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繼承遺產後,七個房客大佬帶我飛
繼承遺產後,七個房客大佬帶我飛 連載中

繼承遺產後,七個房客大佬帶我飛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撿到一顆星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折夏 炎司予 現代言情

林折夏繼承眾人以為是凶宅的爺爺的別墅後,下山回到家中
惡毒後媽以為林折夏住別墅沒幾天就會掛掉,誰知道,那別墅並非凶宅,裏面拄着七個性格迥異的大佬
來自蓬萊仙海龍太子在現代當總裁,陽光食神是餐飲業龍頭老大,百草谷隱居的醫仙是醫院院長,千面狐狸宋漣城是影帝,遠古神獸白澤在當學霸,打電競的魔尊…… 最可怕的是那個新地府的老大,可是自己的頂頭上司啊! 林折夏惹不起:「歡迎各位入住
」 一開始,大佬租客們頗為不屑:「土包子
」 後來,大佬撲倒在林折夏身上使勁寵:「今天,小丫頭該我寵了!」 林折夏擺手:「排隊排隊,一個一個來
」 最來自新地府的那位瘋批上司摸出生死簿來:「不想死的都給我閃開!林折夏,我的!」 林折夏:害怕.jpg展開

《繼承遺產後,七個房客大佬帶我飛》章節試讀:

第4章 她居然認識他


「林折夏,你胡說八道些什麼?」

兩個女生扶着氣急敗壞的林芊雪站起身。

「水對你來說,就是危險。」

林折夏根本不理會林芊雪,只是盯着旁邊的紫裙女生叮囑道。

紫裙女生的手腕上有黑色的勒痕,是邪祟留下的記號,只有開了天眼的天師才能看到,想必這女生還未察覺。

「什……什麼?」

女生看着林折夏那雙幽暗無比的瞳孔,一時間覺得後背發涼。

「小禾,你別信她,」林芊雪將紫裙女生拉到自己身後,冷聲說,「這個土包子在山上待了十七年,就喜歡搞封建迷信!」

「好了,芊雪,別理她了,不是說今晚敖總要來嗎?我們下去吧!」

林芊雪冷哼一聲:「快點換上下來吧,不然我媽又說我了!」

說罷,三個女生就轉身離開了。

林折夏的目光從那個叫小禾的女生身上抽回,掃過床上的那條禮服裙。

「呵。」

林折夏拿起那禮服裙,注意到禮服裙上的絲線被替換過,透明絲線串着珍珠,綉成一道百病符。

這種百病符的東西往身上一穿,幾個小時就能招來疾病!

於夢嵐這個女人還真是心機!

因為昨天的招陰符沒能留下,她又想了一出,故意沒給林折夏準備禮服,目的就是想讓林折夏穿這條動了手腳的裙子。

林折夏的將裙子扔回床上,手掌在裙子上的百病符上拂過,裙子上的百病符印記旋即便印在了下面的被褥上。

沒想到這個後媽這麼喜歡這些陰邪之物,心思這麼歹毒。

既然如此,那就讓她的女兒嘗嘗這百病符的滋味吧。

林折夏收回手,轉身離開了林芊雪的房間。

剛到樓下,林折夏看到林芊雪幾個女生跑到角落裡補妝,不單單她們,酒會上的年輕單身女子,都在整理自己的儀容儀錶,似乎是準備迎接什麼大人物。

對了,剛才聽她們說……敖總?

不會是自己想的那個吧?

