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恐怖遊戲之活下去的開始
恐怖遊戲之活下去的開始 連載中

恐怖遊戲之活下去的開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昭匯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姜湮 昭匯 穿越重生

一切的開始是否是真的?所謂的安康醫院?奇怪的規則?一件件並不怎麼符合科學的事?到底是什麼完成了這些作品
展開

《恐怖遊戲之活下去的開始》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初入安康醫院


【親愛的病人們,安康醫院致力於為諸位提供優質的服務,讓您賓至如歸。】

【每日9點、12點、18點,醫院會在2樓食堂為大家供應餐食,在用餐期間,本院工作人員將會保證您的人身安全,其他時候請不要進入食堂,我們並不能保證您吃到了什麼東西,或遇見了什麼人。】

【病房集中在三樓,請不要隨意走動,否則遇到意外情況,我們無法保證您的安全。】

【本院沒有醫生,沒有醫生!沒有醫生!請不要在夜晚相信他們!】

【為了您的飲食健康,本院沒有夜宵供應,如果您一定要吃,可以向護士長申請,請確定您見到的是真正的護士長,只有她會佩戴本院專屬的鳶尾花徽章。】

【護士長非常敬業,不要害怕她,她會為每一位病人的安全負責。】

【禁止進入四樓,那是太平間,無辜的亡魂們在那裡安息,阿斯克勒庇俄斯蛇總有一天會懲罰卑劣的小人!】

【禁止進入六樓,那裡有無法預料的危險!】

【深夜請不要在病房外遊盪,護士不會在深夜查房,無論發生怎樣的情況,不要開門!】

【院長辦公室位於五樓左手角落,您可以在院長工作時間拜訪,請一定不要走到反方向。】

耳邊的廣播聲不斷循環,姜湮卻無心聆聽,只是用中指上的鑽戒不斷划著面前的玻璃。

真該死!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誰將她帶過來的!

她分明記得自己狠狠甩了劈腿的前男友一個耳光就坐上了回國的飛機,路上遇到氣流顛簸被撞暈過去,醒過來竟然發現自己被關在一個密閉水箱里!

水已經淹到她脖頸,很快水就要沒過她頭頂,活活將她淹死在裏面!

她的手指因為用力紅腫起泡,而玻璃上也已經有了好幾道劃痕。

差不多了……

她深吸一口氣,正要砸開玻璃,不遠處的門卻忽然傳來一陣撞擊聲。

有人來了!

姜湮眼神一縮,狠狠一拳砸在玻璃上。

不知道來的人是敵是友,現在她至少要先逃!

聽見砸玻璃的聲音,外面的撞擊聲更加急促。

鐵門哐哐作響,遠遠能看見門栓正在變形。

姜湮砸玻璃的動作更加激烈,鐵門卻先一步被一腳踹開!

一道清瘦身影站在門口,聲音低啞,帶着淡淡克制的焦慮:「住手,再砸下去,你會沒命。」

許是男人的聲音過分篤定,饒是那水都已經在湧進姜湮鼻腔,她還是本能停下了動作。

「你是誰?會沒命是什麼意思?」

「高壓電流。」

男人大步朝着水箱走來,手攀住水箱頂部,輕輕一躍,就關上了那個滴答滴答要命的水龍頭,然後示意姜湮看向房間角落。

姜湮這才發現幾根黑色電纜正靜靜躺在地上,滋滋冒着火花。

下方是乾燥的木地板,所以並不會導電,但如果水箱里的水湧出來……

姜湮心有餘悸,她完全可以想像自己被電成一個炸毛的女鬼是什麼模樣。

「別害怕。」

似乎是看穿了她的心思,男人拉下了電閘。

周圍變得一片漆黑,姜湮的心臟怦怦直跳。

雖然是因為他的提醒才險險沒有作死,但是在這樣詭異的地方莫名出現一個男人……

嘭的一聲響,她面前的玻璃嘩啦啦碎開,水流噴涌湧出。

姜湮正想走出去,一隻溫熱的手忽然拉住了她的胳膊,不由分說將她打橫抱起。

「你做什麼?」

除開父兄和那個人渣前男友,她從未跟異性這樣親密過,耳根瞬間紅起,惱怒的想要將他推開。

「地上有玻璃,你赤着腳。」

男人言簡意賅,抱着她走出房間。

「你……這是什麼地方?」

姜湮磨了磨牙,有點不想接受這個莫名出現的人的好意:「是你把我帶過來的?」

「這裡是安康醫院。」

男人在門口頓住腳步:「不是我帶你過來的,但,我會陪着你,仔細聆聽守則,千萬不要冒險。」

他忽然俯身湊近,姜湮感覺額前落下一個微涼的吻。

「再見,這一次,要努力活下去。」

這一次?

