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鬼王夫君:夫人你聽我狡辯
鬼王夫君:夫人你聽我狡辯 連載中

鬼王夫君:夫人你聽我狡辯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桃子的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上官青 沈夜 現代言情

擁有女巫血脈的上官青陰差陽錯到了兩百年前時空里 櫻花上還的定着兩百年前她親手封印的鬼王沈夜 剛愛心泛濫把對方放下來 對方就現場表演了翻臉不認人 逃回現代的她以為那就是一場夢 誰知道對方直接追了過來 「兩百年前,你就跑了,怎麼還想跑?」 「啊,不是啊,那個好像我們之間有點誤會
展開

《鬼王夫君:夫人你聽我狡辯》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掉井裡了


上官匆匆的走在路上,祈禱家裡的祭祀儀式千萬不要因為她推遲,要不然免不了皮肉之苦。

網約車上,她坐在后座一邊卸妝一邊給師傅指路。

「卸了妝再去約會,這操作我還是第一次見。」

師傅從後視鏡里看到上官熟練的動作,八卦之心油然而生。

「師傅,你就不要墨跡了,我真的很趕時間,要出人命的。」

上官沒有誇大其詞,當車停在自家院子門口的時候,上官錦已經拿着笤帚站在門口了。

「姑婆,我回來了。」

嘴巴再甜怎麼樣?還不是不能躲過一頓笤帚。

「每次都是你遲到,你姑媽那麼忙都到了。還繼承,我看你不把我氣死就萬事大吉了。」

「這可是你說的啊,姑婆。那我以後可就不參與這些了,安心的看書,看帥哥,可比這好玩多了。」

上官青說完飛快的往屋裡跑,要不然又得挨打,身後傳來上官錦中氣十足的回答「你敢!」

院子里的桌子上已經擺好了祭祀要用得物品,上官煙已經換好衣服等在院子里了。

「誒,真是沒辦法。我一個女人,一個未婚女人都能體會到上有老下有小的悲哀,早知道還不如自己結婚算了。」

上官煙看着一老一小兩個頑童,一邊從屋裡拿出水果,突然一拍腦門。

「糟了,忘記買花了,祖師奶最愛的就是花,完了完了。」

「有你們兩個,真是我的福氣。」

上官錦無奈的搖了搖頭,讓上官青去院子後面的空地上摘幾束櫻花過來。

「巫女要啥花,真是的。等我死了,讓他們記得給我燒手機和男模過來就行了。」

上官錦嘴上嘀嘀咕咕,人還是很誠實的往後院走去。

櫻花開得繁盛,上官青其實也喜歡花,尤其是櫻花,她自己覺得就看日漫看多了,裏面那些唯美的鏡頭裡,飄着的不都是櫻花嗎!

就差一個長相妖媚的男人了。

路過那口枯井的時候,上官好像聽到裏面隱隱約約的有聲音傳出來,她以為是附近有大車路過造成的,就沒有多管。

等她摘下櫻花往回走的時候,聲音愈發的清晰了。

那是一個女人哭泣的聲音。

斷斷續續的聲音,讓上官聽得直發毛。

她也是沒有想到,還有送上門的業務。

說起來,她們三個老中青巫女,已經很久沒有一本正經的抓過鬼了。

陽氣足,小鬼們很難成事。就算有人上門來求助,都是些小打小鬧。

聲音越來越急,越來越詭異,瞬間上官青就感覺脖子上被什麼東西給纏住了。

她來不及多想,拿出隨身攜帶的凜月,對着脖子旁邊的空氣就扎了過去。

「啊!」

一聲嘶啞的聲音響起,上官看到一縷黑煙瞬間就消失在了枯井裡。

「來都來了,想這樣就走?」

上官把櫻花放下,一個箭步追了過去。

枯井很深,上面有長長梯步,據說當年乾旱,這口井救了附近不少的人,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就突然沒有了水。

上官走在黑漆漆的梯步上,心跳得很快。實操捉鬼她還是第一次,以前都是姑媽和姑婆的事,她們一直不讓她動手,說她火候不到,看來今天是時候展現她真正的技術了。

手裡的凜月不停的抖動,上官知道,那個東西離自己很近了。

她突然一個轉身,把凜月順勢一揮,一個半人半蛇的怪物就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距離井口有點距離,藉著微弱的亮光,上官不由得吃了一驚。

「剛才的聲音就是你發出來的吧?真是難為你了,聲音不好聽,長得還這麼難看。」

上官沒有見過這樣的東西,心裏沒底,可是氣勢不能輸。

那怪物脖子以下就是蛇,身上全是一大塊一大塊魚鱗一樣的東西,上面還帶有一點粘液,上官覺得自己都快吐了。

此刻他正一動不動的看着眼前的上官,還有她手裡的凜月。

「那個,雖然我知道攻擊比人的外貌不對,但是你這個樣子真的很難不讓我吐槽,說吧,你有什麼目的。」

上官嘴裏一直說個不停,手裡的動作也沒停下來,右手的凜月保持着隨時攻擊的狀態,左手也在掐着手訣。

那怪物也不說話,突然尾巴一甩,捲起上官就跳進了枯井。

怪物尾巴越收越緊,上官手訣和凜月沒有用武之地,隨着她往後倒了下去。

眼看沒有辦法掙脫,上官急中生智,用盡最後一點力氣把腳上的鞋甩到了梯步上,然後等着命運的判決了。

讓她意外的是,等來的不是劇烈的疼痛,也不是窒息,而是一陣眩暈。

等她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手裡的凜月不見了,取而代之是手臂上劇烈的疼痛。

上官抬頭一看,一望無際的青草,還有頭頂的櫻花樹。

櫻花樹比自己家那棵小了不少,不過也算是大樹了,起碼上官一個人合不上。

四周一片寂靜,上官感覺到一股寒意從四面八方向她圍了過來。

不是冷,是那些東西發出來的寒意。

「難道我被那個丑東西給弄死了?」

上官嘀咕了一句。

突然櫻花樹的另一邊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你要是再不躲起來或者隱藏你身上活人的氣息,真的很快就會死了。」

原來還沒死?

而且這地方居然還有人!

上官飛快的繞到了櫻花樹的另一邊,看到樹上釘着一個全身紅衣,長相妖媚的男人。

說是釘,因為男人的胸口插着一把刀,刀鋒閃着寒光,上面沒有一滴血。

男人身上也沒有活人的氣息,上官嘆了一口氣,看來自己真的是死了。

像是看穿了上官的想法,男人突然開口說道:

「喂,你還沒死!不過圍過來的那些東西可不想讓你活!趕緊躲起來!」

寒意越來越濃,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腐爛的氣味,越來越近……

那是死人身上才有的氣味。

「躲哪裡,這特么周圍除了這棵樹,哪裡還能藏身。」

上官說完,開始運氣掐手訣,準備跟那些東西來個硬碰硬,巫女的血脈可不是吹的。

「他們大概有上萬隻……」

男人看着上官的動作,冷冷的說了一句。

「沒有辦法,我試試,反正都這樣了,大不了就是死,然後跟他們打成一片。」

「你幫我把刀拔下來,我可以帶你躲起來。」

男人不經意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上官。

「你不早說,多簡單的事。」

上官走到男人身前,手朝着那把刀伸了過去。

此刻,男人臉上露出了一絲得逞的奸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