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烈焰少年
烈焰少年 連載中

烈焰少年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詞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俞木 現代言情 陳楠

[雙向救贖,醫生×賽車手] 打架拳擊樣樣都行的哥控天才少女,遇到清冷陰鬱的天才賽車手,畫面卻異常治癒
  「看到了嗎?」俞木從地上撿起一片樹葉,把樹葉放在自然光下,葉子瞬間感覺消失了
  陳楠靠過去問他,「這是什麼?」   「隱形術,當你站在陽光下的時候,一切黑暗都看不見你
」俞木把樹葉遞給她後說道
  陳楠用手擋住光,然後回頭笑着對他說道,「是葉子唉,好神奇!」   說完兩人對視笑了出來,陽光落在他們臉上,驅散了黑暗,他們彷彿踏入雲層,只露出一雙眼
展開

《烈焰少年》章節試讀:

第6章 陳正林趕往警察局


陳楠剛準備喝水,就感覺頭頂上一大片陰影落下。

頓時眉頭微皺,看了一眼余含,發現她被幾個人圍着,面色惶恐。

荔枝趕緊走到余含旁邊,聲音冷洌,對她們說道,「宋思思你們眼睛是瞎嗎?沒看到我們在吃飯,是要我把飯菜倒在你臉上,你眼睛才看得見是嗎?」

宋思思沒想到荔枝會衝出來,幫一班的人,氣地臉透紅,咬牙切齒地說道,「荔枝,關你什麼事?你瞎摻和什麼?別忘記了,她們可是一班的人。」

周慧見情況不對,也跟着說道,「是啊!荔枝,再怎麼說我們也是一個班的啊?你幫一班的人幹什麼?」

荔枝完全沒理她們的話,直接拿起面前的餐盤,把飯菜潑到宋思思臉上。

臉上一副漫不經心,微笑着地說道,「不好意思,手滑了!真沒想到你們這麼年輕眼睛和耳朵都廢了,真的太可惜了。」

宋思思旁邊的人不可置信地看着荔枝,聽到宋思思大叫才趕緊拿紙巾過去,幫忙給她擦乾淨。

陳楠看到以後,坐在旁邊拿出手機默默拍了張照片,然後說道,「吃完了,我們走吧。」

荔枝拉着余含起身,把盤子收拾好說道,「可惜浪費了糧食!等會沒吃飽的話,我請你們吃零食。」

舒小貝第一次看到宋思思那麼慘,既震驚,又不禁露出了笑容,跟着說道,「真是浪費了。」然後就跟着陳楠走了,留下那群人愣在原地。

宋思思把臉擦乾淨後,對着她們的背影怒吼道,「荔枝,你竟然幫一班的人欺負自己班的人!你等着!我告訴你之後,別想在學校混下去了。」

宋思思說完後,就做好了回懟的準備,可惜荔枝她們頭都沒回,直接無視了宋思思的狠話。

從食堂出來後,舒小貝默默鬆了一口氣,剛宋思思放狠話的時候,她還是非常緊張,擔心她們衝上來。

看荔枝淡定地樣子,不禁感嘆道,「荔枝,你也太牛了!剛剛那樣沒事嗎?不怕她們報復嗎?」

余含也抬頭看着荔枝,擔心地說道,「荔枝,真沒事嗎?我擔心她們不會放過你的。」

荔枝眼神淡定,搖頭說道,「放心!她們最多就是在班上挑撥離間,如果真要鬧出事來,吃虧的是她們自己。」

陳楠看她們擔心的樣子,說道,「別擔心了,你們打開手機論壇,給你們看個東西。」

荔枝迅速反應過來,打開論壇,立馬就看到了,然後念道,「無臉女生話題佔據論壇排名第一,圖片配得正是剛在食堂,她那張滿臉飯菜的樣子。」

舒小貝也看到了,打開評論後忍不住笑出了聲,說道,「有人說,這是哪裡來的怪獸,然後下面都在呼喚奧特曼。」

余含也看到了,不過她還是一臉擔心,說道,「這個發出去了,會不會被宋思思拿來當作證據告訴老師,這樣荔枝不就會被抓到嘛。」

陳楠搖頭說道,「宋思思那樣驕傲自負的人,是不會允許她的丑照被人看到的,既然被發出來了,她想辦法刪都來不及,哪裡還有空告訴老師。」

陳楠停頓了一下後,看着荔枝繼續說道,「而且他們班絕對不會容忍允許,有人偷打小報告這樣的行為的。綜上所述,宋思思不僅不會告訴老師,還會想法設法壓住消息不讓老師知道。」

「可是……」余含的話被荔枝給打斷了。

荔枝走過來拍了拍余含的肩膀,耐心對她說道,「陳楠做的任何事你都不要懷疑,雖然宋思思這個人確實人品差,還愛欺負弱小,但告訴老師這種事她肯定是不會做的,你放心吧。」

舒小貝也認同到,「余含,你還是不要想多了。我反正覺得陳楠說得沒錯,宋思思她人雖壞,但打報告這種事還是做不出來的。」

余含聽後問道,「陳楠你發這個不怕她查出來是你乾的嗎?」

陳楠看她委屈的表情,略了過去然後說道,「查不來就直接承認,然後我們就正面解決問題。不過我已經叫人把貼吧里的圖片全給刪除了,我發出來呢?就是想澆滅一下她的氣焰,之後她應該做事都會三思而後行。」

