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人在仙門:我的師尊有點怪
人在仙門:我的師尊有點怪 連載中

人在仙門:我的師尊有點怪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山風水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安凝雪 林凡

【修仙】【系統】【日常】   拜入仙門,成為廢柴大師兄
十年鍊氣,築基無望,可誰讓咱有個無敵師尊,一劍倒山海,劍出世無雙
  原想混吃等死,卻冒出個魔帝轉世的師妹
  明明能吃軟飯,偏偏想要靠實力
  諸天之上,林凡劍指神佛帝魔,「今兒個小爺告訴你們,這天,俺師尊斬定了!「展開

《人在仙門:我的師尊有點怪》章節試讀:

第2章 無妄星碑


玄陽宗主峰,高二萬三千三百三十三丈,乃十州第一神峰,匯天地之精,日月之華,四方之精靈。

是宗門長老及掌教修鍊之所,平時就連宗門弟子都不得隨意擅入,甚至連峰主想要進入都必須事先通稟。

若強行闖入便會觸發護宗法陣,免不了落得個灰飛煙滅,身死道消的下場。

而收徒大典則是宗門弟子准許進入主峰的唯一途徑,屆時主峰秘境也會一併開放,吸引了不少急於提升實力的弟子前來挑戰,堪稱玄陽宗一等一的盛世。

主峰演武場**,數千修者聚集於此,甚至還有不少毫無根基的凡人,皆是通過宗門初試得以獲得拜入宗門的資格。

當然,想要正式拜入山門,必須要獲得無妄星碑的認可。

無妄星碑,高三丈三尺三寸,乃是創宗祖師玄陽真人親自以無上法力,引動天上星辰之力匯聚成的鎮派石碑,內中更是有玄陽真人的一絲神魂。

有堪破虛偽,破盡萬法之能。

是以只要身體觸摸到石碑,前世今生諸多罪孽功德,事無巨細,皆會被刻印在石碑之上,一旦懷有叵測居心的人妄圖混入宗門,輕則根基盡毀,重則身滅道消,神魂被永世禁錮在石碑之中。

那鬚髮皆白的老者,凌空而立,將這石碑之事娓娓道來,神態悠然。

這黑不溜秋的大石頭當真如此通神?!

場中眾人無不震驚,驚嘆於玄陽祖師的偉力震撼寰宇,其中更有幾人略帶猜忌的望着那石碑,神色中多了幾分惶恐。

場中唯一神色如常的是一個看上去不過十五六歲的小姑娘,頭上挽作雙髻,身着一身淡綠色的長裙,眉毛彎彎,精緻而小巧的瓊鼻微微上翹,澄澈的雙眸似含着一汪春水。清純中夾着一絲媚態,越發顯得楚楚動人,讓人見了忍不住生出親近之感。

雖然年紀尚小,已盡顯傾城之姿。

少女見那黑黝黝的石碑,雖然面上如古井無波,心裏卻是止不住的鄙夷。

狗屁!

騙騙那些無知凡人也就算了,在本帝面前也敢妄稱神妙。

不過是些占卜術算的微末伎罷了。

小陽子就是愛玩這些把戲。

想她蘇倚雲堂堂魔帝,如今卻落得這番田地,還要被人窺探前世今生,帝生如此,早知當初還不如在那誅仙陣中一死了之。

一想到她被自己人和死對頭聯合算計,狼狽逃竄,甚至最後不得已散盡修為涅槃轉生,她就氣不打一處來。等老娘重聚魔體,恢復元神,一定要殺上那仙魔兩界,還有蘇青青那個賤人,老娘一定要掀了你的狐狸窩!

想到生氣處,蘇倚雲不住攥緊了粉拳,模樣說不出的嬌憨,卻哪有一絲魔帝的凶戾之色。

周圍的男同胞,不由得吞了口唾沫,默契的移開目光,生怕在大庭廣眾下出醜。

哼,就讓本帝看看,這破石頭能算出什麼來。

蘇倚雲才不在意周圍這群螻蟻的目光,抬步便要上那試煉台,忽然肩膀處一股巨力傳來,嬌小的身軀便被撥開,踉蹌了幾步才穩住身形,只聽身後傳來一個囂張的聲音。

「讓開,好狗不擋道!」

「不想死的都給本少爺閃開!」

那人生的倒還算俊俏,只是眼角吊梢,氣色虛浮,再加上那貴氣盡顯的鎏金紫雲袍,一看就是常年混跡風月場所的富家紈絝,說不定還是某個大家族的子弟。

肩膀上的劇痛霎時讓蘇倚雲紅了眼,不是痛哭的,而是氣哭的。

她堂堂魔帝什麼時候受過這種氣,放在往常這種貨色她出口氣就夠他死上一千回了,只是形勢比人強,眼下她渾身半點靈力也無,加之身體瘦弱連武技都施展不能,恐怕隨便一個成年人就能把她撂翻,

蘇倚雲修為沒了可眼力還在,對方起碼是練氣五層以上,又是個紈絝子弟,她還真不敢出氣,只得默默閃到一旁。

「來者何人。」

「出雲府,謝安。」

那執碑長老點了點頭,示意謝安上前。

「讓本少爺試試這鳥石碑是不是真的」謝安說著,帶着大玉扳指的手掌啪的按在了石碑上。

一陣星光閃動,只見石碑上點點光芒匯聚成字。

謝安頗有興緻的仔細讀了起來,卻霎時漲的臉色通紅,怒罵道「不可能!本少爺前世明明是謫仙降世,怎麼可能是頭……是頭……」

「媽的,這破石碑一定是假的。」謝安一邊怒吼着一邊憤怒的一腳踹了上去。

旁邊圍觀的人雖然好奇這紈絝公子哥到底看到了什麼,卻奈何這石碑上的文字只有當事人和執碑的長老能看到。

「謝安,上品火靈根,資質上佳,然德行有失,心性不足,與本宗無緣,可隨本宮弟子在峰中遊覽一番,挑選些仙門典籍後自行下山。」那長老如是說道。

隨後一位英氣勃勃的男修御劍落至那紈絝身邊,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什麼鳥宗門,拐着彎的罵小爺,還什麼仙門第一,我呸」那紈絝絲毫不理會,反身對着那修者就是一腳。

「嘭」的一聲,那勢大力沉的一腳竟是穩穩的被那修者一手擋住,只見那修者神色淡然,復而又施一禮,沉聲道:

「請。」

那紈絝顯然意識到自己和那修者的差距,也不似剛才般倨傲,冷哼一聲,便負手而去。

「咯咯」旁邊的蘇倚雲險些沒笑出聲來,也不知是那執碑者故意戲耍那人,還是這星碑虛有其表,那人前世竟然是綠毛烏龜,想來那人回去定是寢食難安,每次想起自己前世是頭王八怕是都要氣的背過氣去。

這玄陽宗倒還有些意思。

《人在仙門:我的師尊有點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