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活埋:我從土裡帶出一座城
重生活埋:我從土裡帶出一座城 連載中

重生活埋:我從土裡帶出一座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指弦鶴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夜瀟 洛紫瑤 都市小說

地球,我回來了! 一代大帝重生在被活埋的時候,月朗星明下,一條傷痕纍纍的手臂破土而出
…… 你是否想過,人類正被某種生物監視? 你是否想過,金字塔下存在守陵人! …… 霓虹璀璨的都市,各大城市出現怪物, 它們騎着戰馬,對遮天蔽月的直升機碑睨邪笑
人間,噩夢降臨! …… 【我要的並不多,成為富豪、攬美人入懷、護親人周全、斬仇人於刀下
耐何,一場戰鬥被全程直播,將我捧成了……神!】展開

《重生活埋:我從土裡帶出一座城》章節試讀:

第4章 對敵


「哈哈哈,就這,能耐我何?」

徐勝遠毫不躲避,甚至連手都沒抬一下,漫天子彈在離他5公分處,全停止不動,紛紛墜落。

「怎麼回事?」

裴侯瞳孔緊縮,20桿槍不停掃射,在如此重的火力之下,就算對方的武道境界達到無雙,也得退避三舍。

眼前這一幕,顛覆了他的認知。

「繼續掃射,將他們給我打成渣!」

裴侯雙眼布滿血絲,瘋狂咆哮,聲音略微顫抖。

這就是徐勝遠的底牌嗎?一來就是王炸,子彈對他竟然無用!

「想知道為什麼嗎?」

槍林彈雨中,徐勝遠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他緩緩抬起右臂,一頂小小的梵鍾懸浮手心。

「此物名為冰晶玄鍾,可阻擋一切攻擊。裴老頭,你應該慶幸,有生之年能見到一件法寶。」

法寶二字似有一種魔力,當裴侯聽見後突的一個踉蹌,險些栽倒在地。

細看之下,徐勝遠及其帶來的人,在他們身前5公分處都有一層冰罩,冒着縷縷寒氣。

「真是天亡裴家啊!」

裴侯頹然,他不是不知道這世間有法寶的存在,卻從沒真正見識過它的威力。

他也曾奢望尋得一件法寶來庇護裴家,可尋到的都是些假冒器品,花了不少冤枉錢。

對方的防禦無法攻破,待到對方反擊時,拿什麼抵擋?

「糟了!」裴侯心裏猛然閃過一個念頭,立即發出命令:「停止攻擊。」

可是晚了,適時,裴雲飛小跑而來,附耳悄聲道:「侯爺,沒子彈了。」

「完了!」

裴侯望着正前方那快要鋪滿鵝卵石的彈頭,一瞬間似蒼老了許多。

他喃喃自語:「我早該想到,再厲害的法寶也有時間限制,如果冰晶玄罩能一直開着,那他豈不是無敵。」

「我太急了,急着將他挫骨揚灰,卻忽略了最基本的常識。」

他急忙將孫女裴子瀅大力推進別墅:「從後門趕緊離開,別回頭。」

「我不!」裴子瀅倔強揚頭:「與其面對日後的追殺,不如隨着爺爺光榮戰死。」

只要想一下未來的命運,裴子瀅就渾身顫慄,她絕不做逃兵。

「走啊,快走!」

無論他如何勸喊,裴子瀅都不願後退半步。

裴侯無力苦笑:「罷了!」

逃?能逃到哪去,面對敵人,斬草必除根,以絕後患,他執掌裴家多年,做這樣的事還少嗎?