「林總!敖總到了!」

林雲身邊的小助理歡天喜地地跑到大廳來,衝著林雲說。

「什麼?敖總到了?快,快跟我出去迎接!」林雲聞言,喜笑顏開,和小助理馬不停蹄往外走。

十七年未見的女兒回來,他只有厭惡的情緒,如今倒要舔着臉出去迎接別人。

林折夏目光一沉,呆在這裡也沒什麼意思,還不如吃飽了早點回去。

想到這裡,林折夏走到餐桌邊,端了一份蛋糕和果汁,找了個位置坐下。

「那個女的誰啊,怎麼跟個村姑一樣?」

「好像是林芊雪的姐姐,說是在山上呆了十七年。」

「林芊雪這麼漂亮會打扮,怎麼有個這樣的姐姐?」

林折夏坐在沙發上吃東西,聽到了周圍女生的議論,不過她充耳不聞,一心想着蹭了這頓飯就去暗月古董店開會。

「敖總!」

蛋糕沒吃幾口,林折夏周圍的那些女生烏泱泱地站起身,朝前涌去。

「聽說敖總從來不參加這些酒會和聚會的,林芊雪,你爸爸可真有本事,居然能請到他!」前面的一個女生開口說。

「其實一開始敖總也沒答應,可是不知道怎的,昨晚忽然打了電話給我爸,說是要過來,我爸可高興了!」林芊雪得意說。

一開始沒答應,昨晚忽然答應了?

林折夏嚼着嘴裏的蛋糕,一種不好的預感襲上心頭。

「來了!來了!」

「敖總好帥啊!」

伴隨着女生們激動的尖叫聲,林折夏從縫隙中看到了一個身着黑色西裝的頎長身影走了進來。

「敖總大駕光臨,林某真是榮幸之至!」林雲一路從玄關迎接了敖總進來大廳,臉上諂媚的笑臉就沒停過。

「聽聞林總的大女兒回來了,不知她現在在什麼地方」

「啊這……」

林雲沒料想敖總進來就問起了這回事,驚異之色在眉眼處化開。

在場的其他人聞言,眼也都疑惑地看向敖總。

「敖總怎麼會忽然問起我女兒……」

「林總女兒是叫林折夏吧?」

「啊……對。」

林雲臉上的驚異更濃了,不過還未等他腦子轉過來,敖總已經邁開步子,朝着前面走去了。

「敖總,你好,我是林總的女兒,我叫林芊雪……」

林芊雪趁着敖總過來的機會,終於鼓起勇氣跟他打招呼。

可是敖總自始至終都沒有看她一眼,而是面無表情地和她擦肩而過。

林芊雪的臉瞬間張紅,從小到大還沒有任何一個男人這麼無視她!

周圍的小姐們紛紛轉頭看向了後面,林折夏剛飲下半杯橙汁,抬起眼時,驚覺一道灼熱的目光落到自己的身上。

還真是他!

好在林折夏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就算內心受到了極大的震動,也沒有將嘴裏的橙汁噴出來,而是將橙汁咽下後,才緩緩起身。

「真是你。」

沒等林折夏開口,敖青川倒是率先開了口。

林折夏神色複雜地擠出一絲笑意,這傢伙藍色的頭髮和眼睛都變黑了,看樣子的確是掩飾了他龍太子的身份。

「敖青川……」林折夏衝著敖青川勾了勾手指頭,示意他湊近說話。

敖青川皺了皺眉。

「這……這林家大小姐和敖總認識?」

「瘋了吧?不是說林家大小姐是在山上長大的嗎?你看她跟個村姑似的,怎麼會認識敖總的?」

「可現目前的狀況來看,敖總確實和她認識。」

……

眾人正驚異地討論的時候,讓他們更驚異的事情發生了。

一向生人勿進的敖總,對面的小姑娘對他勾了勾手指頭,他竟然真的湊過去了。

「你過來這裡,該不會是專門過來確認我的身份的吧?」林折夏壓低聲音問他。

「昨天你給我看的房本和合同的確是真實並非偽造的,但是我從未聽說林總有你這麼個女兒,畢竟我要租你的房子,謹慎一些為好,你說呢?」敖青川也壓着嗓音。

林折夏笑了笑:「你倒是謹慎。」

「這敖總和林家小姐說什麼呢?」

「不知道,但當著這麼多人說悄悄話,關係應該不簡單吧?」

林雲聽着周圍人的議論,趕緊快步過來了:「敖總,這是小女林折夏,昨日才回C市的,沒想到小女竟然和敖總認識啊……」

說著,林雲一臉悲傷地拉住了林折夏的手:「我家折夏和其他的女孩不一樣,這些年可真是苦了她,我這心啊,可太痛了……」

之前對自己嫌棄萬分,如今看到自己和敖青川認識,又過來上演父女情深,真是讓人噁心。

「敖總,你既然是專程過來找我的,現在我也不想在這裡呆了,我們就一起回去吧?」

林折夏甩開林雲的手,衝著敖青川露出一個粲然笑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