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姑娘她來拯救世界
姑娘她來拯救世界 連載中

姑娘她來拯救世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白小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周登 李木

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穿越到了這個世界 手握拯救世界的劇本 不想灰飛煙滅 練好基本功 手撕負心漢 腳踢黑心王 綠茶白蓮花統統靠邊站展開

《姑娘她來拯救世界》章節試讀:

第2章 靈山村


「二丫啊!也是叔叔思慮不周,你一個孤身女子娘家沒人,又從夫家自願離開,身邊沒有銀子傍身確實有些為難,這樣吧我們家就算是做善事拿5兩銀子給你先安頓!」李厚德一臉肉痛的從懷裡摸出一點碎銀遞出去。

溫林二瞧見李秀才,那如同死了爹娘老子的神情心情大好。

她也沒馬上表態,而是支着耳朵聽着旁邊的人議論紛紛「這點錢翻二丫家的老房子都不夠呢,欺負人啊」

不錯,不錯,至少還有一套房子比她前世要強多了。

「啊呀!這馬上就要過冬了,地里不出莊稼,吃喝拉撒幾個月這點銀子怎麼活呀!」

「就是,她家老房子蹋了一大半,啥都要去買,這點錢頂多用上一個月!」

聽起來換算成現代的人民幣也就是5千多,難怪他隨手一掏就把錢拿出來了,感情是在打發叫花子呢?

「你的兒子值5兩銀子嗎?」溫林二反問道。

「你不要得寸進尺!這些錢足夠你過上幾個月好日子,要是你指望着我們李家養你一輩子,那就趁早死了這心!」李厚德也不和她計較,能把這個婚約解除才是上策!

「養一輩子的事我也不稀罕,你們家的底子我也清楚,50兩!拿錢走人!」溫林二伸開五指在李秀才眼前晃了晃。

李秀才被她這一晃只覺着兩眼冒金星,四肢無力,他扶着門框穩了穩情緒,正準備說話的時候,李氏猛地抓住他的胳膊哭喊着「老爺,可不能讓她這樣獅子大開口,咱們家好吃好喝的養了她10年,憑什麼還要拿錢給她!」

「憑你兒子金貴啊!」溫林二笑眯眯的對李太太說道。

「當初你爹咽氣的時候就不該好心好意的收留你,留着禍害我們李家!啊呀!我們家造的什麼孽啊!好心沒好報!」李氏抹着眼淚哭天喊地,不管了,這50兩銀子活生生的要了她的命啊!

「當初我爹就不該把家裡僅有的那點口糧給李老爺吃,讓他撿回這條命生下兒子來禍害我,也害的你做不成寡婦不能再嫁人!啊呀!爹啊你是好心辦壞事呢!」溫林二一板一眼的學着她說道。

圍觀眾人哄堂大笑,李秀才被這笑聲鬧的想死的心都有,叫管家馬上支50兩銀子給這個小災星打發走人。

李氏不幹了,她扯着脖子喊「這個家支50兩還過不過了!為了這個小賤婦我們還要不要過日子了」

李德厚一巴掌直接朝李氏的臉上扇過去怒罵道「二丫在這個家裡辛苦了十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這錢該她拿走!」

這個蠢婆娘!當初一棍子打死哪有這回事!出的什麼餿主意,說讓全村的人都來評理!說什麼以二丫的脾性肯定會抺脖子上吊,再花幾個銅板,買個破棺材收屍還能有個好名聲!這下好了,錢被拿了,臉面也丟盡了!

