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逆襲天師
逆襲天師 連載中

逆襲天師

來源:asp1 作者:黃辰夜裡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周寧 懸疑驚悚

周寧是一名幼師,長期沒有談戀愛
家裡一直在催她回家相親,無奈之下,她坐上了回家的展開

《逆襲天師》章節試讀:

第2章 夢裡女人


同住的劉老師進來把門窗打開,另外一個李玲老師也從自己桌上拿了瓶香水在屋裡繞了一圈噴洒,讓我覺得有些誇張。
「真那麼臭嗎?」
我有些不解的笑問她們兩個。
「不是你自己聞不到嗎?
真的很臭,你不會上廁所沒沖吧?」
劉佳麗仍捂着鼻子說到,還往廁所去看了一眼。
見她倆質疑我有些無奈,我明明聞着味道不大啊。
這件事我沒放在心上,但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我才發現臭味越來越濃,我鑽進被窩也能感受到那種陳年旱廁的味道,特別刺鼻。
我起床開燈,把門窗都打開通風,這覺沒法睡了。
因為宿舍里臭,那兩個老師今晚約伴出去現在一直沒回來,我也懶得顧暇,味道散後又躺下睡覺,完全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
早上起床,那味道淡了些,但怕小朋友嫌棄,我又去洗了個澡才上班。
幼兒園開門時,一張張可愛的面龐衝進園裡,幾個比喜歡我的孩子見到我都甜甜地喊周老師,跟我打招呼。
但原本笑臉洋溢的孩子卻在靠近我後又撤開了,紛紛捂着鼻子說臭。
另外一個女老師見狀開玩笑般說道:「周老師身上的味道後勁兒有點大啊。」
我因為身上的臭味,園長單獨把我喊過去談話,問我怎麼回事?
我十分尷尬,說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身上那麼臭,並保證自己會處理好這件事不耽誤給孩子們上課。
「小周,身體不舒服要去醫院看看啊,別影響上班。」
園長間隔我一米說到,我見他臉色通紅,說話和呼吸有些奇怪,像是憋的。
「好的。」
我答應着,內心卻不由暗自苦笑。
因為身上的味道,我又不得不被迫休了半天,回宿舍後進廁所大洗特洗,皮都搓紅了,明明洗完後味道淡了,但我聞着還是若有若無,趕緊噴了香水才覺得好一點。
下午去上課的時候,孩子們在園子里玩,我坐在一旁看着,手機的提示音突然震動一下,我拿起來一看屏幕上跳出一條消息,見那個微信自拍頭像,是林旺的。
「在幹嘛呢。」
他問。
「上班。」
我看了半天,才動手回了一句。
他回了句「哦」,過了好一會兒沒回復,我正盯着手機看其他消息,一張肉乎乎的臉悄悄貼到我跟前,眨巴着大眼睛奶聲奶氣問道:「老師你不舒服嘛?」
「嗯?」
我放下手機一看,眼前的孩子是班上一個叫呂辰陽的小朋友。
「今天早上我看見老師被園長叫去了,他說讓你去看醫生,是不舒服嘛?」
呂辰陽奶聲奶氣地貼着我問,一雙大眼睛盯着我,兩隻小手揣在褲兜里。
「你偷聽我們說話啦?」
我笑着問他,這小傢伙沒想到居然偷聽我跟園長的談話。
呂辰陽點點頭,扭捏解釋:「我是關心老師。」
看着孩子這般可愛模樣,我不禁覺得心情好了許多,摸摸他的頭道:「謝謝小可愛的關心,老師沒事呢。」
呂辰陽看着我,突然笑起來:「老師是不是沒有洗澡,身上臭臭。」
我見孩子這樣說,抬起胳膊聞了聞,果然又開始有味兒了。
「老師每天都洗澡的。」
我苦笑,心想下班後一定要去醫院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呂辰陽聽了吐了吐舌頭,說他也每天洗澡煩死了。
熬到四點半都把孩子送走後,我就回宿舍收拾了一下往市醫院去了,醫院離我們幼兒園不遠,坐一站公交就到了。
到了醫院後我去掛了內分泌科,不太明白具體原因,但我敢發誓自己身上的味道絕對跟內分泌失調無關。
人不多,我坐在椅子上等了一會兒,廣播里就報了我的號。
走進科室,裏面坐着一個約莫五六十歲的女大夫,灰白的頭髮盤在腦後,語氣溫和的問我哪裡不舒服。
「醫生我渾身臭,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我坐下就跟醫生說到,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戴着口罩,我身上的味道她好像聞不到,醫生聽了皺眉,脫口罩在空氣里剛嗅了一下,我看她額頭的皺紋凝的更緊了。
醫生戴上口罩,問我是不是便秘腸道不好,或者吃了什麼東西之類的…… 我表示沒有,她又給我做了一些檢查,沒看出啥毛病,開了點葯讓我回去吃了看看。
檢查無果從醫院離開後,我慢悠悠往回走去,看着往來的車輛,深嘆口氣加快腳步離開。
回到宿舍後,本來這一天還算正常,我吃完晚飯後又吃了醫生開的葯,希望有效果,不然明天這班是沒法上了。
但讓我遺憾的是,身上的味道依舊如昨天一樣,宿舍的兩個老師因為受不了大半夜出去了獨留我一個人,安靜的宿舍里,我半睡半醒間,感覺那股味道離我忽遠忽近,讓我不禁有些疑惑,這味道怎麼好像不是我身上的,而是「跟着」我的呢?
我忍不住睜開眼睛在昏暗的宿舍里看了一圈,這不看還好,一看差點沒把我嚇死。
藉著窗戶外照射進來的光,我發現牆角里站着一個黑影,確定沒看錯,我以為是劉佳麗或者李玲,還想開口問站在那幹什麼大半夜的怪嚇人的,可仔細一打量又發現不對勁。
那角落裡的人身材偏矮一點,背後還背着什麼東西,一整個融合在一塊,李玲和劉佳麗身材都偏瘦…… 我不敢往下想像,一直盯着那個黑影,宿舍里的味道依舊在,我裹着被子在被窩裡裝睡,熬到半夜的時候忍不住睡著了。
夢裡我夢見一個女人背對着我,身後還背着什麼東西,我覺得好奇湊上去扒開她背後蓋着的薄巾一看,裏面居然是個孩子,臉色發紫,兩眼翻白瞪着我。
還沒來得及驚訝,那女人突然趴到我肩膀上把嘴湊到我耳邊低語說了句話,我一開始沒聽清,就問她:「你說什麼?
!」
我有些激動,一睜開眼睛發現天已經亮了,掀開被子一股汗水味撲鼻,大夏天的我居然捂着被子睡了一宿。
看了看時間我趕緊洗澡去上班,白天的味道淡了一些,昨晚的事我本來沒怎麼放在心上,但想了想又覺得細思極恐,又沒敢跟別人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