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寵妻›魂越緣情之頂流郡主
魂越緣情之頂流郡主 連載中

魂越緣情之頂流郡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小熊很能 分類:寵妻

標籤: 雲容夢 寵妻 蘇濘星

靈魂互換 古今遨遊 緣之所起 情之所至 平行空間的大門為兩位混沌靈者敞開
一朝穿越,一生牽絆,一世情緣
但,正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看現代高冷影帝,霸寵嬌明星... 觀古代無賴郡主,追粘俏王爺... 眾所周知,冰遇到火會熔化 那麼冰遇到冰會彼此消融嘛? 看似冷峻的影帝是否面對清冷的明星動心呢? 在冰冷的外表下 那一顆期待溫暖的心可曾跳動! 那麼火遇到火會擦出火花嘛? 本就熱情的郡主能否追逐着神秘的溫潤王爺? 看似溫暖的表象 內心可藏居了無盡的冰冷深淵!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到底是近在咫尺卻觸不可碰的夢 還是那遠在天邊也遙不可及的星 【小劇場:一】 臨棲爍問蘇濘星參加選秀活動有沒有什麼不適
蘇濘星思慮再三回了句:裙子太短
第二天,節目組連夜把百褶裙制服換成了小西褲
粉絲看到主題曲直播現場都驚呆了,這是隔壁男團來扮女團舞?展開

《魂越緣情之頂流郡主》章節試讀:

第2章 天才靈者是旖旎


得此消息,姝琬國國主——雲如雅,正同曄照國皇帝君嘉宗,相談甚歡。

「如雅在這謝過皇上。」雲如雅本打算向君嘉宗討一個公主的名號,希望她的侄女能在曄照國與皇族兒女齊名。

要知道,蘇濘星,本該是姝琬國最尊貴的公主,奈何蘇家不肯允她把蘇濘星帶去姝琬國,雲如雅只得這般煞費苦心。

公主是皇族女兒的稱號,但郡主只得有功之臣的皇親國戚才能特封。

蘇家不是皇親國戚,蘇濘星也無功績,但皇帝卻以蘇家之功勛於蘇濘星,特封郡主。

此番作為,是給了蘇濘星莫大的殊榮,令雲如雅不禁意外,雲如雅目的達到後便離開皇宮,走後,君嘉宗深邃的眼眸里閃過一絲狡黠。

「國師。」一個不惑之年的謀士,不知是何來歷,據說是得道高僧,深得君嘉宗信賴。

國師黑衣黑面,長帽壓至臉龐,面容普通,讓人看一眼也記不住,明顯經過易容,皇帝也不道破,畢竟國師頂着這副假面十年之餘。

「皇上可是想以權勢抑侯府?」國師的言語中看不出任何情緒,讓人猜不透,但國師卻總能猜透他人心中所想。

蘇侯府是四大家族之首,最高權最重,難免有猜忌之心,直到昨夜,蘇濘星的降生,國師夜觀星象,發覺異常,預言此女,假以時日,將改國運,逆行蒼天。

皇帝的擔憂更為深重,雖蘇侯府一直恪守本分,但無論皇家權勢,還是靈力強弱,都是曄照國的佼佼者。

但如若蘇家權勢滔天,其餘三家必定眼紅坐不住,四家內鬥,皇帝盡坐收漁翁之利,君嘉宗這才旭日未升時,擬去聖旨。

「國師所猜測不錯,但那蘇氏之女....」蘇濘星的背後不僅僅有蘇侯府,更有姝琬國。

「皇上不必憂心,如若信得過貧道,可聽貧道一計。」國師面色如常,看不出異樣,君嘉宗只好道:「朕怎會信不過國師呢,還有勞國師了。」

不日之後,蘇侯府設周歲宴,整個蘇侯府張燈結綵,熱鬧非凡,曄照國各方官員,拖家帶口的前來賀歲。

整個前院都被皇帝的賞賜及其官員的賀禮包裹堆滿,滿滿的一大排。

皇帝未親臨,派國師前來,皇后也不曾前來,由母家丞相府代替出席,這出席人員到讓蘇德征始料未及。

而宴會的主角還不知去向,蘇濘星剛滿一周歲,便會行走,如蓮藕般的小腿騰騰騰的踏過草坪,說來奇怪,身後的婢女身懷靈力,卻追的費勁。

蘇濘星跑到花園的假山後,躲開婢女的追趕,正竊喜,向後一轉彎,不小心被一個軟乎乎的東西撞着,雖不是石頭,卻也有一定力度,蘇濘星跌坐在草坪上,吃痛看去。

是比蘇濘星約莫高出一頭,大約四五歲左右的白凈正太,正太小手裡還握着玉笛。

「喂,你是誰啊?」蘇濘星聲音軟糯,卻硬氣。

小正太看着面頰**的蘇濘星,不予理會,向周圍環顧,見四下無人,準備離去。

看到小正太忽略自己,蘇濘星有些生氣,一把抓住小正太的手,「不許,道歉。」蘇濘星想指責正太撞了她,不可以就這樣走開,要道歉,但語言組織不起來,雖會說話,卻不完整,畢竟發聲器官還沒成熟。

小正太看着交織在一起的肉手,白凈的臉龐微皺,不明眼前女孩何意,是道歉還是不道歉,不過他都不在意,一心想着離開這個地方,另一隻手拿起玉笛敲去,在蘇濘星吃痛之際,掙脫開,乘機離去。

「啊!」蘇濘星看着正太離去的背影,大叫一聲,方寸追趕的婢女聞聲尋來,不見,只見蘇濘星肉手泛紅。

婢女暗悔自己失責,趕快運功療傷,隨着靈力的涌動,那肉乎乎的小手又潔白無瑕,蘇濘星撇撇嘴,沒有告知發生了什麼,婢女也只當是碰到石壁,沒有多問。

蘇濘星這回乖巧的任由婢女抱去前院,院里已準備好抓周。

「星兒,來,姨姨抱。」雲如雅搶在婢女把孩子交給雲如素前抱住,雲如素自從生產過後,靈力就耗損大半,身手自是不如雲如雅,只得無奈的讓雲如雅抱,見雲如雅這般喜愛蘇濘星,雲如素又忍不住道:「雅雅,你真的不考慮...」

雲如雅知道雲如素是想勸她退位結親,她才不可能放着國主之位不要,去與男人糾纏陷入情愛之苦,於是趕快打斷雲如素未說完的話,「姐,我現在這樣很好,有星兒就夠了。」雲如雅視蘇濘星為己出。

老大蘇天皓和老二蘇天暮都吵着嚷着想要抱抱妹妹,雲如雅卻不鬆手,連給兄弟倆看看妹妹的機會都不留,兩人雖小,卻也會察言觀色,清楚這個姨姨的脾氣沒有娘親那麼溫柔,都不敢放肆,只得作罷。

直至宣禮人道抓周開始,雲如雅才戀戀不捨的把蘇濘星放下,蘇濘星前面玩耍過久,走的路已經是身體極限,這會只能慢慢爬到桌前,去抓各種物品,有筆墨紙硯,錢書鍋碗,刀槍棍劍,樣樣摸了個便。

蘇濘星饒有興趣的轉着,什麼都沒拿,卻又什麼都拿了,一陣清風卷過,一片樹葉落在桌邊,在萬眾矚目下,蘇濘星拿起落在桌上的樹葉,霎時,樹葉宛若新生,隨着蘇濘星的視線,樹葉飛向樹枝,一時之間,院內花瓣散落,葉片飛舞。

「咯咯咯。」蘇濘星興奮的笑着,搖起肉手在桌上揮舞,花落翩翩飛,葉落翩翩舞。

這比抓任何一樣東西都要來的震驚,不過一年而已,竟有這般充沛的靈力,風,樹,土,皆呼應而出。

還未感覺出是何系靈力,蘇濘星白胖的胳膊已然落下,一切塵埃落地,彷彿未發生般。

「是天才靈者啊。」來往的客人不知誰先驚嘆道,其餘人也隨之附和道。

旖旎郡主是天才靈者的消息,在宴會還未結束時傳遍了整個明城。

雲如雅眼眸閃爍的精光難以掩藏,看着遠方的蘇濘星不知想些什麼,遠處的國師也一直注視着一切。

正所謂福兮禍所依,禍兮福所倚,現在蘇濘星是天下的寵兒,但隨着鋒芒展露,弊端也逐漸顯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