李秀才見管家把銀票遞給二丫後,一刻也不想裝下去,直接把李氏拖進了屋。

隱隱約約還能從他家院子里傳出李氏嚎着嗓子不要活了,溫林二抿着嘴樂不可支。

她朝周圍準備散去的村民,作了個萬福致謝,雖然沒有人站出來為她說話,可是沒有落井下石也是一種仁義,順便向村民們打聽了泥工瓦匠師傅,馬上有人說「羅成剛剛在外村幹完活回來,找他准沒錯!」

人群中有個黑瘦的中年漢子不好意思的接話道「二丫,我的手藝還成,雖說比不得外村的真師傅,但是幫你修好後擋風避雨還是行的!」

溫林二見他一臉的彆扭,明白他是有些難為情,剛剛沒站出來說話,現在又想要去賺人家的錢,確實是個實在人,溫林二直接把工錢給付上,讓他立即開工。

當他接過這張銀票傻眼了,修補房屋滿打滿算2兩銀子盡夠了,這48兩他家可沒這麼多的散錢!他急的臉通紅,可是這個到手的生意不做,都對不起剛剛自己拉下的那塊臉。

幸好他媳婦夠機警,見自己家的男人,拿着銀票發愣便明白過來,忙上前對溫林二說道「二丫,你先去我家洗把臉,再拿件嫂子的衣服將就着穿,等會兒叫上村東頭的劉老倌,趕車送我們一起去鎮上把這銀票兌開,換十兩銀子放身邊,剩下的存在錢莊上,你一個女人,身邊放的錢太多也不安全!再去置辦點東西!」

溫林二一見這羅成媳婦說話辦事都挺利索的,內心裏感覺像找到了靠山一樣,索性請她幫自己收拾收拾,順便去鎮上打個牙祭,話說她在前世不就是好這一口才被累死的嘛!這回手裡拿着幾個小錢,不祭祭饞了十多天的五臟六腑,簡直沒天理。

羅成媳婦手腳麻利的幫她打水洗臉梳洗一番,也是幸虧有她在旁邊幫着捯飭,不然以她多年的清湯掛麵造型,對付這種高難度的盤發,夠嗆!

倆人收拾利索後直接朝劉老倌家走去,劉老倌也是個心思活絡的人,那頭聽到溫林二找泥匠,尋思着得用車急忙回家套牛車,剛剛把架子套好,羅成媳婦進門就瞧見了,笑着說「劉大爺是活神仙呀!就等着咱們來了呀!」說完拉着溫林二跳上車子。

「嘿嘿!我劉老兒啥事不知道,這李家人不地道,二丫是什麼樣的人大傢伙不知道嗎?在他家累死累活,最後還編排個污糟糟的名聲出來!」劉老館邊趕車邊念叨着。

溫林二倒是不以為然,她如此費心勞神爭取到這世間來,可不是為了這破名聲,而是「大爺,等會兒去錢莊換了錢咱們去鎮上最好的飯館吃飽了再說!」

「二丫啊!不是嫂子託大,你現在這錢看着是多,可是你往後要用錢的日子多着呢!可不興這樣胡吃海喝,聽說那飯館裏隨隨便便一個菜就得一兩銀子呢!」羅成媳婦咋舌道。

「沒事!嫂子我有手有腳餓不死的,我爹還有個破屋子給我擋風避雨,挺好的,今天你們幫了我的忙,請吃個飯也是應該的,何況我也想去壓壓驚!」溫林二調皮的吐吐舌頭笑道。

「二丫今天確實是從鬼門關轉了一圈回來,羅成媳婦你就別勸她了,讓她散散心也好!往後的日子還真不知道怎麼往下過呢!」劉老倌嘆了口氣,抽了一個空鞭子打了個響,老牛咣咣噹噹的在田野里跑起來。

溫林二聽着兩位今日才謀面的村民,這拉家常式的關懷,內心的深處不禁有些傷感,她是個孤兒,從來不曾感受到親人的關懷,空虛寂寞的時候只有寄情於美食佳肴。

為了掩飾自己的異常,她扭頭欣賞着這純天然的田園風光,遠處的山巒疊翠,一片雲霧繚繞,近處的田野上因為正值初冬,莊稼己收割顯得異常空曠,「哇!真舒服呀!」溫林二陶醉的表情逗樂了羅成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