不等姜湮回神,她忽然被他放下,那道聲音朝着角落走去,明明步伐不快,卻幾下就消失在她視野之中。

究竟是什麼神經病?

姜湮攥緊拳頭看一圈四周,走廊一片漆黑,左側似乎有淡淡的光。

她小心翼翼靠近那裡,肩膀忽然被輕輕一拍。

身後有陰鬱低沉的聲音傳來:「92床,馬上就是晚餐時間,你為什麼在這裡。」

她的心幾乎提到了嗓子眼,本能伸手抓住那隻手,就想將那個人背摔到地上。

可入手的觸感根本不像人類的手,她硬硬的,毫無溫度,更像是什麼機械裹上了人類的皮!

饒是姜湮已經用盡了吃奶的力氣,那人的腳卻像生了根,紋絲不動!

肩膀上的力氣更大了,像是要把她骨頭捏碎。

「92床,馬上就是晚餐時間,你為什麼在這裡?」

什麼是92床!她怎麼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裡!

姜湮深吸一口氣:「你們到底想做什麼?是綁架了我?如果想要錢,可以打電話給我父親,我會跟他說。」

「92床,馬上就是晚餐時間,你為什麼在這裡?」

那人反反覆復重複着一句話,像是精準執行程序的機械人。

姜湮再也忍受不住這樣無休止又沒頭沒腦的詢問,轉身攥住那人衣襟想要質問。

看清她的臉,手腳卻瞬間冰冷!

周圍光線昏暗,卻影影綽綽看得出輪廓,那人的瞳孔一片漆黑沒有眼白,半張臉都被蜈蚣一樣粗暴縫合起來的傷疤佔據。

她枯瘦如柴的手搭在她肩上,再次發問:「92床,馬上就是晚餐時間,你為什麼在這裡?」

女人身上穿着白色的護士服,胸口是漂亮的金色鳶尾花徽章。

剛剛廣播里,似乎提到了護士長會佩戴這樣的徽章,她就是護士長?

明明制服整潔如新,姜湮卻聞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和屍臭……

「我……我迷路了。」

姜湮慢慢放開手:「請問,要怎麼離開這裡。」

護士長終於有了不一樣的回答,麻木的指向發光的地方:「往那裡走,左邊的樓梯一直向下。」

姜湮的手顫了顫,低聲朝她道謝轉身作勢離開,脊背卻緊繃著提防着身後。

「記住!」

手臂忽然被再次抓住,護士長湊到她面前,鼻尖幾乎抵到她鼻尖,她被迫直視那雙一片漆黑的眼眸。

「是左邊的樓梯,不要走錯了,現在是晚餐時間,你該去食堂了。」

她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牙齒似乎染着紅色的液體:「在安康醫院,如果不遵守規則,就會死!」

「好的,謝……謝謝你。」

事情過分詭異,哪怕姜湮從小天不怕地不怕,現在也被這詭異的氣氛壓得格外謹慎。

她慢慢後退走向走廊盡頭,面前是兩道樓梯。

左邊的樓梯面前擺着一個黃色立牌:維修中,禁止通行。

明明剛剛那位護士長讓她一定要走左邊……

姜湮忍不住皺緊了眉。

該相信誰?

腦中忽然閃過先前的廣播聲:【護士長非常敬業,不要害怕她,她會為每一位病人的安全負責。】

那些奇怪的話,會是某種「規則」嗎?

違反規則,就有可能會死……

「啊!!!」

身後的走廊盡頭忽然傳來一道凄厲的慘叫聲!

「我不想死,我不是感染者!放過我!」

似乎有什麼東西極力想要逃竄出來,腳步聲聽上去惶恐至極……

姜湮死死看着走廊,腳步聲越來越近,一個身穿病號服的男人快步跑來。

「救……」

他看見姜湮,眼前一亮撲了上來,一張臉像是接近融化的蠟燭,正在慢慢溶解,露出了森白的頭骨!

姜湮下意識打了個寒噤!

這到底是怎樣詭異的世界!

她正猶豫要救他還是逃跑,漆黑的走廊忽然伸出兩道血紅觸角,直接裹住男人,將他捲入黑暗中!

恐怖的咀嚼聲和慘叫一道響起,慢慢變為虛無……

姜湮渾身僵硬的站在原地,看着紅色觸手朝自己逼近,下意識後退,卻被觸手纏住腳踝。

她笨拙的摔在地上,心裏一沉。

早知道就應該直接下樓!

她死命撲棱着想掙開觸手,耳邊卻傳來刺耳的電子音:「檢測正常,沒有傳染跡象,可以離開。」

觸手緩緩從她腳踝離開。

姜湮再不敢逗留,毫不猶豫選擇了左邊的樓梯!

