾十人的救生艇內,只有自己和大哥兩人,心裏不由感覺空落落的,情不自禁地嘆了口氣,也躺在了大哥身旁。

「對了,蓁蓁,你是怎麼跑到飛機外面的?」

旭峰很是好奇,畢竟墜機之後也就一分多鐘的逃生時間,旭峰一睜眼就沒看見蓁蓁,所以對蓁蓁的遭遇很是好奇。

只是剛剛事情太多,現在兩人舒服地躺在救生艇裏面,旭峰便忍不住好奇心。

蓁蓁回想起剛才的遭遇,仍是心有餘悸,臉上升起一股駭然之色,顯然是至今仍後怕不已。

「飛機剛接觸海面的時候,巨大的衝擊力把我直接甩了出去,等我反應過來,我就在海面上了,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大哥了。」

眼看蓁蓁越說越激動,旭峰趕忙拍了拍蓁蓁後背,慢慢地安撫她激動的心。

相比已經遇難的乘客,兩人的運氣可謂是太好了。

畢竟縱觀整個人類空難史,發生空難在大海墜機而倖存的人真是少之又少,而像旭峰和蓁蓁一樣毫髮無損的更是鳳毛麟角。

這運氣幾乎可以去申請世界吉尼斯紀錄了。

一瞬間,兩人都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

要說運氣爆表,兩人怎麼會登上這一次要墜機的航班?

要說時運不濟,經歷這麼嚴重的空難,兩人除了衣服濕透粘在身上不舒服之外再無其他受傷之處。

真是世事難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