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存在時間外的意義
存在時間外的意義 連載中

存在時間外的意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天秤傾倒之刻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天秤傾倒之刻 奇幻玄幻 白尋

存在一切之外的時間神殿中,當被選擇作為時間和空間的泛舟人,遵循着無為的規則於無盡世界遊盪,不知道該去找尋什麼,在旅途的最後,是否會尋找到對自己有意義的東西展開

《存在時間外的意義》章節試讀:

第3章 月光下的舞蹈


精靈獃滯的將賞金交給白尋,白尋沒有多說什麼接過賞金直接轉身就走,精靈在白尋轉身的時候在心裏暗暗做了個決定,於是出聲叫住白尋:「這位冒險者,請等一下。」

白尋疑惑的轉頭,不解的詢問:「怎麼了,莫非是龍芯血斛的質量有問題?」

精靈搖頭回答道:「當然不是,是我自己有一樁委託想請您幫忙。」

白尋直接開口拒絕道:「不行,我現在有別的要事」。

精靈似乎下了決心,一咬牙,直接說:「您並不是我們世界的吧,來這裡一定有別的目的。」

白尋在這句話剛說出口的時候瞬間來到精靈的身前,目光冷冽的盯着她,然後開口說著:「你是怎麼知道的,莫非你是森精靈?」

精靈嚇了一跳,但並沒有躲開,因為她知道,這可能是個機會。於是上前對白尋說道:「冒險者,我沒有惡意,我並非森精靈,能感覺到您並非這個世界是因為您身上有着不屬於我們世界的氣息。」

白尋反問道:「你就不怕我是侵略者嗎,這麼放心的說出我的身份不怕我直接動手滅口嗎?」

精靈見有機會便接著說:「您身上有一種初生的氣息,我並不覺得猶如孩童般純真的氣息會是大奸大惡之人會擁有的。」

白尋收起目光之中的冷冽,平靜的對她說:「即便如此,我也沒有時間去幫助你,你找別人去吧。」

精靈依舊不死心,把心一橫,對他說道:「是因森精靈召喚的奇怪力量和世界的崩毀而來的吧,我知道他們在哪裡,我可以帶你去。」

白尋剛要開口,就被推門而入的萬不惑給打斷了:「美麗的月精靈小姐,你好。」萬不惑一邊往裡走一邊說道。

當月精靈望向萬不惑的時候,倒映在月精靈眼中的那個男人如同深淵中的魔神,周身灰暗的氣息不斷的涌動,身旁似有萬千惡鬼環繞,那些恐怖的鬼魂在不斷哀嚎,似乎擠進月精靈的眼眶中。在白尋的眼中,萬不惑並沒有什麼變化,反倒是見到萬不惑的月精靈,滿眼驚懼,瞳孔開始冒出金色的血液,然後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萬不惑依舊微笑着說道:「看來這位美麗的小姐有點激動過頭了呢。」於是俯下身去,將她抱起,放到牆邊靠牆休息。然後在白尋看不到的角度在月精靈的眼睛上點了一下。

白尋對萬不惑說:「現在我們該走了,就讓她在這自己慢慢醒來吧。」

萬不惑抬頭起頭微笑着說:「白尋大人,您確定這樣真的好嗎,讓美麗的小姐獨自一人昏倒在地板上可不是一個紳士該有的行為哦,而且這位美麗的小姐還知道森精靈的所在地,能夠幫助我們找到那裡。」

白尋淡淡的回答道:「你不是也知道在哪裡嗎,我們並不需要她的幫助。」

萬不惑笑着回答白尋的問題:「我也只知道大致的方向,而且基於時間神殿與失落王國的規則,失落王國的人沒有對活着的生物動手的力量,所以你會需要打手,而月精靈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白尋聽聞後並沒有拒絕,只是問道:「月精靈是什麼?」