既然廣播說護士長會保護「病人」,不如賭一把!

她緊繃著神經平安走到二樓,才算鬆了口氣。

剛剛那個觸手又是什麼?傳染跡象又是……

【鐺鐺——】

時鐘響了六聲,周圍的牆壁上忽然浮現出暗紅色的血絲。

那些血像是會流動一樣,逐漸立體,朝着她緩慢靠近。

一股強烈的危機感籠罩了姜湮,看着不遠處寫着食堂二字的大門,她毫不猶豫沖了進去。

那些詭異的血絲在食堂門口停住,似乎格外忌憚裏面的什麼東西。

姜湮終於鬆了一口氣,環顧一圈食堂。

許多穿着病號服的人正機械咀嚼着食物,動作整齊劃一,另一側則是表情僵硬的醫生,涇渭分明。

可是醫院不是沒有醫生嗎?

那些飯菜黑漆漆的,實在不像是什麼能吃的東西……

姜湮低頭想找個角落坐下靜觀其變,身後卻忽然傳來一道細若蚊吶的低語聲音:「你……也是任務者?」

「嗯?」

姜湮回頭,就看見一個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上下打量着她。

他一邊看着姜湮,一邊關注着食堂其他人的動靜,似乎有些緊張。

「什麼是任務者?」

姜湮同樣壓底了聲音,面前這個人明顯知道一些什麼——至少比她這個一頭霧水的的人了解的事情要多。

「跟我走,不要露出任何異常。」

男人示意她跟着自己,姜湮猶豫一陣,來到食堂角落無人的地方。

「看你就知道多半是個新人了,也不知道是什麼運氣,一上來就遇到A級難度的遊戲。」

男人看她的眼神有些同情,還帶着絲絲絕望:「我叫蘇南,C級小菜鳥,參加過兩次任務,也沒比你強。」

姜湮表情困惑:「遊戲?任務?」

蘇南低聲解釋:「我知道你一頭霧水,一開始我莫名其妙進來的時候也這樣,言簡意賅的說,我們現在處於一場逃生遊戲中,死了就是真的死了,但如果活下來……」

「你就能獲得大量的積分和獎勵,能兌換現世幾乎所有你想要的東西!」

姜湮看着他臉上的期待,挑了挑眉開口:「OK,那麼我該怎樣活下去呢?」

男人正想開口,廣播里卻傳來刺耳的電流音:【晚餐時間結束,請病人們有序回到自己的病房,不要在外界逗留,請務必遵守醫院頒佈的規則!】

蘇南的神色變得凝重:「來不及多說了,你記住,遊戲時長是十五天,只要不死就行!其他的事情,有機會我晚上來悄悄和你說!」

「游戲裏除了玩家還有NPC,會給你發佈任務,菜鳥就別亂來了!不然NPC也追殺你你就完了!」

「快走,不然會出事!不要相信別的醫生!」

她直接被蘇南拽出食堂,看着他快步下了樓。

說了幾乎等於沒說……而且,醫院沒有醫生,廣播說晚上不能相信醫生,這個蘇南,真的可信嗎?

【叮】的一聲,她面前忽然浮現出一個面板。

【姓名:姜湮

體力值:79(下降到60以下會變得虛弱,20以下會陷入休克,清零死亡)

智力值:78~99

幸運值:6(?)(你挺衰的但又不完全衰)

天賦技能:絕境求生

當前可選支線任務:回到病房和你的舍友聊聊吧,她可能會給你巨大的機遇。】

什麼叫挺衰的又不完全衰?

姜湮嘴角抽了抽,看着屏幕上的地圖和周圍那些匆忙離開的人,循着路線來到三樓自己的病房。

才推開門,她呼吸一滯。

牆上密密麻麻寫滿紅色的血字:【死!】

整個病房裡都是凄厲的慘叫聲,一張張痛苦掙扎的臉鑲嵌在牆上,似乎都想努力鑽出來,可旁邊那些「死」字卻像活物一般發出詭異的紅光,每閃動一次,那些人臉上的痛意和恐懼便加深一分!

「小花被,蓋蓋好,兩隻小手放放好。」

「搖啊搖,搖啊搖,我的寶寶……」

病房裡傳來低低的溫柔哼唱。

女人穿着病號服蜷縮在床上,雙臂做成一個環抱的姿勢,好像正在哄着孩子入睡,可懷裡卻空無一物。

她整張臉都被黑髮蒙住,只能看見血紅色的唇。

姜湮想到任務面板上的話,試探着向前一步:「你好,我……」

女人忽然抬頭,露出一雙滿含怨毒的血色雙眸,撲過來緊緊掐着了姜湮的脖頸!

「我的寶寶……不見了!」

「把我的孩子,還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