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驕陽傳
驕陽傳 連載中

驕陽傳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紅塵燒烤攤丶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向陽 奇幻玄幻 許浮屠

傳說,元界分天地人三盤
俗稱三才
天有九星,地有八宮,人有八門
傳說,人在天地之間,渺小如螻蟻
而只有錚斷八門枷鎖,打開開門、休門、生門、傷門、杜門、景門、驚門和死門的蓋世強者才可辨吉凶分陰陽,奪天地造化,與天地爭輝!展開

《驕陽傳》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蒼天已死,黃天當立


九星天域。

「千易老鬼,還是將少蒼留下吧!你們逃不掉了!「

只見大陸上方兩道黑影相互追逐。所過之處,大地上留下一條深壑,整個空間都像似劃破一般出現一條條裂縫。兩人一前一後,距離愈來愈近。

前方的黑衣老者全身染滿鮮血,氣息虛弱,隨時可能倒下,其懷中抱着一昏迷的嬰兒。而後方身穿紫衣鎧甲的壯年一臉調戲的臉色。

「哼!你這叛將,早晚蒼天君上會將你們都滅誅九族!」

說著,黑衣老者左手握着的大刀向後方猛地滑動,一股駭人的紅色刀氣噴涌而出,斬向後方紫衣壯年。

「鏘!」

紫衣壯年用長槍隨手向前擋去,紅色刀氣直接消散,沒有給紫衣壯年一點阻礙。

「滅我九族?蒼天現在已被黃天君上他們包圍困殺,你的其他同僚都已經死的死殘的殘,不需要多久就能全滅,誰來滅我九族?」

紫衣壯年一臉不屑,隨後突然發力,迅速拉近距離,已經在黑衣老者身後百丈的距離。

「哈哈哈,千易老鬼,如今的你還剩幾成實力?還是將少蒼交出來,我給你一個體面的死法!」

只是一瞬間,紫衣壯年便快速閃到黑衣老者的身前,抓住嬰兒,右腳踏在老者胸前。

老者直接倒在遠處掙扎不起,胸口護心鏡當場碎裂,嘴中噴出大量鮮血,瀰漫在天空之中。

「抓住了少蒼。不對,是前朝逆子!黃天君上肯定會給我重重的賞賜,哈哈哈,我紫藤蘿家族也將在九星天域成為一方王侯!」

紫衣壯年一手抬起昏迷中的嬰兒高過頭頂。目光複雜的看了看後,突然瘋狂大笑。

「將嬰兒直接殺死!」

一道威嚴的聲音在紫衣壯年腦中響起。紫衣壯年瞬間露出恭敬的神色朝東邊天空彎了下腰

「是,黃天君上!」

「黃天君上居然在圍殺蒼天的同時還在關注我這裡,我一定要好好表現!」

說著,紫衣壯年右手抓住嬰兒,一道紫色的元氣藤蔓開始包裹住嬰兒,越裹越緊,開始嵌入體內,令昏迷的嬰兒也開始緊皺眉頭,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

「對不住了,少蒼!要怪就怪你生的不是時候啊!」

紫衣壯年雙眼微眯,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微笑。

「不!」

黑衣老者滿目猙獰,看着嬰兒軀體緩慢碎裂,卻沒有一絲力氣上前阻止。眼角淚水混着鮮血滴落在支撐身體的手背上。

正當紫衣壯年享受着殘殺少蒼的快感時,突然一道黑紅色元氣出現,划過他的手臂。

「什麼?啊!」

隨即,漫天的火元素開始躁動,整個空氣開始沸騰一般,周圍的山川河流開始融化蒸發。

而後一道猩紅身影出現,接住紫衣壯年被割開的手臂上的嬰兒退至黑衣老者身邊。

「父親,快吞下丹藥!」

黑衣老者接過丹藥,開始盤坐運氣療傷,身上的傷實在是太重了,已經到了徹底枯竭的狀態。

猩紅鎧甲青年抱住嬰兒,雖然火元氣衝天,卻絲毫不影響嬰兒。

他一臉凝重地看向懷中的嬰兒,只見其全身泛起紫黑的顏色,明顯是中了劇毒,並且身上開始龜裂。幸好用一絲元氣將心脈護住,但也只是拖延時間而已。

「千炎!沒用了,我紫家的紫藤蘿秘術已將少蒼體內的血脈都吸干,還留下了紫藤蘿毒素。已經回天乏術了!」

紫衣壯年吞下一粒丹藥,斷裂的手臂開始緩慢的恢復。

他一臉惡毒地看向千炎,眼中卻露出絲絲地忌憚。畢竟,面前的這位可是號稱九天之下最強的武力。

千炎將目光移至紫衣壯年身上,眼中瞬間充滿殺意,一股更加強烈更加暴躁的黑紅色火元素圍住紫衣壯年。

紫衣壯年不受控制般漂浮在半空中,紫色鎧甲居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化為灰燼,疼痛的灼熱感讓紫衣壯年忍不住慘叫連連。

「什麼時候一個六星級家族的人也開始有資格在本帝眼前說狠話了?」

千炎慢慢的走向紫衣壯年,口中吐出的話語散發著無盡的殺意。

周圍的火元素隨之跳動,彷彿是千萬人的大軍般,向紫衣壯年緩緩壓下!

