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蹦出棺材逆勢成神
我蹦出棺材逆勢成神 連載中

我蹦出棺材逆勢成神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逃學書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逃學書童 馬躍

開局主角醒來,發現自己睡在棺材裏…… 無系統,不後宮,不腦殘,不喜者繞行! 「告訴我,這個世界上有神嗎?」 「當然有!」 「那神是什麼?」 「求神拜佛,不如求己,神,就是你自己!你能掌控自己命運,你就是神
」 離開父母朋友,在這個陌生的修武世界,馬躍又如何躍馬紅塵,逆勢成神?展開

《我蹦出棺材逆勢成神》章節試讀:

第4章 靈脈盡毀


自馬躍以一首《吻別》成功「封神」,此事先是流傳於王府的侍女階層,幾日內就傳遍了整個王府。

就連他們所在之地,臨安城,也有不少愛好音律之人,紛紛打聽馬躍的大名。

簡直是火出圈了,馬躍這兩個字,成了王府眾人閑暇言談的關鍵詞,登上了口頭話題排行熱榜。

很多侍女、奴僕和侍衛,都在紛紛為他打榜,為他說著各種好話。

說他的音樂多麼好聽,多麼感人,多麼新奇有趣,多麼與眾不同。

說他青年才俊,熱心親切,體貼下人,平易近人,沒有架子,還主動和自己說過話呢!

說他今天又去哪裡了,自己親眼見到的,穿的什麼衣服?

……

總之,馬躍如今在鎮南王府,那可是風光無限、一時無兩。

鎮南王趙恆聽聞後,臉上略有異色,暗暗思忖。

這馬躍竟然還精通音律,而且造詣不凡,他的音樂唱法很奇怪,這世上竟然聞所未聞,樂理方面也截然不同……

一次次令他感到驚異,以後,可能還要多多適應。

如此少年天才、人中龍鳳,交好為甚,萬萬不可怠慢!

趙恆馬上吩咐下人,傳來自己千金趙倩男,千般叮囑,萬般囑咐,交待愛女要與馬躍和睦相處,彼此提攜照顧,務必交好!

其實想從側面入手,看是否可以在他身上,得到什麼關鍵的線索?

不然敵暗我明,時刻感覺危機重重,他如此作為也是為了大局為重,確實也不容易。

但聽到趙倩男耳朵里,就並不是那麼簡單了,想起前些日,父王對馬躍各種賞識、各種照顧。

今天又叫她過來,語重心長說了這一番話,聽着聽着就不由地害羞起來,一張**的俏臉上,又悄悄多起了幾道紅暈……

她把父王的殷殷教誨,從此便牢牢記在心裏,前所未有的聽話與懂事,從一個蠻橫的王府大小姐,變成了普通的農家乖乖女。

真可謂:天罡大陸版的《變形記》,而且成功變形!

也終於搞明白了,天下那麼多的誤會與糾葛,究竟是怎麼來的了。

……

燕趙帝國,宋趙境內,臨安城。

鎮南王府,便坐落於此城之中。

宋趙境雖然不大,但自古以來,英雄豪客輩出,奇人異士不絕;民風彪悍淳樸,好行俠義之事,古道熱腸,尚武成風,以臨安為盛。

臨安城一棟酒樓里,兩個年輕人傳杯換盞,好不盡興。

「想不到我才離家幾日,你不但自己蹦出棺材,死而復生,而且如今名動臨安。」

「現在臨安城裡的公子小姐,紛紛慕名而來,每天圍在王府門口等候,就只為見你一面!我都有點羨慕你了。」

說話的年輕人,正是鎮南王府小王爺,趙天行。

「你還說呢,我都快被煩死了,老爹那也回不去了。」

馬躍感覺挺鬱悶。

「哈哈哈,等過一陣子,你跟我去宗門就好了,以後我罩你。」

小王爺安慰道。

「想罩本公子,你有那個實力嗎?」馬躍故意調侃道。

兩人年齡相差不多,脾氣甚是相投,一見如故,少年心性,說話也沒了大小。

「怎麼可能?好歹我也入宗門兩年了,加上本世子天資過人,在宗門內,也創下了不小的名堂!」

趙天行一臉得意,自豪說道。

趙天行英武不凡的氣勢,身上修行者特有的魅力,讓馬躍心生嚮往,好不羨慕。

「等過些天,我也成為宗門弟子,那該是……何等讓人欣喜的景象啊!」

馬躍暗自感嘆。

時間一晃,就到了「攬天閣」的考核試煉日期了,在燕趙帝國,這是一個萬眾矚目的日子。

對於普通百姓來說,天知道進入「攬天閣」,都是些什麼天之驕子,或者妖孽怪胎?

實在讓尋常百姓難以想像,聽他們的傳聞,就像我們聽明星的花邊新聞。

純純的吃瓜群眾一個!

到了這天,馬躍和趙家兄妹,很早就來到了試煉現場。

遠遠望去,只見直矗雲天的宗門牌樓,牌匾上「攬天閣」三個鎏金大字,筆走龍蛇,銀鉤鐵劃,氣勢非凡。

「攬天閣」坐落在鎮南王府十里處的天子山。

宗門建築依山而建,巍峨雄偉,古樸典雅,極土木之盛,以顯底蘊之厚。

前庭後院皇家地,

曠古奇觀罕見聞。

從各地紛紛而來的少年精英,大約有好幾萬人,正齊聚在宗門的山腳下,靜靜等待着考核的開始。

入門考核試煉,只針對十三到十六歲的少年,在這個世界上,修武者靈脈自然覺醒,都是處於這個年齡段,入門修習也最為合適。

如果強行外力干預,使其過早覺醒,那就等於拔苗助長,成年之後,修為難有寸進,反而會誤了孩子前程。

兩個試煉大陣,一次可測試兩人,主要考核目標是靈脈的資質,結果分為甲、乙、丙,丁四等,每等分為九品。

考核開始!