萬不惑則像講故事一樣慢悠悠的說:「月精靈是世界的第一縷月光照在最純凈的水面凝結而生,但傳說中則是,月神於新生的世界遊玩,被夜晚的湖面吸引,於是月神折下宮殿中桂樹的一枝,引着一縷月光照向水面,月神身着白色衣裙,頭戴金色桂冠,赤腳行走在美麗的湖面,月神舞動着折下的桂枝划過湖面,白色的衣裙隨風飛舞,曼妙的舞姿與手中桂枝的揮舞相互配合,螢火蟲有規律的在月神周圍環繞,叢林中的動物也被吸引,老虎與鹿也停止了追逐,一起靜靜的站在湖邊,女神忘我的舞蹈吸引着無數生靈的目光,就連風也輕柔的吹拂着,萬物沉靜,誰也不出聲,害怕驚擾了月神的舞蹈,在萬物沉靜之際,一縷晨光照向了湖面,不合時宜的陽光打破了月神的舞蹈,月神悄然消失,退出了舞台,前來圍觀的生靈也清醒了過來,紛紛對月神舞蹈的結束表示可惜,於是各自離去,但那支被月神使用過的桂枝卻沉入湖中,月神對桂枝賜下祝福,湖水給予桂枝生命,月神頭頂的桂冠散去,化為一片片花瓣環繞着湖水中的桂枝,在一陣柔和的光芒過後,月精靈誕生了,她帶着月神與湖水的祝福現身,那一夜前來觀看月神舞蹈的生靈紛紛為其獻上美好的祝福。這就是月精靈的故事,她帶着美好的祝福降臨,因為月神的賜福和湖水的祝福所以月精靈擁有天生對水的親和,而在月亮的輝光下力量會強化會大幅強化。」

白尋也只是點點頭,然後平靜地說:「那就等她醒來再說吧。」

萬不惑恭敬地點點頭然後找了兩把椅子,一把給了白尋,自己拿着另一把安靜的坐到一邊。

當月上枝頭,第一縷月光從窗戶落入屋內,月精靈的氣息逐漸變得強大,慢慢的從昏迷中蘇醒,白尋與萬不惑第一時間感覺到了她的氣息,同時望向她,精靈睜開了眼睛,眼眸中藍金色的光芒變得明亮,然後發現自己靠在牆邊,兩個人都看着自己,她才想起來,自己好像是看到灰發青年後才暈倒的,然後又看了萬不惑一眼,並沒有想起神么,也沒有發現什麼異常,隨後便起身像白尋表示歉意。

她面帶歉意的說道:「事發匆忙,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月精靈,名字是凈,我的本意是想邀請足夠強大的冒險者對抗森精靈,畢竟在我的感知里世界邊緣正在崩毀,而森精靈又在這個時候力量大增,不由得讓我懷疑是不是森精靈在獻祭世界從而獲取力量」。

萬不惑率先出聲:「凈小姐你好,我旁邊這位是超脫的真理的存在,白尋大人,在下是一位管家,名為萬不惑,你的推測已經很接近正確了,確實是森精靈在搞鬼,但並不是從獻祭世界中獲取力量,而是將世界獻祭給了別的生靈,他們的力量也是由其他的世界的生靈借的,再過不久,你們的世界就會完全消失,而我們則是為了糾正錯誤而來。」

凈望向白尋,白尋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我可以接受你的委託,但你需要負責帶路,必要的時候負責支援就行。」

凈沒有想到,在之前還拒絕她的人,現在就答應了。隨即凈問道:「我應該支付什麼作為報酬呢。」

白尋愣了一下,這個是他沒有想到的,畢竟對於他來說並沒有想要的。萬不惑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白尋的難處,於是開口道:「不如就用這盆龍芯血斛作為報酬吧,如果沒有猜錯的話發佈它的人應該是森精靈吧,既然要與他們為敵,那就別給他們送裝備了。」

凈旋即思考了一番:「於是回答到沒問題,但是確定只要這個嗎?」

萬不惑點頭表示沒錯,然後向白尋使了個眼色,白尋過了一會回答道:「沒錯,就是這個」。

然後白尋把萬不惑拉到門外,問他為什麼要選那盆龍芯血斛。萬不惑微笑的回答道:「在下知道白尋大人並沒有想要的東西,如果我們拒絕收凈小姐的報酬只會讓她心中只會不安,而且我們總不可能打白工吧,雖然您對這些沒興趣,但在下想把它帶回去獻給吾王。」