「將解毒方法交出來,本帝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

「解不了的!這毒除了我們族長,沒人能解!」

紫衣壯年凄慘無比,說話顫顫巍巍。因疼痛流出的汗水剛出皮膚就已蒸發。

這火不僅是在燒灼他的肉體,也在侵蝕其靈魂。

「一點反抗的機會都沒有,這就是傳說中的黑凰滅世炎嗎?!」

此時的紫衣壯年心中只有恐懼與懊悔,本以為境界相差不大,自己想要逃脫的話對方根本無可奈何。

但現在看來,真的是愚蠢至極。即便境界相差不大,所擁有的手段跟底蘊也不是他一個小小六星家族的長老可以對抗的啊。

「那麼,你就真的一點用處都沒有了。」

千炎眼中閃過一絲陰霾,少蒼不能就這麼死去,不然就真的沒有一絲希望了。

裹着紫衣壯年的黑凰滅世炎加速燃燒。紫衣壯年也在其中不停地掙扎。沙啞的喉嚨里只能輕輕的聽到細微的求救聲。

「君上救我,救我.......」

轟!

突然,天空之上一股耀眼的光球爆裂,聲勢之大擴散到整個九星天域。

九星天域的生靈都好奇抬頭望向天空,閃爍的白茫茫亮光使得所有生靈都一陣迷糊,產生了短暫的致盲。

片刻之後,光芒消散,天空中雖然沒有一片烏雲,卻開始下起了綿綿的血雨,伴隨的空中響起一道道哀樂,響徹整個九星天域的角落!

「蒼天已死!黃天當立!」

一道威嚴的聲音突然響徹整個天域,迴響聲不絕於耳。

哀樂在空中此起彼伏,彷彿在回應這道威嚴的聲音,愈演愈烈,凄慘無比,讓人哭悲。

所有生靈從開始的迷茫到後面的震撼,漸漸驚懼。

「這....這是?」

「這是君上隕落了啊!」

「九天君上。蒼天君上居然隕落了!」

「黃天是誰?誰聽說過?」

「噓,你想死就死遠一點,特么敢問這種話?」

說著一位身着錦服的老者將身邊問話的少年踹飛了萬丈遠,留下一道殘影。

老者擦了擦額頭的汗,擔心的望了望飛出去的少年,生怕踢得不夠遠。

而不遠處的老婦人嚇一跳,心疼的喊了一聲「孫兒!」。卻不敢出去尋找。類似的情景在整個九星天域不斷發生着。

「血雨降臨,天奏哀樂,亂世要來臨了嗎?」

「蒼天君上,這屹立在九天星域的九座霸主之一,還是倒下了嗎?」

不知道內情的生靈一臉驚悚,儘快吩咐族內或者宗內子弟回歸總部,派出情報人員打探消息。

而知道內情的老祖人物有的在感嘆惋惜,有的卻幸災樂禍,開始準備厚禮。

千炎望向天空,任憑血雨打在身上,當蒼天隕落時,千炎就感應到了。

跟蒼天相處幾千年,感情早就深厚無比。眼角濕潤,整個身體都有輕微的顫抖。誰能想到,震懾九天星域的炎帝也會有流淚的一天。

黑衣老者此時已經療傷結束,跪倒在地上,老淚縱橫,嘴中一遍遍呢喃着君上。

「哈哈,蒼天死了,千炎你還是投降吧,黃天君上肯定會善待你的!」

「啊.....啊!」

紫衣壯年見狀,心中突然有了活下來的希望,忍痛勸說。

然而千炎看都不看一眼紫衣壯年,輕輕隨手一揮,紫衣壯年突然化作片片灰燼,消散於空中,一絲靈魂都沒有留下。

黑凰滅世炎能感受到他心中悲傷,在千炎身邊不停旋轉,輕輕擦旎千炎的臉龐。

突然,千炎彷彿感受到了什麼,立刻將懷中嬰兒交與黑衣老者。

「爹,我在少蒼靈魂深處留下黑凰滅世炎火種,少蒼絕不能有事!

邪兒已安置在秘處,你帶着少蒼儘快逃離!只要少蒼活着,就還有希望的一天!」

說著,千炎將一個地點訊息指入黑衣老者腦中。

黑衣老者抱起嬰兒,目光複雜看向自己兒子。說了聲保重,便化作一道黑光消失在遠處。

他知道,可能以後再也見不到千炎了。

看着瞬間消失的身影,千炎眼神柔和。

片刻後,千炎附近時空開始凝固,遠處的細微生物猶如雕塑般一動不動,心跳都已停止,隨風落下的樹葉也在半空中毫無常理的停住。彷彿時間跟空間在這一刻都靜止。

千炎卻毫無影響,雙手負背,目光如炬,轉身看向遠處閃來的十幾道身影。

到場的十三道身影,氣息強大無比,散發出攝人心魄的威勢。

如果是普通人在場,怕是早已匍匐在地上被壓力瞬間壓至窒息!

