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穿越不易,我修了個賤仙
穿越不易,我修了個賤仙 連載中

穿越不易,我修了個賤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戀上烤茄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恆 秦壽

(穿越玄幻 休閑搞笑 賤男屬性 無良系統) 身為穿越者,有個系統不過分吧? 只是…… 別人的系統,堪稱良心
輔助宿主狂霸帥氣吊炸天
秦壽的系統,則是把他往死里玩
【本系統堅持一個原則,只要玩不死,就把宿主往死里玩
展開

《穿越不易,我修了個賤仙》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這系統有點不大對勁


「人家穿越我也穿越,老天爺,你TM的倒是給我整點穿越者該有的東西啊。」

走在巡山的路上,秦壽心裏那叫一個氣。

剛穿越到這個世界,還有點小興奮。

可隨着一個月過去,秦壽從最開始的興奮到現在的懷疑人生。

不是說好穿越者要麼有系統,要麼有功法,再不濟也得有位名師指點。

可自己呢?

來到這世上一個月,穿越在靈武宗一個弟子身上。

說是弟子,其實就是個打雜的,因為得罪小人,害得他一穿越過來就被分配到守山任務。

每天就窩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轉悠,到點了回去吃個飯。

門中其他人估摸着都快忘了有這一號人存在。

這天,秦壽和往常一樣在巡山,不想在路過山崖下的河邊時,居然看到了兩世為人最期待的畫面。

碧波小河,美人戲水。

喲呵,巡山居然還有這樣的福利?

本着不看白不看的良好態度,躲在河邊一棵大樹下靜靜的欣賞起來。

月眉杏眼瓜子臉,三千黑絲水中飄。

「這水真白,不對,這妞真綠,也不對……」

【叮!想得到她嗎,那就偷偷把她衣服藏起來吧。】

「誰?誰在說話?」

【叮!你還有三十秒完成任務,失敗了,宿主只能和眼前的**姐做姐妹了哦。】

秦壽這次確定了,金屬音是從自己腦海中響起的。

他就想問了,什麼叫只能和**姐做姐妹?

【叮!你還有二十秒。】

金屬音再次響起,這次有了異樣的感覺,秦壽好像有些反應過來做姐妹是什麼意思了。

低頭吹了吹口哨,沒反應……

「熱巴?子楣?」

嗯?

不會吧!

我們兩世相依為命,我都還沒讓你吃頓好的,你咋就縮了。

秦壽當下有些慌了,再次回想起重金屬音說的話,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兩眼四下一掃秦壽,很快就發現在距離自己不到二十米的河邊石頭上,女子的衣服正擺在那。

【叮!你還有十秒。】

秦壽全身一抖,同時也在心裏暗罵起來。

這系統TM套路不對啊。

別人的系統上來就送大禮包,幫助宿主狂霸酷炫吊炸天。

咋自己這系統,上來就要把自己變太監。

關鍵人家的系統還要綁定啥的,自己這系統還是個『自來熟』,自我介紹都省了。

秦壽都忍不住在心裏質疑起來,這玩意出廠到底通過質檢沒有?

秦壽在心裏吐槽的同時,動作可是絲毫不敢落下。

只見他三步化作兩步轉瞬衝到了河邊,趁着女子還在戲水沒有發現自己,抱着衣服就往後面的小樹林跑去。

將衣服藏好,重新回到河邊的大樹後面,河中女子正朝岸邊走來。

隨着河水越來越淺,女子的身子一點點浮出水面。

『嗷~嗷!』

秦壽心頭猶如千萬隻野狼奔騰嚎叫。

帶着欣賞的目光,陶醉的表情,抱着大樹不由得YY起來。

此刻女子也是到了河邊,一看原本放在石頭上的衣服不在,頓時慌了,衣服沒了,自己還如何離開?

女子正焦急的用目光搜尋衣服的蹤跡,不想秦壽抱着大樹,似太過沉迷於YY當中,竟是弄出動靜。

「誰在那,給本姑娘滾出來。」

女子厲聲一喝,抬手掐起劍訣,手指尖上一道淡藍色光芒耀起,揮手將手中劍氣對準秦壽所在的大樹打去。

『砰』的一聲,秦壽抱着的大樹被打穿了個窟窿,嚇得他猛地一退,沒站穩,一屁股坐在地上。

這時女子發現了,兩人四目相對,在和女子對視一秒後,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媽呀,這哪裡只是腿玩年,簡直全身都是寶好吧!」

秦壽不敢繼續想下去,此刻他正在努力的剋制自己。

女子也發現了秦壽不老實的目光,趕忙用雙手進行遮擋,身子微微側開,想躲避秦壽火辣辣的目光。

這下可好,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覺,讓秦壽喉間一陣蠕動,這女子難道不知道,這樣更容易引男人犯罪嗎?

「你再看,我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女子抬手指向秦壽,怒喝一聲。

這一嗓子對秦壽而言,不僅沒有任何威懾力。

相反,還讓他狂吞口水。

你說你兩隻手遮得好好的,幹嘛非要放下一隻手?

那畫面,秦壽眼珠子差點沒直接瞪出來。

『咕嚕咕嚕!』

接連吞咽了兩口口水,這是不付費就能看的嗎?

【叮!宿主選擇環節,你是把外衣脫下來給她,還是衝上去,在這小河邊來上一段以天為被,以地為床的美妙邂逅呢?】

系統剛說完,就笑了,這還用想嗎?

【叮!友情提示,選擇正確會獲得獎勵,選擇錯誤,宿主可能會被抹殺哦。】

頭頂剛冒出的小惡魔立馬被一盆涼水沖走,他相信系統絕對不是在說笑。

雖然後一個選擇的確很誘人,但冷靜下來的仔細一想。

就憑女子剛才揮手打出劍氣的修為,只怕抬抬手就能殺死自己。

真敢衝上去,秦壽腦補了一下畫面,頓時一哆嗦。

估摸着還沒等衝到女子身前,就得去和一休哥學唱『格嘰格嘰……』

秦壽站起身來,背對着女子,解下了外面那件洗得發白的外衣,隨手朝後面扔過去。

秦壽同時還不忘裝上一波,做出十分正義的姿態昂着腦袋對女子說道:「姑娘,剛才多有冒犯,我是看樹林有人影閃動這才過來查看。」

說完,徑直朝前走去,當然,他選擇的方向自然和藏衣服的方向相反,不然等會兒讓女子發現,自己還不玩完?

去到樹林里等了數秒,聽到後方有聲音傳來,回過身去。

女子已經披上外套,正手持利劍走了過來,瞧那殺氣騰騰的模樣,壓根不用想她接下來要做什麼。

只是這寬鬆的外套,依舊無法遮掩她那玲瓏的曲段,讓林恆挪不開眼。

就很奇怪,明明都感受到了對方的殺意,可你依舊忍不住對這畫面產生一點YY的想法。

然而就在兩人相距不足五步,秦壽知道自己必須做點什麼,否則,五步過後,自己必將成為一具屍體。

『踏踏踏!』

女子接連向前三步,就在剛要抬腳走出第四步的時候。

秦壽忽然伸手拉開自己身前的衣服,用指尖點在心臟位置。

女子懵了下,望着眼前的八塊腹肌,捏在手中微微抬起的利刃也懸在了半空停止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