荔枝跟着說道,「放心的,陳楠做的事她都有考慮的,你再這樣擔心來擔心去,只能有人自擾,還是不要想了。」

舒小貝走過來輕撫一下余含的背,溫柔地說道,「余含,相信陳楠和荔枝,別擔心了。」

余含聽她們這樣說,其中幾次張嘴最後什麼話都沒說,然後被舒小貝拉着去了便利店。

荔枝打開冰櫃,對她們說,「隨便拿,請你們喝飲料。」

陳楠拿了一瓶礦泉水以後,說道,「我先走了。」

荔枝把錢付完以後,立馬跟上去,「老大,你等等我。」

陳楠沒有停下,等荔枝跑到旁邊後,說道,「下不為例。」

荔枝點頭說道,「你為什麼要幫余含?我不是很喜歡她。」

陳楠沒回答,而是反問道,「你覺得我在幫她?」

荔枝回答道,「難道不是嗎?那你為何讓我照看她們。」

陳楠失笑,搖頭說道,「我從來沒想過幫任何人,只是不想在我面前看到校園暴力這樣的事情,不在於對方是怎麼樣的人?而是讓惡滋生惡這樣的事情少一點,僅此而已。」

荔枝似乎懂了又沒懂,但對於陳楠的話,她向來是認同的。

於是點頭說道,「那你接下來準備怎麼做?」

陳楠聳肩回答道,「好好學習咯!你也收點心,把注意力放在學習上一點。」

荔枝不懂學霸的世界,無奈的說道,「學習我還是算了,打架飆車我還是可以的。」

陳楠說道,「那你走吧!我回教室休息了。」

荔枝趕緊跟上去,聲音放尖,撒嬌着說道,「別呀,你啥時候再帶我去飆車啊!」

陳楠瞪了他一眼,眼神明顯帶着警告的含義,荔枝立馬識趣地閉上了嘴。默默跟在她後面,直到看到陳楠回教室,她才不舍地離開。

陳楠一到座位上就趴下了,很快她就睡著了,等她醒來,老師都已經進教室了。

見是物理課,她又趴下去了,最後被舒小貝叫醒,「陳楠,老師讓你上去做題。」陳楠這才清醒過來,往講台上走去。

迅速解完題以後,陳楠發現還有一種更簡單算法,便在旁邊的空白地方寫了出來,然後在所有人的震驚中走下了講台。

陳楠回到座位上後,把自己剛才意識到的問題重新梳理了一遍,完全沒聽到老師在叫她。

舒小貝見此,用自己椅子撞了一下她的桌子以後,陳楠這才聽到,抬頭看黑板,老師繼續問她,「陳楠同學,能跟大家說一下你的解題思路嗎?」

陳楠站起來,一臉疑惑地說道,「不都寫在黑板上了嗎?是我寫的不清楚還是大家不認識字?」

陳楠的一番話不自覺旁人多想了,頓時讓班裡的學霸們有些顏面掃地,看陳楠的眼神多少帶着一絲不滿。

老師意識到氣氛尷尬,急忙出來打圓場,微笑着說道,「看來陳楠同學誤解了老師的意思。沒關係,陳楠你坐下,老師來重新講解一遍。」

陳楠聽後立馬坐下,完全無視掉他們看不慣自己的樣子。

然後看着本子上自己整理的問題,認真地思考了起來,就連下課她的姿勢都沒有變過。