「看來還是讓一些螞蟻逃了呀。」

千炎掃了一圈眼前停在上空的身影,最後停在中間說話的金袍男子,周邊的氣勢直接讓其餘強者不敢靠近,空出一片真空地帶。

「君上放心,那少蒼已經中我紫藤蘿之毒,血脈盡毀,肉身碎裂,根本不可能活下來!」

十三道身影中走出一位紫袍老者,彎腰拱手,恭敬的向金袍男子說道。

「你就是那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黃天?」

千炎突然說話,打斷了他們的交流。

「放肆!」

只見紫袍老人轉身怒目而視,手中突然出現一把彎刀斬向千炎。

「哼!犬吠而已。」

千炎不緊不慢,看了一眼斬過來的刀氣,只見快速移動的刀氣直接定在原地,不能前進分毫。

正當紫袍老人驚訝不易之時,千炎原地一拳直出,不帶任何花哨。滔天的元氣攜帶天地之勢轟向他的身前。

紫袍老人想要躲避,但突然發現整個天地之勢都限制住自己,猶如全身陷入泥潭,無法移動。

「砰!」

「呵呵,炎帝不愧號稱是九天星域君上之下第一人啊!」

在最後時刻,金袍男子出手,替紫袍老人擋下了拳勢。

紫袍老人見狀,心有餘悸的舒了一口氣。向金袍男子恭敬行李,而後退至後方十一強者邊上,一臉忌憚緊盯千炎。

「雖然對你不熟,但你身後,本帝可是認出好幾個熟人呀。」

千炎看向後方的身影,那邊有幾個分明是其他幾位君上的戰將,曾經也有過把酒言歡,也有過爭鋒相對。

而現如今,卻在這樣的情況下面對,想到這,千炎不禁心中有些複雜。

「你們用手段把本帝引誘遠離蒼天境內。明顯是想逐個擊破,看來,這謀劃已經很久了啊。」

「呵呵,說來慚愧啊,即便是謀劃許久,卻不曾想炎帝你境界已經堪比君上!幸好是將炎帝你引誘調離蒼天,不然,即便謀劃成功,我們也是慘勝啊!」

金袍男子一語驚人,身後的十二道身影不可置信的看着炎帝。

炎帝居然隱藏這麼深,境界居然已至九星之上!如果任其發展,一天兩位君上,未來的九天星域......部分強者不禁滲出冷汗,不敢往下想去。

紫袍老人更是驚懼不已,幽怨的看着雙手負背長得還特帥的千炎。

特么讓這吊毛裝到了啊,君上境界了居然不說,老子拍個馬屁差點把自己拍沒了。

「本帝隱瞞境界,就是怕引起騷動,即便本帝與蒼天對九天星域沒有霸權之心,一心只聞天道,可其他勢力哪會相信。」

千炎看向金袍男子,嘲諷的說到。言下之意,可是把一些喜愛權勢鬥爭的君上都罵了遍。

紫袍老者一臉不信,白了一眼千炎,真特么能裝!

「是啊,人心難測,誰又能言清。炎帝,若你自毀八門,本座允你在迷失天牢度過餘生。並且不再去追殺你父親與你兒子」

金袍男子還是希望能不動手便不動手,畢竟,同級別廝殺,意外太多了。

「呵呵,本帝可從來不會妥協!藏着的幾位君上,一起出來吧,光一個黃天,可完全壓不住本帝。」

千炎聲音迴響在天空中,便看見三道身影突然出現在千炎對面。

強大的氣勢使得周圍萬丈都化做一塊平地,跟隨黃天而來的十二位強者更是退到了千丈之外。

沒想到在九星天域億人敬仰的一方王侯此時卻沒有資格參戰,成為了只可遠觀的看客。

「你們三個啊!一群蒼天的手下敗將而已,即便加上黃天,也不可能殺死蒼天,又用了什麼下三濫的手段吧?」

千炎看向三人,不驚不懼,嘴角露出一絲譏諷。

「哼,炎帝,成王敗寇,做好隕落的準備了嗎?」

三位君上其中一人散發出可怕氣勢,令之天地一顫。

千炎並沒有理會,而是轉向了黃天。慢慢的上升到空中,隨身的黑凰滅世炎開始籠罩半邊天地。

「黃天,在打之前,可否告知本帝,你究竟來自何處?」

黃天輕輕一笑,毫無避諱說到。

「蒼天君後號稱銀河夫人,而本座跟她一樣,來自於......銀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