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沔州遺夢
沔州遺夢 連載中

沔州遺夢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姝竹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陸離 鹿黎

女大學生鹿黎被一場捕風捉影的夢帶回她的前世,前世她是宮中天性最純良的九公主,卻成為了權謀的犧牲品,尚未及笄便遭奸人陷害,這次她能夠穿越到前世也絕非偶然,是前世的怨念積攢太多,是最疼她的母后殘存靈魂守望千年的結果
「既然回到了這裡,那前世的一切豈能作罷!」 為天下蒼生也為自己
陸離,被將軍府收養的孤兒,性格孤僻,殺伐果斷,因為種種原因,後來成為了公主鹿黎的護衛
當王朝小公主與高冷護衛遇見,他們之間會發生怎樣的故事呢?展開

《沔州遺夢》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鹿黎說


一場捕風捉影的夢。

一個似曾相識的場景。

和一個難以言表,卻深深埋藏在心底的人。

這個夢啊,縈繞在我腦海里長達三年之久。

我已經記不清,自己是從何時起開始重複做這樣一個夢的。

只是大約在三年前,我開始刻意的關注它。

夢裡總是會有同一個場景,每次除了在夢醒時分,我可以清楚的回憶起裏面的內容外,其他的時候,記憶就是像被倒進了垃圾桶一樣,又雜又亂,無處尋找。

於是我開始在睡覺前,就會把紙和筆放在枕頭旁。

待到夢一醒,就拿起筆,拚命的將它記錄下來。

可誰知,這一幀幀畫面,竟然是我接下來,要傾盡一生探尋的謎題。

「鹿黎」

一個女人的聲音空靈而悠遠,不停的在我周遭回蕩。

是在叫我嗎?

第一次,我想睜眼一探究竟,可眼皮像是有千斤重,縱使我拼盡全力,也還是難以睜開眼。

又過了很久的樣子,那個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還是依舊的空靈,但似乎離我近了些。

這次我的眼睛可以睜開一條縫,突然,一束強烈的白光刺進了我的眼裡,除了刺眼的亮,我什麼也看不清。

……

而每當我回憶至此時,耳朵里就會嗡嗡作響,甚至有時還會頭痛欲裂,就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操縱着我,迫使我忘記夢裡的一切。

可我明知夢不止於此,下筆卻難以前行。

記憶似恍似惚,我不知該如何開頭。

作為一個堅定不移的唯物主義者,我大學選擇了本省理工大學,專業是計算機科學與技術。

今年剛上大二。

夢對我而言,無非就是人們常說的,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雖然,在我很小的時候,祖姥姥經常用怪力亂神來給我解讀夢境,但我從小的夢想就是當一名科學家,所以對任何事情,都抱着懷疑的態度。

那些什麼什麼解夢的,我一概不相信。

青春期 ,我一個女生,自然也愛看那些網絡爽文,比如網站作者姝竹的《林然慕梔楠》等等。

還有什麼前世今生的,也愛看。

但是呢,看歸看,我對那些前世今生的設定,從來沒有相信過,不過是茶餘飯後的消遣罷了。

日記

……

2025.6.9

為什麼?

會做同一個夢?

那個女人是誰?

……

2025.7.2

昨年總共才夢到四次,現在為什麼越來越頻繁?科學快給我一個解釋。

……

2025.7.9

giao!

又是這個夢

為啥夢裡沒有感覺,反而醒來後感到害怕。

……

2025.7.19

凌晨三點零五分!

……

2025.7.21

今天周一,我起了大早,排上專家號。

專家說我精神沒問題,就是缺少休息。

給我開了兩盒安神補腦液。

祝今晚睡個好覺

……

2025.7.22

還是科學靠譜,喝了後倒頭就睡,無夢,好眠。

2025.7.23

睡前明明喝了一支安神補腦液啊!

怎麼又雙叒叕是這個夢!

……

2025.7.29

這個月真是沒好覺,黑眼圈都趕上熊貓了。

225.7.30

這是什麼奇奇怪怪的超自然現象,怎麼還能連着兩天晚上做同一個夢?

算了。反正下個月導師帶着我做課題,等我忙的精疲力盡,自然就不會做夢了。

……

2025.8.3

課題ing……

真的三天沒做夢喔~

開心加倍

……

2025.8.7

要是我白天睡覺晚上醒來,是不是就會避免晚上做夢了?

可行!

2025.8.8

20:21

可惡啊,我又做夢了。

陝南,我生活的地方,秦嶺腳下的一座小城,漢中。

空氣溫和,不濕也不燥。

即便是夏季,夜裡還會有一絲清涼的晚風。

從夢中醒來,我看了看手錶20:20

今晚的風很狂,捲起房間的白紗簾,向著陽台外撕扯。大夢初醒的我,下意識走向陽台,準備關上窗戶。

風吹亂了我的劉海,一股寒意,迎面而來。

小區樓下不遠處有條小吃街,除了颳風下雨,每晚都是霓虹點亮的人間煙火。

我站在七樓,不算高,但也能一覽無餘。

樓下的燈光還在,街道上卻空無一人,樹安靜地矗立在街道旁,但風還在刮,吹亂的頭髮,空中起舞的紗簾都是最好的證明。

樹枝紋絲不動?昨天剛立秋,今晚就趕上秋風?

這難道不是夢!

我試圖將紗簾拽回來,可怎麼也拽不動。

眼睛一瞟,黑漆漆的天上只有兩顆星,連月亮也不知道哪去了。

它們移動的速度出奇的快,根本不用找參照物,你就可以發現,西面一顆閃閃的小星星,正在向東移;東方的一顆星星也正在向西移動。

那不是參和商嗎?我一驚!

「參星在西,商星在東」

難道不是應該,此處彼沒,永不相見?

怎麼會同時出現,怎麼會相向而行?

「鹿黎」

這個女人的聲音。

感覺像是天空傳來的。

剎那間,兩顆星相遇,碰撞出一束強烈的白光,朝我的方向照射,刺眼。

熟悉的感覺,這……夢裡的光!

我腳底一空,不停下墜。

混沌,強烈的失重感就像是,坐遊樂園裡的大擺錘一樣。

可以說是一個無底的深淵,又或者是一個立起來的隧道。

從刺眼的白光,變到了五彩斑斕的線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