白尋一陣無語:「那你應該知道時間神殿和失落王國是交易的關係。」

萬不惑一瞬間就明白了,然後笑着對白尋說:「白尋大人想要交換什麼呢,在下一定儘力而為。」

白尋很直接的表示想知道如何逆轉世界的崩毀,將世界帶回正確的時間線。

萬不惑愣住了,他沒想到,白尋居然會問這個問題,因為按之前的計劃是,直接把這個世界擊落,使它沉入海中,於是他不解的詢問白尋為什麼。

而白尋也並沒有遮掩什麼,直接說他放棄之前的計劃,想逆轉世界的毀滅回到正確的時間。

萬不惑頓時覺得頭大,但還是帶着尷尬不是失微笑回答着:「那好吧,既然這是大人所期望的那在下定當告知。您需要將天芒刺入吸收世界的法陣,然後持續往天芒中注入時間與空間的力量,時間會回溯到錯誤節點發生之前,而空間力量則會將被吸收過去的世界拉回來重新塑造過。"

白尋點點頭對萬不惑說道:「那就這麼辦吧。」

萬不惑嘆息道:「恕我冒犯,,白尋大人您的力量應該不足以支撐徹底逆轉時間線,達到修復節點重塑世界,而逆轉一旦開始就無法停止,在重塑結束前法陣都會一直吸取您的力量,它會將您榨乾的,您會死的,這真的無所謂嗎?」

白尋接著說道:「就這樣吧,我不知自己從何而來,而且我並沒有目標,對於神殿來說一任泛舟人的逝去就會有新的泛舟人出現,所以我的存在並沒有多大的意義。」

萬不惑正想反駁的時候周身灰色的力量涌動形成了一道人影,灰色霧氣形成的人影坐在王座上看不清面龐。萬不惑第一時間恭敬的行禮,眼中帶着熾熱的光,隨後激動的說道:「王,您的降臨真是令人震驚,您的降臨是這片世界的福分。」

那道王座之上的身影,揮手示意萬不惑收身站好,然後對白尋說到:「泛舟人,你挺有意思的,歷屆的泛舟人中都沒出現像你一樣存在,本王可以幫助你恢復這個世界的節點,來我失落王國任職如何。」

白尋並沒有絲毫動搖,只是對王座上的虛影說:「大可不必,若您能幫助我,我會感謝您,如果不會的話我會自己解決。」

萬不惑激動的出聲道:「白尋大人請不要這麼快拒絕,追隨吾王吧,您自己也說了時間神殿失去了您也會有新的泛舟人,那何不來到吾王的身邊,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資格得到吾王的欣賞的。」

白尋拒絕道:「或許失落王國確實很好,但我並不清楚自己的來歷,神殿選我作為泛舟人一定有道理,如果我沒有因為救這個世界而失去生命,那麼這裡並不是時間神殿選我來這的原因,如果我在這裡就死去,那麼拯救這裡對我來說就是意義,而我也只是神殿的一次性犧牲品」。

失落之王面上看不到一絲變化依舊對白尋說道:「泛舟人,你挺有意思的,但是你拒絕了我,不過無所謂,你會想通的,但你想通了就呼喚我的名字吧,吾名為墨無憂,失落與空無之王,虛幻與現實王座的唯一擁有者。」隨後他招手示意萬不惑上前,交代他全力幫助白尋。在離去的最後一刻王座上的虛影轉過頭對白尋說道:「加油吧泛舟人,讓我看看你能走到哪一步,追尋到何種意義。哦!對了,這盆龍芯血斛,本王很喜歡,這個作為交換給你」。然後王座上的身影拋出一個護腕,直接飛到白尋手裡,然後虛影消散,一道聲音落入萬不惑耳中,讓萬不惑倍感欣喜。

隨後白尋向著還沉浸在欣喜中的萬不惑問道:「他離開前說了什麼,能讓你這麼開心,還有這個護腕是什麼。」

萬不惑立刻回過神來,恭敬的回答:「真是難堪,讓大人看到在下失態的一面了,王臨走時,賜予了在下力量,足以打破規則的約束,能夠自由地在世界中行動。而大人手中的護腕是王寶庫中的極品——初生起源,可以強化佩戴者的力量,不論是速度,力量,甚至是時間和空間的力量也可以得到強化,由此可見王對大人是有多重視,大人確定不來失落王國嗎?」

白尋沒有回答,因為凈已經推門出來了,還換了一套戰裙,銀白色的鎧甲如同流水依附於身體上。

白尋看了一眼說道:「看來是現在行動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