有因必有果,當真是天理循環。

活着未必是件幸運的事,何況孫女天姿國色,痛痛快快的戰死也勝過被那些禽獸糟蹋。

只是,自己一敗,裴家其他兒孫又該如何,他們就像是成熟的稻穀,等着被人收割。

裴侯的心在滴血,縱橫半生,嘗到了從未有過的挫敗感。

此時此刻,他又何嘗不是像那砧板上的魚 —— 任人宰割。

槍聲停止,四周瀰漫著一股火藥味,煙霧卷騰,露出徐勝遠那張猖狂的笑臉。

「裴老頭,繼續射擊,別停啊,難道是沒子彈了,哈哈哈……無敵的感覺——真好!」

「無敵?」

夜瀟皺了皺眉,眼裡儘是赤條條的不屑:「嘚瑟,不過是個低級法器,彈指可破。」

「喲,沒看出來你這廢物還挺能啊。放心,你現在越讓我不爽,待會折磨你時就越加興奮。」

槍聲雖停,但徐勝遠依舊佇在原地,沒有發起進攻。

他不知道裴侯是真沒子彈了,還是裝的。一旦沒了冰晶玄鐘的防罩,像剛才那樣的火力,一百條命也不夠用。

「恐怕,你沒那個機會。」

夜瀟扭頭看向裴侯,說道:「你犯了兩個錯誤,你本可以輕輕鬆鬆將他擊殺,結果卻是這樣糟糕。若重來一次,你會怎樣設伏?」

裴侯心灰意冷,搖頭不答。

夜瀟道:「第一個錯誤,你用錯了槍!」

裴侯眼神渙散,絲毫沒有光澤:「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

「當然有用,吸取教訓以免以後重蹈覆轍。」

「呵……以後……」

「我說有,那便有。」

夜瀟指着徐勝遠身前的冰晶玄罩,耐心道:「這種低級法器處處都是漏洞,整個防罩是一片冰白色,為何罩頂卻有一個乒乓球大小的綠色斑點?」

「其實你只要準備一把狙擊槍,往綠色斑點那裡射擊,只需一槍,玄鍾就會炸裂!」

「你能弄到衝鋒槍,難道就不能弄到狙擊槍?」

「破防禦不是看數量,而需靠威力,若用狙擊槍一直射擊某一個點,即使不是薄弱部位,不出十槍也會炸裂。」

「真是躺着說話不腰疼,紙上談兵而已。若冰晶玄鍾真有你說的這麼不堪,怎能稱之為法寶?你一個普通人,連法寶是什麼都不清楚吧。」

徐勝遠一臉嘲笑,他對冰晶玄鐘的防禦有着絕對的信心。

論威力,衝鋒雖不及狙擊,但20把衝鋒槍不停掃射,難道還抵不過狙擊槍那幾顆子彈,簡直是可笑理論。

左等右等不見再有動靜,徐勝遠已經確定裴侯彈盡糧絕。

眼見勝利在望,徐勝遠反倒不急了,道:「殘廢仔,還想說什麼,我大發慈悲讓你多活幾分鐘。」

夜瀟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再次指着冰晶玄鍾說道:「你犯的第二個錯誤,太心急。」

「想必後來你已察覺,據我所知,這種低級法器需放在靈氣豐潤之地養蓄一年,才可使用一次。」

「每次使用時間約20分鐘,最多不超過半個小時。」

「開戰已有15分鐘,你下令掃射10分鐘才將子彈耗盡,也就是說冰晶玄罩的防罩還有5至15分鐘結束。」

「若你留着子彈等上半個小時再射擊,他必死無疑。」

「啪、啪……」

話音剛落,徐勝遠的掌聲響起。

「瞎貓碰上死耗子,殘廢仔,這一次還真被你猜對了。」

「唉!」

一聲嘆息,悠長無奈。

裴侯苦笑:「你既然分析得頭頭是道,卻沒出聲提醒,現在敗局已定,裴家完了,你同樣也會跟着陪葬的啊!」

「我就是個殘廢。」夜瀟自嘲:「就算當時提醒,你會按我說的做?」

「隨手救上一個普通人,可以贖一贖曾經犯下的無數殺孽,何樂而不為。」

「當發現我底細難明,在你眼裡,我早已是一個死人,不是嗎?」

裴侯沉默,無言以對。

「裴家的善惡與我無關,還是那句話,我不會欠任何人一分一毫。」

「今夜為你除去大敵,便算是還了恩情,此後咱們兩不相欠!」

「拿什麼除?」

裴侯一臉絕望:「你那虛無縹緲的牢房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