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從天啟到諸天神魔
從天啟到諸天神魔 連載中

從天啟到諸天神魔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我愛吃栗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我愛吃栗子 鄭棋元

空白的歷史,背負着命運的人們
當三歲的鄭棋元翻開那本孤本,就已經註定了一切的謎底都將在這場旅途中解開
歷史中從未消失的百家姓,天空之中無人可視的巨大眼球,隱形的太陽,究竟什麼才是那一行空白原本的樣子?展開

《從天啟到諸天神魔》章節試讀:

第2章 被恐懼包圍


「看到這裡,我相信你應該也知道了一些事情,那場在我看來完美無缺的計劃失敗了,失敗的徹底,它們就像是踏過路邊的雜草一般,輕鬆的碾過了我們,我對不起所有信任我的人。」

「抱歉,有些失控了,寫出這些只是為了發泄我的情緒,希望不要嚇到你,這樣吧,為了方便你理解,我會把我知道的一些事情寫出來給你看,記得看仔細哦,不然以後死了可怪不到我頭上,(一個笑容)」

鄭棋元面龐抽搐,他懷疑自己是不是瘋了,到底是誰瘋了?無奈的他只能繼續看下去。

「如果在三歲那年,我沒有翻開那本書,也許現在也不至於如此糟糕,不,就算我沒有翻開那本書,我也會走到這一步的,甚至會比現在更慘,我會在一無所知中死去。」

「似乎從我翻開那本書開始,我的人生軌跡已經開始發生了一些我意想不到的變化,我開始看到和聽到一些常人無法理解的東西,第一次看到的時候,我和我父親說了,他只是坐在門口抽着煙,當初的我無法理解。」

「在我六歲那年,我的眼睛因為一些原因壞了,跑遍了全國也沒有醫生可以治好我 我知道,這不是可以靠任何人可以治好的,這是它們給我的懲罰,我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我沒有告訴父親原因——可能他已經猜到了,當然,看到這裡你可能會覺得我是個神經病,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我之間多一點信任,你可以拉開窗帘,看看天上,你就會相信我接下來說的一切。」

「七歲那年,我的眼睛好了,我看到的東西更清晰了,父親也明白了我身上發生了什麼,開始向我說起我從未聽說過的事情。」

「這個世界上沒有歷史,你肯定看了我的手機,很奇怪吧,那是我第一次聽到歷史這個詞,在我父親解釋這個詞的含義以後,我就深深地愛上了這個詞。」

「歷史,在這個世界屬於禁忌,它們被淹沒在過去,被禁錮在牢籠,普通人無法接觸到它們,因為接觸到他們,就代表沾染了詛咒,很不幸,我的祖先,他似乎是一個好奇心很重的人,於是,我們背負着詛咒至今。」

「相信你很好奇,我為什麼會知道你,為什麼會知道你身上會發生的事情吧?當然,我可不會現在就告訴你,這一切還是等你自己去找答案吧,過程會很有趣。」

「還有,不要害怕,我並不是在操控你的人生,我只是希望你能代替我去完成那些我沒有完成的事情——即使你選擇逃避,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因為我現在也在逃避,即使經歷了這麼多,在面對它們的時候,我依舊感受到深深地無力感。」

「也許這一切都不應該由我來承擔,我只是翻開了那該死的書!對,不應該由我來承擔!」

「抱歉,又情緒失控了,如果看到這裡,你還是覺得我是個神經病的話,麻煩你挪兩步,打開窗戶看看天空,等你接受了現實,再來接收接下來的事情也不遲,至少麻煩不會這麼快找上門來——看完記得把窗帘拉上,它們還不至於關注我們這些蟲子。」

鄭棋元看向身邊的窗帘,他有預感,如果自己拉開窗帘,自己可能就會陷入漩渦之中無法自拔。

「唰!」

刺目的陽光映照在臉龐,卻無法讓鄭棋元閉上他的眼睛,他的眼睛裏充滿震撼與不解。

一顆巨大的眼球就那樣隱藏在雲層中,麻木空洞的注視着下方的一切。

「這就是…筆記里所說的它們嗎?」

鄭棋元喃喃自語,他的腦袋很亂,歷史和這種怪物,又有什麼關係?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情況?

拉上了窗帘,鄭棋元翻開了筆記的下一頁。

此時的他只覺得自己打開了潘多拉魔盒,這本筆記似乎有着無窮的魔力,吸引着自己不斷的翻看,直到將每一個字都印入心底。

「看完了?對那隻大眼珠子有什麼看法?放在心裏就好,我也聽不見了,當初我第一次看到它的時候可是眼睛瞎了足足一年,我的同伴們稱呼它為天眼,非常恰當的名字哦。」

「對了,記住,別和任何人提起這件事,因為這玩意只有我們這些人可以看見——即使你和普通人說了,他們相信了,在他們一覺睡醒過後也會忘了這一切。」

「相信你很好奇,我背負的詛咒是什麼,目標又是什麼,想要解脫又要怎麼做對吧?」

「但是抱歉,我也不太清楚,三年前的我以為自己已經了解了一切,直到計劃失敗,我才知道,自己所了解的一切只是冰山一角。」

「自保的話,有那個東西應該問題不大,能知道多少,能做到多少,可能得靠你自己去爭取了,加油,平行世界的我,貿然把你帶到這個世界,甚至讓你背負這麼多,真是不好意思,但是我真的累了,很累很累,記住,不要把我告訴你的東西告訴任何人!任何人,都有可能是它們!如果暴露了,我只能祝你好運了。」

再翻下去,只剩下空白,鄭棋元面色陰沉,這種超乎自己理解的展開到底是什麼情況?懸浮在天空的巨大眼球、平行世界、詛咒、它們、計劃、一切的一切宛如一根根細繩,將鄭棋元的思緒纏繞起來。

「也就是說,我的穿越不是巧合?甚至他還通過某些手段預測到了自己的到來、會做的事情、還有自己的想法?」

鄭棋元將筆記放在一邊,他只能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明顯,筆記里的東西都是真實的,自己從在這張床上醒來的那一刻,就已經被迫捲入了恐怖的漩渦。

最讓鄭棋元在意的,除了原主的各種謎語之外,就是筆記中所說的「自保的東西」。

鄭棋元開始在房間里四處翻找起來,就差把地板給撬開了,都沒有找到任何可疑的物品。

「草泥馬的。」

鄭棋元終於理解了原主最開始寫的那些話了,他現在就很想把原主揍一頓。

癱坐在地上的鄭棋元看着面前的筆記本,沉重的心再也放不下了,鬼知道筆記中所說的「它們」什麼時候會找過來?

自己可不想英年早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