直到她有了思路,才開始在本子上不停地寫着。

後面上課老師看她認真在寫着什麼,都沒有去打擾她,這也讓陳楠不受任何影響的進行思考。

在最後一節課結束之前,她才終於把所有的問題解決,然後迅速地跑出教室,往校門口走。

「哥,你在哪呢?」陳楠走出來沒看到她哥,打電話問道。

「還在路上呢,大約還有十分鐘到,你要不先找個餐廳,想吃什麼就自己點。」陳正林說道。

陳楠擔心她哥出事,問道,「哥,你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陳正林回答道,「沒有,是林教練車隊有個人遇到了一些事,讓我過去幫忙。」

陳楠鬆了一口氣,說道,「那事情都解決了嗎?」

陳正林說道,「差不多解決了,我剛提前走的。」

陳楠放心下來,說道,「那你路上注意安全,我直接在我們以前租的房子樓下面的那家飯店等你。」

陳正林嗯了一聲後,陳楠就掛了電話,直接去了她說的那家店。

陳正林之後又接到林教練打來的電話,「正林,今天多虧了你啊!俞木爸爸同意和解了,明天俞木可以從派出所出來,到時候我請你吃飯。」

陳正林說道,「教練你也太客氣了,這點事你就別放在心上,下次有空你和俞木一起來家裡吃飯。」

林教練再一次感謝道,「好的,今天真是多虧了你了。」

陳正林想到了什麼,不忘提醒道,「教練,這孩子你以後還需要再上點心。雖然是個好苗子,但需要慢慢引導,不然以後可能會出事。」

林教練也考慮到這一點了,認同地說道,「你說的對,之前我對這孩子確實不夠上心。不過他現在一邊上學,一邊訓練,時間比較緊,你有時間的話,過來幫忙指導指導如何?」

陳正林猶豫了一下,回答道,「教練,這個以後再說!我快到我妹學校了,就先掛了。」

陳正林今天去軍區辦理休業證明,碰到了以前的隊友聊了幾句,才知道軍區正在進行軍事演習,領導們都出去了,他便直接回來了。

下午與老隊員們敘舊途中,接到林教練的電話,「正林,你現在有空嗎,我今天去**局,想和俞木父親聊聊,讓他簽下和解書。但說要現場有公務人員的擔保,我就想讓你幫幫忙,過來一趟。」

陳正林聽後直接就同意了,和隊友們說道,「各位不好意思了,我認識的一位前輩有事找我幫我,我得趕緊趕過去。你們繼續聊,今天所有的消費記在我帳上。」

隊員們看他着急,也不太好不放他走,只能調侃他說道,「隊長,那我們可就不客氣了,到時候別怪兄弟們不給你留老婆本。」

陳正林笑着回答道,「就你們這飯量,多吃幾頓都沒問題。我先走了,下次有空再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