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凡卒
凡卒 連載中

凡卒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走卒者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凡 走卒者也

無盡大地,蒼茫神山,神話天地,群起爭鋒,空間崩裂,現代文明連接了神話世界,社畜林凡,不甘命運,一路爭鋒,只為真自由,真逍遙,我命由我不由天
展開

《凡卒》章節試讀:

第5章 會議


在極北之地,接口處以內,小世界這邊也有很多人。

接口處以內,十里地外,一處巨大冰原上,有十六棟建築。

這十六棟建築是十天前建成的,建築以模塊化拼接而成。

這些建築都是明夏國生產,每棟建築都佔地上萬平米。

八棟建築用來辦公,另外八棟為生活區。

明夏國佔了兩棟,一棟辦公,一棟居住。

其餘十四棟都是高價,賣給五大聯盟和另外兩大強國。

這裡代表了八大勢力對新世界一切利益的權力的中心。

此時代表明夏國的那棟辦公室建築周圍全是安保部隊,周圍五里地內都有軍隊巡邏,樓里工作人員們都很忙,都對着電腦不斷的敲來敲去,各種指令不斷往外發送。

辦公區最左邊有一個一千多平米的會議廳,今天這裡格外的熱鬧,如果林凡在這裡,一定會驚掉下巴。

會議廳里有一百多人,台下有一百來人分成八個小團體,台上坐着八人。

台上這八人是這世界上,權力的巔峰。

其中三人是三大超級強國的議長,另外五人是,五大聯邦的總議長。

三大強國議長都是男性,五大聯邦議長中四人為女性,一人男性。

台下也是各國,各聯邦的核心高層,這個會議廳匯聚了全世界百分之八十的權勢人物。

可就是這種全世界從未有過的最高級別會議,大家居然在吵架!

台下平時難得一見的權勢人物們,抄着一口流利的明夏語,唾沫星子橫飛,你來我往的對罵著,跟東北老娘們吵架似的。

這種架勢只有在早晨的菜市場才能見到,今天居然出現在這裡,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台上除了明夏國議長和大羅國議長沒說話外,五大聯邦議長和大米國議長都在唾沫橫飛的交鋒。

大羅議長抬起左手看了下手錶,側身對明夏議長說了聲,應該還得吵半小時。

明夏議長無奈的搖搖頭說道,每次和這幫人商量事情都是這個樣子,次次都得吵半天,都成習慣了。

這時一位聯邦議長站了起來,這位女議長說了一句安靜,台下漸漸沒了聲音。

女議長說道,我們聯邦花費了巨大代價,才從本聯邦運送了二十三萬士兵來到這裡,各種大型裝備也運來了五批,大家都知道這是極北,海運根本進不來,而且海運時間太長,時間成本太高,所以不管士兵還是裝備都必須空運。

可空運這麼多士兵和裝備,需要數量巨大的大型運輸機,需要無數次的往返,這對能源的供應是巨大的挑戰,現在已經是秋天了,很快會進入冬天,我們聯邦的能源已經告急了。

我們運來的戰車,坦克,直升機都需要能源。

現在這些裝備都停在對面的大草原上,動都不敢動,這已經威脅到聯邦安全了。

我們聯邦,非聯邦,拉聯邦,專門開了一次會議,會議一致通過決定通過緊急能源法案,希望能源儲備充足的聯邦和國家能向我們提供能源,我們會給出比市場價高一成的價格收購,也警告哪些黑市投機份子,別玩火自焚。

台下各聯邦高層都動了心思,現在的能源價格之高已突破天際了,全世界十年前,能源就開始枯竭,曾經的能源國現在也非常的困難,正常年份還能出口一些能源,如果遇到極端氣象年份,連曾經的能源國也難以自足。

可是在這能源緊缺的時代,地主家也沒有餘糧啊,十年前就已經沒有所謂的能源國了,能源問題都是各聯邦自己內部解決,國際交易量很少。

但黑市有能源呀,五大聯邦內部有上百成員國,就有不少是曾經的能源國,雖然組建了聯邦,但聯邦不是國,聯邦並不能完全控制內部成員國,組建聯邦時,這些國家都留了後手,現在的聯邦高層也都是各國安排在聯邦的話事人。

所以各聯邦內,曾經的能源國,就聯合弄了個黑市,各聯邦心裏都清楚,可是沒有一點辦法。

一個聯邦二三十個成員國,只有那麼兩三個成員國能源富足,總不能讓人無私奉獻。

今天這位議長的發言也是為了警告一些聯邦成員國,有私心可以,但別過火了。

同時這位議長也警告大羅國,管管大羅境內某些勢力,因為黑市就在大羅國境內。

大羅議長看都沒看女議長一眼,像是把她當成空氣了。

接着女議長拿出了一封信,女議長說道,這是一位聯邦士兵寫給我的信,我給大家念念。

這位士兵說,他是一名坦克兵,來到這裡已經半個月了,由於沒有能源,這半個月他只開過兩次坦克,平時訓練都不敢發動坦克,只能在操作室里發獃。

議長放下信,看看吧,這是士兵的心聲,不要因為你們的自私,而讓士兵們失去信心,沒有他們,你們能守住手中的財富嗎?

至此台下又迎來一次大型吵架現場,三大聯邦對大羅國放任不管黑市的行為發動了持續輸出,別外兩大聯邦和大米國在旁肋攻,大羅以一敵六,完全處在下風。

這場會議本來是討論新世界的利益劃分,地盤劃分,研究緊急機制的。

結果是完全跑偏了!台下唾沫橫飛,上演了全武行,安保人員極力控制,也無法避免肢體衝突,畢竟在場的都是權力巔峰的人物,安保人員也不敢下死手。

突然一隻鞋飛上了主席台,砸在了大羅議長的旁邊。

大羅議長臉色鐵青,說了一句今天的第一句髒話,一群瘋子。

最終安保控制住了場面,大羅國以五人受傷為代價收場。

大羅議長起身帶着大羅國官員集體退場,會議也開不下去了。

最後只能草草收場。

今天的議程,一個也沒有完成。

明夏議長很無奈,聯邦就是這樣散亂,一點紀律都沒有,每次和他們開會都很心累。

明夏議長無奈的嘆了口氣,也走出了會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