「趙倩男,馬躍!」考官點名。

「有鎮南王這個大領導關照,走後門就是方便,不然這麼多的人,得排到什麼時候去?」

馬躍暗道。

兩人各自向前走去,前方各有兩個試煉大陣,都是由測魂石構建而成,等兩人紛紛進入之後,根據考官說的步驟,進行試煉測試。

趙倩男咬咬牙,努力集中起精神,開始釋放精神力,隨着一陣激蕩之聲,精神力和測魂石的魂力,開始相互纏繞融合。

慢慢就融合成為一體,這股新融合的靈力,重新回歸到她的體內,被體內靈脈慢慢吸納。

大約一分鐘後,趙倩男已經牙關緊咬,小臉開始泛紅,額頭已沁出點點細汗,好像並不輕鬆,但她還在堅持。

靜靜的測魂石上,突然閃出陣陣紅光,與此同時,試煉大陣也自動關閉,結果就已經出現。

「趙倩男,甲等三品。」

哇,周圍發出驚呼聲。

「甲等三品啊,那豈不是已經被選中了,去年甲等四品都過了」。

「天資這麼好,長的又漂亮,是誰家大小姐啊?」

「真是孤陋寡聞,沒一點見識,她是鎮南王的千金。」

「你怎麼知道?」

「我猜的!」

「滾!」

「別急嘛,你看她天資過人,氣質容貌不凡,又姓趙,八九不離十。」

「有點道理啊!」

「所以,以後跟我多學學。」

「繼續滾,滾遠點!」

……

人群里兩位觀眾在對話,引起周圍人陣陣笑聲。

自馬躍進去到現在,已經過去五分多鐘了,他卻一直沒出來。

這種奇怪現象,試煉考核從未有過,連考官們都深感驚異。

一般正常的情況,時間長的也就兩分鐘,因為太消耗精神力,任何人如果強行堅持,非昏倒不可,神智也會受創,極度危險。

但馬躍還在裏面,絲毫沒有不適的地方,感覺好像還挺輕鬆。

趙倩男也緊張起來,雖然感覺他暫時沒什麼危險,就怕萬一發生什麼不測。

「奇怪,那人在裏面那麼久?怎麼可能啊?」

「是啊,開始這前兩位,一個甲等三品的少女天才,這個有這麼奇怪,都是什麼妖孽怪胎啊?今年比往年更難了啊!」

「太浪費時間了,他要是不出來,別人還怎麼考核?」

周圍人議論紛紛。

……

考核教官面面相覷,有位考官臉色緊張,驚叫道:「快去通知楚長老!」

楚長老很快就出現,只見幾百米的距離,他兩三個縱身跨越,轉眼間飛身而至。

來到現場後,沉身挺胸運轉玄功,周圍空氣突然發出震蕩之聲,身上玄力迸涌而出,揮手一掌,就破開了試煉大陣。

馬躍剛一出來,就衝著楚長老一笑,連忙問道:「老師好,辛苦了,請問我是幾等?」

「叫我老師?我很老嗎?」楚長老一臉疑惑,好像有點生氣,也並不喜歡這個稱呼。

「大師,考核結果沒有出來,所以我才問問大師,我到底什麼等,什麼品?」

「你害我強行破開這個試煉大陣,搭建這個大陣,不但需要測魂石,而且需要花費半天的時間,你說你什麼品?」

「你沒品!」

楚長老連聲斥責。

「額……」馬躍被噎到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這倔老頭!

「哈哈哈哈,你不但沒品,而且沒品質,沒品德,還沒品行,姐姐我看你啊,是三等沒品!哈哈哈。」

突然,一陣陣像鈴鐺般悅耳的聲音傳來。

引得人群一片哄堂大笑,此起彼伏,人們紛紛回首側目,用目光掃尋說話之人。

只見一個約莫十五歲左右的絕美女子,穿着一身黃綾長裙,就連靴子也是黃紗罩面,一身打扮俏麗的緊,在人群里甚是搶眼。

如同西施在世,嫦娥下凡,瞬間搶走了周圍人的注意力。

白皙水嫩的小臉上,兩道柳眉恰到好處,下面一雙靈動調皮的美眸,像黑珍珠一樣閃着道道流光溢彩。

還有那張小嘴,圓潤鮮艷,飽滿適中,一開一合之間,讓人乍眼一看,就感覺此女絕對伶牙俐齒。

極不好惹!

馬躍無故被一陌生女子嘲諷,自是窘迫難堪之極,心裏想還口討個面子,卻又害怕黃衣女子那張嘴。

索性閉上他那技不如人的嘴,好像他是金口玉言,一旦開口說話,就能損失一個億!

怪不得人常說沉默似金,一言九鼎。

的確有道理,一句話都趕上金子了,還值九個鼎,看來以後,還是少說話為好。

不然那得損失多少個億?

黃衫女子挺有興緻、笑臉盈盈地看着他,仍然不依不撓嘲弄道:

「姓馬的那傻小子,你木頭了?」