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絕色小醫女:靠着賣葯發財了
絕色小醫女:靠着賣葯發財了 連載中

絕色小醫女:靠着賣葯發財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拾酒為青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拾酒為青杉 言心

身為神醫的師父把你遺棄在寸草不生的魔窟,沒事靠着賣藥方養活自己
看着帥氣又多金的莊主師兄,你沒忍住犯花痴,經過你的不懈努力,最後你得出一個結論,人根本不喜歡你
好吧,多年的暗戀沒結果,為了成全他的單身人設,你決定拐跑他的情敵們……展開

《絕色小醫女:靠着賣葯發財了》章節試讀:

第2章 下廚


楚言域低聲「你上次不是說已經把那本地獄之書毀了嗎!」

秦言鏘低聲「誰知道她有別冊?」

楚言域扶額「天妒英才!」

「我這就去廚房忙了,你們好好期待呀!」

穿過屋旁的竹林棧道,不消半刻便能步入山莊之內。這裡是你十年來的居所,也是你的家。這裡的人都是家人,他們叫你言心。

你沒有爹娘,打從你有記憶起便跟着師父四處行醫救人。不是你自誇,當今世上你師父的醫術若是自稱第那天下無人能稱第一了。

師父救人不分貧富,雖是醫術精湛,賺的銀兩卻只能讓你師徒二人勉強糊口。但也正因如此,江南百姓們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師父的名號。醫仙莫清,那便是你師父的鼎鼎大名。

師父的確是心懷慈悲的大夫,在你眼中,沒見過誰擁有比他更悲天憫人的心腸了。

正因如此,這些年來你怎麼也無法理解十年前,師父為何會將你丟在這個無惡不作人人都說是個魔窟的無憂山莊?

更令你費解的是,師父留下他畢生苦心鑽研的醫書後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在你以為師父遇到什麼危險,焦急不已之際卻開始每年中秋都收到師父的來信。

伴信而來的是師父親筆寫的醫書與毒經,信上只叮囑你要勤讀醫理,再無其他。

日子久了,你也順理成章地在山莊內住下來。是那些與你一起長大、情同手足的全都是老莊主雲遊各處時收養來的孤兒。十年過去,隨着眾人長大成人,陸續撐起了山莊的運作。

在你們之中,言鏘的武功最好,同時他的工作也是最神秘的。你時常見他負傷而歸,日子一久你漸漸地明白他終日里在忙些什麼了。

你只能慶幸,他是眾人之中唯一一個成年之後還住在莊裡的,你至少還能知道他的安危。

說到住得近、十天半個月至少還能見上一次面的就是靠那張臉吃飯的楚言域了。

這個楚言域,江南皆知他是一手掌管十幾間燕館的老闆。凡是他看中的姑娘,沒有一個不大紅大紫的,說來也這也不是他最稀奇的本事。

最讓人嘖嘖稱奇的是,他手下的行首個個都對他死心塌地,別的對手想挖都挖不走。至於他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只有他曉得了。

言玕呢這人還真的沒什麼好說的,江湖上關於他的傳言最多,而你知道那些傳言全是真的。

原因無他,你完全相信這賭徒為了賭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名聞天下的賭坊就那四家,全是他贏回來的。甚至還有人說,在臨安就連皇帝也會忍不住微服私訪他的**。

他最常乾的事就是回庄一口氣繳了數十倍的月例錢,繳完就不見蹤影。

回到莊裡的時間不一定,高興的時候他會待上數個月,其他時間他都不見人影也沒有消息。

沒人能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什麼時候會離開,可能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一入山莊,春日花香撲面而來,你自在地漫步在長上欣賞園內景緻。

往廚房的路上,才剛拐過彎,你就聽見一道爽朗的聲音。

「言心!」

這是輕枳,並不是老莊主領回來的孤兒,她在此處全是因為五年前在言鏘出任務時,被她給黏住了。

說是她走遍大江南北,從未見過殺人如此利落的手,她硬是纏着言鏘收她為徒,就在言鏘忍無可忍想下手殺她的時候,她看到了你。

她認出你是醫仙的徒弟,她說她那條命是你師父,既是師父所救的性命,你當然不能眼睜睜地看着她被言鏘給殺了。

於是,言鏘在你的再三央求之下,收了他平生第一個徒弟。

「你上次給的迷藥真好用,我們不費吹灰之力就搗了天風幫的亂。」

你高興「是嗎?你們都能平安回來就好。我另外配了讓你抹在暗器上的毒,等會送到你房裡。」

輕枳綻開微笑「你真好!」

輕枳瞥向你手中的本子「言…言心你這是要去廚房?」

「是呀,言域言玕今晚都會回來,我想煮點東西!你晚上若是沒事…」

輕枳笑容略顯僵硬「真…真可惜我傍晚就得出門了。」

「這樣呀那,不然我讓人留着,你明早回來用?」

輕枳搖頭「不不不!我得出趟遠門,就不必幫我留了。」

」對了,我是想來把這送你的。」她小心翼翼地將懷中還晶亮着光的東西掏出,這給你的。

你疑惑「給我的?」

輕枳放到你手上的,是一顆小巧的鈴鐺,上面透着層天碧色的光芒,煞是別緻。

你搖了搖它,發現沒有聲音,似乎只是裝飾。

「我在臨安看到的,你不是喜歡這色么?就順手買下來了。」

「你還記得我喜歡這色這真漂亮。」輕枳向來不是沉醉在暗器的世界裏,就是滿腦袋的任務,難為她還記得你的喜好。

輕枳撇嘴一笑「你喜歡就好,快去忙吧,我得去找我師父了。」

「好,多謝你了!」

話還沒說完,輕枳的身影早已不見。

你早習慣了她來無影去無蹤的樣子,滿足地將她送的鈴鐺給放到裙袋中。

「好了,得快點去廚房。」幾個擦肩而過的奴僕與你打了招呼,你心不在焉的點頭回應,只想儘快到廚房裡去。

沒想到此時,自廚房內傳來了一聲男人的怒吼推開門,映入眼帘的是一團混亂。

「呀!」女子的尖叫聲響徹雲霄。

粗獷男子咆哮「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你沉默地看着眼前抱頭鼠竄的年輕女子,以及手持大刀滿臉殺意的男人。

「言心!言心!這裡危險-呀!!」才一眨眼的時間,女子機靈地躲到你的身後。

緊跟在女子身後的,除了刀光之外,還有一一條蛇。

「我看你哪裡跑--!」粗獷男子刀光一閃,蛇頭飛出,不偏不倚地落在你的腳邊,

聽到耳邊又是一聲尖叫。

你問道「今日一樣玩得那麼開心呀?「

張壯滿臉可惜地拾起了地上的蛇屍「唉,若不是溜得這樣快,綁來下湯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